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樂樂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唐笑笑,雖然兩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肖樂樂真的覺得現在的唐笑笑是那樣的陌生。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看了看肖樂樂,小聲地說道“侯先生醒了,現在正在找您呢!”

肖樂樂聽到這裏也顧不上唐笑笑這裏了,連個招呼都沒打,就直接轉身走了出去,看着肖樂樂這樣重色輕友的行爲,唐笑笑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搖了搖頭然後看着護士小聲地說道“能不能麻煩你問問醫生,我什麼時候能出院啊?”

小護士上前檢查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道“現在看來傷口癒合的還算是不錯,要是沒有意外的話,再過一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唐笑笑聽到這裏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還要一個星期,自己現在都要長毛了,再過一個星期,簡直就要壞透了!

肖樂樂急急忙忙的來到侯偉志的病房,看見牀上笑眯眯的侯偉志,心裏說不出來的酸澀感覺,也不知道是哪裏抽了一下,直直的衝了上去,哽咽地說道“混蛋,你嚇死我了,你真的嚇死我了,你這個混蛋,混蛋!”

侯偉志也沒有想到肖樂樂這一次竟然反應這樣的激烈,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但是還是輕輕的摸了摸肖樂樂的頭髮,柔聲說到“樂樂,你不要這樣,就是有點過敏,我從小到大都已經習慣了,放心吧,我沒事。”

肖樂樂聽到這裏心裏更是難過,擡起頭來看着侯偉志兇巴巴地說道“侯偉志,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要是你死了,我的孩子就沒有爸爸了!”

侯偉志看着肖樂樂水汪汪的眼睛,說不出來的幸福,賤賤的笑着“樂樂,你這樣是不是證明你愛上我了?”


肖樂樂沒有想到侯偉志這個時候竟然能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頓時就覺得有些生氣沒好氣的白了侯偉志一眼,然後惡狠狠地說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你是不是天生就沒有正行!”

侯偉志聽到這裏頓時就好像是想到了些什麼,拿過一旁桌子上的文件遞給肖樂樂,笑眯眯地說道“你看看這個,有了這個,我就可以陪着你生孩子了,有了這個,我就可以證明我自己不是酒囊飯袋,樂樂,你相信我,我真的能給你和我們的孩子,一個美好的未來。”

肖樂樂看了看侯偉志手裏的文件,頓時就覺得有些意外,翻了一下大概知道了是怎麼回事,心裏更是說不出來的難過,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沒好氣的說到“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我就不明白了,到底爲什麼這樣的拼命,你知不知道你是侯家的小少爺啊,你是天之驕子啊!”

侯偉志不知道肖樂樂是不是真的生氣了,頓時就覺得有些緊張,就好像是做錯了事情一樣,小聲地說道“樂樂,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讓你擔心的,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愛你,我是認真的,我有能力愛你,愛孩子,求求你,不要生氣了,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肖樂樂不知道爲什麼看見侯偉志這樣,心裏一陣的甜蜜,忍住馬上就要掉下來的眼淚,強硬地說道“我纔不相信你呢,誰信你的鬼話,我纔不管呢。”

侯偉志可是情場老手了,一眼就看得出來,肖樂樂根本就是嘴硬心軟,所以就沒有糾結這件事情,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肖樂樂手輕輕的放在肖樂樂還沒有隆起的小腹上,喃喃地說道“我一定會給你們娘倆一個家!”

肖樂樂其實一直都是很排斥侯偉志的接觸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肖樂樂竟然沒有後退,一臉幸福的看着侯偉志。

就在兩個人感情升溫的時候,侯宇怒氣衝衝的走了進來,直直的看着侯偉志,惡狠狠地說道“你這條命差點就沒了知不知道!你覺得我們家差這個單子嗎?”

侯偉志當然知道這是自家老爺子在擔心自己,但是看着肖樂樂有些害怕的樣子還是微微蹙眉,嬉皮笑臉地說道“我這不是沒事嗎,爸,我知道我們家不差這個單子,但是我必須證明自己的能力。”

侯宇當然知道侯偉志這樣做到底是爲了什麼,看了肖樂樂一眼,然後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呀,貪吃又好色,一點都不像我年輕的時候,要不是因爲我相信你媽媽的人品,我都以爲你不是我的兒子,現在看來你就是這骨子不要命的勁頭像我。”

侯偉志長這麼大,真的是第一次聽自家的老爺子,表揚自己,雖然不是孩子了,但是心裏還是覺得美滋滋的,點了點頭然後很臭不要臉地說道“那當然了,我可是我們老侯家的人!”

