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咔渣!眨眼之間,手掌、紫色身影一閃猛地交接一下後,迅速分開!

“怎麼回事?這是…………!”急速後退有兩米之遠的劉森,看着自己手掌上因爲傳來疼痛幹感的幾近斷掉的一個手指,心中的震驚之情自是不需多言,更讓他震驚的則是,他現在手掌上那個幾近頓掉只剩下一絲皮肉相連的手指處,竟是和張饒的斷掌處一模一樣。

看到這裏後,劉森不禁心中充滿震驚、憤怒地神情看向那紫色身影的落腳處!這一看到讓劉森嚇得直接長大了嘴喃喃地出聲嘆道:“我去!難怪,這竟然是是一隻武師初期境界的大老鼠!”

雖然劉森猜測到了紫色噬金鼠的境界、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則是在他面前的這一隻老鼠,並不是一隻普通的老鼠,而是整個鼠族的下一任王者,絕無僅有的一隻紫色噬金鼠!還有確切的來說現在紫色噬金鼠的確是武師初期,只不過現在它更是一隻即將要踏入到武師中期境界的大老鼠,想必這是他劉森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原來和我猜測的而真實一模一樣,大哥原來真的是想把這個罪魁禍首給就揪出來;只不過這個兇手也未免有些太扯了吧…….”關裏看着正在和紫色噬金鼠對視的劉森在心中想到着。

“二、二、二哥!這就是咬斷我手掌的兇手?”張饒看着手上斷掌處、心中恐懼地對着關裏,輕聲詢問道:“二哥、你看這個紫色大老鼠是個什麼來頭?是不是那個山頭上當家的養的什麼寵物啊?”

“去、去!”關裏聽着張饒這前後不順的話語,嗔笑着怒罵一聲道:“老三那、我看你是不是真的被這個大老鼠給嚇傻了?! 驚雷 ?”

關裏見張饒尷尬地用僅剩下尚且完好的手撓了撓頭,隨即輕聲解釋道:“老三弟啊,你可看清楚了,這絕對不是什麼那個山頭當家的養的什麼寵物,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隻紫色的大老鼠,這絕對不是一般的大老鼠。”

“那、二哥,這究竟是什麼老鼠?”張饒一時間有些疑惑不清地出聲問道。

關裏歪着腦袋想了片刻之後,確定無疑的說道:“這是一隻比較人性化、紫色、奇異的大老鼠!”

張饒忍不住地翻了翻白眼,低頭輕聲嘟囔道:“切、那還不就是一隻老鼠嗎?!搞得大驚小怪地…”

“額……….”

在關裏的尷尬無語當中,張饒終究還是忍受不住心中的疑問對關裏詢問道:“那個、二哥啊,現在怎麼辦?殺了這隻大老鼠?”

“哎、這個我也說不準,還是一切都聽大哥的吧。”關裏心中也是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才把這一切都推到了劉森身上,畢竟現在就是劉森和紫色噬金鼠站在一起。

劉森仔細的上下打量着這隻奇異的大老鼠,心中難免有些驚訝,但他畢竟是這關、張二人的大哥,耳旁聽着關張二人的對話,更是令他感到責任重大,畢竟現在是個關鍵時刻不能出醜不是,此時他忍不住在心中想到:“我這做大哥容易嗎我、哎!不容易啊!”

“你就是斷我三弟手掌的那個、那個鼠類?!”劉森一時間找不到什麼好的詞彙來形容紫色噬金鼠只好,這麼試探着出聲詢問道。

卻不想這時候,站在紫色噬金鼠身後的呂波不屑地撇了撇嘴,對着劉森嘲笑道:“哼!你傻啊、它要是能迴應你纔怪呢!”


彷彿是跟着呂波嘲笑劉森一般似的,紫色噬金鼠竟對着劉森、眼中露出了一種鄙視的神情!並且還衝着他發出了衝一種嘲笑的吱吱聲響!

吱吱呀、吱吱呀!

劉森明顯看出了紫色噬金鼠對於他的鄙視,以及嘲笑的吱吱聲!

