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師兄。」眾人回到道,然後各自散去,盤腿而坐。

劉御伏用了一個時辰將這一次的情況大概的和凌了一遍,包括每個門派的人數,不周山弟子的實力劃分等等。

而知道這些之後,留給凌風雲這個大師兄的任務便是好好安排這些弟子的試煉,根據他們的實力劃分試煉的區域。

第二天,凌風雲根據昨夜的安排將人員進行劃分,一共分為三個小隊,由三位長老帶隊,而凌風雲與方世銘、柳瘋子等第一批試煉弟子中優秀的弟子則單獨組成了一個十人小隊,這個小隊的任務就是不停的開拓,不停的探索,不停的讓自己變得更強,可以說,這個小隊雖然說實力最強,但是他們所冒風險也是最大,不過風險大,那麼就意味收穫更大。

三個小組外加一個特別小隊在第二天清晨,分頭行動,凌風雲帶著其他九人朝著試煉之地深處奔去,因為上一次與饕餮的那段形影不離的生活,所以他對這片區域已經熟悉無比。

在進入第四區域的時候,方世銘看了一眼依然沒有打算停下的凌風雲,猶豫了一下對凌道,「大師兄留步。」


凌風雲一愣,回過頭看著方世銘。

「我們今天就現在第四區域吧。」方世銘建議道。

「為什麼?我們有十個人,完全可以進入第五區域了。」凌風雲道。

「不,大師兄,你冷靜一點,是的,你一個人就可以在第四區域橫衝直撞,但是別忘了還有其他師弟,雖然他們很優秀,但是不代表他們可以在第五區域安然無恙。」

「修鍊一途本身就是及其兇險的,如果誰害怕的話,可以加入到其他分組去,要知道我們在這裡可不是試煉這麼簡單。」凌風雲幾乎是在咆哮一般。

一瞬間,所有的弟子都安靜了下,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昔日那個溫和的大師兄竟然會想剛才這般。

「我不管我們有什麼目的,總之,一定要先確保師弟們的安全,如果人死了,那一切都是空談。」方世銘說道。

「是的,人死了,那一切都就是空談了。」凌風雲呢喃了一下,然後看著遠方沉默不語,如果自己不能離開這裡,那麼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所有的人死在這場災難之中嗎?

「瘋子,你先帶其他師弟在周圍看看,我與大師兄再往前走走看。」方世銘朝著柳瘋子說道,其實,這不過只是為了方便他與凌風雲對話而已,自從上次所謂的會議之後,凌風雲便消失了,而他也沒有想到三天之後凌風雲竟然會以昏迷的狀態出現,這一切都讓方世銘感覺奇怪,特別是剛才凌風雲的言行舉止,他一定隱瞞了什麼。

「雲弟,究竟發生了什麼?」方世銘見眾人離去之後問到。

凌風雲轉過身看著方世銘,沉默片刻之後搖了搖頭道,「沒事,是我不對,太心急了。」

之所以不告訴方世銘,並非因為不相信方世銘,而是因為現在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知道了不過只是增添煩惱而已,倒不如一無所知……

「雲弟,我知道你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現在的你完全不像你,不過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那麼我想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為兄也不會逼迫你,只不過為兄想提醒你,你現在是不周山的頂樑柱,不管發生了什麼都不要影響自己的決定,因為你每一個決定都會涉及到無辜師弟的生命。」

凌風雲看著方世銘點了點頭,是的,剛才是他做的不對,他只希望能夠快點增加實力,然後離開這裡,但是他卻忽略了其他人的實力與感受。

「嗯,記住,雲弟,不管發生了什麼事,為兄還有瘋子,還有不周山所有的師弟都會支持你的。」方世銘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然後說道,「好了,大師兄,不要再沉思了,走,不管為了什麼目的,總之變強是最基本的也最終的目的。」

「嗯,我知道了。」說完兩人朝著柳瘋子等人走的方向追去。

… 讓方世銘感到欣慰的是,凌風雲自從第一次的失態之後,再次恢復正常,與以往一樣,似乎那一日,那一幕不過是眾多人的錯覺。

只不過,凌風雲的這種正常的表象下依舊還是透露出一股不正常,每天夜裡,在眾人靜修的時候,凌風雲便會獨自離開佔據地,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也沒人知道他去做什麼,總之,有時候是幾個時辰,有時候直到第二天試煉開始才匆忙趕回,沒有人進行過多的詢問,因為在那一次失態之後,眾人似乎隱隱約約感覺到一些什麼,所以,凌風雲只要依舊履行他大師兄的責任,那麼便是一個讓人可以放心的情況。