侯宇好笑的點了點頭然後把手裏的資料遞給侯偉志,淡淡的說道“現在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了,這段時間你的表現一直都是很不錯的,這個是城西那邊的分公司,等你病好了,就去當總經理吧!”

侯偉志看了看手裏的資料有些猶豫地說道“雖然我也很想去當經理,但是老爸,之前的時候你答應我的三個月的假期,不能不算數啊!”

侯宇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要後悔的事情,但是現在看着侯偉志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無語,沒好氣的白了侯偉志一眼,然後兇巴巴地說道“老子答應你的事情什麼時候變過,你就消消停停的,要是分公司的業績不好,我還是會把管理權收回來的!”

說完以後看了肖樂樂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你出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雖然平時的時候侯偉志一直都是嬉皮笑臉的樣子,但是其實還是很尊重很害怕侯宇的,現在看着侯宇的臉色不算是好,所以就覺得有些擔心,看了看一臉懵逼的肖樂樂,柔聲說到“沒事,不怕。”

然後鼓起勇氣白了侯宇一眼,惡狠狠地說道“不許你欺負我媳婦!”

面對自己這樣沒出息的兒子,侯宇真的是什麼都不想說了,只能是白了侯偉志一眼,然後率先走了出去。

肖樂樂雖然覺得有些緊張但是還是跟着侯宇一起走了出去,離開了侯偉志的視線,肖樂樂抱歉的看着侯宇,小聲地說道“真的對不起,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次的事情,侯宇雖然心疼侯偉志,但是也知道這件事情其實跟肖樂樂並沒有直接的關係,點了點頭直直的看着肖樂樂輕聲說道“你不用緊張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肖樂樂其實並不知道該怎麼跟長輩相處,尤其是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是肚子裏孩子的爺爺,自己未來的公公,所以就有些緊張的低下了頭“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侯宇看着肖樂樂這個樣子,真的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竟然能讓自己的混蛋兒子這樣的上心,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遇見你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竟然能這樣,我不知道我家的臭小子竟然還能這樣的努力,現在看着偉志這個樣子其實我心裏挺高興的,但是我真的要說的是,你要是不喜歡臭小子,我覺得還是長痛不如短痛吧!”

本來肖樂樂誰想要裝死的,但是現在聽到這裏實在是不能淡定了,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有些淒涼的看着侯宇“侯叔叔,您現在說這樣的話,那我該怎麼辦?難道說我不該要肚子裏的孩子,把孩子打掉,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嗎?”

侯宇之前說這些話的時候的確是忘記了肖樂樂肚子裏的孩子,眼睛落在肖樂樂的小腹上面,這個可是他們侯家第一個孫子,要說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但是侯宇更是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都陷入痛苦。

咬了咬牙然後很認真地說道“孩子我當然是捨不得的,但是要是你不能保證跟偉志在一起一輩子的話,這個孩子還是不要出生比較好,畢竟缺爹少媽對於孩子來說簡直就是最大的災難,還不如一開始就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上。”

肖樂樂從來都沒有想過以後的事情,肖樂樂只是到自己不能就這樣放棄自己的孩子,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很堅定的說道“侯叔叔,我覺得你真的小看我了,就算是沒有侯偉志,我一個人也可以吧孩子養大,我的孩子,我不會放棄,至於你說的事,我沒有辦法保證,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保證跟另一個人生活一輩子,不是嗎?”

侯宇之前的時候真的是看錯了肖樂樂,還以爲肖樂樂是個逆來順受的小丫頭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是個帶着刺的玫瑰,饒有興致的看了看肖樂樂,好笑地說道“你反應這麼強烈,那你告訴我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家臭小子?”

這個問題很難,肖樂樂不知道該怎麼說,就這樣稀裏糊塗的丟掉了自己的第一次,本來,依着肖樂樂的手段,一定是會讓侯偉志生不如死的,但是現在肖樂樂除了躲避,竟然沒有別的想法。

猶豫了一下,肖樂樂很誠實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對不起,我現在沒有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我不知道什麼是喜歡,我沒有談過戀愛,所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看着肖樂樂這個樣子,作爲過來人的侯宇瞬間就明白了些什麼,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既然你這樣說我作爲長輩,也不可能干涉你們的生活,我只希望你能看着眼前的這個侯偉志,畢竟現在的侯偉志做的一切都是因爲你。”

