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至如實的的說:“我當然是從前山的路爬上來的!”

少年說:“既然是同門,卻如此愚蠢的爬上山”

“你師父···你師父也走了嗎···”江至猜想。

少年一聲感嘆:“他啊,他那麼大年紀了,比我都沉不住氣,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兒···幾年前他就雲遊了,只是告訴我記得來這兒!”

少年緊接着問道:“你師父呢!”

江至沒回答他,但沉默已經告訴了少年明確的答案。

少年看到氣氛很沉悶,重重的拍了江至的肩膀。“你師父難道沒教過你怎麼在冬天的時候爬山嗎!”

武道仙門 :“這個用教嗎?就是按路上山啊!”

少年一臉諷刺的表情挖苦道:“看來還是我師父比較靠譜”

少年說:“護法沒有告訴你通向這裏的山路嗎?”

“護法?”

少年的樣子到是顯着更激動些:“你師父連護法的修法也沒傳給你嗎?頂禮我的好師父如此慷慨!”

少年又正態言辭的說:“護法,可以說是存在的,也可以說是不存在的!”


“爲什麼,這不是很矛盾嗎?”

少年搖着頭表示:“不,這並不矛盾。不存在是因爲他是你的修持使意識裏留下的影子。存在是因爲確實有護法的存在,通過你的修持而感召他護法!”

“但是,護法沒修過,本尊的修持應該也會給你指示 啊!”

江至一臉羞愧:“我跟師父修持並沒有多久,後來事情發生後就耽擱在一邊了!”

少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難怪,我也是最初修持五年才見效果!”

“可看你我年紀相仿啊”

“十七,五歲便跟了師父學習!你呢!”

“十五歲···”

少年笑道:“那我便正式介紹下。圓淨宗二十四代弟子馬春生師公,門下王珮玖的徒弟,境緣!你呢!”

“我是鄭陽師父的徒弟,江至!”

少年整理了思路突然驚呼:“那麼,按輩分你就是我同門師兄?反倒我成了師弟!”

江至無奈的看着他,他心裏想着:這又能怎麼辦呢!···

天越來越黑,此時大殿內除了師兄弟在瞭解着彼此的師父和出身的暢談,山下,山外,只有一片寂寥,寒風打葉。


殿門漸漸被推開,兩人注視着即將推門而入的人。

爲首的一個個子不高,上身裹着黑色大衣的年長老人,但瞧着這股子走道的勁兒到是結實的很。進來時看那安若泰山的表情,顯然並沒有驚訝於兩人的存在。

境緣打眼着老人的全身上下,心裏肯定:“這便是師父的同門了!沒錯!看那太星般深邃的眼神,同師父一樣!”

瞧向左邊那個裹着黑色大衣,強壯的中年人。看他的樣子便該是老人的徒弟,自從進門開始,這男子便瞧着老人的每一個步子,像是生怕地滑而謹慎着他的身子骨。

“他怎麼那麼強壯···”江至心裏嘀咕着。

再瞧向老人後面,看那樣子便知是一個年紀也同江至相仿的男孩,高大而一臉冷淡。

那最後進入大殿的。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如梅如瑰的花一樣,臉頰被凍的通紅,卻滿是桃花的笑容,

江至,境緣起身作禮。合掌,恭敬而齊聲問訊:“師伯好!”

這師伯拍了拍身上的雪,身體端正着,臉上劃過一絲微笑。也倒是瞧遍了他們的渾身各處般後才問道:“你們都是我哪個師弟的弟子啊?”

境緣答道:“王珮玖之徒”說完將一封信呈給師伯。

江至答道:“鄭陽老人的徒弟”隨即也把信呈給師伯。

師伯將境緣的信小心的拆開,秉氣沉神的注視着信裏的內容。師伯後面的三個隨行,很有威儀的站在後面,沒有一絲動彈。

信裏寫道:

離垢大師兄閱

別至四十三冬暖,兄親可爲安否?遊戲山林無能忘懷。此日聚師遺子,尚能足圓圓以否論。兄親憶,二年四日四兄出入陰陽神聚有頂峯,做取枝遊戲而驗修證,慚愧弟於陰神。故兄親指正。談於我有弟子,名境緣。根性中中,品性端正。非奢靡子。於初期中起,修以見路。日後託付兄親照顧,我往於東方境。

