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算了明天趕快把這些人類賣了,也好弄些金幣。」廚師說著,然後就回到屋裡,服務員隨後更上。

地窖中,凌浩的手指微顫動。

雙腿不自覺的動了一下,然後忽然睜開了眼鏡,看了看四周,一片昏暗,只有小灰在自己身旁舔著自己。

見凌浩醒來,小灰高興起來,其實它早就醒來了,它一直守在凌浩身邊,等待著凌浩醒來。

凌浩抱起小灰,摸了摸頭:「頭好暈…這到底是哪裡?」

凌浩再次看了看四周,一片昏暗。

「小灰,這是哪裡?」凌浩抱著小灰問道。

小灰指了指上面,然後黑芒一閃,只是一瞬間,一聲巨大的轟響,地窖上面的蓋子化成粉末,一道亮光射進來。

凌浩大驚,小灰剛才的速度凌浩都沒有看見,不過凌浩現在也來不及想這些,他感覺到納戒中的那張選拔賽參賽表在抖動,當即就意識到今天就是選拔賽開始的時間。

不過凌浩通過射進來的光芒看到,自己好像是落入了人販子的手中,身邊的許多人此時都昏迷不醒。

凌浩掠出地窖,剛才那聲巨響引來了那個小二和廚師。

「你們想死嗎?」凌浩問道,他對與別人把自己弄暈很氣憤。

「什麼!哈哈哈…你這小子在說什麼,別笑我了,你區區武脈境也敢…」那小二突然瞳孔驟縮,因為自己的脖子竟然被凌浩瞬間掐住了。

「死吧。」凌浩的聲音如同死神的召喚,那小二的脖子被凌浩生生扭斷。

PS:~~~~~~~~~~~~~~~~~~~~~~~~~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看到了他們眼神中的驚恐,葉辰不屑的笑了,這些人害怕了,但是葉辰還是覺得不夠,徐影只是一個人,而他們卻有七百多人,雖然葉辰能保證徐影不死甚至不受傷,但是卻無法讓徐影完全的發泄出來,只要沒發泄完,那他就有可能走火入魔!所以這些人都要死在徐影得手上!

人都是自私的,他們惹到了自己,那他們就要死,如果不是葉辰的實力比他們強,現在的情況絕對不會是這樣!所以葉辰也不會有心理壓力,至於徐影就更不會有問題了,他恨不得把他們挫骨揚灰!

薇兒閉上了雙眼,身上有一種莫名的氣息流動,一會後,才睜開眼睛,拿開手:“他暫時沒事了,但是不能保證以後。”

葉辰點了點頭,暫時就夠了,弄死了這些人,他心裏的殺意估計也能發泄一部分了,然後在讓伊月用琴音淨化他的內心就沒什麼大礙了,所以葉辰放心的就把徐影弄醒了。

徐影一睜開眼,葉辰還能從他的眼底看到殺氣,不過看他還能夠控制自己的意識葉辰也就放心了,鬆開手,讓他自己站起來,然後再起來的那一瞬間葉辰輕輕的傳音道:“想殺就殺,有仇不報枉爲人子!別害怕。出了事我給你擔着!”葉辰的這就話很輕,但是聽在徐影的耳中卻無異於是驚雷!於是幾乎在同時,徐影抓起身旁的劍就衝出去了。

葉辰也幾乎是在同時間放出了自己的殺氣!葉辰的殺氣不跟徐影一般,徐影只是剛剛觸摸到,但是葉辰的殺氣已經凝鍊了不知道多長時間了,殺氣一放出來,也不過是徒勞的反抗這七百多傭兵頓時臉色就變了,他們殺了不知道多少人了也沒能有這麼重的殺氣!徐影的殺氣他們看不在眼裏,因爲那影響不到他們,但是葉辰的殺氣就不一樣了,他們又沒有能像徐影一樣有無限的殺意!他們早就害怕了,面前的這個有些瘦弱的少年實力還不知道有多強呢!