這番話其實狠狠地砸進了肖樂樂的心裏,人心都是肉長得,肖樂樂也不是鐵石心腸的人怎麼可能看不見侯偉志這段時間的付出和改變,但是要是說喜歡,肖樂樂真的不敢確定。

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到“爲了肚子裏的孩子,我會試着接受侯偉志,但是您說的一輩子,我真的不敢保證。”

侯宇沒有強求,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肖樂樂靠着牆,低着頭,思考了好久好久,才轉身走進侯偉志的房間。

侯偉志本來就擔心自己家的老頭欺負肖樂樂,現在看見肖樂樂垂頭喪氣的樣子更是心疼的不得了,惡狠狠地說道“樂樂,你等着,我去找老頭說理去!” 肖樂樂看着侯偉志這個樣子也是覺得心裏暖暖的,搖了搖頭然後很認真的看着侯偉志小聲地說道“侯偉志你告訴我,你是喜歡我,還是愛我,還是對我有興趣?”

侯偉志不知道肖樂樂爲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頓時就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過了好半天才傻傻的開口“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對你念念不忘,說實話,你是我見過最沒有女人味的女人了,動不動就打人,動不動就大吼大叫,可是我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喜歡你這個樣子,好像哪天不被你罵幾句,就渾身不舒服,你說我是不是犯賤啊?”

肖樂樂本來還是很生氣的,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是最欠揍的一個人,竟然敢這樣肆無忌憚的說出真實的自己,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聽到後面竟然還覺得心裏挺溫暖的,點了點頭然後沒好氣的說到“你就是犯賤,你是我見過最犯賤的男人了!”

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是很得心應手的侯偉志這一次好像真的是腦袋被門夾了一樣,根本就沒有聽出來肖樂樂話裏面的意思,只是無奈的看着肖樂樂“是不是不管我怎麼努力,你都覺得我不過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二世祖?”

肖樂樂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現在的感覺,並沒有回答侯偉志的問題,只是低着頭喃喃地說道“其實你不知道我從小就是練習跆拳道的,所以我身邊的男孩子都很怕我,他們一邊怕我,一邊在後邊詆譭我,你是第一個不怕我,當面說我不好的男人,我沒有談過戀愛,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愛一個人,也不知道怎麼纔算是愛上了一個人,但是侯偉志,我們現在有孩子了,所以我願意爲了我的孩子,待在你的身邊,只要你不沾花惹草,我願意跟着你一輩子。”

本來肖樂樂想說的根本就不是這些,但是也不知道是爲什麼就這樣傻傻的都說了出來,意識到自己不經意間說出了什麼以後,肖樂樂恨不能直接就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

尤其是看見侯偉志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能把自己的腦袋埋進自己的胸脯裏面,侯偉志沒有想到肖樂樂竟然能這樣說,看來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拉着肖樂樂的手,柔聲說到“傻瓜,你在我的眼裏就是最好的女生,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你更優秀!”

肖樂樂看着侯偉志的眼神,的確是很真誠,雖然肖樂樂沒有談過戀愛,但是並不代表肖樂樂看不出來一個人是真心還是假意,侯偉志現在眼睛裏的溫柔,簡直就是讓肖樂樂無法承受。

一時之間,整個病房裏面都是說不出來的甜蜜感覺,就好像是空氣裏面都充滿了粉紅色的泡泡。

唐笑笑本來以爲白玉擎只不過是因爲公司的事情所以纔沒有來,但是沒有想到竟然一整天都沒有出現,心裏說不出來的失落,更多的還是委屈。

這個沒良心的死男人,竟然這樣輕易地就放棄了自己,真的是沒良心,要是她會原諒他,就是腦子上長滿了大包。

年小念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唐笑笑在碎碎念,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上前一步輕聲說道“你一個人說什麼呢?”

看見年小念唐笑笑其實是有些心虛的,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到“之前的時候沒有跟你商量這件事情,真的是我的不對,不過你放心等我出院了,就馬上開工,不會耽誤正事的。”

年小念的確是爲了後續的工作過來的,但是看見唐笑笑這樣小心翼翼的樣子還是覺得有些好笑,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你現在還是想一想電影宣傳的事情吧,錢導那邊,我已經瞞不住了,所以你看看到底什麼時候能出院?”

其實年小念也知道這樣對於唐笑笑來說有些爲難,但是娛樂圈裏面就是這樣的,要是不趁熱打鐵的話,只能是被新人埋沒,雖然年小念知道唐笑笑現在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年小念就是看不得唐笑笑這樣不知不覺的隕落。

唐笑笑也知道這件事情是自己的錯,所以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爲難的,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到“醫生其實說了我現在的傷口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白玉擎那個王八蛋不讓我出院啊!”

