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再聊了聊,就已經接近午時了,林雲讓大廚準備了一桌好吃的,再讓幾個機靈的侍女招呼田謙宏二人,這才慢悠悠的來到丹兒的房裏。

丹兒這時候已經把衣裳穿好了,不過還躺在牀上沒動,看見林雲進來了立刻撲到他懷裏道:“林雲,你跑哪裏去了?”


林雲摟住丹兒道:“小菲還有謙宏他們來了,我和他們聊了聊,丹兒,現在已經是吃午飯的時候,我們一起出去吧。”

丹兒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紅暈,點了點頭道:“嗯。”

拉着丹兒的手來到餐廳裏,雲瑤等三女已經回來了,此時正和林菲說得正起勁。看到林雲拉着丹兒的手進來,心裏都心照不宣,已經知道林雲把這個女神拿下了。

林雲林菲和田謙宏還不知道這個事情,林雲也沒有打算給他們說,最多也就讓他們知道他和丹兒的關係已經發展到最親密的階段了。

果然,雲瑤她們都曖昧的笑着,也不說破,讓丹兒的小臉都有些泛紅。

“哥,你和丹兒……”林菲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驚訝的問道。

林雲笑着道:“小菲,你想的是什麼就是什麼了。”

林菲欣喜的道:“哥,恭喜你了,還有丹兒,也恭喜你啦。”

田謙宏也說道:“大哥,恭喜你們。” 丹兒已經懷孕了!

就在林雲和丹兒成就好事不到兩個月,丹兒就自己發現她的肚子裏有兩個小生命了,這一個消息立刻在林府裏面傳遍了。

花清清和百里慧是最鬱悶的,她們和林雲做那種羞人的事情也很多次了,先是雲瑤懷孕生下一子就算了。畢竟她和林雲先好幾個月就開始有最親密的關係了,最開始她懷孕她們無話可說,可是丹兒才和林雲做那種事情多久?她竟然也有了身孕,這讓她們二人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


於是乎,花清清和百里慧就纏着林雲給她們播種,至少不能讓丹兒領先她們太久!

花清清的房裏,三隻白花花的肉體糾纏在一起,正是林雲和花清清百里慧三人,過了好久才停息下來。

林雲饒是身強體壯,也經不住這兩隻小妖精無止境的索求,他覺得再這麼下去他都要被這兩個小妖精給弄得精盡人亡了。

“你們可真是兩隻小妖精啊。”林雲躺在牀上無力的說道。

花清清膩聲道:“夫君啊,人家想要嘛,再來一次嘛!”

百里慧就沒有花清清這麼放得開了,不過美目裏滿是春意,分別也是很想要的樣子。

林雲無力的道:“沒力氣,被你們兩個折騰得沒力氣動了,再這麼下去我就要精盡人亡了!”

花清清貼道林雲的身上,胸前的兩團雄偉貼在林雲的臉上,苦苦哀求,“夫君啊,人家還想要啊,你要是男人的話就立刻重振雄風,不是我給你好看。”

林雲大怒,反了你了,胯下的銀槍又蠢蠢欲動起來,當下一把將花清清按到身下,沒多時,屋子裏有響起了叫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兩個時辰後,林雲疲憊欲死的離開了花清清的房裏,他來到自己專屬的練功房裏就開始打坐修煉,半天以後才把奮戰一夜的疲憊驅散。

“這個做一晚上比和高手打一架都還要累啊。”林雲喃喃自語。

說來也奇怪,經過丹兒和醫師的檢查,花清清還有百里慧身體上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可是無論他怎麼播種爲什麼就是沒能懷孕呢?林雲也是苦思冥想了好久,也實在找不出來原因。

“難道是她們修煉的功法的原因?”她們二人是同門師姐妹,修煉的功法也應該是同一種,這是她們二人的相同點,“看來有空的時候得再去百花宗找找師傅問問這個功法的問題了。”

他搖了搖頭乾脆不想這些東西了,就來到丹兒的房裏,一個侍女正在房裏照顧丹兒,看見了林雲過來立刻就行禮出去了,把空間讓給二人。

“丹兒,你現在怎麼樣了?”林雲坐在牀沿,手放到丹兒的肚子上面,輕聲的問道。

丹兒興奮的道:“挺好的啊,我現在每天都能感受到我身體裏面的兩個小生命的脈動,我知道他們是你和我的孩子,我感覺很舒服。”

林雲倒是忘了,丹兒除了是她的女人還有孩子的母親以外,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生命女神呢,只要不出現世界毀滅這種情況,肚子裏的孩子都會平平安安的。

“丹兒那你知道我們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林雲問道。

丹兒搖頭,“現在還不太清楚,他們都還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估計還要等個大半年就可以知道了?”

