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到底說什麼呀?”

“她說她有世界級的獎項,在最後幾頁!”

聽到男孩兒這樣說話,趙二彪好奇心大奇,趕快唰唰的翻到了最後幾頁。

“你還別說,還真有哦!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國際大學生計算機程序••••••這個獎我連讀名字都讀不好,你還能獲獎,厲害,厲害,給過獎爭光了••••••”

趙二彪這樣說話,女孩兒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只是低着頭,不知道是一種什麼心理。

見女孩兒一直這樣,趙二彪實在是忍不下去了,不過,趙二彪又怕傷害到她便委婉的對她說道:“妹妹,你的條件真的很不錯,你很優秀,可是,我覺得我們公司的企業文化可能有點兒不適合你••••••”

趙二彪覺得自己能夠找到企業文化不適合這樣的理由實在是太牛逼了。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女孩兒終於有反映了。

女孩兒哇的一聲便哭了出來。

女孩兒一邊哭一邊將手中的電話湊到了耳邊。

“媽咪,你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她不要我,我條件這麼好她不要我••••••嗚嗚••••••他們都是壞人••••••我的••••••”

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女孩兒可沒有剛剛的樣子,聲音也大的很,而趙二彪也總算是聽清楚了女孩兒的聲音。

趙二彪將情況不對,趕快站起身來忙着安慰。

“姑娘,我不是說你不優秀,你相當的優秀,只不過••••••”

“我媽要和你說話!”女孩兒將電話朝着趙二彪遞了過來,仍然是極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

原來,女孩兒在跟趙二彪說話之前便將電話打通了,讓自己的媽媽一直聽着。

趙二彪剛剛遲疑的接過電話便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高分貝的噪音。

“你個不要臉的,你竟敢說我的女兒不好,我告訴你,你的破公司我女兒還不惜得去呢,牛什麼牛呀••••••”

趙二彪只聽了一下便覺得腦袋裏面好像有隻大馬力的蒼蠅一下,嗡嗡個不停,趕快將電話遞了過去。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女孩兒怯生生的接過電話,一邊起身離開一邊對着電話那頭說道:“媽咪,我好怕怕••••••你快來接我••••••我一個人好怕••••••”

看着女孩兒離去的背影,趙二彪對着僅剩下的唯一希望,也就是那個帶着眼睛,斯斯文文的男孩說道:“你不是奇葩吧?” 趙二彪問完話以後,對面斯斯文文的男生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笑着說道:“嘿嘿,你說笑了!”

趙二彪心中還是放心不下來,對着面前斯斯文文的男孩說道:“咱們的宣傳語上雖然說是薪酬自定,可是,你要是說一個月九十萬,一百萬的我們也給不起••••••”

男孩兒推了推眼鏡,然後淡然的對着趙二彪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如果公司真的決定錄用我的話我也會根據我的本事要薪酬的,肯定不會過分的!別說是一百萬,就是十萬我都不敢要!畢竟我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還是以學習爲主!”

聽到對面斯斯文文的男生這樣說話,趙二彪長舒了一口氣,稍稍的放下心來。


“你不會像剛纔的那個女孩兒,情商那麼低,一會兒哭着喊着說我欺負你吧!”

斯斯文文的男孩兒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反問道:“你覺得我想是情商那麼低的人嗎?”

趙二彪搖了搖頭。

“我覺得你的情商不僅不低,而且還挺高的,從你剛剛的言行舉止中我便看了出來,剛剛進來的時候你就讓女生走在前面,女生要坐下的時候你還替她挪椅子,她哭的時候你還遞紙巾,看得出來,你還是很不錯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誇自己,斯斯文文的男孩兒嘿嘿一下。

“領導過獎了!”

見差不過了,該說正事了,趙二彪稍稍的正色,然後對着面前的斯斯文文的男孩說道:“你的簡歷我看過了,很不錯,硬件什麼的都很不錯,而且我看你獲得不少的獎項,參加的活動也挺多的,我們公司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人••••••”

“謝謝領導!”

趙二彪一邊翻着簡歷一邊對着斯斯文文的男孩說道:“你英語是六級呀?!不錯呀!”

“沒有••••••沒有••••••”聽到趙二彪這樣說,斯斯文文的男孩對着趙二彪一邊輕輕的擺手一邊說道。

“你還是學生會的幹部,也獲得過省級比賽的獎,這樣看來,你的團隊合作能力肯定很強啦!?”