他們別說是殺意,就連戰意都沒有一點!心裏都害怕到了極點!當然這裏面還有伊月和薇兒兩個人搞得鬼,不過值得肯定的是他們已經沒有鬥志了,面對徐影的時候也不過是徒勞的反抗,再加上現在已經被殺意控制住了的徐影就像是殺神一般,所以打起來就如同是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不過七百人還是殺到了徐影手軟,每多殺一個人,薇兒就利用這些東西在這些傭兵的腦海中製造恐怖的畫面,所以在徐影殺過了十人以上之後就沒有反抗過,甚至還有些人往他的劍口上撞!

屍骨滿地血流成河,形容學院的大門口一點都不誇張,一些膽小的人在徐影開始殺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現在剩下的不過是葉辰手下的二百多人,但是看看他們蒼白的臉,說明他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不過這一切只需要時間不是嗎。

葉辰三人臉色一點變化都沒有,這樣的情況葉辰也不是第一次見了,就算是比這個更加血腥暴力的畫面也不是沒見過,甚至葉辰還製造過,所以這些在葉辰眼中也不過如此,至於伊月和薇兒也都有了抵抗力,也不在意。

天空晴朗,地面卻鮮血四橫,徐影就躺在這裏面放生大哭,無數的壓抑都在這一瞬釋放出來,先前不哭不傷不是因爲沒有感覺,而是因爲怕忘記,所以不哭不傷,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大仇已報,甚至在還不知道仇的時候就報了,他需要發泄,因爲他以後不會再有機會哭了,他要哭個夠,男人不是不會哭,而是不知道怎麼哭,男人不是像外表那麼堅強,男人也會……

葉辰撇過頭,當初自己也經歷過這一幕,不過那時候的自己更加沒用,甚至就連兇手都無法處置,不過在那之後葉辰有了師父,也有了希望,不過葉辰卻沒有能力給別人希望,只能給他自己所能給他的,算是對他的支持與鼓勵。

二百多人自覺的組成了一道人牆,將其他好奇的人擋在外面,甚至還有些人在遊走不讓靠近!因爲裏面的是他們的兄弟,一但被發現,那徐影的形象就算毀了,他們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哎。”葉辰嘆了口氣,他最能夠體會到徐影的感覺,猶豫了一下,然後對伊月傳音說:“該結束了,他妹妹交給你了!後事也交給你打理了,有必要可以讓薇兒幫你,我帶他去散散心。”

伊月點了點頭,葉辰苦澀一笑,世間又多了對苦命的人,伸手一招,葉辰凌空飛起,一把拎住徐影,然後飛往城外,葉辰記得在城外有一條河流,那裏就是葉辰的目的地。

看着葉辰帶走了徐影,留下了滿地的血肉,臉上卻無論如何也無法保持平靜了,一絲惆悵,一絲憂愁,輕輕嘆了口氣,然後伸手掐了一個法印,口中輕喝:“顛倒乾坤,疾!”

在伊月施展完了法術之後,地面就開始出現了晃動,很輕,但是頻率很高,不一會,新翻上來的泥土將鮮血掩埋,血肉啥的都跟着沉到了下面,不過伊月知道葉辰說的處理不止這一點,所以伊月又將沉入地下的血肉又往下沉了一段距離才散去法術,剩下的就是靠其他人了,不過看到了這件事的人基本上都是學院的人,這些人比較單純,再加上他們對這些來挑釁的人沒有好印象,所以也不怕他們會泄露出去,只要徐影不再在這裏出現,這件事就很快就過去了。

薇兒沒有跟着葉辰一起去,她知道葉辰的意思,葉辰要開導他,因爲他們兩個有相同的過去,所以由葉辰來開導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她更相信葉辰的實力。

在伊月離開之後,這二百多人才慢慢回到了學院。

“白老大,你說影子沒事吧。”

