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江帆明白了,「我靠,是我好像註定和盛家的人要爭鬥似的,竟然在符元界遇到了盛家!」江帆搖頭道,他突然意識道盛凌雲的出現就意味著與盛家的鬥爭開始了。

這一切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似的,原本盛家和符皇府沒有任何瓜葛,更談不上恩怨了。可是盛凌雲轉世到這個盛家之後,彷彿把東海市盛家仇恨帶到這裡來了。

江帆隱隱約約感覺到那個盛婉君背後的神秘人躲進了盛家去了,他操縱著盛家來對付自己,不僅僅要阻止自己領悟虛盡符咒境界,更主要是打擊自己,讓子永遠帶著這個世界。

看來要想和盛家都必須要強大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必須要要自己的勢力,可是如何發展自己的勢力呢?發展勢力最主要的是要錢啊!沒錢誰跟著你干!

可是這個符元界流通的貨幣不是銀子和金子,而是一種符銀,是一種白色晶體,手裡沒錢啊!必須想辦法賺錢!

江帆知道符皇府已經敗落了,如今也就比普通老百姓好點,也就相當於一個小老闆家庭,而盛家就像一個大集體公司。

「父親,我們要想辦法賺錢,不知道您有什麼賺錢的辦法沒有?」江帆望著江承志道。

江承志搖頭道:「我要是知道如何賺錢,那我們符皇府就不會這麼沒落了!」

「父親,您就沒有嘗試做生意嗎?」江帆問道。

江承志露出無奈之色,「我曾經也嘗試過做生意,可是塔州城的糧油米布,還有其他物質幾乎都被盛家和柳家控制了,我根本賺不到錢。」

「父親,您說的柳家是不是柳宗淵家?」江帆問道。

江承志點頭道:「是的,就是柳宗淵家族,他們兄弟四人掌控了塔州城的布店和部分錢莊。」

「呃,這裡搞的都是壟斷啊!那我們豈不是沒有生意做了?」江帆搖頭道。

「是的,塔州城都被盛家和柳家壟斷了,想做生意賺錢那是很難的。」司馬無雙點頭道。

「如果我們去其他城做生意行嗎?」江帆望著司馬無雙道。

司馬無雙搖頭道:「整個大元國所有的城都被一些家族壟斷了,弱小的家族想發展起來很渺茫的!」

江承志也點頭道:「是的,無雙說的沒錯,在符元界弱小的家族想發展起離開基本上不大可能,唯一的路就是靠符咒進入國家宗祠符咒會,以後有了一官半職的,就有家族來巴結你,你就有機會發展了。」

現在江帆終於明白了那些人為何爭取著讓自己孩子進入宗祠符咒會學習了,也就是為了將來的發展啊!這就是那些普通家族的希望。

「呃,看來我們想做生意賺錢沒指望了!」江帆搖頭嘆息道。

「江帆,我想到了一個生意可以做,而且沒有競爭呢!」周秀梅笑道。

江帆十分驚訝,「哦,秀梅,你想到什麼生意?說來聽聽!」江帆露出喜悅之色。

「江帆,你忘記了自己老本行了?」周秀梅微笑道。

「老本行?」江帆驚訝道,突然他拍了一下腦袋,「哎呀,我怎麼忘記我是學醫的,這裡好像沒有醫院吧,我們乾脆開一家醫院肯定賺錢的!」江帆喜悅道。

周秀梅點頭道:「是的,我們是學醫的,在塔州城開一家醫院絕對可以大賺錢的,因為這裡的世界沒有醫院,他們的符咒治病還很低級,很多病根本無法用符咒來治療。」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們就在塔州城開一家醫院!」

周秀梅說的沒錯,符元界的符咒主要用來攻擊,對於治病卻很少,比起茅山符咒的治病差遠了。因為符元界的符咒是依靠符球傳導的,這裡的醫生雖然也用符咒治病,但是都是依靠藥物的結合治病,並沒有專門的符咒治病術。