這頓時令他心中羞憤至極、恨不得立馬就上前去把紫色噬金鼠給殺了,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只是因爲他心中知道,要是想要殺死這紫色噬金鼠只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海藍兒來到冥界便終日鬱鬱寡歡,沒辦法上一任冥王也就將海藍兒送入了冥羅海之中,

至此,凌浩終於看到了問題的出處,這空間裂縫的出口黑洞帶有一種奇特的幻術,這種幻術會讓人沉浸在過去之中,永遠無法醒來,不過也有破解的方法,那便是有人可以喚醒這種被還是攻擊的人,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

不過擁有寂滅噬幻瞳的凌浩卻也是毫無壓力,寂滅噬幻瞳免疫一切幻術,就算這幻術也是如此,所以海藍兒的醒來現在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從海藍兒的意識中退出來,凌浩看了看不遠處的神秘人,他發現神秘人似乎更深的陷入了幻境之中,而這種深度陷入環境之中人,無非就是擁有極其難忘的回憶,

凌浩感覺有些好奇便藉助邪魔之鎧潛入了神秘人的意識之中,而他也已經猜到了那段讓神秘人難忘的回憶是什麼,那是他們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兩人都不認識對方,

那是一個下午,在炎陽郡凌家的後山,那天凌浩救了一個小女孩,這小女孩長得標緻可愛,是一個活脫脫的美人胚子,而那時的凌浩卻沒有想這些,因為他是從一頭兇殘的魔獸口中就下這女孩的,

為了救這女孩凌浩全身上下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多出骨骼斷裂好處是經脈沒有絲毫損傷,這也算是在當時沒有絕了凌浩的武道強者之路,

而在當時的凌浩擁有可怕的天賦,在當時已經是達到了淬體七重戰鬥力,已經能夠對付普通的淬體巔峰武者,

而那魔獸卻是淬體巔峰之中的超級強者,所以凌浩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救下這女孩,但是為此也算是付出了代價,雖然沒有傷及生命但也讓凌浩在床上躺了幾個月,

想起那段回憶現在的凌浩也就只有一笑,那是他很小很天真,所以看見小女孩被欺負於是便產生了英雄救美的念頭,但到頭來卻也弄的自己一身傷,

而在救下小女孩的幾周內,兩人可以說是相處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小時候的他們都在長時間的接觸之下喜歡上了對方,

不過後來也就分開了,小女孩擁有的背景太過龐大,以至於凌家將凌浩囚禁了幾個月讓凌浩斷了這個念頭,所以現在凌浩見到小不點也不怎麼激動,

潛入神秘人的意識,果然不出凌浩所料,神秘人確實是被困在了這環境之中,天空中的太陽似乎不會落下,而神秘人則是成為了那個被凌浩救下的小女孩,小不點,

「大哥哥你的傷疼不疼……」小不點嗚咽著,天真無邪的眼睛中噙著淚水,小手撫摸著凌浩的傷口,心中有些悲痛也有些難過,

「沒事,大哥哥沒事的……我的身體很好的,」凌浩摸著小不點的頭微笑道,

在不遠處一旁,凌浩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是引起了絲絲蕩漾,當你小時候卻是給他留下了太美好的回憶,讓他現在難以忘卻,也許這是他武道之路上最美好的回憶,

在這後山,魔獸稀少,而這淬體巔峰的魔獸則是這裡王者,與之苦戰一天凌浩算是精疲力盡,畢竟他還只是小孩子,但是小不點心中卻很難過,因為眼前這人是為了救她而受傷的,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這裡的場景轉換了,在天空中來了不少人,黑壓壓的一片,這些人散發著極強極為可怕的武器波動,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神」一般,

對於凌家來說,那時候這些強者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沒有人不敬畏的,而這些人則是從凌家帶走了小不點,那時候凌浩心中悲憤,但卻無能為力,

陰雨連綿,凌浩被凌蒼天囚禁在小黑屋中很長時間,這很長時間凌浩學會了冷靜和思考,也正是因為學會了這些,那時候的凌浩暫時忘記了小不點,以及當時的承諾,

時至今日,凌浩再度看著這些場景心中有的只不過是一絲自嘲的笑容,

「也許現在的小不點已經不需要的當年的承諾了,」凌浩自語,眼前的場景轉換,而這一次則是到了一處黑暗的地方,這些人將她帶到了這裡,這裡宛如煉獄,天空是灰的,大地是灰的,就連平常看起來應該是鬱鬱蔥蔥的森林也是灰色的,一切都是灰的,

而這裡就是反物質世界,所有的一切在這裡都是反面,都是一種極致相反的體現,

潛入神秘人意識的凌浩對這裡好奇,這是他第二次看見這反物質世界,而這一次更為清楚,更為直觀,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反物質世界的一切,