年小念工作了這麼久真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樣稱呼白玉擎,心裏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只是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個,我就沒有辦法了,大boss我也惹不起啊!但是宣傳就定在後天,女主要是不出現的話,錢導肯定吐血三升,沒商量。”

一想到錢子傳那個樣子,唐笑笑就覺得渾身發抖,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到“小念姐,你能告訴我,我們第一次宣傳在哪嗎?”

年小念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因爲這部戲大多數的景都是在內蒙古取得,所以我們還是第一站去那裏。”

唐笑笑聽到這裏心裏頓時就有些些打算,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到“小念姐姐,這件事情你可是要幫我,要不然的話我根本就出不去!”

年小念聽到這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唐笑笑“你的意思是說,你要越獄啊!”

唐笑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眼睛裏劃過一絲狡黠“只有這個辦法了,你就放心好了,上了飛機,就算是白玉擎長了翅膀,也根本就追不上我!”

一想到白玉擎跳腳的樣子,唐笑笑就覺得過癮。

年小念根本就不敢配合唐笑笑這樣的大膽計劃,所以就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急急的說道“這個我可能做不到,要是boss知道了,會殺了我的,我還要吃飯呢!”

唐笑笑看着年小念這個樣子竟然覺得有些好笑,搖了搖頭然後神祕兮兮地說道“小念姐姐,你相信我,有我在不會有問題的,你想想,錢導還有白玉擎到底誰更可怕一點?”

年小念這個時候也有些猶豫,錢子傳是國際上最著名的導演之一,沒有人敢得罪,但是白玉擎是她的頂頭上司,更是不敢得罪,私心裏,年小念還是覺得應該讓唐笑笑有更好的出路,點了點頭然後咬牙說到“好了,就這麼定了,但是我聽說boss現在每天都守在你的身邊,你就算是想走,也沒有機會啊!”

說到這個唐笑笑就覺得鬱悶,看了看空空的位置,沒好氣的說到“你想的實在是太多了,怎麼可能呢,他畢竟是上市公司的老總,一直守着我,不可能的。”

年小念不知道唐笑笑爲什麼這樣說,這次過來沒有看見白玉擎的確是覺得有些奇怪的,但是還是有些感嘆地說道“你可能不知道之前的時候boss本來是有個大單子的,但是因爲知道了你在這邊的事情直接就飛回來了,我聽金南叨咕了,竟然這次就損失了十六個億,十六個億啊,笑笑,你要往心裏去啊!”

唐笑笑不可置信的看着年小念,十六個億意味着什麼,唐笑笑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不知道,點了點頭聲音變得有些顫抖“姐姐,你可不能騙我啊!”

年小念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然後兇巴巴的說到“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boss是下了封口令的,要是boss知道我告訴了你,我可是有丟飯碗的風險的,真的是沒錯,金南說的簡直就是真理,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沒良心的丫頭了!”

唐笑笑不知道自己現在還能說些什麼,忽然覺得自己之前的時候那樣的誤會白玉擎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如果說白玉擎根本就不在乎她,怎麼可能放棄十六個億,但是如果說是在乎的,爲什麼當初的時候要用那樣的目的,把自己禁錮在他的身邊。

有些煩躁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小念姐,你別跟我說這些好不好,我現在心裏好亂,反正明天十點,你在醫院後門等我,要是十一點我還沒出來的話,就代表越獄失敗,但是你一定要來啊!”

年小念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行去說的,只能是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說到“但是你要答應我,千萬不要胡鬧知道嗎?”

唐笑笑點了點頭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不要胡鬧,要是不胡鬧的話,根本就出不來好不啦!

年小念雖然覺得有些不太踏實,但是還是呆了一會就走了,因爲年小念知道自己要是在這個時候遇見白玉擎,的話,那麼明天就一點可能都沒有了,面對白玉擎,年小念根本就沒有勝算的。

年小念走了以後,唐笑笑直接就坐着輪椅走到了白玉瑩的病房,看見病房裏面的葉楠,唐笑笑竟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爲唐笑笑能感覺得到,現在葉楠對她的態度明顯改變了好多。


葉楠看見唐笑笑倒是沒有爲難笑眯眯地說道“看着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也就放心了,過來找瑩瑩嗎?”

