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頓時一哆嗦。

這是……

什麼意思? 小院外。

巫廣也終於找到了他該做的事。

先去旁邊隨手卸下來一個房門,然後親自爲這個……被滅絕大佬撞沒了門的小院裝上。

咳!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骷髏王的門被卸了,但是他卻敢怒不敢言。

畢竟他這個門被“滅家人強行徵用”了。

甚至在聽說這事兒之後,還很是熱情的跟巫廣小兄弟一起爲這滅家小院裝門。

這二人。

實力差得不多。

尤其是今早又聽說了骷髏王族的“悲慘事蹟”,這巫廣差點就特麼笑出聲來!

雖然他也看出來了,這骷髏王昨晚爲了滅光自己的族人,累的跟個孫子一樣,現在的實力還沒恢復完全,但是……魔巫王打不過他啊!

打得過早打了!

別的且不說,他們這“三小族”的真正領頭人,實力還是差不多的,不然也能維持到現在還這麼拉不開差距。

現在嘛!

那他們就成了一夥兒的了!


骷髏王看着這巫廣的笑容,是真的想重拳出擊。

雖然他也是個封川三階的大佬,但也是這幾年剛晉級的那種,封川三階強者中的弟弟。

而這骷髏王,雖然還是封川二階,但是距離封川三階並不遠了。

加上這骷髏王只恢復了一夜而已,並沒有徹底恢復好,沒受傷,但是昨晚忒累。

只是現在的巫廣也沒什麼心思和骷髏王動手。

看着這被他們二人合作搞出來的精緻大木門,巫廣的心思又一次活絡起來了。

“誒,小骷子?”巫廣嘴巴里學者那滅家大佬的模樣,叼着根目光,一副……瀟灑的樣子。

“你叫本王什麼?”骷髏王猛地轉過頭來,雙眼死死地盯着巫廣。

皮膚開始緩緩消退着。

雙眼之中的同仁轟然炸碎!

血跡順着臉上流下,而這皮膚又在緩緩變得乾枯,消退着。

片刻之餘,這腦袋便差不多要化作這骷髏王魔神的形象。

而後,雙眼之中更是出現了跳躍的火光!

“別這麼看我,整這些沒用的有啥用?”

“本王就在這,今天退一步就算我輸,你要是有能耐,就動我一下試試。”巫廣撇了撇嘴,最終那根目光上下晃悠着。

“你……巫廣,你真當我不敢動你!你以爲憑此就可以拿捏住本王了?”骷髏王陰惻惻的說道。

“呵!”巫廣冷笑一聲。

“小骷子,你今天敢動我一下!本王就躺在你面前!你要是覺得憑你這兩下子能一招給本王拍死,那你就儘管試試。”巫廣一臉淡定的說道,甚至還對着這骷髏王挑了挑眉。

連魔巫族的天賦都懶得觸發,我就這麼靜靜看着你。

“你……”骷髏王用那枯骨一般的手指,就那麼指着巫廣。

骷髏王懵了,傻了,呆了。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若是這巫廣在此地躺下,那……

算了。

惹不起惹不起。

一股黑氣,從骷髏王的嘴中吐出,有些憤懣的看着這巫廣,但是卻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場面有些尷尬了起來。


卻是隻見那巫廣突然上前,一副很是熟絡的模樣,勾搭住了骷髏王的脖頸。

而骷髏王也已經化作了正常人的身體,滿是厭惡的看了一眼巫廣,又是傲嬌的冷哼一聲,不過卻並沒有推開他。

“小骷髏啊,咱們爭了這麼多年了,何必呢?現在你都成了滅族大人了,咱也得跟着你混口飯吃是不?”巫廣擠眉弄眼的說道。

只是這話……聽到骷髏王耳中卻生不起什麼氣來。

雖然被滅族了……咳!但是好像還挺受用的。

“只是可憐了我那幾子。”骷髏王悠悠嘆了口氣。

昨晚他特意放走了兩人。

但卻是族內最普通不過的子弟,至於他的那幾個孩子,已經盡數被他砍死了,骷髏王族不同於其他族。

骷髏王的子嗣說起來是子嗣,但卻也不是單獨的生命,起碼對骷髏王來說不是。

都說孩子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但是在骷髏王族這邊……

這是真的。

別看骷髏王是個公的,但是也是有孕育新生命的能力的,一段骨質精華脫落,數十年的溫養便可形成一子。

說起來倒是有些像身外化身一類的術法,但是它們卻又是獨立的意識。

所以被骷髏王給盡數砍死之後,他的心情也是種說不出的感覺,爲了活着!