林雲驚道:“丹兒,你說什麼?還要大半年才知道是男是女,那孩子要出生還得要多久啊?”

絕品保鏢在都市 :“還得兩年左右吧,應該差不多了,就算是不準也不會差得太離譜。”

林雲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了,還要兩年孩子才能出生?這是神馬情況啊,不都是十月懷胎的嘛?“丹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的孩子怎麼還要兩年才能出生呢?”

“因爲我們的孩子要在我肚子裏面吸收生命力量呢,而且我感覺有他們在我也能感受得到大自然另外一種更加神祕和浩瀚的力量,也是屬於生命的力量,不過比起我以前領悟的要高級很多。”

丹兒的話總算是讓林雲平靜下來,這麼說起來孩子在她肚子裏孕育的過程就是雙贏的過程,孩子要吸收丹兒的生命力量,丹兒要依靠孩子體悟真正的生命神力。他的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失望,本來以爲還過半年左右就可以再次多兩個孩子了,可是現在這一時間被推遲了一年半。

林雲這時候想起花清清還有百里慧不孕的事情,憂心忡忡的道:“丹兒,你確定清清和小慧身體都是健康的麼,爲什麼她們老是不能懷孕呢?她們兩個現在就賴上我了,非要讓她們懷上孩子才行,我現在都快被她們逼瘋了。”

丹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兩位姐姐的身體絕對沒有任何問題,這一點我可以保證,林雲你的身體也肯定沒有問題,那麼問題就出在兩位姐姐的身上。我覺得最大的可能性是她們修煉的功法的問題,還有就是吃的東西的問題,不過這一點可能性不是太高。我覺得你可以去問問兩位姐姐她們修煉的功法到底是什麼,找姐姐看一下有沒有什麼可能性導致不孕。”

丹兒這一番話條理清晰,和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子一般無二,看起來她離開神殿以後變化真的好大,而且還都是爲了林雲而改變的,讓他的心裏涌起一陣柔情,緊緊的握着她的手道:“丹兒,苦了你了。”

丹兒柔情的道:“我覺得不苦啊,反而覺得很快樂。”

兩人在溫存了一會兒後,林雲就離開了,此時已經接近旁晚,雲瑤等三女也從外院回來了。林雲直接把花清清和百里慧拉到一旁道:“我想我找到你們不能懷孕的原因了。”

花清清驚喜的道:“是什麼原因?”百里慧也睜大了眼睛看着林雲,一臉的期待。

“應該和你們修煉的功法有問題。”林雲這般說道。

“不可能!”花清清立刻反駁道:“如果功法有問題的話師傅不可能不給我們說的。”

“那倒也是,”林雲沉吟着道:“你們修煉的是什麼功法?”

百里慧想都不行的道:“是‘葬花吟’。”

林雲想了想,好像在在百花宗看到有這一門功法,只不過是只能女孩子修煉,而且還得在修煉有成以前保持處子之身,貌似她們兩個的好像都沒有修煉到什麼太高深的地步才被自己他給那個啥了,貌似還真有一點自己的原因。

“你們把這一門功法拿給姐姐看看,是不是你們不孕就是它造成的,如果是你們就該修一門功法吧。”林雲心裏已經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因爲這一門功法才導致她們二人的不孕。

花清清和百里慧連飯都顧不得吃了,立刻就奔到了林彩蝶潛修的那個院子裏,敲門道:“姐姐姐姐,快開門,我們有急事要找你。”

門忽然自動打開了,林彩蝶的聲音傳了出來,“你們找我有什麼事請麼?”

花清清就帶着百里慧一溜煙的跑進去,把大門關上,來到林彩蝶身旁道:“姐姐,林雲說我們不能懷孕就是因爲我們修煉的功法出了問題,你來給我們看看是不是這樣的?”

林彩蝶也知道花清清和百里慧一直沒有身孕的事情,還以爲是林雲的問題呢,這時聽到花清清如此說才感覺問題不是那麼單純,就道:“你們把你們修煉的功法給我看看吧。”

她們二人的功法都放在儲物空間裏的,此時都拿了出來。

林彩蝶把兩本功法都拿了出來,看了看都是同一份功法,就隨意挑了一本看了起來。沒看多久林彩蝶的的臉上就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道:“你們的把這葬花吟連到多少層了?”

花清清立刻道:“第六層。”百里慧也說道:“我練到第五層。”’

林彩蝶嘆息一聲道:“你們兩個仔細看看這個功法的第一頁,看看上面是怎麼寫的。你們兩個呀,怎麼在修煉的時候連功法都沒有看仔細呢,而且教你們的人都沒有仔細給你們說清楚?”

