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萱抬頭看了看,又看了看樂天。

「紫萱你在樓下給他們安排幾個房間……他們四個就暫時住在這裡。」樂天吩咐。

蘇紫萱看了看施紫竹四個人,沒有多說什麼,一樓的空房間有的是,四個人隨隨便便就安排了。

「我們住在二樓,三樓是兩個孩子的住處,沒事就不要上去了,你們就住在一樓……拐角的房間是我的工作室,也是你們練習符文的地方!」樂天快速的說著。

暗部四人組連連點頭。

看著樂天和蘇紫萱上了樓,四個人面面相覷。

「去工作室看看?」二號提議。

沒有人反對,幾個人就去拐角的那個房間看了看,裡面的東西讓四個人看了大為驚訝,果然不愧是專業的……

樂天讓蘇紫萱訂購的那些造型奇怪的傢具也來了,房間現在的格局還真的是處處透著詭異。

樂天來到了三樓,他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臉無奈的顧小冷,又看了看另一邊將顧小冷的小內褲套在腦袋上裝超人的樂包。

「包子!幹什麼呢?女孩的內褲是你能隨便碰的嗎?趕緊還給你小冷姐。」他哼了一聲。

樂天的話對樂包非常好用的,樂包馬上將腦袋上的內褲摘了下來,遞給了顧小冷。

「沒事了吧?」

樂天看了看顧小冷。

「沒事了。」顧小冷搖搖頭。

樂天走到床前,直接掀開了顧小冷的被子,看了看她的身體,顧小冷的身上還都是汗呢,樂天掀了被子,她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吸氣。」樂天說道。

顧小冷紅著臉捂著自己的胸口,她吸了口氣。

樂天伸手在這小丫頭的腹部按了按。

「有什麼感覺?」他問道。

「沒有。」顧小冷回答。

樂天點點頭。

「好了,一會自己換一套床單和被子,等身上的汗水消了,才能去洗澡……」他說道。

「可是床單已經被我弄髒了……」顧小冷小聲地說道。

初潮的時候流量太大,幾個小時過去了,一張護墊根本吸收不了,床單上血紅一片……

怪不得顧小冷叫著要換內褲。

「沒事,一會丟進洗衣機洗洗就行了。」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他丟過來一件薄的睡衣。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急急忙忙將睡衣穿在了身上,雖然她現在還沒有開始發育女性的第二特徵,但是在一個男人面前赤身裸體,還是讓她小臉紅的一塌糊塗。

「樂包!幫你小冷姐收拾收拾床,將床單被套扔進洗衣機。」樂天吩咐。

樂包急急忙忙的就過來幹活!

顧小冷看到樂天不注意,突然抬起腳踢了樂包一腳,樂包看了看顧小冷,也不在意,反倒是還笑嘻嘻的沖著顧小冷做了個鬼臉。 到了下午,楊老爺子和方大師他們都走了,連羊駝子也被楊老爺子給帶走了。他們說要去做一些善後工作。本來我也想跟着去的。不過糖糖到現在都還沒有醒過來,所以我就再次被他們給留下來了。

不過既然楊老爺子和智明和尚兩個人都說沒事兒,那麼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從中午一直等到了下午天快黑的時候。方大師他們也沒有回來,糖糖也沒有醒來,倒是林萌和潘曉瑩沫寒三個女孩兒先回來了。

沫寒見到我之後直接把我拽到一邊,說還有一個月就要期末考試了。如果我不想掛科的話。這個月還是趕緊去多學習一下。至少和同班同學溝通一下。到時候考試作弊時候也有人幫忙。

聽到沫寒這話之後我也是有些發愣。沒想到感覺這十一還沒過多久呢,就快要期末考試了。大學期末考試都是要算學分的,還會寫入檔案。所以考試掛科對以後還是有不少的影響。

只不過現在我可是沒心思考試了,自己現在可是性命堪憂,這纔是最大的問題。

正在潘曉瑩和沫寒準備去做飯的時候。糖糖的房門忽然打開了。

見到糖糖從裏面出來之後。林萌的眼神有些複雜,都不太敢去和她對視。

“林萌。你來了。我怎麼在這兒?”糖糖看到林萌之後,眼睛一亮,趕緊上前拉着林萌朝着她問道。

看到這種情況,林萌她們三個女孩兒都有些發矇。不夠林萌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說糖糖生病了,所以在這兒休息。然後三言兩語,又把糖糖送到了房間裏,讓她躺下來休息。不得不說林萌的口才確實強悍,說的我都以爲糖糖真的是病了在這兒休息的。