如此,半年之後……

凌風雲帶著原本最初十人,經過半年發展為十五人的精英隊伍在第五層區域中掃蕩,可以說,凌風雲的這個方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雖然只增加了五個人,但是之前的九個人實力增長迅速,如果真按照六大門派大長老的劇本走下去,那麼其他的十四人無疑將成為新的不周山長老。

「你的小情人來找你了。」方世銘用胳膊捅了一下凌風雲的腰指了指另一側的汪玲瓏說道。

凌風雲轉過身,白了一眼方世銘道,「我看你是羨慕嫉妒恨。」

「是羨慕啊,才半年時間,你都快成所有門派女弟子的夢中情人了,我看再這樣下去,我怕你會引起眾怒哦。」方世銘開玩笑道。

「行了,別胡扯了,你先帶師弟們,我去看看有什麼事情。」凌風雲拍了拍方世銘的肩膀說道。

「好嘞,我們絕對不當電燈泡,我看啊,上次你救了她之後,這是以身相許的節奏。」方世銘說完,吹了個流︶氓哨,朝著汪玲瓏拋去一個挑逗的眼神,然後帶著其他人離開了這裡,如今他們已經足以在沒有凌風雲的情況橫行整個第五區了。

「你有什麼事?」凌風雲盡量離已經滿臉怒火的汪玲瓏稍遠一點,雖然說上一次自己陰差陽錯救了她不假,但是以他對這個小妮子的了解,估計被方世銘那般一刺激,已經是對自己恨之入骨了,所以離得越遠越好。

「凌風雲,你是救過我,但是別想我對你以身相許。」汪玲瓏咬牙切齒的說道。

「喂,方世銘那是開玩笑的,我對你可是沒有絲毫的想法,小屁孩。」凌風雲雙目在汪玲瓏身軀掃視一遍大言不慚的說道。

「你……」汪玲瓏氣的一下子說不出話了,此時像是憋足了氣的蛤蟆一般,不過這樣一下子,讓她那還未發育的胸部倒是挺了不少。

「說吧,大忙人,找我有什麼事,雖然我現在很閑,但是不意味著我願意將時間浪費在這裡。」凌風雲正色道,雖然這話一點也不客氣,但是這是他與汪玲瓏相處這些時間總結到的,汪玲瓏本來就是直接的人,而且可以算是修鍊狂魔,所以直來直往反而會更好的拉近來人的距離。

「凌風雲,今天我來是要告訴你,不,是來警告你,最好放棄那個計劃,我絕對不會讓你的計劃得逞的。」汪玲瓏翻臉的速度一點也不比凌風雲差,談及正事之後,臉上之前的那絲羞澀的抹紅已經消失不見了。

雖然與汪玲瓏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對這個喜形於色不善掩藏自己情緒的小丫頭,凌風雲還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她不會拿這些事情開玩笑,而且她現在那嚴肅的表情也絲毫沒有開玩笑的跡象,所以正色道,「阻止我?你如何阻止我?」

「我要將你的計劃公之於眾,我就不相信,那些長老會支持你的計劃。」汪玲瓏毫不示弱的說道。

「是嗎?你怎麼會知道他們會不支持我?再說,這個計劃不管如何我都不會放棄的,我相信其他的師弟們也會支持我的,縮頭烏龜的行為向來不是我們不周山的處事風格。」


「你,你別把我的好心當做驢肝肺,凌風雲,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你應該知道你將面臨什麼後果,所以,我勸你最好自己現在放棄這個計劃。」汪玲瓏有些生氣的說道,說實話,她自己也不知道對凌風雲究竟是什麼感情,那一天,她誤闖第六區域遇到了神寵狻猊,在危急時刻,凌風雲如同神將天降一般,竟然把狻猊給直接嚇跑了,不得不說,對於這樣情竇初開,以前又是只知道獨自修行的女孩子來說,凌風雲那一刻的形象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裡,所以當她得知凌風雲的計劃之後,唯一想到的是勸說凌風雲放棄。

「我想,其實你的選擇和我是一樣的,只不過畏懼師門的命令而已,難道你真的放得下你的師傅?且不說那些弟子與你的感情,你總不會對你的師傅一點感情都沒有吧?所以,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就成功了。」凌風雲語氣也是柔軟了一些說道,畢竟眼前只是一個小姑娘,你讓他狠心,他也無法做到。

「是,我是捨不得我師傅,但是如果你的計劃成功了,那麼這裡所有的人都會死的。」汪玲瓏激動的說道。

「誰說他們都會死?我們是人類,我們是人類中的最強者,我們是師門努力培養出來的精英,難道這個時刻就應該在這裡袖手旁觀嗎?汪玲瓏,你可以做到視外面的人生死不顧,但是我做不到,我只知道,任何事情只有靠自己努力過才能不讓自己後悔,哪怕是死,也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自己想要照顧的人,這是我的武道,放心,我不會連累其他人的。」