“白老大,我們幫幫影子。”

“白老大……”

他們是一個團體,不會放棄一個人,也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離他們而去,所以他們要幫忙。 撲通!徐影被丟到河裏,葉辰輕輕的落在河岸邊,看着在水中掙扎的的徐影,眼神有些哀傷。

“咳咳咳……”徐影爬上岸來,吐出了口中的水之後就不停的咳起來,他還沒有絲毫準備的被葉辰丟到了水裏,於是他就喝了一大口水,險些沒嗆死,幸虧小時候在河裏捉魚啥的練出了水性,不然說不準就嗆死了…

過了一會,葉辰好像纔回過神來,看了看在地上不斷的咳水的徐影,緩緩的說:“先洗洗身上吧,血跡幹了就不好洗了。”

徐影一愣,看了看葉辰,略微一猶豫,才轉過身,重新走到水邊,脫下外衣,默默地洗衣服,一句話不說,洗完衣服後,又在跳入水中,將身上洗乾淨,才走上來。

“你…家裏還有什麼人嗎?”葉辰一猶豫,還是問了出來,他需要有一個對徐影的大體瞭解,這些東西徐影以前沒說過,葉辰也不知道。

“沒了,現在只剩下一個妹妹。” 修真強者在都市 ,順勢躺下,他的聲音雖然極力的想要表現自己很鎮定,但是那微微的顫音和淡淡的哀傷還是表現出了他現在很悲傷。

葉辰嘴脣動了動,良久之後才說道:“能講講你小時候的事嗎?”

徐影意外的看了葉辰一眼,卻沒有說話,轉過頭,看着水面輕輕散開的淡紅。

葉辰也坐下,就坐在徐影的身邊,看了徐影一眼:“不想說嗎?”

“我小時候也經歷過這種事,那是我母親,我唯一的親人,相比之下你比我幸運,也比我不幸,我從來沒見過我父親。”

“在出事的那晚,我還是十歲,不懂修煉,什麼本事都沒有,母親死了,我卻沒能力爲她報仇。”葉辰苦澀一笑,“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別忘了你還有一個親人,你妹妹,我不知道你們兩個關係怎麼樣,但是我很羨慕你,至少你還有人陪伴,我卻是孤身一人,去追逐飄渺的希望。”

葉辰擡起頭,看着天,眼神無比的堅定:“不知道這麼說會不會讓你覺得好受點,我從十歲的時候一直到我十六歲我從來沒感受過溫暖,你有妹妹,有朋友,我就只有一個冷血的師父跟殺不完的敵人,每天都會受傷,徘徊在生死邊緣,沒人關心,甚至就連孤獨的時候都沒人能陪着我講話,精神一指處於緊張的狀態,生怕一放鬆就會死去。”

“我不想死,所以我只能舉起手來殺人,那六年,是發泄,也是成長,雖然很殘忍,但是這就是現實,沒人天生墮落,只因爲他們無法對抗現實,我不甘心**縱,所以我反抗,我活下來了,所以我在這,所以我還有機會去尋找逆天改命的方法。”葉辰從來沒對誰說過這些東西,但是葉辰實在是忍不住了。

“抱歉,跑題了。”葉辰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繼續說:“我想表達的是我能明白你的心情,甚至我比你還要了解,但是我希望你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今天你差點入魔了!一但入魔,你妹妹就徹底的沒有了親人了,就算是爲了你妹妹,你也要控制好你的情緒,畢竟你們兩個是最親密的人了。”

“我也不太會安慰人,所以這些事還要你自己想明白才能走出來,你先想想吧,我去轉一圈。”葉辰沉默良久,見徐影不說話,慢慢的站起來,飛身離開。

葉辰所去的方向是神風城,既然是傭兵團,所以就會有一個固定的基地,葉辰打算帶着徐影去他們的基地轉一圈,至於還會有多人活下去就看這個傭兵團的作風了。

伊月沒在醉仙閣,但是卻好像知道葉辰要幹什麼一樣,在醉仙閣留了一句話:天勒城西!