等到林萌把糖糖勸回去之後,就出來把我也拽進了廚房。

我把她們三個女孩兒走了之後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她們,林萌也是嘆了一口氣。白天的時候,還是她打電話讓糖糖的父母明天過來的,抹除記憶的事情,她也知道。可是她們現在看到糖糖這個樣子之後,心情也是非常的複雜。我之前也是這樣的心情,也能理解她們的想法。

吃飯的時候,林萌把飯菜拿到了糖糖的房間裏面。前幾天糖糖對林萌的態度一落千丈,讓林萌也感覺十分的無奈。現在糖糖的那部分記憶被抹去了,所以對待林萌的態度又和之前一樣好,這也讓林萌十分的興奮,所以,兩個人幾乎整整一晚上都在房間裏說話。

晚上方大師和冷叔回來過一次,只不過這次他們並沒有在這兒留多久,而是直接把沫寒和潘曉瑩帶走了。他們說,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已經做好了準備,要讓沫寒和潘曉瑩恢復過來。

只不過,這要恢復過來需要一段時間,讓我和林萌還是先去分別給潘曉瑩和沫寒請個假。

至於糖糖這邊的事情,明天還是得我把她交給糖糖父母的手裏,至於到時候該怎麼說不該怎麼說,還得我自己掂量。

說完話之後,兩個人就把沫寒和潘曉瑩帶走了。

潘曉瑩和沫寒那倆丫頭聽說楊老爺子已經找到辦法,能夠把她們治好,十分激動的就跟着方大師一起走了。到最後,整個房間裏就只剩下了我和糖糖林萌三個人。不過還好,方大師說等明天把糖糖送走之後,就直接去楊老爺子家找他們,他們幾個這幾天都會在那邊。潘曉瑩和沫寒,也會被方大師他們帶過去。

整整一夜,潘曉瑩和沫寒都在房間裏說話,直到我睡覺的時候,那邊房間裏的燈還在開着。

第二天一大早,林萌就來敲我房門,說糖糖的父母過來了。

只不過糖糖的記憶被清楚之後,很多事情都忘記了,現在壓根就不想和父母回去,讓我趕快去幫忙解釋解釋。

聽到這話之後,我也趕緊出去,想着到底該怎麼和糖糖說。

但是當我出來之後,發現糖糖整個人臉色有些不太好,手中拿着一張醫院的化驗單。這張單子我看到過,是之前糖糖住院的那張。上次糖糖住院的時候,是被她父母來接走的,住院手續也是她們辦的,所以我們也不知道糖糖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葉子,林萌,我得回去了,咱們明年見。”糖糖說完話之後,轉身回去了房間,林萌跟着一起跑了過去。

糖糖的父母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兩個人看上去都很普通,只不過他們看我的眼神,卻讓我都有些疑惑。從上到下打量着,好像能把我看穿一般。

“你叫葉子對吧,趁着糖糖不在,我們商量點事兒吧,能不能,把糖糖哥哥的屍骨還給我們,順路帶回去。你放心,這事兒我們不會告訴糖糖的。”糖糖的爸爸朝着我說道。

聽到這話之後,我也是愣了一下,沒想到這事兒糖糖的爸爸竟然也知道了。

他看到我這樣子,好像早有預料一般。接下來,他示意糖糖的媽媽去了糖糖的房間,然後纔開口繼續跟我說話。

糖糖的爸爸說,自從糖糖哥哥死後,他就已經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兒。而且那幾年,他們一直在查糖糖哥哥的死因,只是有種力量一直在阻擋着他們的查探。甚至,糖糖哥哥的墳被動過,他們也看出了端倪。

朧游白書 但是他們不敢聲張,生怕那些人再把目標放在糖糖的身上。只不過在背地裏,他們這些年的調查一直都沒有結束。

自從糖糖的哥哥剛出現,他們就已經得到了消息。當時第一反應就是根本不相信,他們也去找過糖糖的哥哥,可是每次去找都看不到人。

但是上次出事兒之後,他們就已經知道糖糖被人給盯上了,所以立刻就辦理了出院手續,甚至休學的手續都已經辦理好了。可是根本就沒想到,糖糖竟然會離家出走,他們也找了很久。本來在這邊也打聽過,只是好像有人故意給他們指引錯誤,讓他們沒有找到糖糖。