唐笑笑乖巧的點了點頭小聲地說道“我有事情要跟瑩瑩說。”

葉楠雖然很好奇要說些什麼,但是還是很識趣的轉身走了出去,白玉瑩看見唐笑笑過來其實還是很開心的,咧了咧嘴,笑眯眯地說道“嫂子,你有啥事?”

唐笑笑還是很少看見白玉瑩這樣朝氣蓬勃的樣子,頓時就覺得心裏鬆快了不少,點了點頭然後直直的看着白玉瑩,很認真的說到“瑩瑩,你現在身體裏有我的腎,我們就算是戰友了,我要是有難處了,你幫不幫?”

白玉瑩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古靈精怪的唐笑笑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說吧,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一定義不容辭。”

唐笑笑很警惕的看了看門外,確定沒有人在偷聽以後,這才神祕兮兮的看着白玉瑩小聲地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就是明天上午九點到十一點期間,你能不能幫我把你哥哥拖住,讓他不要去我的病房?”

白玉瑩很不理解不知道爲什麼要這樣,但是看着唐笑笑的樣子還是覺得很好玩,好奇的瞪了瞪眼睛“嫂子,你要幹什麼啊,你可不能坑我啊!”

唐笑笑看了看白玉瑩眼睛裏興奮的光芒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點了點頭小聲地說道“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拜託拜託,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就連媽都不能說,知道嗎?”

白玉瑩好久都沒有遇見過這樣好笑的事情了,頓時就覺得很興奮,點了點頭然後好笑地說道“估計這個世界上敢算計哥哥的女人除了媽媽就是你了!”

唐笑笑不知道該怎麼跟白玉瑩解釋,這件事情絕對是不能說的太多的,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鬱悶地說道“其實你不知道在我的心裏,這個真的很尷尬,我寧願跟所有的女人一樣得不到你哥哥的青睞。”

白玉瑩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唐笑笑,小聲地說道“嫂子,爲什麼,說實話我真的不是因爲他是我哥哥我才幫着他說話的,我真的覺得哥哥是難得一見的優秀男人,我不明白爲什麼你得到了這麼好的人,卻這樣的苦惱呢?”


唐笑笑也不知道自己能怎麼說,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就是因爲你哥哥實在是太優秀了,所以以後要是別人知道了他的妻子是個這樣平凡的女孩,不知道又要有多大的壓力,而且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到底爲什麼娶我?”

白玉瑩看了看唐笑笑,確定她是真的很苦惱,這纔好小的說到“嫂子我真的覺得你好可愛,你知道嗎,我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也是最有眼光的男人,所以他愛你,一定是因爲你很優秀,只不過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唐笑笑知道白玉瑩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所以一直都被人保護的很好,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不是非黑即白那樣的簡單,但是唐笑笑覺得這樣的簡單單純,是很難得的,所以就並沒有多說,只是小聲地說道“這些事情現在都不重要,你可不要忘了之前的時候你答應我的,明天就看你的了!”

白玉瑩點了點頭唐笑笑看了看時間有些緊張地說道“我不跟你說了,馬上就要吃晚飯了,你哥哥估計已經來了,要是他發現我亂跑的話,不知道有要說些什麼了,最近簡直就是嘮叨的要死。”

只有白玉瑩一個人才知道,白玉擎根本就不是那種愛說話的人,只有面對唐笑笑的時候白玉擎纔會跟平時完全不一樣,但是看着唐笑笑嫌棄的樣子,白玉瑩心裏說不出來的感覺,有點酸酸的,還有點悶悶的。

唐笑笑火急火燎的回到自己的病房結果正好看見白玉擎拎着飯菜走了進來,看見唐笑笑坐在輪椅上白玉擎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冷冰冰的問道“你去哪裏了?”

唐笑笑一想到今天有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天就覺得有些鬱悶,尤其是這個人現在不但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還在這裏理所當然的質問自己,頓時就來了脾氣,沒好氣的說到“我只是在這裏住院,也不是在這裏坐牢,難道連出去走走的自由都沒有嗎?”

白玉擎這才認識到自己的態度不是很好,其實白玉擎一直都是沒有什麼耐心的,面對唐笑笑簡直就是用盡了自己所有的耐心,沒有理會唐笑笑彆扭的樣子,把手裏的好吃的拿了出來,淡淡的說道“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本來唐笑笑是想要問問白玉擎白天去了哪裏的,但是看見白玉擎這個態度頓時就沒有了心情,悶悶的吃着碗裏的飯,一句話也不說。

病房的空氣有些凝固,讓人覺得壓抑,本來還要跟唐笑笑說話的護工,這個時候感受到了低氣壓,連忙躲開了風暴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