…….

“哈哈,痛快,陳小子你還真厲害,三兩下就鎮壓了王鵬那個白癡!”

一家酒樓裏,陳天幾人在慶祝,魏辰仰頭一碗酒喝下。

陳天的真實戰力的確很強,魏辰本以爲能壓他一頭,但現在看來似乎還要差上一線。

“師尊果然厲害!”

“師叔,我敬你一杯!”

祁樂也是舉杯一笑,由衷的感到高興,擂臺上陳天霸氣的模樣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深深的感覺到自豪。

“陳小子你什麼時候收弟子了?本少都還沒收呢!”

魏辰開始鬱悶了。

“誰讓你晚了一步!”

陳天哈哈一笑。

一場酒喝到深夜才相互告別,魏辰這次只是奉命碰巧來到南海,現在就要趕回魏家了。

“陳小子,若有人膽敢對你不利,你就捏碎這塊玉符。”

臨走前,魏辰並不放心,還曾交給陳天一塊玉符,說是能在關鍵時刻保命。

“好,算你小子有良心。”

陳天自然沒有過多推辭,直接接下,雖然他已經有兩具老祖交給他的化身,但保命手段自然是越多越好。

“陳小子再見,有空再找你!”

“魏兄保重!”

“師叔再見!”

陳天笑了笑,與祁樂返回屋子,不過並不是休息。

夤夜!

天穹如墨,皎月高掛,清風涼爽。

房間內。

陳天盤膝在半空中,滔天氣血被隱藏,心無旁貸的修煉着。

今日一戰,給他極大的收穫,尤其是龍皇訣的運轉更加的嫺熟,同時萬道訣第一次用在實戰中,居然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力量着實讓他驚喜。

陳天面色雪白,氣血如蠻龍蟄伏,體魄如精鋼打造。


一滴血能洞穿金石,相較初來此地時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只有陳天自己明白,他與歷代仙冥體有一些不同,現在的他是一個死人,或者說,是殭屍。

因爲那一場天道詛咒下,他確實死了。

但也因此徹底激發了贏勾血脈。

現在的陳天乃殭屍之身,不死不滅,乃仙冥之體,狂霸無邊,亦有贏勾之血,滴血爲將。

現在的他已經徹底的脫離六道,不在輪迴,走上了逆天大道。

現在他的一滴血就有百斤重,可想而知,非常的可怕。

轟!

在遙遠的星域,一顆巨大的星體微微顫動,緊接着一道星輝穿過重重空間,來到君源星,化作滾滾星力,匯入了陳天的體內。

“是天權星的星力!靈元境四重天!”

陳天全身一震,一股拔山舉鼎的威勢席捲而出,隨後開始吸收星力。

體內丹田旋轉,真氣沸騰,如長江翻涌,蘊含着無邊無際的真元之力。

呼吸間,體表金芒流轉,發出龍象嘶鳴之聲,真氣越發的雄厚,隱約能與一些頂級天驕比肩。

一戰後的修爲鞏固,讓他直接進階。

如今陳天的修爲已經足以能笑傲同輩,足以列爲最強大的天驕之一了!

要知道,南域門派林立,也不過百人稱得上是頂級天驕,而如今,陳天也有這個資格了。

“師尊,銀兩已經準備好了。”

這時,祁樂從外面進來。

“嗯,走吧,出去購一些東西,我們需要回去了。”陳天起身而立。

………… 海風勻勻,清涼恬淡的氣息撲面而來,天高雲淡,大海磅礴。

wωw▲т tκa n▲C〇

陳天和祁樂一同來到了這座小島的交易市場,想要買一些傳送陣圖和簡單的法器。

當陳天來到熱鬧非凡的交易市場時,引來了不少人側目。

如今他的名氣可謂是如日中天,在年輕一輩已經算是佼佼者。

世人皆知仙冥體不凡,經昨夜一戰,給不少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陳兄。”

“陳兄也來淘寶了。”

“哈哈,陳兄慧眼如炬,定能淘一個好寶貝。”

許多年輕人跟陳天打招呼,都是各派天驕,已經認可陳天的實力,並不像之前都覺得不算什麼。

陳天微笑,一一抱拳回禮,這些天驕背後往往都站着一個強大的門派,能與之交個朋友,也是不錯的事情。

不過也只是持續片刻,這些天驕也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不會過於搭話,打完招呼後便幹自己的事情了,否則就會落了自己的面子。

“刷!”