趙二彪越自己看眼前的這個男孩兒的簡歷越感興趣,恨不得趕快將這個男孩簽下來,防止他跑掉了。

趙二彪一個勁兒的誇着眼前帶着眼鏡,斯斯文文的男孩兒,可是,男孩兒確實一個勁兒的對着趙二彪說“沒有”。

見男孩兒這樣,趙二彪心中更加歡喜。

“小夥子,我覺得你真的很不錯!各方面條件很好,情商也很高,還很謙虛!要知道,我要是有你這樣的條件肯定滿世界吹牛逼去了••••••”

意識到自己有點兒失態,趙二彪趕快將嘴閉上,不再說話。

男孩兒聽趙二彪一點點的暴露本性,朝着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領導,我覺得咱們兩個是一種人!”

聽到對面斯斯文文的男孩兒這樣說話,趙二彪頓時便來了興致,對着男孩兒問道:“你說說,咱們怎麼就是一種人了?”

男孩兒哈哈一笑對着趙二彪說道:“我覺得咱們兩個都是那種懂得包裝自己的人!”

趙二彪就知道知道乾菜不應該吹牛逼吹牛逼的說,現在露餡了。

“其實我平時就是••••••不是••••••”

就在趙二彪有些慌亂的時候,斯斯文文的男孩兒將眼鏡摘了下來。

“領導,我覺得咱們兩個人以後肯定能夠成爲很好的朋友!”

“你不戴眼鏡的嗎?”

“我平時不戴眼鏡的,今天面試嘛,我找同學借了個平鏡,你還別說,戴時間長了也不好受!”

趙二彪有些吃驚,心中對於男孩兒的斯斯文文的印象也有點動搖了。

“這就是你說的包裝?”

男孩兒臉上帶着笑容,不以爲意的說道:“算是其中一種吧!就和女生面試的時候要化淡妝是一樣的!”

雖然對男孩兒的印象有一點點的改變,可是,趙二彪心中卻還是很中意他的。

“那還有什麼其他的包裝方式呀?”趙二彪對着男孩兒追問道。

男孩兒猶豫了一下,然後咬了咬牙對着趙二彪說道:“領導,反正以後終是要說穿的,我現在就和你說了吧,以免以後的時候還不好解釋!”

“爽快!說說吧!讓我也見識見識!”趙二彪充滿了期待,很想知道他所說的“包裝”還包括什麼。

“包裝嘛!就是把自己的劣勢隱藏起來,儘可能的放大自己的優勢••••••”


“怎麼隱藏?怎麼放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來勁了。

“就拿我自己來說,其實我的英語四級沒過,我的成績也特別的差,我根本都沒有拿到學位證,也沒有順利畢業,是一個肄業證,我也沒參加過那麼多的活動和比賽,我唯一參加過的一次比賽就是我們社團組織的打雪仗大賽,不幸的是我還在那次大賽中凍感冒了,我和學生會就更不刮邊了••••••”

對面的男生說的倒是挺順的,也蠻不在意的,可是,聽着的趙二彪卻連肺都要氣炸了。

趙二彪強忍着心中的憤怒對着對面已經越看越不斯文的男孩兒說道:“那你剛剛表現出來的這些高情商是••••••”

“這個呀!哈哈••••••網上有面試的功率,背下來,裝一會兒就是了!”

“你這樣做到底是爲什麼?”趙二彪咬着牙問道。

“當然是爲了面試了!我要是不這麼包裝的話,你怎麼會讓我來複試呀!?我要是不來複試的話怎麼會發現咱們兩個這麼興趣相投,這麼的情投意合••••••這個詞好像不對,不過,不管了••••••”

“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呀!我遇到的這都是什麼人呀?!”

“領導你怎麼了?我什麼時候去上班啊?”