花清清和百里慧探過頭看她們修煉的功法的扉頁上寫着,“此功法須處子之身方能修煉,在第五層以前不能行房,否則可能導致不孕。”

花清清的臉紅了,支支吾吾的道:“那時候我葬花吟才修到第四層啊,難怪了。”

百里慧也是小臉紅紅的道:“我那時候才第三層呢。”

林彩蝶搖了搖頭道:“算了,你們以後就不要修煉這個功法了,而且這個也不算太高級,我就把我自己修煉的這一份功法傳給你們吧。”

花清清和百里慧立刻的就高興起來,林彩蝶能在兩百出頭就修煉到武聖,固然她是天賦異稟,她修煉的功法也有很大的原因。她們修煉了林彩蝶的這個功法,日後就算修不到武聖境界,也估計比修煉原來的葬花吟要強得多,這就算是因禍得福了。

“謝謝姐姐,姐姐你最好了。”兩女對着林彩蝶就是一陣猛誇。 三十難而立 家主,有絕密消息傳來。”吳傑恭敬的站在林雲身前說道,幾年前他和師良和何力等人一起去參加洛川遺蹟,結果途中遇到狂暴金蟻羣,其他的人都死亡了,只剩下他們三人。何力的左臂齊肘而斷,吳傑的右腿也有些不便,就算是吃了傷藥以後也沒有太大的辦法能讓他們恢復到以前那種活動自如的地步,不過他們的修爲倒是都沒有落下,都是武王級的高手了。

師良現在在總管凌雲城的治安和防禦工作,何力因爲左手斷了,戰力已經大打折扣。林雲就讓他總攬凌雲城的情報工作,而吳傑則是在外面蒐集情報,他們三兄弟現在見面的時間就少了起來。


經過這一兩年的磨練,他們三人都已經非常能勝任自己的工作了,讓林雲感嘆自己當初的眼光不錯,撿回來三個人才。不過今天一向在外面蒐集情報的吳傑親自回來稟告,說明這件事情還是非常重要和機密,都不能讓何力經手。

林雲的臉色如常的笑着道:“吳傑,你坐下來說吧,你的右腿如今怎麼樣了?”他如今也算是磨練出來了,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光着急就能解決問題的。

吳傑拉過身後的椅子,只坐了半邊屁股,恭敬的道:“多謝家主關心,屬下的腿傷除了行動稍有不便以外,不影響其他事情。家主,這是屬下在葉華城爲中心得到的消息,屬下不敢擅專,特地回來請示家主。”吳傑雖然以前在林雲發家以前和他稱兄道弟,現在已經成了他的屬下,並沒有以此居功,把自己的位置擺得很端正。

林雲接過吳傑遞過來的一張紙條,裏面的內容讓他大吃一驚,急急的看完後問道:“吳傑,這條情報可是真的?”

吳傑恭敬的道:“絕對千真萬確,我還親自去實地勘察過,絕對屬實。”

林雲站起身來,在屋裏來回踱步,過了片刻才道:“這條情報除了你以外還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屬下就只有發現這條情報的人知道了,他是家族的成員,非常的可靠。”吳傑也知道這條消息帶來的震撼,所以得到情報後就叮囑發現這條情報的人誰也不能告訴,然後就親自帶着這條情報回來報告。

林雲一拳擊在桌上,道:“吳傑,只有再麻煩你立刻返回葉華城坐鎮了,密切關注這個事情的進展,一有消息就立刻回報。”

吳傑站起來行禮道:“是的,家主,我馬上就回去。”

林雲拍拍他的肩膀笑了笑道:“再怎麼急也要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好好休息一晚再上路也不遲。”


等吳傑出去了之後,林雲的臉色就一下陰沉了下來。剛纔吳傑傳回來的那一張紙條很簡單,葉華城西北,也就是攬月峯的那個方向,發現了數百隻吸血的獸類,數量還在不斷上升着。


吳傑不太瞭解這個情報的重要性,而林雲卻很清楚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這說明毀滅之神的毀滅之神已經在慢慢的滲透出困住他的神殿了,說不定他復生的時間也許要提前了。

在林家建立的時候,林雲就開始組建情報部門,這個部門的重點就是密切監視葉華城附近一切的奇怪的事情,過了兩年多了,它終於開始發揮出效力了。

“玲兒!”林雲想了想立刻叫道。

玲兒立刻進來,恭敬的道:“家主?”

