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來說,你出自孤月城,確實對孤月城法門沒有敬畏之心。”

林楓聽到此言面露惶恐之色,當即作揖行禮道:“祖師前輩恕罪,我對孤月城絕對有敬畏和感恩之心。只是在修煉一途上,走了一條迥異的路線。”

男子擡手,示意林楓起身,然後道:“古往今來,修行界出了太多的天才。你的想法,絕對不只是你一個人想過。做到之人卻是寥寥無幾。”

“我想大先生選擇我,就是希望我走一條不一樣的路來。他們的修爲很強,朋友應該也不會少。他們應該不是需要一個幫手而已,而是需要一個殺手鐗。”林楓靜靜思語。

男子道:“你現在說話的口氣,確實很像神墟弟子。”

“請前輩賜教。”林楓感興趣問道。

“神墟弟子說話,向來都是語氣淡淡,卻又極其自信。好像他們說的話,就是世間的真理。由此,神墟的弟子,其實不怎麼討人喜歡。”

“原來神墟的弟子都是很有性格之人。”林楓明悟道。

男子一伸手,月城劍落入他手中。他道:“我離開孤月城那日,走得匆忙,未留下月城劍法。今日將月城劍法的口訣傳授於你。你帶回孤月城。”

“是,祖師前輩。”林楓一臉恭敬道。

“月城劍法是我一生所學的精髓融合爲一,裏面有我關於劍道的感悟。共有三式,其一爲見字訣。其二爲孤字訣。其三爲活字訣。”

男子說話之際,手持月城劍揮出各種劍招。一股股令人窒息的劍氣在密室之內飄來飄去。而在男子頭頂之上,懸浮着一個玉簡。男子演練的各種劍招,全部融入到他頭頂的玉簡之內,記錄了下來。

林楓靜靜地,無比專注地看着祖師前輩演練劍訣。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縱使劍聖前輩林白也沒有過這樣的大機緣,林楓倍感珍惜。

男子演練的見之訣,猶如夜色褪盡,旭日慢慢升起,大地一片光亮,令人身心喜悅。劍如游龍,速度快到了極致,猶如恣意奔跑的開心靈獸。

到了孤字訣,劍勢變得慢下來,甚至變得毫無章法。宛如一個喝醉酒的漢子,搖搖晃晃,偶爾向東刺出一劍,偶爾向西刺出一劍。劍氣如流水,極爲幽冷,讓人感到遺世獨立的孤獨和心碎的痛感。

最後活字訣,劍勢變得不徐不疾,寵辱不驚般淡然。每一劍揮出,都顯得自信而優雅。每一劍揮出,都是迸發着劍透蒼穹一般的氣勢。

一個半時辰過後,男子演練完了月城劍訣。他的身影變得虛幻了許多,從實質的人變成了虛弱的影子。好似這一套劍法施展,令他耗盡了不少威能。

“祖師前輩,你還好嗎?”林楓擔憂問道。

男子揮揮手,示意自己無事。然後他道:“此地不宜久留,我留下去也是無用。在你離開之際,我送你兩個玉簡。”

男子說着伸手之間,頭頂那個懸浮的玉簡落入其手。他遞給林楓道:“這個玉簡記載着月城劍的口訣,甚至還有我親自演練的場景。你務必交給孤月城當代掌教。”

“祖師前輩放心,弟子定不辱使命。”林楓鄭重道。

“第二個玉簡,便是我的一記劍招。我會將我剩餘的威能融入一個劍招之內,存於玉簡之中。你危難時刻,可以拍碎玉簡,揮出我那一記劍招。你一定要好好照看我的妻子,直到遇到我的本尊那日。你記得嗎?”男子語氣沉重道。

林楓伸手起誓道:“我林楓對天發誓,只要一息尚存,定會尋找前輩本尊。將祖師母前輩交於祖師本尊首重。如違背此誓言,我林楓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男子點點頭道:“我修煉數千年,閱人無數。是人是鬼,是忠是奸,我還是看得出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勿要讓我的妻子落入鬼府手中。”

“前輩放心,我林楓應該不是短命之人。”林楓正色道。

“很好。該是我消失的時候了。”

男子正要開始掐訣,林楓忽然阻止道:“前輩,晚輩還有一事相求。”

“你說。”男子道。

林楓的目光看向元石棺旁邊的箱子道:“那件紫色衣裙可以贈予晚輩嗎?”