葉辰聽到這句話之後,微微一嘆,感嘆自己以後的生活,男人都不太喜歡比自己聰明的女人,走了這麼一個大智若妖的老婆,以後幹啥事都瞞不住了,但是不得不說有時候聰明的人辦事確實很讓人覺得輕鬆,例如這個……

徐影一個人坐在河邊,看着水中的倒影,心裏充滿了悲傷,他的淚流乾了,以後就不會在流淚了,以前他一直覺得自己還小,但是現在卻在一瞬間長大,不經意間,頭上居然多了幾縷銀霜……


葉辰從他頭上飛過,一把抓起徐影,徐影本來還打算反抗,但是在發現是葉辰之後就放棄了,反抗也不會有結果,還不如不反抗,更何況葉辰又不會害他。

飛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葉辰在一城外無人處落下身形,取出一把劍丟給徐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既然已經犯過了,那就殺到他們心寒!”葉辰聲音冰冷,就連徐影都打了一個寒顫。

“你不是讓我控制自己的情緒嗎?”徐影反問,劍也沒拿起來,而是看着葉辰。

“最好的防守是進攻。”葉辰說完後,就朝着城門有去。

“……”徐影默然,把起劍,跟在葉辰的後面。

“你就想一輩子都有在人後面?”

徐影一愣,快步走到葉辰身邊,卻聽見葉辰問:“這就是你的目標?”

徐影沉默,再大跨一步,走到葉辰前面,葉辰才淡淡的說道:“做事要敢爲人先,事成之後要懂得隱忍,我不能給你點一輩子的路但是我可以幫你現在,你想從軍,我可以幫你拿一個軍功封爵,你想要繼續修煉,我可以給你推薦一個師父,你怎麼選?”

徐影神色淡然,頗有幾分超脫:“爲什麼要這麼幫我?”

“相信命運嗎?”葉辰一笑,在心裏又加了一句“我不信!”


“……”

“給你一個時辰考慮。”葉辰說,這時候他們已經到了天勒城了,徐影跟着葉辰走了進去。

wωw ✿тt kдn ✿c ○

“敢不敢再殺人了?”葉辰問。

“……”徐影還是沉默。

“呵呵,不說話我就當你敢了。”葉辰撇了徐影一眼,然後才說,“殺一是爲罪,屠萬即爲雄。屠得九百萬,方爲雄中雄。所以城西,去殺吧!” 選拔賽已經開始,凌浩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將這兩個爛貨斬殺,然後又將地窖里的那些人全都放了出來,這一下子花費了不少功夫。

起初凌浩也沒想管那麼多,可是於心不忍所以就順手幫了一下,但是這一幫愣是幫了好久,所以現在凌浩不得不儘快趕回選拔賽場。

選拔賽場,這裡現在人山人海,不僅是人類強者在這裡觀看、歡呼,就連蜥蜴族的都來了不少。

擂台上,兩個男子,一個顯得比較儒雅,一個直接就是山一般強壯的大漢,體型差距雖然很大,但是這並不影響兩人打鬥的精彩場面,雙方几乎勢均力敵,不是你打我幾拳,就是我還你幾腳,打來還去,不亦樂乎。

在場外一處隱蔽的地方,也是聚集著不少的人和蜥蜴族,他們雖然沒有去觀看比賽,但是對比賽的關心程度,甚至比那些鐵杆都強,因為這裡是一個賭場,他們在這裡專門就是為了賭誰輸誰贏。