「不會連累其他人?結界破壞之後,你怎麼能保證這裡人的生死?」汪玲瓏質問道。

「我會重新將它修繕好,放心吧,我已經想好了,不會有意外的,到時候願意留下的留下,不願留下的我會帶他們一同離開這裡。」

「修繕?凌風雲,你把你自己當成什麼人了,劉大長老創建的結界,你一個人能夠修繕好?當真是天大的笑話。」

「你們在說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出現,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凌風雲心中一驚,轉過身。

… 來人竟然是空宇山的陳珥夜,此人與凌風雲等人交流極少,不,應該說他極少在他們空宇山區域外活動,所以與眾人關係也是十分生疏。

「原來是陳師兄,不知道陳師兄怎麼到了這邊來了,莫非是有事情與我商量?」凌風雲轉身正色說道。

「凌師弟,我剛才好像是聽到有人說是要破壞結界?」陳珥夜試探的說道,其實他也只是正好聽到破壞兩個字,然後聯想的而已,畢竟如今凌風雲的感知能力太強,他根本不可能隱藏在能夠聽到他們說話聲音的地方。

「喲,陳師兄的耳力讓小弟佩服,我剛才和汪師妹竊竊私語都被陳師兄聽到了,不知道陳師兄還聽到了什麼?」

「我還聽到了什麼?呵呵,該聽到的不該聽到的我都聽到了。」陳珥夜見凌風雲這般話語還以為被自己猜中了,當下更是毫不退後的說道,以強硬的姿態來逼凌風雲露出馬腳。

「唉,既然陳師兄都聽到了,那麼我就和陳師兄坦白吧,還希望陳師兄能夠支持我們。」凌風雲嘆了一口氣走到汪玲瓏身邊,神色之中帶著一絲落寞。

「放心,為兄不是頑固之人,只要凌師弟有理由,為兄還是願意替凌兄求情的。」陳珥夜作為空宇山的大弟子,上一次便參與了會議,而且他在會議上堅決表態支持長老們的決議,而在會議上,凌風雲與汪玲瓏雖然態度不一,但是極其相似,所以他不得不懷疑他們倆是在偷偷打算什麼,如果真是那樣,他不管如何都要阻止他們,因為留在這裡才能夠活下去,而且他將會成為空宇山的掌門人,所以他不允許任何人毀了這裡。


凌風雲雙目注視著汪玲瓏,然後猛然間將汪玲瓏攬入懷中,汪玲瓏震驚錯愕之後連忙反抗,卻發現凌風雲抱的無比用力,根本無法快速掙脫。

「別動,既然陳師兄都知道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玲瓏。」凌風雲無比深情的看著汪玲瓏說道。

汪玲瓏看著凌風雲的雙眼,臉頰發熱,頓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陳師兄,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麼我就如實告訴你吧,我與玲瓏自上次初識之後,便心生情愫,正所謂一見傾情,然而,她作為汪洋海的大弟子,而我是不周山的大弟子,這一次我們都將承擔起門派的責任,所以,師門絕對不會允許我們兩人在一起的,所以我們只能暗地裡相見,互訴相思之情。」

陳珥夜的臉抽搐了幾下之後露出一個無奈的神情,什麼叫做一見傾情,你當老子瞎嗎?那天玲瓏可是正眼都沒看過你。

「剛才我與玲瓏商量,打破門派之間的隔閡,讓兩個門派共同發展,畢竟日後我們要一同對抗其他族類,所以我想這樣做,陳師兄一定會支持的對不對?」凌風雲看著陳珥夜,一臉的真摯。

陳珥夜陰沉著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為兄肯定是支持你們的,好了,我得走了,還望師弟師妹不要因為談情而耽誤了修行。」說完陳珥夜如同風一般消失在兩人面前。

見陳珥夜離開之後,凌風雲才放開汪玲瓏,然後看著汪玲瓏道,「看來我們還是被人盯上了。」

凌風雲有些擔憂的看著陳珥夜離開的方向,雖然剛才他沒有反駁什麼,但是不代表他會相信自己所說的話,對於這種人,他只要心裡有了懷疑,那麼一定不會馬上釋懷,肯定會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看來以後得小心了,千萬不要陰溝翻船了,至於汪玲瓏,倒不用擔心,這個小妮子只要自己能夠保證修繕好結界她就不會壞事。

凌風雲轉過臉看向汪玲瓏,竟然迎上了汪玲瓏的目光,一見那眼神,凌風雲便覺得不對,然而他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就看到汪玲瓏直接朝著自己甩了一巴掌。