飛行女醫生:雲巔之上 “好眼光,你看出它爲何物了?”男子笑着問道。

林楓搖搖頭道:“不瞞前輩。我的女友很喜歡紫色,我想把這件衣裙送給她。”

“年少時光,讓人羨慕。”

男子一聲感嘆之後接着道:“我此生最爲驕傲的事情便是鍛造了月城劍和這件紫玉琉璃裙。可惜現在不見伊人,見物盡相思。這間密室裏面的東西,你都可以拿走。”

“記住,好好照看我的妻子,直到遇見我的本尊。”

“城不見月而孤活,命中無盡思。”

男子仰天長嘆,最終化作一把劍融入了一枚玉簡之內。

隨着男子的消失,林楓忽然間覺得密室空蕩蕩了許多。林楓將密室之內所有寶物一掃而空,然後對着空蕩蕩的密室作揖道:“祖師前輩放心,我林楓說到的事情,一定會做到,誓死方休。”

林楓想到要離開的時候,意識到了一個極大的問題。

“祖師前輩,你還沒有告訴我怎麼出去呢。祖師前輩,你在哪裏啊?我怎麼出去呢?”

林楓對着密室大聲喊叫,卻是無人回答。正在躊躇的時候,月城劍自發飛來,停在他的面前。

“你是要帶我出去嗎?”

林楓試探性飛身落在月城劍之上。隨後月城劍帶着林楓劃出一道白色弧線,以驚人的速度飛出了密室。 林妙妙在雪原之中搜尋林楓已經過去了十三日。這十三日來,林妙妙不吃不喝,片刻不休。她已經在整個雪原走過了兩遍,但是仍然沒有停止的意思。

“師妹,他已經死了。你這是何苦呢?”陸無雙一直跟隨着她,一臉心疼道。

林妙妙沒有理會陸無雙,一直固執地尋找。

“師妹,就算尋找,你也吃點東西吧。不然人沒有找到,你自己虛弱至死的。”

陸無雙手裏拿着一個瓷瓶,裏面裝着一些可助修士辟穀丹藥。

這十三日來,林妙妙身上發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她十三日不吃不喝,又是極力展開修爲在雪原之內飛馳。修爲早已耗盡,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便在此時,雪原忽然升起了元氣潮汐,大量磅礴的元氣潮汐,瘋狂地涌入她體內。使得林妙妙恢復了許多。不然以其他人全力耗盡修爲,最多支撐六日便力竭而死。

在這種奇妙現象之下,林妙妙在天碑之上的名次又精進一名,而今名列第二,震驚九州。

從密室出來,林楓發現識海之內多了一個巨大的元石棺。

“這元石棺有些玄妙,竟然可以入我識海。”

而月城劍徘徊在元石棺之上,如同守候一般。月城劍甦醒之後,便再也不受林楓的控制。

“《天書》總綱修行祕法只能助我修煉到知命境界。它修的便是各種屬性靈根,並非如同《劍心訣》一般只脩金屬性靈根。可是想要將各種屬性靈根修煉到極強,單憑《天書》總綱不夠。還需要輔助之物。”

林楓翻動手裏的小冊。 穿越之山雞變鳳凰 目前接觸過了有兩本。其一便是《天書》總綱,其二便是《萬獸志》。如今第三本引起了林楓的興趣。

《五靈元》講述的便是天地之間,完全由單一屬性靈根凝聚衍生的至寶。木葉蝶,金靈子,琉璃寒冰,日晶石,土蠍。上面繼續描述了每一種至寶的特性和特徵,甚至還有圖文描繪。

“也許找到這五種至寶煉化吸收,我體內的五種屬性靈根就可以全部修煉到至強。這個小冊是大先生給我的,想來他也是知道單一屬性靈根的修煉。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否得到了這五種至寶,修煉到了至強。”

此時,墨莫從沉睡之中醒來,臉色仍然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她從古鼎之內起身,輕聲道:“這是哪裏?我們出來了嗎?”