就拿上次那個女人難產了,塔州城最好的醫生根本看不到孕婦肚子里孩子的手抓住了臍帶,他的符咒很單一,根本沒有作用。

如果符元界有人的手骨折了,符元界的治療方法就是用夾板固定骨頭,然後用草藥加上止疼符咒,一般要半個月左右才能痊癒。

雖然治療時間和人界差不多,但是他的憂優勢就是草藥加符咒,治療效果比人界強多了。

江承志和司馬無雙兩人驚訝地望著江帆和周秀梅,「帆兒,你們說什麼醫院啊?」江承志不解道。 「是啊,江帆,什麼是醫院啊?」司馬無雙不解地望著江帆和周秀梅道。

「呵呵,醫院就是給病人治病的場所,讓病人到醫院來看病,這樣我們療的病人就很多了。」江帆微笑解釋道。

江承志一臉驚訝,「呃,讓病人到醫院去看病,這個挺稀奇的,你們是怎麼想到的?」江承志驚訝道。

「呵呵,是我們突發奇想,只是開設醫院需要投資一大筆錢呢!父親儲蓄了多少錢?」江帆笑道。

一提到錢,江承志臉黯然下來,「呃,我們符皇府一年不如一年,這些年來,符皇府的儲蓄的錢所剩無幾了,不知道你們開醫院需要多少錢呢?」江承志顯得有點狼狽。

江帆並不知道塔州城的消費,他望著周秀梅,「秀梅,你知道開一家醫院需要多少錢嗎?」江帆問道。

周秀梅思索片刻,「開一家醫院需要地方也大,而且地方也不能太偏僻了,租金肯定不便宜,加上買桌椅和床位,恐怕要好幾萬符銀呢!」周秀梅估算道。

「哇,這麼多啊!我們家拿不出來!」江承志搖頭道。

看來江家真是落魄了,竟然幾萬符銀都拿不出來了,江帆眉頭緊皺,「那開醫院的事情,暫緩吧,等有了錢再做打算。」江帆搖頭道。

「飛揚,我家裡還有點錢,我可以資助你開醫院。」司馬無雙微笑道。

「哦,無雙,你家有多少錢?」江帆喜悅道。

「嗯,我也不太清楚,回家問母親才知道呢。」司馬無雙搖頭道。

「哦,就怕還不夠呢!」江帆皺眉道。

「應該夠了,我周家雖然不是大戶人家,但是拿出幾萬符銀還是可以的,我回去想辦法籌集錢。」周秀梅微笑道。

「哦,那就好了!有你們的資助,再加上我符皇府的錢,應該夠帆兒開醫院了!」江承誌喜悅道。

「那我們這幾天可以上街尋找開設醫院的地點了!」周秀梅微笑道。

「嗯,三日後我要去宗祠符咒會報道,這兩天時間我們就上街尋找開設醫院的地址。」江帆點頭道。


第二天早上,江帆、周秀梅、司馬無雙、納甲土屍四人上街尋找開設醫院的地址,四人一邊走著一邊說著話。

「江帆,我昨天回去問了我父親,他答應資助兩萬符銀呢!」周秀梅喜悅道。

「哦,太好了!沒想到你一下資助了兩萬符銀!」江帆喜悅道。

梟寵七月:傲妻不負責 江帆,我昨天回去問了我母親,母親答應資助三萬符銀呢!」司馬無雙微笑道。

江帆十分高興,「哦,加起來有五萬符銀了,在加上我符皇複習還有兩萬符銀,一共是七萬符銀,應該夠開設醫院了!」江帆樂得合不攏嘴。

「江帆,只是我們人手還不夠呢,只有我們兩人是醫生,如果病人多的話,就忙不過來了。」周秀梅皺眉道。

江帆笑了,「呵呵,這個不用擔心,我手裡還有三位醫生呢!」江帆的神仙府裡面還有梁艷、李寒煙、張曉蕾三是醫生呢。

周秀梅驚訝地望著江帆,「哦,你手裡還有醫生,我怎麼沒有看到呢?」周秀梅驚訝道。

「呵呵,她們都在神仙府中,等醫院成立的時候,我們會讓她們出來的。」江帆笑道。

看到江帆一臉的神秘,周秀梅不好再問了,四人在街上找了兩個多小時,沒有找到合適的地點。

中午的時候,江帆、周秀梅、司馬無雙、納甲土屍四人回到符皇府,「江帆,你們找到開設醫院的地點了嗎?」江承志問道。

江帆搖頭道「還沒有呢!這附近要麼地方太小,要麼被別人租用了!」

「哦,別急,下午再去找吧,你們去城西看看,那裡也許可以找道開設醫院的地點。」江承志提醒道。

「嗯,那我們下午就去城西找找。」江帆點頭道。

塔州城西面沒有那麼繁華,這裡顯得有點冷清,街道上行人三三兩兩的,「呃,這裡好像太冷清了一點呢!」司馬無雙搖頭道。

江帆微笑道:「開設醫院不需要很繁華,這地方正合適呢!而且這裡人流量不是很大,這裡的門頭租金應該不會很高。」

「嗯,我也覺得這地方不錯,我們趕緊找吧,如果找到合適地方,明天我們就可以定下來,然後剩下事情就是購買桌椅和床位了。」周秀梅喜悅點頭道。

一個多多小時后,江帆等人在街道拐角處找到一個合適地點,經過江帆等人討價還價之後,一低廉價格租下那地方。

接下來的兩天江帆、司馬無雙、周秀梅、納甲土屍四人忙著購置桌椅和床位,還要採購一些必須物品。這兩天時間,江帆在考慮治病的手段,茅山符咒在人界和仙界都可以使用,但是在符元界是不是可以使用,江帆還必須研究才知道能否使用。

這兩天江帆到蓮花台上研究茅山符咒在符元界的使用,經過這兩天的研究,江帆終於可以使用了茅山符的治病符技,什麼符咒接骨、符咒轉移術、符咒手刀術,剖腹不用刀術等等。

另外江帆根據符元界的符咒還研究出了更神奇的符咒治病術,符咒治病仍然是江帆主打的治病技術,有了這些神奇的治病符技,不愁醫院不火!