在意識中的小不點來到這個地方見到了他的父親天魔星,而此人則是拋棄她現在又將她找回來的父親,在這一刻凌浩能夠感受到小不點心中的絲絲波動,帶著悲傷心在流血,

時間轉眼過去了許多年,這時候小不點長大了,成為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潛入意識的凌浩也是第一次直觀的清晰的看見神秘人的臉,卻是很美,

至此,神秘人的意識中斷了,凌浩被意識給阻隔了出來,在這空間裂縫的傳送黑洞之中凌浩看著面前兩人也是苦笑,雖然這兩人現在醒來只是時間問題,但是一個人在這黑洞中不免有些寂寞,再說這兩人都是美女也免不了有些出格的想法,

黑洞中過的很快,凌浩在前方不遠處看見了光源,想必那便是外界,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是外界的氣息,與冥界的氣息有著明顯的不同,


而隨著越來越接近,凌浩等人終於從這黑洞中被傳送了出來,出來后才發現這裡竟然是大陸最鼎盛的地方,是強者林立精彩繽紛的,,天域,

在這天域的最外圍等待了一會,凌浩終於等到了兩人的醒來,兩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好像做個場夢一樣,兩人的眼角都閃爍著清晰可見的淚光,

「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們醒不來了呢,可擔心死我了,」凌浩笑道,

而兩女卻沒有答話,海藍兒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地方,這地方的空氣明顯比冥界好多了,不像冥界那麼壓抑和死寂,

神秘人則是略微吃驚,她認識這地方,這不是天域嗎,他們怎麼會陰差陽錯的來到這地方,難道是自己看錯了,神秘人的眼神有些難以相信,

而凌浩見兩女如此神態,不由得嘀咕一句:「真不知道這兩個傢伙是怎麼搞的,不就是天域嘛,大驚小怪的幹什麼,」

不過這句話也就他一個人聽見了,兩女都是驚奇的觀察著天域,若是被兩女聽見,凌浩至少又得頭疼半天了,

天域,是一個光怪離奇的地方,這裡是武煉大陸的中心地帶,這裡的人全部都是武者,因為如果不是武者就會被人瞧不起甚至被當街隨便殺死,

這裡的武者普遍要比地域的人強得多,因為這裡發達領先於地域,文明程度也是明顯的和地域高上一大截,所以導致這裡幾乎是每天都熱鬧非凡,都有大事發生,

這其中最讓人關注的就是這裡有限的超級勢力所爆發出的無限的暗地裡的碰撞與交流,

人人都喜歡八卦這是毋庸置疑的,這裡的煉丹師們也是每天都會爆出許多緋聞,當然這些被爆的煉丹師都是沒有什麼大名堂的,至於那些極強極可怕的煉丹師人們則是以敬畏的態度來對待,沒有人敢造次來製造這些人的緋聞,除非是他們不想活了,

而在天域,可以說是是競爭激烈的,每個地方許多小勢力每天都會淘汰許多優惠誕生許多,像那些常年屹立不倒的勢力,可以說都是大勢力了,至少都擁有武王境以上的強者坐鎮,

聖王境的人物在理普遍都是各種勢力里的長老,在大勢力里也只是一名雜役,除非是天才像凌浩這樣年紀的才會被供起來當作「祖爺爺」一樣的備受關懷,


而凌浩來到這裡則可以說是又從底層開始做起了,至於海藍兒如此強大的實力走到哪裡那都是備受尊敬的,神秘人也是如此,畢竟她的父親乃是反物質世界一百零八將中的天罡星中的天魔星,在天域那也是極為可怕家喻戶曉的人物,

所以,兩女在天域混是絲毫沒有壓力的,至少自保沒問題,而有兩女更隨的凌浩卻是極有可能隨時犧牲,畢竟有這極美的,兩女子給自己拉「人氣」自己不想出名都很難,

——————————————————————————————————————————————————————————————————————————————- 吱吱呀、吱吱呀!

劉森看着面前的紫色噬金鼠不但衝着自己發出類似嘲笑的聲音,更是顯得人性化般似地對着他豎起了一隻小爪,這也就算了,讓劉森更可氣的則是這紫色噬金鼠伸出小爪後的動作,它竟然對着自己伸出小爪豎起了中指!

