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醫科大學,不知道怎麼的,李帥就覺得身上有點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壓着自己一樣,真氣透出有察覺不到什麼東西。

離着好遠,就看見李振軍在向着自己招手,才走到跟前,就見他湊着過來。“怎麼樣,我們學校的美女還是挺多的吧,特別是現在這個季節天氣比較炎熱,美眉們都穿的淡薄起來,嘖嘖,你看看多養眼。”

把他的臉推過去,李帥說道:“你小子倒是一身的勁嘛,不過你們學校的漂亮小姑娘還真不少。老是交代,有沒有泡上幾個?”

李振軍一臉興奮的說道:“那是當然,也不看看哥哥我是誰,當然已經是有婦之夫了。”

兩人的手同時伸了出來,李帥說道:“喜糖。”而李政軍則說的是紅包。

同時笑起來,“你小子倒是狠啊,我不過就是要幾個喜糖,你可是連紅包都叫出來了,是不是已經搞定了?”

他得意的笑道,“那是當然,你大嫂正在上課,等晚上了就把她拉出來給你瞧瞧。漂亮着來!” 兩個人一邊聊一邊向着李振軍的寢室走過去,周圍的漂亮女孩還真是不少。李振軍不時的撞幾下李帥,示意一些長的非常漂亮的女孩。嘴裏面不停的介紹着他們學校的美女信息。

李帥終於受不了了,“你是不是最近老婆管的比較厲害,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李振軍訕笑着說道:“嘿嘿,你怎麼知道。”

“難怪見到美女以後這麼興奮,原來是有原因的。”李帥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李振軍臉上一紅,“你敢開我玩笑,看我怎麼教訓你。”說着把李帥的脖子夾在了手臂中。

“好了好了,不鬧了。”李帥見他惱羞成怒,趕快轉移話題,“你們學校那裏鬧鬼啊。”

李振軍聽他問起,臉色頓時就不是那麼好了。“提這個做什麼,你可不要想跑去看熱鬧,這次真的有點邪門,最近我也感覺自己不太舒服。你一說起,我就覺得身上就有點發顫。”


“好奇嘛,快說說是那裏。”李帥裝做一副乖寶寶的樣子。

李振軍磨了半天,最終還是指了指在學院邊上的試驗樓。李帥順着他的手看了過去,嶄新的試驗樓看上去確實透出一陣陰冷的氣息。可是在仔細一瞧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李帥覺察到自己身體裏面的兩股真氣都有些蠢蠢欲動的,立刻知道那裏確實不有些什麼不好的東西。

李振軍拉了李帥一把,“別看了,那裏就是越看越詭異,現在弄的都沒有人敢過去了。除非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然連老師都不願意過去那邊。”

李帥被拖着離開了,心裏隱隱有些不妥,既然都遇見了自己是不是應該管一下這件事情呢。算了,到時候在說吧,先把李振軍的事情解決再說。

走進他的寢室,一股刺鼻的氣味就鑽進了李帥的鼻子裏面。“我靠,比我們寢室還厲害,當初我還認爲只有我過去住的那間寢室是人間地獄,沒有想到這裏還有比地獄等高級的空間。”

李振軍不但沒有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反而引以爲傲的說到:“那是,這裏就是我們這裏最致命的所在,號稱連神仙都能毒死的生化武器研究所。”

李帥捂住鼻子,一邊還用手把那股異味扇開,“受不了了,你先把東西整理好,我一會再過來吧。再待下去我估計就要直接送醫院了。”實在是太要命了,簡直就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那你一會記得回來,我很快的。”李振軍一臉你還不行的樣子,“我們這裏多有個性啊,你還是不懂欣賞。”


對於這種低級趣味,李帥不敢領教,也不多說一句直直的就跑了出去。

醫大不虧是重點大學,裏面的綠化工作做的非常好,空氣也感覺比外面新鮮許多。李帥走在一條鵝卵石鋪成的小路上,樹蔭遮住了刺眼的陽光,幾許陽光從葉子的縫隙裏穿了下來,照射在林間的地面上。樹林裏面非常安靜,幾個學生還拿着書坐在小樹林裏面的石椅上認真的看着。沒有打擾他們,李帥慢慢的走過樹林,不知不覺間來的了那間實驗樓。

看着眼前的試驗樓,那所大樓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自己。雖然如此,李帥還是決定不要進去,沒由來的他也不想自找麻煩。

一個年輕的女子從樹林裏走到了李帥的旁邊,李帥看着她慢慢走來,眼光完全被她的容貌所吸引。靈動的大眼睛,透着睿智的神情,看向李帥露出少許疑惑的神情。飄逸的長髮,一股清新的味道撲進李帥的鼻子裏面,是那種從她的身體裏面散發的清香,不像是一般女孩用一些化妝品弄出的香氣。嘴脣上也沒有塗抹脣彩,可是健康的紅色也讓人感覺她活力四射。

