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小凡,在與雷嗣比賽中也表現出了相應的實力,雖然許多手段讓學生們不喜甚至憤怒不滿,但是其中表現出的實力還是值得肯定的,更何況現在小凡手中可以用來戰鬥的精靈也只剩下小黃的秋秋了。

了解了情況,織世和夏洛特也就沒有糾纏,而賢吾,原本還在一直在旁邊鬧騰叫喧要和小凡決鬥,但被夏洛特一拳擊中腹部之後,就一直在那邊挺屍了。

僅僅是掃了眼,小凡就徹底無視了賢吾,笨蛋什麼的,怎麼可能比得上萌妹子!

在交代完野外實訓需要注意的東西,攜帶的物品,比如傷葯,火燭之類的,小凡停下了話語,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了賢吾,嘴角不由的一抽。

話說,剛才夏洛特的那一拳是有多重啊,能讓賢吾一直挺屍到現在,這也將近有半個小時了吧,蹲了下來,小凡很是認真的伸手探了探賢吾的呼吸。

沒死!小凡心底暗暗鬆氣……

「他沒有問題吧,這樣子不會影響明天的出行嗎?」

雖然對於這個金髮笨蛋不怎麼在意,不過在關係到了自己的工資后,小凡還是關心了下,起身望向了夏洛特。

「完全沒有問題!!我的僕人才沒有這麼脆弱!看我的!」

夏洛特大刺刺的一笑,便是走到了賢吾的『屍體』旁邊,在小凡驚異的目光中,她緩緩的抬起了一隻腳,而後猛的用力!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

一聲慘叫,賢吾瞬間詐屍跳起。

「夏洛特你個魂淡!你想殺了我嗎!肯定是的!你絕對是想殺了我!……ad#4%」

「看吧!我說吧。」

無視了賢吾的咆哮,夏洛特對著小凡攤了攤手,而小凡也是緩緩的點頭,目光上下掃視賢吾,最後以確定的語氣慎重開口。

「果然,笨蛋什麼的是殺不死的!」

「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

因為激憤,賢吾滿臉赤紅,他對著小凡的咆哮道,而小凡卻是瞬間震驚了,他驚異的看了眼賢吾,而後嚴肅了下來,神色肅穆的轉向夏洛特,確認道。

「笨蛋有傲嬌屬性嗎?」

與小凡一樣,夏洛特的表情同樣的嚴肅,她緩緩的搖頭。

「沒有這屬性!」


「唉!」

深深的嘆了口氣,小凡目光之中透著說不出的憐憫而幽幽的注視著賢吾,看得賢吾毛骨悚然,半響之後,小凡又是深深嘆了口氣。

「看來輸入了多餘的程序導致系統錯誤了。」

等了這麼長時間,得到這麼一句不明所以的話,不光是夏洛特,甚至連旁邊的織世也是面露疑惑,而賢吾就更是直接了。

「什麼什麼?什麼程序錯誤啊!」

眾人的反應看著眼底,小凡的心底暗暗一笑,他搖了搖頭,將自己代入了某個角色之中。

「賢吾,你知道嗎?其實在一千年前你就已經死了!」

嚴肅的表情,哀嘆的語氣,小凡拍了拍賢吾的肩膀。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死去!」

大概是被小凡的表情嚇到了吧,賢吾臉色慘白,他不住的後退著,神色異常的驚恐。


見狀,小凡暗自一笑,而旁邊的夏洛特的眼睛更是一亮,她似乎發覺了什麼小凡的打算,立即配合了起來。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沉沉呼出一口氣,夏洛特瞬間進入狀態,深深的愧疚,一副幾欲垂淚的摸樣。

「夏洛特……你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說!」


「你忘記了么?你為什麼會死?正是我千年前那一拳,錯手將你打死!」

「什麼!!」

臉色再次劇變,賢吾驚叫了起來。

「我真的死了嗎!?真的死了!?」

不可置信的自問,賢吾求助的目光看向小凡,嘆氣,小凡默默的點頭,賢吾的臉色再次一白。

沉沉的呼吸,壓下心底的驚慌,賢吾將目光轉向夏洛特,心底是在竊笑,但夏洛特表面上卻是完全看不出分毫,沒有了往日的元氣,此時的夏洛特一副難以言語充滿愧疚的表情,在被賢吾注視了良久之後,夏洛特默默的點頭。

恐懼,瞬間布滿了賢吾的心,他不住的後退。

忽然!賢吾發現了旁邊的織世,就像是被洪水沖走的難民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樣,這個時候就算是稻草也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幾乎是乞求的目光,賢吾望了過去希望得到另外的答案。

平靜默然的表情,織世就像平常一般的表現,不過若是仔細的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織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眼見賢吾將目光看向織世,夏洛特心底暗暗叫遭,以織世的個性,看來是沒法繼續玩下去了,難得小凡弄出這麼好玩的話題。

「什麼!!」

就在夏洛特心底升起失望的時候,賢吾那充滿恐懼的驚叫聲拉回了她的注意,猛地抬頭,夏洛特同樣一怔,只見織世以一副平淡沉默的表情,緩緩的點頭。

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賢吾徹底的跨了!