珮玖師弟落書

致師兄書

師兄,你我這一別啊,已經十二年了吧?但是當你看到此信的時候啊,就證明我的身子骨撒手人寰嘍。自從上次咱們兄弟四個有頂峯夢中一聚,就了無音信了,我一直很想念你們,可惜今生再也沒這個機會了。我知道,你還活着,這也是師父的囑咐命你在我們最後走,你是有這個能力的。你在世間和修持方面成就頗大。

我一生無子嗣,只有一個小徒弟,他······師兄,日後我就把他託付於你了,師弟先行而歸。

江至的師伯看過信後,於兩封信整齊對摺,塞進信封,揣入懷中。望着信封又頓了會。他那太星般的眼神又瞄向了兩人,先是掃了掃他們渾身上下,又盯着兩人的眼睛定了一小陣子。

“你們的師父都很關心你們啊!說明你們都是好樣的!日後就跟着我吧!跟着我修持,跟着我生活!”

師伯將手搭在中年男子的肩上說:“這個是我的弟子,我叫他剛子!”

剛子朝着二人微笑的點着頭說:“師弟們,以後多多互相學習!”

江至境緣兩人隨即回禮答是。境緣:“希望師兄以後多多照顧!”

“恩,應該的,客氣了!”

隨着點到那名冷淡表情的少年介紹道:“這是我的孫子,行明。”

少年幅度極微的點點頭。


“她,是我的孫女,行慧”

她很開朗,臉上露着酒窩開心的笑着,走到兩個人面前,伸出雙手道:“你們好!互相關照!”

兩人到是很意外如此打招呼的方式,畢竟都是沒怎麼接觸過女孩子的小夥子。瞧他們臉蛋就顯着紅紅的。

江至: “師姐好!”


境緣:“你好師姐!”

行慧看着他們握手時臉蛋都紅了,不禁的笑了。 老人的家很大。那真是一座大房。門前停滿了轎車,院子裏不時的有流動的警衛,他們穿着棕色的大衣。巡邏犬也在院裏自由的活動着,周圍的監控就像星辰般。

管家伴隨着警衛從別墅中出來迎接他們,他看着領來的客人,鞠躬微笑着,便一同進了那夢幻的大房子。

老人是一個大型集團的董事長,佔據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財力雄厚,人脈廣泛,各行精英和領導經常拜訪。最初的一段時間,叔伯沒有給他和境緣安排任何事,也沒有讓他們入學。他們兩個白天沒有人陪他們,師兄和師姐都在上學,大師兄又天天左右不離師伯一步。沒事兒的時候就在房子裏和院子裏熟悉着環境。那些出入的各界人士凡是見到他倆在院子裏到處亂晃都極其恭敬的打招呼,畢竟誰都瞭解有大王的牌,旁邊的牌都不會太差!

一天。師伯安排管家和女助手帶江至師兄弟去名品商場,爲他們買上學的用具,和各種他們喜歡的衣服與任何東西。他們在商場像女孩一樣的一件件的試穿,高興的合不攏嘴呢!大包小包的東西真的可以塞滿一輛轎車了!累壞了隨行的安保人員!他們都換算了體面的衣服,人靠衣裝真是不錯的,這就顯着兩個人的氣質的了!在兩人結束了他們的狂購行程時,管家帶領着他們到一家珠寶店。

經理看到管家將要進店,馬上拿出已經準備了很久的東西:“您來了,陳管家。東西已經準備好了!”他遞給管家。

管家微笑的迴應經理表示很好。打開那兩個精美的禮盒,裏面是一條銀色的勾形項鍊,勾形中間有一奇特形狀的文字,另外裝在一個盒子裏的是一個銀色戒指,也是同樣的文字標誌。管家爲他們帶上項鍊,遞給他們戒指時對師兄弟說:“這個,戒指是家族主要成員的標誌,要帶在左手拇指上!”管家隨後也亮起他拇指的戒指!

“哇!這太酷了,你說是嗎師兄!”緣境驚呼着張着嘴!

江至也愣住了:“是啊···”

管家非常能理解他們的此刻心情,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突然生活的鉅變和電影裏般的情節,一定會是激動的。

一行人離開店鋪後,幾個店裏的女售貨員都聚到經理跟前,都問這是什麼人,有這麼大個排場。經理微微着搖晃着頭,望着他們走去的身影對員工嘆息道:“這是你們一輩子也嫁不過去的家族啊!”