這一下可把劉森給氣壞了,估計但凡事有點常識的人都會明白這豎起的中指代表了什麼意思,挑釁、這是明顯的挑釁!不能讓人所容忍的挑釁!


“我去啊!竟然讓一隻大老鼠給鄙視了這都是一些什麼事兒啊!”劉森在心中不免有些鬱悶的生着悶氣狠狠地想到。


“二哥、您看着紫色大老鼠的動作,”張饒在看到了紫色噬金鼠的動作後、一時間怔怔地甚至連斷掌的傷痛都忘了,用尚且還完好的手指向紫色噬金鼠對關裏說道:“二哥啊、你說這個紫色大老鼠是不是成精了?怎麼會這樣、這也太他媽的逆天了吧。”

“額………”關裏也是一直在注視着紫色噬金鼠的動作,在聽到了張饒的話語聲之後,關裏苦笑一聲,用不是很確定的語氣說道:“嗯、我都看到了,這個紫色大老鼠確實是比較逆天!只是只是我看它未必是真的成精了吧,估計應該是和什麼人累在一起時間久了,養成的什麼壞毛病吧?!”

一直躲在古樹之上沒有露面的蕭青山,靜靜地看着場院當中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尤其是當他看到了紫色噬金鼠被劉森發現後,心中略顯得有些驚訝的他不禁在心中想道:“看來這個劉森還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原來真的和我當時猜想的一樣。”

“這個劉森就是想試探試探,究竟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暗中幫助着呂波,沒成想一個稍微的小疏忽,竟然讓劉森給識破了,不過就算是這樣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對於我來說這三人都不是什麼大的問題,嗯、先等一下看看再說。”

在蕭青山心中這般想着的同時,耳旁就傳來了關裏有些不是很確定的話語,這頓時令早就對這三個人心中不爽的蕭青山感到一陣氣憤,暗道一聲:“扯淡啊!什麼叫做長時間跟着人類在一起,學的什麼壞毛病?!我可是很單純的、很正經的……..”

劉森站在原地被紫色噬金鼠那滑稽又明顯鄙視不屑地神態動作,給氣的啊、竟然只剩下了呼呼地喘着粗氣,只是從他眼中那憤怒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如果要不是他擔心自己不是這紫色噬金鼠的對手,想必他早就把它給活生生地宰了!

關裏見劉森一隻沒有什麼動作,雖然他不是很具體的知道面前的這隻紫色大老鼠究竟是什麼來歷,但是他能感覺到來自這一隻紫色大老鼠身上傳來的那股危險氣息,沉默片刻之後,關裏衝着劉森試探着說道:“大哥、要不咱們先撤?等以後有時間再說。”

劉森正在猶豫間突然聽到關裏的這一句話,在心中暗道:“我看這隻紫色老鼠不是什麼好惹的、要不就先撤了,還是…..”

就在劉森也是一時間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被紫色噬金鼠咬斷了一隻手掌的張饒,聽着關裏對劉森說的話語,尤其是在看到了劉森有些猶豫的臉色,頓時有些急了,連忙開口說道:“大哥不能啊、不能就這麼算了啊,咱兄弟三人可不能就這麼被一隻大老鼠給嚇着了!”

張饒見劉森回頭看了自己一眼,便繼續說道:“大哥、現在不只是給二哥搶姑娘的問題了,這是面子問題啊,試想要是咱們就這樣退縮了,你想以後要是被別人知道我們兄弟三人竟被一隻老鼠咬斷了兩個人的手指,還灰溜溜地走了、那咱們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在這裏混下去啊?!”

“哎!”劉森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之後,在心中也是這般的想到:“就是啊、這人出來混的就是一張臉面,可是就這樣退縮了,讓別人知道後,可真是沒有什麼臉面在混下去了!不行、不就是一隻紫色的大老鼠嗎、非得試試不行。”

“諸位、大人不計小人過、就放過我司徒一家吧。”被打暈過去的司徒鍾卻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仔細的打量了一眼周圍後,在看到了站在場院當中的呂波後,出聲詢問道:“小呂子、容容呢?容容有沒有和你在一起?她有沒有什麼事情啊?”