“你醒來了。”林楓面露喜色道。

墨莫看向四周,都是一望無際的雪原。也沒有追兵包圍,她道:“想來我們是逃出來了。”

林楓點點頭道:“你好好休息一下,恢復一些修爲。我帶着你們回去。”

林楓舉着古鼎在風雪之中疾馳,朝東平郡掠去。一日之後,總算臨近東平郡。但是他並沒有進入其中。

此次大戰,是江萬年苦心安排,用意爲除掉唐瑾兒同時,也除掉了整個大唐邊疆的一些忠良大將。現在,整個邊疆徹底淪爲江萬年的勢力。

林楓想起了唐瑾兒臨終之言,所武狂人的供詞藏在她的書房。無論如何也要摸進去查探一番。

“墨姑娘,我們就此作別啊。現如今整個邊疆都不是我們可以呆的地方。”林楓道。

墨莫遙望東平郡,往事種種便上心頭。她美目閃爍道:“我確實應該回去。總兵大人需要治療。”

“她,還能活下去嗎?”林楓忍不住問道。

墨莫搖搖頭,一臉凝重道:“在我封印她魂魄之前,總兵大人已經耗盡了一魂一魄。想要救活她,極難。只能懇請宗主親自出手,纔有一絲活下來的希望。”

林楓一聲感嘆,此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墨莫看向林楓道:“你很好,是一個重情義之人。總兵大人如果醒來,一定會記着你的。”

林楓嘿嘿一笑道:“記住與否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活下去。”

“是麼?”墨莫凝望着林楓問道。

林楓避過墨莫的視線,看向左方,他當場吃驚呆住。

在他左方的雪原之上,一個身着紫衣衣裙的女子,她正焦急地朝自己奔來。她不停地朝自己揮手,嘴巴不停翕動,似乎在喊什麼,可是沒有任何的聲音從她嘴裏發出來。

她由於心急,一個不小心在雪原中翻到,整個人在雪地之上翻滾數圈,然後也顧不得傷勢,立即起身,繼續朝着自己狂奔而來。

看着這一幕幕,他的雙眼已經迷離,內心感動而感傷。他立即展開修爲,瞬移之下,出現在那個紫衣女子的面前。

林楓緊緊地,緊緊地抱住了那個紫衣女子。一開口,便是哽咽起來:“妙妙。”

看到林楓還活着,林妙妙喜極而泣。可是她的聲音早已沙啞,現在連出聲都十分苦難。只能張開嘴型喊出兩個字:林楓。

“妙妙,你受苦了,是我不好。”

林家緊緊地將妙妙摟入懷中,眼裏一滴滴落在林妙妙後背之上。

不遠處,墨莫靜靜地看着這一幕。看到那個紫衣女子,她相貌不俗,甚至和總兵大人相比,也絲毫不遜色。

而她的身上散發着一股古老而又聖潔的氣息,這是一種天地之間少有的底蘊氣息,預示着她的不凡。

“他的眼裏,只有她。而她的眼裏,亦只有他。他們兩人倒是……倒是珠聯璧合。”

墨莫露出一絲苦澀笑意,然後抱起古鼎之內的唐瑾兒默默離去,消失於風雪之中。

“妙妙,來,我給你介紹兩位朋友。”

林楓說着緊緊牽着林妙妙的手走向古鼎,卻發現墨莫的身影消失不見。古鼎之內,唐瑾兒也消失了。

“她們人呢?”林楓一臉奇怪地看向四周,然後接着道:“可能她們走了。我們回去吧。”

在回去之前,林楓偷偷遁入總兵府,想要找到武狂人的口供。可惜總兵府發生了一場火災,整個總兵府被燒得乾乾淨淨。甚至唐瑾兒居住過,或者長時間居住過的房間下方,被挖地三尺。