“上你妹呀!趕快走吧,我不想看見你!”趙二彪捂着臉痛苦的說道。

“裝什麼大片雞屎呀!不會就是一個破公司嘛,真把自己當領導了!裝13!我還不稀罕呢!什麼13玩意••••••”

原本還是斯斯文文的男孩兒瞬間變了臉,罵罵咧咧的出了門去,出門的時候遇到一個同樣出門的女孩兒,男孩兒看也沒看的便撞了過去••••••

“趙二彪,來陪我玩呀!?”就在趙二彪萬般無奈的時候,腦海中的嬌滴滴,萌噠噠的聲音忽的響了起來。

“要不然你現身幫我開公司吧?” 趙二彪已經被昨天的幾個奇葩折磨的身心俱疲,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覺,過幾天再去人才市場,可是,躺在牀上看着已經準備好的各類辦公用品,一想到沒多放一天便多花一分錢,趙二彪便覺得肉疼,立刻從牀上爬了起來。

簡簡單單的洗漱好了以後,趙二彪便穿戴整齊了做唄出門去,不過,在出門之前,趙二彪拿着自己的Iphone6在“辦公室”裏面左拍拍右拍拍。在辦公室裏面拍好了以後,趙二彪還不忘去後院給自己剛剛組過來不多天的好幾輛各種類型的車輛拍了拍。

準備好了一切以後,趙二彪纔信心滿滿的來到了人才市場,趙二彪就這一點好,不論先前如何沮喪,只要一出門,趙二彪信心滿滿的。

來到人才市場以後,趙二彪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掛上去的條幅給摘了下來。

見趙二彪把條幅摘了下來,昨天向趙二彪要簡歷的那個人又湊上前來對着趙二彪嘿嘿說道:“兄弟,怎麼?今天改變方法了?”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方法不行,招來的都是一些大奇葩,我還是不冒險了!”

那個人哈哈一笑,對着趙二彪說道:“兄弟,我給你個建議你聽不聽?”

見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自然是十分好奇,對着那人趕快說道:“好呀!好呀!你說說,到底是什麼樣的建議!”

“你昨天挑簡歷的時候我看見了,我見你根本沒有什麼標準,看上眼的就留下來,看不上的就扔出去,你這樣可不行!你得有點兒標準,拿着這個標準找人!”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有點兒不服氣。

“我那不是沒有標準,我只是不拘一格的選人才,我的這個方法可以更好的發現那些特別有才華的人!”

那個人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哈哈一笑。

“你笑什麼?”

“我笑你犟唄!還什麼不拘一格選人才!?既然你的辦法那麼有用的話,爲什麼一箇中意的人也沒選上,竟選來一些大奇葩!我昨天都看見了,你選的那幾個人確實是夠奇葩的了••••••”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的心裏很不服氣,想要說點兒什麼反擊,可是,趙二彪想來想去也沒想去什麼合適的理由,一想起昨天的那幾個大奇葩,趙二彪甚至隱隱的覺得那個人說的很有道理。

過了好一會兒,趙二彪對着那個人服軟說道:“那你說我應該怎麼辦呀?什麼樣的標準呀!?”

“這個很簡單呀!英語等級,計算機等級,有沒有處分,有沒有獎學金,根據你自己的需要,當然了,你要是不想招應屆畢業生的話可以選擇那些有工作經驗的••••••”

趙二彪點了點頭,似有所思。


準備了好一會兒,見人才市場中的人慢慢的多了起來,趙二彪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又像昨日一樣,猛的跳上了桌子,然後將手中說的資料捲成了一個喇叭筒狀的放在嘴邊,大聲的喊了起來。

“瞧一瞧,看一看,二彪物流公司招聘了,只要英語四級,只要有學位證,有畢業證就可以了!都過來看一看!只要過來看看你就有了一個成爲未來世界500強企業的員工的機會!不用到美國,不用到歐洲,只要在這裏便有可能成爲未來世界500強••••••”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電視購物的叫法,剛剛給趙二彪意見的那個人趕快轉過身去,捂着臉,言語中極度悔悟的自言自語說道:“我的天呀!我昨天怎麼有跳槽到這樣的公司的念頭!太傻了!”

不僅僅是那個剛剛和趙二彪說話的人這樣想,人才市場中的其他人雖然被趙二彪這樣奇異的招聘方式吸引了注意力,可是卻全都是逃避似的離開了,生怕自己和這樣的企業扯上什麼關係。

“這個人有病吧!”

“未來500強?!未來我還是世界首富呢!真有意思!”

“這個人絕對有病!昨天我就看見了!昨天好說自己定薪酬呢!絕對有病!不過,說起來臉紅,我昨天竟然向他們公司投簡歷了!”

“趕快走吧••••••”


趙二彪這樣的一段話剛剛說完沒一會兒,原本圍在趙二彪附近的人便作鳥獸散。

瞬間之後,以趙二彪爲圓心,十米爲半徑,沒有一個應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