「啪。」一巴掌甩完,汪玲瓏一轉身,便離開了。

凌風雲摸了摸臉頰,也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過他也不打算去追,這種事情,怎麼解釋?我對你沒意思?我只是逢場做戲給他看?我只是趁機吃豆腐?不過雖然算是得罪了汪玲瓏,但憑藉自己對汪玲瓏的了解,知道她也不會因為此事而去揭穿自己。所以,凌風雲嘆了一口氣之後便朝著方世銘的方向追去。

當日深夜,凌風雲再次離開不周山佔據地,然而這一次,他改變了路線,朝著靈山方向奔去。

「凌兄。」周聰奇遠遠的便出來迎接凌風雲,倒不是他感覺到了凌風雲的氣息,而是他們之前的約定。

「你這邊怎麼樣了?」凌風雲問道。

「嗯,師兄已經保持中立,長老那邊還沒鬆口。」周聰奇說道。

「那行,別急,我們還有半年時間,先想辦法修繕結界,如果到時候破開了,無法修繕的話,那麼我們倆身上的罪名可就大了。」

「嗯。」

「走,我們邊走邊說,這幾天你注意一下陳珥夜,他對我起了疑心。」凌道。

「空宇山沒事,我擔心就是汪玲瓏,別看她年齡小,賊精賊精的,而且這一次汪洋海一共進來四百多人,他們肯定是最不希望我們成功的人。」

凌風雲開始制定計劃之後,便找到了周聰奇,然後將整個計劃全盤托出,而周聰奇在聽完之後,態度與凌風雲出奇的一致,這倒不是凌風雲運氣好恰巧碰到了而已,而是因為他對周聰奇的了解,知道周聰奇絕對放不下豐玉凌,他們倆之間雖然並未流露出強烈的情感,但是肯定不會比普通父子的情感要差,如果沒有那麼強烈的情感,周聰奇絕對不會在性格方面與豐玉凌如此神似。

「不,這件事情非同一般,絕非只是空宇山而已,如果我們被陳珥夜抓到了把柄,那麼只要他將這個消息說出去,我想我們倆要不就失去了自由以及地位而且還有可能因此喪命,畢竟此事事關重大。」

「實在不行,我們綁了他,把他關起來,到時候出去了,再把他的位置告訴別人。」周聰奇不屑的說道。

「嗯,這也是一個方法,總之,不管怎麼樣,從今天起,我們最好小心行事。」

兩人一路直行,朝著危險區域深處奔去。

「我們今天去哪裡?」緊隨在凌風雲身後的周聰奇問道,此刻,他已經感覺到四處潛藏的危險,不由的有些擔心。

「去找一個人,我想了想,或許只有他有辦法來完成結界的修繕。」凌風雲頭也不回的說道,此刻他在聚精會神搜尋那個氣息。

突然間,凌風雲的心臟一動,找到了,凌風雲立刻轉身,朝著那個方向奔去,而那道氣息此刻也是察覺到了凌風雲的存在,竟然也是迎了上來。

不久之後,周聰奇有些緊張的看著眼前這隻如同狼一般的生物,他拉了拉凌風雲的衣袖道,「你要找的是他吧?」他祈禱最好是的,如果不是,那麼就意味著接下來可能會有一場慘斗,而且對方的實力顯然不弱。

「凌風雲,你找我有什麼事情?」饕餮緩緩開口問道。

「饕餮,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凌風雲道。

「問題?問吧。」

「你為什麼要留在這裡?根據我多日來的調查,這裡的魔獸根本不可能讓你飽腹,而且你也不會獅子大張口,因為如果我們發現魔獸數量銳減的話,很快便會找到你,以你現在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也搶不過我們上千人聯手吧。」

「哈哈,不用拐彎抹角,我沒離開的原因是因為上一次雖然結界打開了,但是那六個老傢伙天天在上面蹲著,我如何能夠安然離開,所以我在等一個機會而已。」

「等什麼機會?」凌風雲問道,如果饕餮也想離開的話,那麼這將會成為他們可以合作的一個原因。


「等你。」饕餮淡然的說道。

「等我?你是什麼意思?」

「等你做這個決定,等你來找我,就這麼簡單。」饕餮趴在地上,慵懶的說道。

「那然後呢?」

「我們一起合力打開結界,在九九歸一之前,我必須要離開這裡,因為九九歸一可以給我提供大量的食物。」

凌風雲看了周聰奇一眼,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的簡單,如果真有饕餮的相助,那麼他的把握又將增加數倍。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凌風雲問道。

饕餮示意凌風雲走上前去,凌風雲遲疑片刻,還是走了過去,然後饕餮將那狼嘴緩緩的湊在凌風雲的耳邊,此刻狼嘴之中吐出的熱氣讓凌風雲不由的感到心悸,要知道,此刻這樣的距離,只要饕餮願意,就能直接把自己給吞掉。

好在饕餮並無這個打算,簡單的在凌風雲耳邊說了幾句之後,便轉身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凌風雲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