一道神芒從遠處望來,一閃而逝。

陳天感知力非凡,向四周掃望,剛纔他覺察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而且針對自己,有着極大的敵意。

“嗯?是誰?”

陳天神目如電,神念散出,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到,如泥沉大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呵呵,看來我是太高調了,讓一些人不滿。”

陳天心生警惕起來,那個人的氣息很強,甚至不弱於自己,絕對是頂級天驕,不容小視。

“陳天!”

須臾間。

從街道另一側傳來一聲暴喝,兇悍冰冷的強大氣息迎面而來。

陳天大手一揮,將這股冰冷的氣息抹消,並向前看去。

一條雄壯的人影龍行虎步而來,身穿雲霧谷的勁裝,帶着冰冷的目光和敵意,只是幾步就走到陳天不遠的面前。

譁!

四周譁然,許多人自動讓開一條路,不少天驕遠遠觀望,都帶着玩味的笑意。

顯然這是雲霧谷的人來尋仇了。


昨日陳天力斃王鵬,今日雲霧谷豈能罷休?

陳天臉色如常,非常平靜,淡淡的看着對方。

對面這人氣息非常強大,這是一個勁敵,不知比王鵬要強大多少倍,若非是陳天剛剛進階,恐怕還不是此人的對手。

“是你殺了我堂弟王鵬?”大漢雙眼射出陣陣寒芒,露出滔天殺機。

“不錯,是我。”

陳天如實說道。

“好,王鵬技不如人,被斬我無話可說,今日我找你挑戰,生死由天,你可敢答應?”

大漢渾身殺氣滔天,滾滾真元激盪,聲音隆隆作響,絕對是個強大的對手。

“原來是他,是王鵬的堂哥,名叫王煜,修煉百年,已經是玄天境一重天的修爲,戰力驚人,乃雲霧谷的候補聖子之一。”

“王煜?我聽說過他,是雲霧谷一位長老的親傳弟子,天賦異稟!”


“王煜是王鵬的堂哥,因爲閉關修煉,今日纔來到這座島上,看來是想爲堂弟報仇了。”

“王煜可比他堂弟厲害得多,縱然陳天能擊敗王鵬,可也絕非是王煜的對手。”

許多人私語,道出這個大漢的身份。

陳天這才恍然,難怪覺得這個大漢有點眼熟,原來是王鵬堂哥啊。

所有人都看着陳天,等着他的迴應。

如果陳天怯戰,那麼剛剛樹立的名氣就會毀於一旦。

可即使是接戰,不過王煜戰力驚人,所有人都不看好陳天。

“你們哥倆急着排隊送死,我成全你們就是,黃泉路上,你們會相逢的。”

陳天聲音平淡,卻散發出一種無敵的意志。

此言一出。

遠處的天驕們俱都一驚,每個人都朝陳天看來,街道上瞬間安靜了下來。

陳天黑髮如瀑,神色如常,絲毫無懼。

王煜戰績無數,曾力斃一位大教聖子,震動南域,在雲霧谷雷戰也有一絲忌憚。

陳天雖強,但諸多人都不看好,畢竟王煜太強了,而且境界相差更大,靈元境怎可和玄天境相比?

這完全是碾壓!

許多天驕聖子都不敢說能戰勝王煜,何況是一個區區靈元境的陳天?

至於王鵬,不過是一個候補聖子,沒幾個人看得起他。

“哈哈!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