呂波聽到司徒鐘的問話後,連忙轉過身去,剛要說些什麼安慰他的一些話語,卻不想就在這時,剛剛清醒過來還沒有站起的司徒鍾在呂波一轉過身後,看見了在他身前的紫色噬金鼠,頓時驚嚇的伸手指着紫色噬金鼠斷斷續續地說道:“這、這、這!這是……”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的司徒鐘被驚嚇過度,又再次腦袋一歪、身體倒在了地上、隨即便昏了過去。

“額…….,司伯!”呂波見司徒鍾直接嚇暈了過去,想也沒有想的就跑到司徒鐘身旁查看去了。

“切!”劉森鄙視的看了一眼剛清醒沒有多說些什麼的司徒鍾,冷笑兩聲之後,衝紫色噬金鼠說道:“我看你這麼通靈、我猜測你應該能聽懂我的話語吧,好吧、現在給你兩條路選擇,第一條趕緊離開這裏別讓我再看到你。第二條在這裏被我殺死!”

紫色噬金鼠昂着小腦袋,四處看着什麼,像是沒有聽到劉森的話語一般一樣,豈是它卻是在腦海中詢問着蕭青山下一步該做些什麼。

“吱吱呀!尊者、您也聽到了,這個劉森竟然這麼自大,不知趣、您看看我下一步該怎麼做啊?”

蕭青山想了一下後,在腦中輕聲對紫色噬金鼠說道:“小紫、我看這樣,你假裝先回來,試探着看看這個劉森在耍什麼鬼主意,一定要注意、這個劉森+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此人心機頗重啊、不知道他劉森到底有什麼陰謀!”

“吱吱呀、嗯,我知道尊者、放心我會注意的。”紫色噬金鼠迴應道。 三人誤打誤撞來到天域,而此刻凌浩也是在天域的周圍仔細的觀察著,轉過身來遙望遠方,可以發現這周圍是白雲飄蕩的天空,四周是虛空而天域則是凌空而立的,

凌浩絲毫不懷疑從天域上掉下去會將他摔成殘廢,不死也得蛻層皮,而天域遼闊,雖然凌空而立看似比地域小許多,但實際上真實的面積要比地域大三倍,這還是保守的說法,

在天域人們的實力普遍高強這是大陸上都知道的事情,許多超然的強大宗派便屹立在這裡,統治著一方領土,為天域的一方巨擘,

「天域素來以大陸中心為名,看來不假,這地方的天地武氣都精純了許多,簡直是說不出來的暢快,」凌浩感嘆道,

在不遠處海藍兒正好奇的觀察著這天域的邊緣,雖然這裡是天域最人煙稀少的地方,但是常年在深海呆的海藍兒也是十分好奇,對於這新的世界感到很奇妙,

不過此刻神秘人卻面色肅穆,俏臉上擺滿了嚴肅之意:「就在這裡分別把,既然來到天域那麼想必很快我的父親他們也會到來,到那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希望你不要對我手下留情,」

神秘人說的很嚴肅,也許他早就猜出了凌浩是何人,是哪個小時候救過他的大哥哥,但是他們所處的立場不同,既然不能成為朋友那麼他們只可以是敵人,只能有一人活著,

凌浩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憑心而論他還是希望神秘人能夠成為他的朋友,但是幽蘭的死和諸多原因,以及所處的勢力都造就了他們只能是敵人,絕不可能成為朋友,

「既然是敵人那麼下次見吧,希望到時候你也不要對我手下留情,也許我會很高興死在你的手上,」凌浩輕笑道,看樣子是那麼的風輕雲淡,講這句話當成了閑談,

神秘人閉上眼睛,靜靜的在凌浩面前站了許久,終於化作一道流光沖入天際,向著天域之中前去,留下的只是她淡淡的體香,將凌浩吸引久久不能忘卻,

「也許這就是命,看來小不點這是真的要與我為敵了,」凌浩自言自語,「不過到了天域我總得找一個落腳的地方吧,這要找誰呢,我在天域似乎只認識蘇瑾睿一個人吧,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聽說他是煉丹師公會的人,」

凌浩思慮很久,終於決定還是先去找蘇瑾睿,不過這途中的落腳之地看來還得靠運氣,畢竟他和海藍兒人生地不熟的,在天域是很容易迷路的,

「走了,藍兒,」凌浩望向那笑的開心的海藍兒,喊了句便先行一步了,

天域之中,每天都發生著不少稀奇事,這裡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消息匯聚交換中心,每天來自大陸各處的人都會通過某種傳送陣來到這裡,為這裡帶來新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