「我怎麼可能死了……怎麼可能……這麼可能……」

背景完全慘白了,賢吾不住的喃喃著,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猛地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你們不要騙我了!一千年前我就死了!那麼你們又是怎麼回事!」

夏洛特不由一愣,賢吾不應該這麼機智的啊!?看來就算是笨蛋逼急了也會有聰明的時候,夏洛特是反應不過來,小凡卻是有著辦法,應該說小凡是早就準備好了!

「我們都是人工影像!」

「千年前,破除封印出現的造物主發動滅世戰爭,為了抵抗它,無數的人類和小精靈都血奮戰……而後所有的一切破滅了。」

「那麼我……」

「你想問為什麼你會存在吧,那是因為你是人類留下的最後一個種子!」

小凡的表情瞬間嚴肅了起來,他拍了拍賢吾的肩膀。

「以原來你的一絲靈魂,再加上末日時期的高科技的手段,就形成了現在的你!人造人賢吾!」

「……」

「至於我們,就是為了等待你覺醒而設立的人工智慧影像!現在……你已經醒了,那麼我們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難道、難道……」

不可置信的喃喃,回答卻是小凡默默的點頭。

「那麼再見了,我們要離開了,人造人賢吾你一定要替我們好好活下去!」

話到了這裡,小凡也就沒有說下去了,他沉默了片刻,轉身離開,而夏洛特和織世甚至是小黃都極其的配合,紛紛跟上了小凡的腳步。

「好好活下去!」

步過賢吾身邊,夏洛特以滿含希望卻又哀傷的語氣說出了這句話,而織世卻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嫻靜,僅僅是點了點頭。

「保重。」

「笨蛋大哥!要加油哦!」

……

無力的跪倒在地上,賢吾愣愣的看著三人漸漸遠去的背影,他的腦海里還不停的回蕩著剛才的畫面,終於淚水滿溢了賢吾的雙眼,深深的呼了口氣,賢吾站起身來,用力的握拳。

「爸爸、媽媽、對不起,我沒能好好照顧你們!請你們一定要原諒我。」

……

「還有……夏洛特!我不怪你!你是我一生的摯友!」

……

「我人造人賢吾!一定會好好活下去的!!」

滿含著熱血鬥志的聲音,回蕩在天空,久久不去。

「噗……啊哈哈哈哈~」

假山的後面,原本還能勉強保持下平靜幾人,在聽到這聲音之後,再也壓不住笑意了。

小凡倒還好,對於賢吾會說出這樣的話有所預料,因為不管哪個世界的笨蛋,總是差不多的,織世也很是平靜,但站得離她最近的小黃卻能發現織世的雙肩微微的顫抖著,而夏洛特則最是直接,噗的一聲噴了出來,捂著肚子強忍著,但最終還是笑出了眼淚。

「good-job!」

「合作愉快!」

「笨蛋大哥好有趣!」

「……,有趣」

完全看不出是剛剛認識的樣子,就像是認識了許多年的老朋友一樣,這一刻,四個無良男女默契的相視一笑,氣氛極其的和諧。

「好厲害,沒想到還能這麼玩!」

夏洛特的雙眼閃爍著星光,她崇拜的看著小凡。

如果說剛才夏洛特對小凡還是有點隔閡有絲不滿,畢竟剛才小凡和雷嗣戰鬥中用的很多手段在這些學生看來很是卑鄙無恥,而夏洛特則更加,本身就是元氣娘的她很難容忍在比賽中耍這種手段,在她的思維里比賽就是應該堂堂正正決勝負。

不過經過這麼一鬧,有了共同話語,兩人間的距離也拉近了許多,就連織世也是同樣,儘管依舊那副寡默嫻靜的表情,但小凡明顯可以感覺到織世對於自己這些人下意識的隔閡已經減弱了許多。

「也沒什麼了,笨蛋的正確調教方式,很多動漫裡面都有的,像糰子之類……。」

摸著頭,小凡下意識的回答道。

接著卻是猛的醒悟,精靈世界並沒有動漫之類的東西,趕緊止住了話語,儘管如此,織世和夏洛特兩個卻是準確的把握住到了關鍵。

「動漫?那是什麼?」

「……那是愛!」

於此同時,院長辦公室。

「嘿,老頭子,這次找我來又有什麼事?」

進了門,星宇毫不客氣的直接坐下,自顧自的倒了杯白開水,便是對坐在辦公桌旁邊的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開口。

「你這小子,有你這麼稱呼自己的爺爺嗎?」

因為各種原因,許久沒有見到星宇,老人也不免有些思念的情緒,但聽到星宇這樣的稱呼也不由的哭笑不得,笑罵著回應。


「反正老頭子你都已經習慣的了不是,嗯,你這裡的白開水很好喝嘛~」

一如既往的無賴反應,星宇無頭無腦的岔了開去,目光注視著手中的水杯,微微搖晃了下,又是抬起了頭,目光嚴肅了起來。

「老頭子,你之前讓我調查關於你老同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