直到昨天林萌打電話給他們,他們才知道糖糖在這邊。

“糖糖回去的那兩天,我看到她哥了。這次發生了什麼我也清楚,在過來之前,我就去找過楊大師了,他把事情都給我們說了。”糖糖的爸爸嘆了一口氣,朝着我說道。

這是我沒想到的,他竟然先去找了楊老爺子。既然這事兒楊老爺子已經知道了,那麼我也就不再隱瞞了,直接去把放在儲藏室裏的那個袋子拿了出來。

糖糖的爸爸拉開拉鍊看了兩眼之後,就直接把拉鍊給拉了回去。一切都顯得特別的平靜,並沒有我想的那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糖糖的爸爸說,自己的兒子好些年前就死了,當年都已經痛苦過一次了,現在出現的,只不過是他兒子的屍骨而已,他要做的就是把屍骨帶回去而已。

況且,這些年了,他們也而已經習慣了糖糖的哥哥早就死了。

沒過多久,糖糖的媽媽和糖糖林萌一起出來了。糖糖的爸爸嘆了一口氣,帶着跟我道別,然後帶着糖糖出了家門。

我和林萌兩個人一起把糖糖一家人送到樓下上車,看到他們的車走遠了之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林萌並沒有和我一起回來,就在那邊跟我揮了揮手,朝着學校那邊走去。

看到林萌的背影,我又一次困惑起來,到底林萌有什麼問題?搖了搖頭,追過神來會朝着放櫃子裏走去。既然方大師說,今天會告訴我,那麼我現在就收拾東西趕緊去那邊,聽聽他們怎麼說。

回到房子裏收拾了一下,把那個裝滿傢伙的包背上之後,就趕忙朝着楊家老爺子那邊趕了過去。

等我到了楊老爺子那邊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

“方大師,沫寒和影子她們呢,怎麼樣了?”看到客廳裏只剩下了方大師和羊駝子倆人,我有些擔憂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放心吧,那倆丫頭沒事兒,現在正在裏屋呢。師叔和智明大師在裏面,老冷和老張有事兒先出去了,來你也坐這兒等着吧。”方大師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椅子,示意我先坐下來。

剛開始還想着坐那兒等會兒,方大師說沫寒他們已經進去半天了,說不定待會兒就能出來。只不過坐了大概一個多小時,裏面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方大師,你們說林萌那邊,到底有什麼問題?”

聽到我的問題之後,方大師先是一愣,不過隨即讓旁邊的羊駝子去把門給關上,帶我到了另外一個臥室。

“楊樂,你先把等關上,葉子先點燃蠟燭在四周。”楊老爺子邊說話的時候,一遍從口袋裏面拿出來一個白色的小瓷瓶。

按照方大師的話做完之後,方大師打開那個小瓷瓶子的瓶口,從裏面飄出來一個半透明的怨魂。沒想到,飄出來的那個,竟然是糖糖哥哥的魂魄,這情況,確實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 樂天懶得去管這兩個孩子的打鬧,在他看來這樣可能會對促進兩個孩子的關係起到一個更好的催化作用。

他回到了二樓,蘇紫萱正在洗澡。

「有需要搓澡的嗎?」樂天在浴室外面喊道。

「滾!」蘇紫萱的聲音馬上傳了出來。

樂天無語的離開了。

過了十幾分鐘,蘇紫萱穿著浴袍走了出來。

「洗澡去!」她看著樂天。

樂天麻溜的去了,不過他洗澡的時間就快了許多,前前後後加起來也沒用上五分鐘。

「你現在可以和我好好的解釋解釋了。」蘇紫萱坐在床上看著樂天。

「我能不能躺在床上說?」樂天問。

「你就給我站在那說!」蘇紫萱哼了一聲。

這傢伙……這別墅自己還沒新鮮幾天呢,這樓上樓下居然都給自己弄上人了……

兩個孩子蘇紫萱就不說什麼了,那四個暗部的你弄回家是什麼意思?