在蜥蜴族的領土內,開賭場並不算犯法,甚至於每逢幾年一遇的大比賽場合下,就連這裡的蜥蜴族皇帝都會來押上許多的金錢。

而這次也不例外,蜥蜴族皇帝暗自來到這裡押了一百萬金幣,相比前些年這次押的金幣還算比較低的,說實話在蜥蜴族的皇族內,就算有缺少的東西但也不會缺錢,因為在地底世界中有豐富的金礦,每年的金礦都是由皇族收繳盡七成以上。

所以說,這次選拔賽這位蜥蜴族皇帝並沒有太關注,頂多就是來看看熱鬧,因為他也不相信這人類能有強過魔獸的力量。

在另一邊,也就是擂台下比較靠前的地方,幽蘭站在那裡很是擔憂,她也參加了這次的選拔賽,說白了就是想要和凌浩切磋一下。

可是凌浩卻遲遲沒有出現,她並不認為凌浩躲在哪裡準備給大家一個驚喜,反而比較擔憂,因為她對凌浩還是有些了解的。

在這個人山人海的地方,喧鬧的歡呼聲,以及低嘆聲,都可以顯示出地底世界帝都的繁榮,在這裡每年都有一場舉世矚目的強者大賽,而這場強者大賽是地底世界魔獸種族中所有的青年才俊才可以參加,而這場強者大賽就在選拔賽結束后一個月開始。

幽蘭正是因為這場強者大賽才來找凌浩的,因為在那場大賽上,凌浩發生了惡魔狂化之後她就能醒來了,所以之後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所以有關於噩夢中的事情,她也是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當然凌浩知道的可比她多,但是正因為如此幽蘭才把凌浩當做是噩夢中的重要人物。

經過一夜的暢談,幽蘭也是漸漸相信這場噩夢是有人預謀的,而且恐怕這個背後的人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大。


不過現在的幽蘭並不會很魯莽的去探究這個謎底,一切都要等凌浩的決定。

可是現在凌浩遲遲不出現,這簡直超乎常理,對於這種選拔賽凌浩向來都是不遲到的,而且這次凌浩參加選拔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實力的突破,以及天使的洗禮帶來的好處。

對於天使洗禮的好處,這可是個絕對的誘惑,幾乎所有的人類強者都是為了這個而參加比賽的,想想以後修鍊不會遇到瓶頸,一帆風順,這就是天才的基礎。

時間,已經過去好久,由於選拔賽向來都是給沒來參賽的選手兩次機會,所以凌浩沒有來參加淘汰賽,已經失去了一次機會。

可是如果凌浩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及時趕到,那他將要面對的是十個靈武境的圍攻方可繼續參加比賽,所以說幾乎沒人會因為遲到而去對付十個靈武境。

現在選拔賽已經結束,場上只剩下十六個人,裡面包括幽蘭。

「呵呵,現在你們十六人有沒有想要退出的?」之前那位老著說道。


「退出?」十六人心中都紛紛打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不過他們已經從激烈的淘汰中走到了這裡,怎麼可能輕易放棄,「不退出!」

十六人齊聲答道。

「好,果然不錯,沒想到人類中也有這樣的勇氣之人,不過接下來的比賽那可是異常辛苦與危險的,所以我想在問你們一遍,退不退出!」老者笑著說道。

雖然有些遲疑,但是依然答道:「不退出!我們堅決不退出!」

「好!好!既然這樣那麼接下來在你們十六人之中會淘汰八人,除了那個至今未到的凌浩,你們現在可以兩人一組進入到特定的比賽場地。」老者笑眯眯的拿出一個半米高的火晶石石台,「先說好,特定的場地中,有火山、有大海、有深淵、有極寒之地、有幽鬼之獄、有天使領域、有幻之境地、有獸潮之森,這八個場地都是極其危險的,說不定一踏入場地就會死無全屍。」


「好了,那麼現在開始就抽籤吧!」

老者話落,然後只見幽蘭上前一步說道:「尊敬的蜥蜴族大長老,可以再等等嗎?」

「小女孩,為什麼?」老者依然笑眯眯的,看起來很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