雖然透視是沒了,不過可以憑藉元神空間裡面的符籙寶鼎來透視,在人界的時候,醫院裡有各種儀器,在符元界是不可能有的。

隨後江帆帶著周秀梅和司馬無雙進入神仙府進到了梁艷、李寒煙、張曉蕾等人女人,周秀梅和司馬無雙頓時驚呆了,沒想到江帆身邊有這麼多美女。

周秀梅還認識李寒煙和梁艷等人,畢竟都是在一個城市的,司馬無雙就一個都不認識了。當江帆介紹七仙女和嫦娥仙子的時候,就連周秀梅也震驚了,「哦,沒想到傳說的神話人物真的存在啊!」周秀梅感嘆道。

江帆把在符元界開設醫院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女人,眾女人立即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最後她們還是推薦李寒煙說話,畢竟李寒煙是這方面的專家。

「帆,我們幾個要分工流水作業才行,你負責疑難雜症的治療,我們其他人負診斷,這樣我們治病才能夠更加快速更加準確。」李寒煙建議道。

「嗯,這主意不錯,就這麼辦,不過,確診需要一些儀器,可惜這裡沒有現代化的儀器!」江帆露出喜悅之色。 「不過我們可以製作一些簡單的儀器呢,比如聽診器、溫度計、放大鏡等等,這些都是可以製造的。」李寒煙建議道。

江帆喜悅點頭道:「嗯,寒煙這個主意不錯,如果我們有這些儀器診斷,那一定會吸引很多人的。」

畢竟在符元界沒有這些儀器,人圖的都是新鮮,那些患者如果看到了這些儀器,肯定會四處說道的,那就是口碑傳播了,要不了多久,整個塔州城杜知道我們開設的醫院了。

「嗯,這些儀器的確可以起到這個效果!」張曉蕾點頭道。

「可是這些儀器誰負責製造呢?」梁艷皺眉道。

「這些儀器就讓我來負責製造吧,只是我需要材料才行。」李寒煙道。

「呵呵,材料很好辦,我們可以在塔州城去購買,另外我符咒世界還有很多材料,製造這些儀器應該問題不大。」江帆笑道。

「帆,你想好醫院取什麼名字嗎?」梁艷微笑道。

官道之頭號紅人 呵呵,你們說去什麼名字呢?」江帆笑道。

「我看就叫塔州人民醫院吧!」張曉蕾笑道。

「呵呵,曉蕾你取的名字只怕符元界的人看不懂呢!什麼人民醫院,那怎麼行!我看直接叫江帆醫院!」周秀梅笑道。

江帆笑了,「呵呵,江帆醫院,這名字也太普通了!還有沒有更好的名字?」江帆搖頭笑道。

「我看就叫符咒醫院吧?」司馬無雙道。

「嗯,我們的醫院治病是以符咒為主,如果前面能加幾個字就更好了!」江帆點頭道。


眾人立即思索起來,片刻之後,李寒煙開口了,「我看就叫濟世符咒醫院,你們看如何?」李寒煙微笑道。

江帆眼睛一亮,拍手叫好道:「嗯,不錯,就叫濟世符咒醫院,我感覺挺有深意的!」

「嗯,寒煙姐這個名字取得很好,我也贊同!」梁艷微笑道。


「還是寒煙姐有學問,想到這個好名字!」張曉蕾稱讚道。

「濟世符咒醫院!很好啊!」司馬無雙點頭道。

「既然大家都同意用濟世符咒醫院這個名字,那我們就去準備這個招牌了!」周秀梅點頭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我們分工協作,寒煙、梁艷、曉蕾你們三人負責製造醫院的儀器,秀梅、無雙、志玲你們三人負責才採購醫院的桌椅床等設備,我明天要去宗祠符咒會去報到了。」

眾女人一起點頭,「帆,我們在什麼地方製造儀器呢?」梁艷問道。

江帆思索一下,「嗯,你們就到我的符咒世界去製造儀器吧,那裡有很多材料,我可以讓我的無相神火不滅分身協助你們。」

梁艷點頭道:「好的,那我們就到你的符咒世界中去製造儀器。」

第二天早上,江帆拿著通知書隨著父親江承志、納甲土屍三人一起去塔州城宗祠符咒會報名。塔州宗祠符咒會其實就在塔州城宗祠廟中,江帆、江承志、納甲土屍三人進入宗祠廟裡,其他的九個人已經來了。

塔州城宗祠符咒會會長望著眾人微笑點頭道:「很好,人都來齊了,你們十人十分幸運,因為你們可以去辰州符咒學院去學習一年,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呀!」

「哦,太棒了,我們可以去辰州符咒學院學習一年啊!那我們真是走運了!」立即有人歡呼道。

「哈哈,沒想到我們這批人可以去辰州符咒學院學習一年,這可真是太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