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swift”送出超級火箭×10!】

【用戶“swift”送出超級火箭×10!】

……

【用戶“swift”送出超級火箭×10!】

直播間連續出現了10條金燦燦的橫幅,也就是說這個叫做“swift”的人一下子送出了100個超級火箭。

一個超級火箭2000塊,這一次就刷了20萬的禮物。

雖然觀衆知道蘇玉清直播間每個月至少有15天會出現這種大額禮物,但經常看直播的都知道,刷的最多的要麼是葉歷,要麼是GNR的隊員,要麼是蘇氏國際旗下的演員歌手等等,幾乎都是跟蘇玉清認識的。

而這個id剛剛在蘇玉清直播間的等級還是1級,而且細心的觀衆發現不光如此,這id在豆芽也才1級。

妥妥的新人啊!

蘇玉清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子整的有點懵逼。

“swift”!

他想到了某個豹女偷家的打野選手,現在好像是沒人要了,難道真是這個人,他想來GNR試訓,所以才做出這個舉動。

沒辦法,蘇玉清是不知道黴黴在看他直播的,只能這樣想了。

不過蘇玉清也就想到此了,因爲這麼大的禮物,他知道號主必然會聯繫他的,等着就行了。

對“swift”說了聲謝謝後,弄完抽獎,蘇玉清也就下播了。


下播後,看了一眼私信,發現沒有這個叫“swift”發來的。

蘇玉清也沒主動的去問,跟妹妹等人說了句晚安後,去煲電話粥了。

……

酒店,黴黴也是入鄉隨俗,從助理那打聽到了華國的直播套路,大方的送出了20萬元的禮物。

蘇玉清下播後,她正聽着助理播放的蘇玉清的其他華文歌曲呢。

雖然有點聽不懂,但是光這曲調,就有點讓她如癡如醉。

“我真的越來越想跟【qing ge】合作了,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明天的時候我們去蘇氏國際拜訪一下。”

黴黴跟助理說道。


助理點頭答應,兩個人聽着蘇玉清的歌,安然入睡了。

……

第二天醒來,蘇玉清帶着蘇予檸去華都師大附中報道了。

本來是準備昨天下午去的,結果華都師大的校長說雖然他們很相信蘇予檸的能力,但是作爲借讀生,該有的流程還是要有的,那就是得參加一下學業測試,語文、數學、英語,所以昨天的時候,附中那邊負責借讀生的老師都準備這事兒了。

蘇家兄妹知道這個消息後,根本不慌,畢竟成績在那放着呢,總不可能因爲蘇予檸過於緊張而考砸了吧。

這個因素,蘇玉清一點也不擔心,從上次藝考的表現來看,妹妹的心理素質還是很強大的。

到了附中後,蘇予檸被安排到了一個教室老師。

一個考場,一個考生,兩個監考老師,蘇玉清看起來多少想起了大學時候的一些趣事,他們班裏一個孩子,一門課又是補考又是重修的,大四下學期去考的時候,跟現在的場景一模一樣!

好在最後那孩子順利通過,拿到畢業證跟學位證了,不然恐怕真早爲魔都大學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監考老師是華都師大派的大學輔導員,知道蘇玉清,互相聊着天。

從聊天中,蘇玉清了解到這次借讀生考試考的是附中上次高考的未公開模擬卷節選的一部分。

未公開也就意味着這套卷子只有附中的人才能知道,別人是一點消息也沒有的。

可以!

上來先給老妹整4個2!

就是不知道老妹能不能開局王炸加春天了!

以她的能力,可能性非常大。

從早上8點到中午12點,期間蘇予檸僅有10分鐘的休息時間。

12點鈴聲響起的那一刻,蘇予檸終於是交卷了,其實她在一個小時前就答完而且檢查一遍了,不過從小到大形成的不提前交卷的習慣才讓她一直待到了鈴聲響起。

這點上面,兄妹倆實在是不一樣,蘇玉清當時就想着趕緊答完,因爲他覺得待在考場實在是太無聊了,沒意思,不如去圖書館多看看書或者直接回宿舍刷劇。

兄妹倆在一家還可以的飯店吃完飯,等到下午2點多的時候,蘇玉清估摸着成績應該是出來了,帶妹妹返回附中了。

……

“汪老師,你確定咱們上次的模擬試卷真的沒有公開過嘛?”