忍界最強者 “僥倖逃生”,就是爲了日後出問題,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做!

“我又何嘗不是?”巫廣擡起頭,仰頭四十五度看向天空,留給了骷髏王一個側臉,高深莫測。

“你又煩什麼病?”骷髏王撇了撇嘴,完全不想搭理這巫廣,但是,誒! 瞧不起我的人都愛上我了[快穿]

“我那兩個子嗣,巫甲與巫乙已經沒了。”巫廣把口中的木棍吐出,臉上毫無波動。

“巫甲死了我是知道的,那巫乙……”

“昨晚死了,如是我沒有猜錯,便是因爲你骷髏王族被滅族,刺激到了老黑那傢伙。”巫廣有些唏噓的說道。

“嘶!”骷髏王倒吸了一口冷氣,不過還是很快的恢復了過來,人之常情。

然後點了點頭。

我對你兒子的突然暴斃感到悲傷。

“不過我還有第三子,巫丙。”巫廣突然轉過頭,一臉微笑的看着骷髏王。

肉眼可見,骷髏王的嘴角狠狠抽了兩下。

“若不是在此地,我必殺你。”骷髏王一臉陰狠的說道。

“可惜了,可惜這麼一副好身板了。”巫廣苦中作樂,又是搖了搖頭。

“不過……小骷子,你可知這滅家……”巫廣聲音突然放低,不過並沒有可以用傳聲來代替說話。

按照他的理解,如果這滅家人就算髮現了這段話,也不會對他奈何。

他也是在趁機敲打,警醒骷髏王。

“嗯?”骷髏王明顯的一怔,而後搖了搖頭。

“你可知……這次隨着滅絕與滅霸大人來的,還有誰?”巫廣突然問道,湊近了骷髏王的耳邊。

骷髏王更爲詫異了,你特麼的要是想掩飾一下,就直接傳聲不好?

非得……

算了,這樣才符合當下應有的氣氛。

骷髏王滿是謹慎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小院,雖然他不懂爲何巫廣要在這等,但是……他也等!

而巫廣這句話,又是直接問到了骷髏王的心坎裏,確實。

頭幾天那滅絕便可以直接攻進聖城,不然也不可能只讓滅霸大佬一巴掌抽死血淙便離開,他們明顯是在忌憚着什麼。

莫非就是那傳說中的,這兩位大佬的師傅……天命魔尊?

很有可能!

要說這二位忌憚三大君王,那很有可能。

“不知。”骷髏王搖了搖頭,算是作答,他在等着巫廣的回答。

“哦,我一猜你就不知道。”巫廣挑了挑眉,要多賤便有多賤。

“你……”骷髏王氣得嘴角都開始哆嗦了,但是他在這還真就奈何不了這巫廣!

而且這傢伙皮糙肉厚的,真就不好殺。

“嘖,幾百年了,就你這樣的,咋就能健全的活着呢?”巫廣上下打量着骷髏王,臉上帶着狐疑的表情。

“其實告訴你也無妨,這次……這裏面住的,不光是滅霸和滅絕大人,甚至還有……他二人的師兄。”巫廣一臉深意的說道。

“這我知道……”骷髏王像是看白癡的看着巫廣。

農女有喜 ,就是這三位大光頭去的。

“哦?”巫廣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骷髏王。

“那你可知……這次滅絕大人的父親也親自來了?其名爲……滅門。”

“唰!”

骷髏王當時就懵了!


“滅……門……”骷髏王嘴角哆嗦了兩下。

巫廣一臉滿意的看着骷髏王這表情。

這纔是該有的樣子嗎。

但骷髏王卻是完全兩個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