“切!被你說的那麼誇張!”一個站在他旁邊的年輕女孩不懈的哼了一聲。

經理瞧着她說:“知道這是誰嗎?他們就是政明集團!他們家族的戒指是咱們公司專門定做的,那一枚戒指就能換你們一套房子了!”

姑娘們聽着他的描述都不吭聲了,也許她們正在做着美妙的夢呢。

這個晚上,叔伯同管家,江至,境緣坐在一起。安排着關於入學方面的事。

“老陳啊,明天你就安排他們到學校吧!有什麼事能自己決定的就決定吧!我最近要到法國出差!”

“明白,老爺!”

師伯起身說:“江至境緣,你們跟我上樓”

三樓走廊盡頭的一間屋子,這是一個帶有暗閣的屋子,而暗閣就在書架的牆後。

書架下方是一個滑道,被一層木頭遮擋着。拔下滑道的鎖,從書架中間朝着兩側拉開,輕輕的推動旋轉的牆,後面就是暗閣。屋子裏除了兩盞微弱的光亮的燈和供奉着一尊岔怒表情的神像什麼都沒有。

師伯從神像後方拿出兩個本子,指着本子告誡着:“以後不論我在不在,你們兩個人每天都要來這個屋子修法!回來後我會檢查你們的修持!”

他們接過本子,緣境快速的翻閱着每一頁的大致內容。叔伯說:“不用找了,裏面都是基礎的修法,沒有誅法,也沒有神通的修法!”

境緣也到是直率,對師伯抱怨道:“師伯啊,我已經修了十二年的基礎了,不甘心再繼續修基礎!

師伯:“那你想修其他的幹嘛?害人還是害鬼啊?”

境緣被師伯噎的無話可說。師伯勸境緣:“到了該要你修的時候,就不會晚一分。上學都好好學習,我未來的產業要靠你們未來五個年輕人共同管理的!”

第二天早上,學校剛剛開始第一節課。江至和境緣在管家的安排下分到了一個班級。老人特意吩咐到管家,上學不用特意派人接送,讓兩人騎車,說是對他們成長有幫助。 秦陽嫣雨 。他也在兩人入學前告訴管家,按照正常渠道入學,不要張揚,有利於他們學習塑造好的氛圍。

在公司的安保經理陪護下,處理了相關入學手續。經理離校前輕聲的告誡兩人:“少爺們,董事長交代要好好學···”

江至和境緣站在講臺上等着老師介紹。老師是個年輕的女老師,長得很溫柔的樣子,歡喜的對臺下的同學們介紹:“今天,我們班來到個兩位新同學,大家鼓掌歡迎!”

臺下若有若無,有氣無力的掌聲到是拍了起來。

“做下自我介紹吧同學!”老師說。

“同學們好,我叫境緣!”

“我叫江至,多多照顧”

老師說:“好,兩位同學暫時到倒數第二排的空位置坐下吧!”

第一節課是語文課,課堂並不安靜,也許是老師太溫柔了,幾次恢復課堂的安靜後又回到老樣子。班級裏似乎都會有幾個刺頭兒,幾個長着就不是善茬樣子的男生交頭接耳,甚至有時忽然大笑,但是老師似乎並不想管他們。

江至,境緣都手裏握着筆,但那課本上卻始終未見一字。這幾個刺兒頭真是要鬧翻了天。

兩人心不在焉的盯着黑板。江至彷彿有些調侃的說:“喂,你不是修了十二年嗎!有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辦法?”

境緣皺着眉轉過頭,朝着還在盯着黑板而一臉迷茫表情的江至說:“要是有那種法,他們現在已經閉上嘴了!”

“那你十二年不就是白修了嗎,能幹什麼啊?”

“確實幹不了什麼···”境緣咬着筆說。

他又說:“不過我真想揍他們一頓,讓他們閉嘴!”

“您老人家可老實一陣子,師伯要是知道了,不會有好結果”

“哎,這種環境,本以爲是什麼貴族學校的,確是在這種地方···”

“師伯不想張揚,理解吧!” 那幾個刺兒頭似乎也鬧累了,沒什麼再能吸引他們注意力的東西,就把目光轉移到了境緣兩個新生身上,動起了壞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