“確定啊,非常確定,是上面直接出的題,都簽了保密協議的,誰敢違反啊!”

“那要是真的這樣,這孩子的成績也太高了吧,按照三門成績來算,這成績直接全年級第一了!”

“確實,而且你們知道嗎,她還是個文科生,答理科數學居然都能拿滿分,天才!”

可能是爲了滿足老師的整蠱之心或者考察的更詳細更全面,他們是故意這樣做的,讓文科借讀生考理科數學!

正在衆人在辦公室熱議的時候,一個大約45歲的男人走了進來。

其他老師趕緊打招呼問好。

“李主任,下午好!”

李主任剛剛在門外聽到了這些人的議論。

“什麼事說的那麼激烈呢?”

李主任問道。

汪老師起身回道。

“李主任,今天來報道的一個學生,考試成績真的太誇張了,您看!”

汪老師遞過去了成績單。

李主任還沒看名字,已經是被那成績吸引了。

魔都的語數外成績都是各150分,雖然借讀生考試題目是節選的,但是也相信的按照比例擴大了分值。

語文:149,數學:150,英語:149。

三門只扣了2分,數學更是滿分。

李主任也很是驚訝,雖然華都師大附中天才很多,但從建校以來,高考或者模擬考最厲害的一個語數外三門加起來也被扣了3分。

這一次,這個人,可是說是有史以來第一個! 如果高考的時候這個成績,那應該就是狀元了吧。

李主任這樣想到,因爲他知道語數外能考這麼高的人,別的科目同樣不差。

猛然間,李主任想到了剛纔汪老師說的話。

今天來報道的!

今天!

本校的高三生早就開學了。

天吶!

該不會是上面昨天開會說的那個女生吧?

李主任趕緊看了眼考生信息那一欄的名字。

【蘇予檸】!

果然!

真是這個女孩兒!

昨天早上去華都師大開會的時候,上面就說要來個借讀生,是一個非常強的女生,就叫蘇予檸。

李主任作爲高三年紀的主任,一開始心裏有點懷疑,散會後主動去跟校長打聽了一下。

校長告訴他讓他別懷疑人家的實力,想想她哥能成爲國內最年輕的大學教授,就知道她們一家基因都很強大。

校長委婉的點了一句。

起初,李主任因爲心理作祟,並沒有將這句話仔細揣摩。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忽然之間反應過來校長的那句“她哥能成爲國內最年輕的大學教授!”

原來如此!

合着是蘇教授的妹妹,李主任頓時之間覺得應該真的像校長說的那樣,這個女孩成績很不錯。

現在看着成績單,這哪是很不錯啊,簡直就是無敵了,跟她哥有的一拼啊。

“不愧是他妹妹!”李主任感慨一句,卻是把辦公室的其他人說的有點懵。

“主任,你剛纔說,不愧是他妹妹,是什麼意思啊,誰的妹妹呀?”

一個老師問道。

李主任輕笑一聲,:“這次,咱們是撿到寶了。蘇予檸,研究研究她的名字,在想想我說的話,你們就知道那個他是誰了。”

李主任說完,衆老師異口同聲的連着唸了好幾次“蘇予檸”的名字。

還是汪老師反應快,畢竟是華都師大欽點的。

“主任,這個女生該不會真是蘇玉清教授的妹妹吧?”

汪老師這樣一問,其他老師也立馬反應過來,然後齊刷刷的看着李主任,等着他的答案。

“哈哈,正是如此,所以我才說咱們撿到寶了,蘇教授是當年的全國狀元,現在看來,如果不出意外,他妹妹就是明年的全國狀元了。”

李主任看着成績單再次說道。

得到準確回答的衆老師一下子明白了這個女孩怎麼考的這麼高了,有個最年輕的大學教授做哥哥,不說別的,那種壓力就不得不讓她努力了。

就像有些親兄弟職業運動員,如果哥哥成績非常好,弟弟中等,那麼弟弟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追上哥哥的,畢竟弟弟本人或許覺得成績中等也沒什麼,但外界人的各種輿論評價會給他造成很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下,大多數人選擇化爲動力!

很快,這個消息傳遍了華都師大附中的整個高三教研組。


所有老師的第一反應也是:真的嗎?沒誆我們吧?

得到準確答案後的反應又是:不行,這個孩子必須得安排到我們實驗班,絕不可能去普通班浪費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