「行行行……紫萱我覺得你是小題大做了,這四個傢伙可是我們的私人保鏢啊,你說私人保鏢不住在我們家裡住在哪裡?」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私人保鏢?你當我不知道暗部是什麼地方?那裡出來的人怎麼會是一般人?」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樂天笑呵呵的蹭到蘇紫萱的床前,慢慢的爬上了床。

蘇紫萱也懶得去說他。

「你不知道,這四個人不一樣,他們四個會一種比較厲害的封印陣法!但是他們學的又不全,我正好會……」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你的意思……他們是來拜師?」蘇紫萱驚訝的瞪大眼睛。

「沒錯!可是天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拜師白學?哪有那麼容易……而且我發現了一個問題。」樂天看著蘇紫萱,低聲說道。

「什麼問題?」蘇紫萱急忙問道。

她的聲音也隨著樂天的聲音低了下來。

「我發現暗部在外面的行動小組都有一個隱藏任務!這個隱藏的任務就是尋找那個永生的秘密!」樂天說道。

蘇紫萱愣了一下。

「你說的是今晚那張帛簡關係到的那個永生的秘密?就是那個老外西塞說的那個?」她問。

樂天點點頭。

「你不覺得奇怪嗎?暗部是做什麼的?專門處理特殊事務的部門,他們的老大居然對這個永生的秘密非常感興趣!我懷疑這個傢伙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所以我就將這四個人拉了過來……讓他們做我們在暗部的卧底!」他笑呵呵的說道。

「真的假的?人家本來就是暗部的人,能給你做卧底?你小心你自己被人賣了還不知道!」蘇紫萱提醒道。

「我知道,你以為我傻啊……你看看這是什麼?」

樂天在腦袋上撓了撓,一塊白花花的頭皮突然掉了下來。

蘇紫萱一晃眼看的不是太清楚,她真的以為剛剛掉下來的是一塊頭皮。

「你惡不噁心?不是剛剛洗完澡了嗎?」

「你能不能睜開眼好好看看!」樂天無語的將蘇紫萱扭到一邊的腦袋扭回來。

蘇紫萱看了看,一隻白色的蟲子。

「天蠶?」她眨了眨眼。

「那四個人被我下了天蠶蠱!如果他們背叛我……他們的下場會比死更難受!」樂天陰冷的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你不會也給我下了這種蠱吧?」她謹慎地問。

「你胡說八道!他們是外人……我們是什麼?我們是自己人! 怪物樂園 一個被窩裡出來的……我怎麼可能給你用這個東西!」樂天一副自己受了天大冤枉的樣子。

蘇紫萱無語。

「行了行了,那就讓他們四個在一樓,不許隨隨便便就上來!好歹我也需要一些私人空間的。」她哼哼著說道。

「知道了,我已經叮囑了,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樂天連連點頭。

蘇紫萱瞥了樂天一眼。

「不許靠我太近了!不許抱著我!」她嚴肅地說道。

「睡著了抱一下沒關係吧?」樂天問。

「那也不行!走遠點……」

蘇紫萱想也不想的拒絕。

但是兩個人還是躺在一張床上……

暗部四人組也返回了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樓上的顧小冷和樂包也鬧的累了,兩個人居然躺在一張床上。

「呼……終於可以離開我的媽媽了!感覺真的不錯。」顧小冷吐了口氣。

「你傻嗎?有媽媽多好?」樂包打了個哈欠。

這都要11點了,他很少熬夜的。

「你懂個屁!一般的媽媽當然好,可是望女成鳳的媽媽簡直就是惡魔……她越是盼著我好,我就越要變壞!我每次考試故意留一頁不做,就是不要考滿分!」顧小冷得意的說道。

「傻女娃子……」

樂包也不知道懂不懂,反正他嘟囔了一句就再也沒說話。

顧小冷看了看這小孩,樂包已經睡了,她撇了撇嘴,還小心的給樂包拉過被子蓋了蓋肚皮,她也慢慢的睡了過去。

「叮……叮……」

樂天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蘇紫萱翻了個身,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繼續睡。

樂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他看了看手機。

居然是韓妮妮?

看了看時間,已經午夜12點多了……

「喂?你是不是把我當死人啦?老子是要睡覺的……」樂天怨念十足的問道。

「樂天……救我……」

韓妮妮驚恐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