“江萬年真夠狠的。”

那些供詞顯然落在了江萬年手中。面對這等大軍閥,唐瑾兒和他還是太嫩,根本無力扳倒。能從他手裏活下來,已經是萬幸。

“不對,準確來說,我已經死了。若不是月城劍相助,我死在了雲海之中。”

林楓,妙妙,陸無雙三人朝着孤月城方向飛馳。妙妙吞食了一些靈草之後,喉嚨恢復了過來。

“林楓,你跟我說說這一年多來你的經歷唄。”林妙妙笑嘻嘻問道。

“好。我這一年半來經歷,可謂驚世駭俗,跌宕起伏,精彩紛呈……”

“得,你不吹牛會死嗎?”

“呵呵,看到你就忍不住了。好進入正題。”

一路上,林楓講述自己一年半來的經歷。倒也是讓林妙妙見識到了一些新鮮之物。比如玄甲。也接觸到了一些其他門派,比如陽州三大門派另外兩個離火教和流雲宗。也談及了上司的賞識,當然是一筆帶過。

陸無雙全程緘默,看着妙妙見到林楓便如換了一個人一般,心裏百般不是滋味。這一年半來,他爲了追求林妙妙,可沒有少花心思。而林妙妙一直避而不見,見面也是一副淡然的態度。

見林妙妙整日心情不好,爲了博林妙妙一笑,陸無雙揮劍而舞,令整個孤月城女弟子癡醉瘋狂。而林妙妙還是一副淡然模樣。

而今,整個林楓,幾句話之間卻能令她咯咯咯笑不停。陸無雙心裏又氣又怒,暗想:“這個林楓到底哪裏好?師妹竟然對一往情深,總是念念不忘。不過九州薈萃大會馬上就開始。到時候,我帶着師妹前往中州,讓她看看天地之間的年輕強者。她就會明白,他心裏念念不忘的這個人是多麼的不堪。”

想到此處,陸無雙對着林楓不由冷哼一笑。 回到孤月城,林楓並不受待見。林楓對此倒也不在意。畢竟大家也沒有相處過,你對我如何,那是你的事情。

林楓找到了徐長老道:“長老,可否帶我見見劍聖前輩?”

徐長老一臉威壓地看着林楓道:“他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有什麼事情去和孤月城執事長老說。”

林楓知道這個徐長老的脾氣,只對林妙妙一個人親切。他拿出一枚玉簡道:“這個玉簡,是祖師前輩讓我交給劍聖前輩的。”

徐長老的神識探入玉簡之內,便大驚失色,良久無語。過去了一會兒後,他失聲道:“月城劍訣!?”

林楓一臉恭敬回道:“弟子偶入祖師母前輩陵墓,遇見了祖師前輩神識分身。他留下了《月城劍訣》,讓我交給孤月城掌教。”

徐長老從震驚之中慢慢醒來,又恢復了威嚴之色道:“你等着。”

徐長老說完轉身離去。林妙妙笑嘻嘻靠近過來,道:“林楓,你讓我看看那個元石棺唄,順便看看祖師母前輩長什麼樣子。”

“好,你入我識海。” 黑色錢途 林楓回道。

林妙妙進入林楓識海,林楓也不防備。林妙妙在茫茫識海之內看到了三個東西。其一是一顆石珠,吞吐這混沌氣息。

“這顆石珠是什麼?竟然可以吞吐混沌氣。”林妙妙問道,要知道只有達到了帝境之物才具備混沌氣息。

“其實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林楓如實回道。

然後林妙妙看到了一把月色光華一般的長劍,吃驚道:“這把劍氣息好濃烈啊,勝過我的紫陌劍百倍。它是九等級別以上的寶物吧。”