皮膚很白皙,身體透出健康的血色。李帥還能夠感覺到她的身體裏面流動着不弱的真氣,雖然沒有自己的強,可是也所差無幾,那也就代表對方的功力就在金丹後期的門前打轉,只要再突破一點,就是完全的金丹後期。

身上穿着休閒的套裝,嬌小的身材確實沒有辦法讓李帥把她和那些降妖驅鬼的術士聯繫在一起,可是李帥知道對方來這裏是想解決試驗樓裏面的事情。見到對方也在打量着自己,可是不管怎麼做都好像看不透自己,臉上露出了疑惑的樣子。

李帥見到她那好奇的樣子,心裏不覺的跳了一下。

“你也是來這裏解決那邊的事情嗎?”那個女孩指着李帥身後的試驗樓問道。

李帥一愣,接着趕快答道“是啊。你也是?”其實專注的盯着她猛看,見到女孩發問,隨口回答了一句,心裏還在不斷的嘀咕着,我是不是要泡她,像這麼極品的還真是沒有見到過。她的美是一種稍有內斂的美,關鍵的是她的氣質,更加凸現了她給人的映象。當意識過來的時候,自己的嘴裏就順着她的話扭曲了原本自己要離開的本意。

“我是徐靜,你叫什麼?”話音很甜,讓李帥聽的又是一陣發楞。“我叫李帥,你怎麼發現這裏的?”對她跑到這裏來,李帥還是比較疑惑的,最近見到的修行者也確實多了一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這裏給李帥的感覺也是比較詭異,雖然知道對方的功力很是不錯,可是不曉得爲什麼,見到她以後自己就想去保護她,儘管對方有很強的能力,自己就是想把她抱在懷裏。

以前還真的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李帥敢肯定,自己對她有很大的意思,只是由於自己控制的比較好,所以臉上看不出來。不然,李帥估計自己肯定是一副豬哥的樣子,嘴裏不斷滴着口水。

“我是昨天經過這裏的時候才發現的,那個時候沒有什麼準備,所以就沒有闖進去。”說着徐靜取出了身上掛着的揹包,在李帥的面前晃了晃,“今天可是有備而來,肯定把事情解決了。”

李帥見到她一副不經世事的樣子,透着幾許精靈的傻氣,心裏想到估計對方也是那個世家的弟子第一次下上吧。要不然也不會對自己一點防備也沒有,現在的年頭好人少壞人多,她也不怕自己是一個壞人,就這麼和自己沒有防範的談起來,說的還是一些比較隱匿的話,至少在尋常人看來,這些事情都是騙人的。

“我也就是剛纔發現到這裏有些不正常,所以來看看能不能做點什麼。”李帥稍稍篡改了自己的話,雖然與原來的意思有些差別,但是也不會有太大的偏離。怎麼說自己也是走到了這裏,如果不是遇見徐靜的話可能就走了,不過見過她之後,計劃就變動了,跟着她一起去看看,說不定還能夠幫上點什麼忙之類的。

徐靜看了李帥一會,少許激動的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自己出來,沒有想到就能見到這樣的事情,你的功力我看也不比我的差,正好也搭把手,看我怎麼解決這裏的事情。”她紅潤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神情,李帥越看越是喜歡,這個漂亮小姑娘一定不能放過,李帥倒是下定了決心。

“那我們是不是就從正門進去?”

“好。”徐靜點頭應道,說完她拿出一個羅盤,仔細的觀察了一會,“裏面不像是一般的鬼魂,這裏的陰氣比價旺盛,就連白天都有這麼強烈的煞氣,看來裏面的鬼物很不簡單。”

李帥也認同她的話,自己也能夠感覺到裏面的傢伙不簡單,還是小心點比較好。看着徐靜急匆匆的就往裏面跑,雖然也給自己加了幾個小的護身法術李帥就是覺得自己不放心。手裏面捏上了幾個威力強勁的印法,又給她的身上添了幾道,自己的法術也是傳自古代的修真門派,相較現在的雖然略現粗糙,可是威力卻大上許多。看來古代的修行者修煉的功法更接近天道的本源,他們的力量更純,威力也更大。李帥心裏琢磨着同樣是一個護身法術,自己施出的不過是功法典籍中嘴浮淺的,就比徐靜自己加註的強了至少一倍,她還一點都沒有覺察到自己動了些手腳,師父傳下的典籍真是好東西。

試驗樓的門是縮上的,近期也沒有幾個人敢過來,校方覺得有些不對,所以就將門鎖上了。不過這點小事也難不到兩個人,徐靜小手往門鎖上面一貼,李帥覺察到她的手上透出一股勁氣,接着門就被打開了。

裏面黑黑的一個長廊,陽光從大門透進去,卻也就是照出一點點遠的距離,對於深一點的地方就一點都看不見了。徐靜手裏面羅盤的指針不停的轉起來,看上去就知道里面不是什麼好地方。