林雲看着這個漂亮的少女,她在成爲自己的女人以後一直表現得規規矩矩,沒有俞越半分內務管事的範圍。林雲覺得挺對不起她的,自從上次要了她以後一直就忙得很,都冷落了她,她也沒有表現出半分的不滿。

想到這裏林雲的下半身就在蠢蠢欲動了,一把把她拉到懷裏,重重的吻在她的脣上,兩隻手慢慢的愛撫她的身體。

“家主……”玲兒的雙眼就好像要滴處出水,迷離的看着林雲。

房裏很快的響起了男歡女愛的聲音,過了良久,雲收雨散。

玲兒在清理兩人歡好的痕跡後,原來酡紅的臉頰也慢慢的平復了正常,柔情似水的道:“家主,你找玲兒來就是爲了這麼?”

林雲很對不起玲兒,本來也想過給她名分的,可是她堅決不要,林雲也就沒有勉強她了。他和玲兒的事情除了他們兩個當事人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雲瑤或許猜出了什麼,可是她也沒有點破。

“也不全是爲了這個,還有其他的事情,當然了,其他的事情都是附帶的。”林雲在玲兒的臉上親了一口笑着道。

玲兒心裏甜甜的,道:“家主,你還是把其他的事情先說了吧,我先去這這些事情辦了,如果家主還想要玲兒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林雲點了點頭道:“我有那方面的需求肯定會找我的玲兒的。玲兒,你吩咐下去,派人到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和大晉皇室去送信,讓他們派人儘快派能做主的人來凌雲城,我有要事與他們相商。”

玲兒的臉色一下鄭重起來,對林雲行了一禮道:“好的家主,玲兒立刻就去辦。”說完就走出去了。

林雲也沒有心思呆在這裏了,他這幾天來出來凌雲城的事物完全就因爲百里慧和花清清在修煉林彩蝶的那個功法以後都同時開始懷孕了,雲瑤也就留在內院裏面照顧她們。現在林家裏面一共有了三個孕婦,閤府上下所有人都開始忙碌起來,就連一向不怎麼管凌雲城和林家的事務的林雲也被拉了壯丁來處理這些事務,搞得他頭暈腦脹。

林雲現在所在的外院只是林家管理層處理公務的地方,在附近也有幾個小閣樓讓在這裏熬夜的人休息。慢慢走個一炷香的功夫就道了林府的內院,這裏除了專門的侍女和林雲的家人以外,其他人沒有允許是不能進來的。接近五十個優秀的好手都隱藏在內院的各個角落,如果沒有允許的人進來,過不了一時片刻就會被這些暗樁逮住。

先來到魚露閉關的地方,林雲把這個消息說給了魚露聽。魚露聽後雙眉禁皺的問道:“林雲,那你是怎麼打算的?”

林雲想了想道:“我已經通知了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和大晉皇室的人來商議了,我個人覺得無極聖宗應該立刻搬離天柱山脈,以攬月峯到葉華城爲中心開始戒嚴,把所有人和獸類能遷出來的都儘量的遷出來,讓毀滅神力找不到可以感染的載體。同時再派人去把那一批被感染的獸類給清除掉,以報萬無一失。”

魚露沉默了片刻道:“林雲,你怎麼想的就怎麼去做吧,什麼時候用得上我了就給你說就是。現在我要閉關靜修了,暫時沒有事關全城安危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我。”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林雲無奈的嘆息一聲,行禮道:“前輩,林雲知道該怎麼做了。”

緊接着林雲又來到林彩蝶閉關的那個院子裏向她求教,他畢竟年紀還輕,面對這種大事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多問問長輩們的意見總是沒錯的。

沒想到在林彩蝶那裏林雲也吃了一個閉門羹,他剛說完林彩蝶就回了一句和魚露差不多的話就讓他離開了。現在想來想去就只有雲瑤一個人可以商量了,花清清和百里慧還懷着孕就不說了,她們的性子一向都是很簡單的,問她們也問不出什麼結果來,反而還要讓她們擔心。

晚上的時候,林雲和雲瑤兩個人在雲瑤的閨房裏面,他們好久都沒有這麼單獨的相處了,自然是分外珍惜這種時光。兩人激戰了半宿後雲瑤才實在受不了纔開始求饒,林雲也不以爲甚的就這麼抱着她,等她好過一點才把白天的事情說給了她聽。

雲瑤摟着林雲的脖子,想了片刻才道:“夫君,我覺得你想的應該很全面了,我也沒什麼要補充的,只是要注意一個度的問題,特別是關於葉華城那邊人口搬遷,搬到哪裏,費用由誰支付,怎麼說服那邊的人開始搬遷,都是大問題,我們要哦爭取在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和大晉皇室的人來之前把這些問題商量好纔是。”

聖主在校園 ,沒有辜負他的所託。現在雲瑤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把林雲的解決方案說出裏面的不成熟的地方,的確是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