“它就是那日你見過的那把破劍,而今見過了祖師前輩之後甦醒了過來。應該是達到了聖器級別。它有靈智,可以自行行事。我根本控制不了它。”林楓回道。

“那把破劍想不到這麼不凡啊”想到那日林楓在劍池尋劍尋了數月,最後尋來一把破劍的掃興樣子,自己忍不住嘻嘻笑起來,然後才接着道:“聖器?林楓,想不到你身上的寶物都是頂尖級別啊。 首席獨寵萌寶歸來 你要知道,聖器可都是一個門派的鎮山之寶。”

“我人品好。”林楓哈哈笑道。

“少嘚瑟。”

最後,林妙妙的目光落在了巨大的元石棺之上。濃濃的元氣氣息凝聚在棺材之內,沒有一絲消散出來。

林妙妙慢慢走近,看到了棺材之中的絕美女子,身着古老華服。

“好美啊。”

林妙妙忍不住嘆道,然後伸出放在元石棺之上。她的手掌剛剛接觸元石棺,一股恐怖的吸力頓時用來。林妙妙覺得體內精氣如同決堤一般涌入元石棺之內。

“啊,林楓,救命……”林妙妙失聲喊道。

“妙妙,別怕,我來了。”

林楓立即震動識海,直接將林妙妙彈出了識海之外。林楓及時抱住妙妙,看着她的臉色蒼白了一些,氣息也虛弱了一些,便擔憂問道:“妙妙,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妙妙搖搖頭,一臉驚恐道:“我不知道。我把手放在元石棺之上,便有一股吸力傳來,吸走我的修爲。”

“怎麼會這樣?你先休息一下,我進去看看。”

冷情帝少惹愛成婚 林楓入識海之內,快步走到元石棺中,將雙手放於元石棺之上,並沒有什麼吸力傳來。然後他靜靜地看向棺中女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林楓覺得棺中之人好像年輕了一點點。

從識海之內出來,林楓一臉疑惑道:“奇怪了,怎麼不吸我呢?”

“也許我是空靈之體的緣故吧。”林妙妙猜測道,好在林楓第一時間將她掙脫出來,不然不知道修爲要掉多少。

此時,徐長老走了回來,帶着林楓登天,進入了劍聖修煉祕境之中。

林楓見到劍聖,恭敬行禮道:“弟子拜見師尊,拜見前輩。”

劍聖靜靜地看着林楓,點點頭道:“說說進入祖師母陵墓之事。”

“是。”

林楓便將入陵墓的遭遇仔細講述了一遍。

劍聖露出了回憶之色道:“林牧是我的祖爺爺。想不到祖師還活着。”

林楓道:“如祖師前輩所言,他的本尊好像進入了一處祕境之內,他無法感應到其存在。”

劍聖從回憶之中明悟過來,道:“那個玉簡給我看看。”

“給。”林楓恭敬地雙手遞上玉簡。

劍聖神識探入玉簡之內,便看到一個俊朗的中年男子,手持月城劍,舞動着各種劍訣。他看着看着,如癡如迷。表情時而凝重,時而震驚,時而呆然,時而若有所悟。

良久之後,劍聖收起玉簡道:“祖師天資非凡,這月城劍訣絕妙無雙。”

劍聖說完之後,再次看向林楓道:“你尋回失落的月城劍訣,大功一件。恰好我前些日子來鑽研劍訣,感悟一式,今日在你面前演練一番。你好好看着,當作是對你的酬謝。至於你可以吸收多少,日後成就如何,就需要靠你自行感悟了。”

林楓明白,劍聖前輩是特意施惠,心中十分感激,當下認真道:“孤月城對我林楓大恩大德,我林楓一生不忘。”

劍聖微微點頭,道:“我所創的劍訣,我稱之爲大河劍訣。”

說罷,劍聖翻開右手,一把鐵色古劍出現在他手上。這把劍劍柄和劍身同色同質,渾然一體。好似由一塊玄鐵石鍛造而成。

隨着劍聖前輩不斷演練,招式變幻莫測,可以看到一股股驚濤駭浪此起彼伏。久看之下,便覺得站在大壩之下,隨着大壩堤岸轟然倒塌,百丈之高的巨浪蓋向自己。

如此氣勢恢宏,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