陣陣寒流從長廊的深處吹了出來,兩個人都感覺到了些許的寒意。對於兩個有着不弱修爲的修行者來說,這就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他們兩個人都已經把真氣護在了身上,還能夠感覺到寒意,那麼代表襲來的並不是真正意義的寒氣,而是強大的鬼氣。

李帥身體裏面的黑色氣勁這個時候非常興奮的跳了出來,他感覺到一股清涼散開,沒有刻意運功寒意就消失了。李帥能夠感覺到寒流不是被驅散的,而是被那股黑色真氣吸收了。

朦朧的淡青色光芒從徐靜的身體裏發了出來,圍繞着她的陣陣陰氣都被擋在了她的真氣外面。

兩人一起走了進去,身後的那一點光亮漸漸消失,摸到牆壁上,李帥找到了電燈的開關。將電燈打開,頭頂的日光燈閃爍了幾下,長廊裏面亮了起來。

羅盤在進入試驗樓裏面之後就好像失去了作用,徐靜幾次催動真氣,羅盤的指針都在不斷的轉動。見到羅盤沒有用處,徐靜皺了一下眉頭,李帥在旁邊看的倒是心裏一樂,這個女孩真漂亮。

徐靜又從揹包裏面掏出一個銅人,將銅人放在羅盤上面,兩個東西結合在一起,金色的光芒閃了一下,銅人的手臂擡了起來。

“這裏確實有問題,而且是很大的問題。我們好像遇見鬼門了,不過連接陰陽兩界的鬼門怎麼會無端的出現在這裏。”徐靜面上露出思索的樣子,李帥也在旁邊暗自嘀咕,自己還真是的鴻運當頭,早上才遇見異空間的生物,下午就可能見識到傳說中的鬼蜮。不過能和一個漂亮的女孩一起,也不算是一件苦差使。

順着銅人的指向,兩個人慢慢的前行。李帥身體裏面的那股黑色的真氣越顯興奮,不斷把周圍的寒氣吸收進來。雖然兩個人距離寒氣發出的地方跟近了,可是身體感覺到的溫度卻也沒有降低多少。

徐靜也覺得有些不正常,可是這個時候也沒有精神管那麼多,她已經緊張的有些發抖了,是興奮的發抖。以前都是和家裏的人一起纔會經歷這樣的事情,長輩們不知道爲什麼就是不放心自己一個人出來。怎麼說自己也有金丹後期的修爲,要不是自己跑出來,還真的遇不見這樣的事情。

大咧咧的性格讓她一點都不擔心,如果要是遇到自己處理不了的情況應該怎麼處理,只想着降妖除魔的她手裏已經取出了一個黑色的短木劍,心裏面充滿期待的希望能夠遇見一個厲害的妖怪。

她一邊走一邊琢磨着以後回去和家裏面的那些傢伙吹噓一下。李帥在旁邊卻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再往前面走就有一個裂縫,雖然看不見,可是不斷有強烈的氣息從裏面傳出來。李帥把身體裏面的真氣散開,領域自動的向着前面的裂縫探了過去。

一把抓住徐靜的胳膊,讓她前行的步子停了下來。徐靜回過頭,看見李帥臉上凝重的表情問道:“怎麼了?”

“前面有一個裂縫,好像有東西在裏面。”

“裂縫?”徐靜聽她這麼說,注意力集中在前面,也確實感覺到李帥說的那個裂縫,想了一下,向着裂縫繼續走過去。

李帥攔下她,“你都不知道里面有什麼就冒然闖進去,要是遇見什麼怎麼辦。還是我先過去看看吧,你跟在我後面,萬一出了事情你也好做個準備。”

徐靜厥着嘴不滿的說道:“不要,你別以爲功力比我高點就想指揮本小姐,我可不甩你這一套,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裝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完就跑前兩步從那個裂縫裏面鑽了進去。

沒有多想,李帥趕快也跟着進去,好容易遇見一個心動的,可不能讓她出什麼事情。領域覆蓋在自己的身上,李帥也不怕有什麼東西會突然襲擊自己,就算有也會被擋下來,領域用做護甲可比一般的什麼法寶護身要好的多了,攻擊的力量直接就給吸收掉,就算不能運用也可以拋到異空間去。

進去之後,李帥就看見徐靜站在那裏傻傻的看着前方深不可測的洞穴,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兩個人呼出的空氣都直接就變成了霧狀的冰晶,還好都用真氣護住了自己,不然一進來肯定就被凍僵了。

“沒有什麼東西攻擊你吧,怎麼傻傻的站在那裏?”李帥關心的問道。

徐靜回過神來,“沒有東西,但是就覺得這裏怎麼那麼陰森啊,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李帥倒是沒有發現身上有什麼不對勁的感覺,反而那股黑色的真氣在進到這裏面之後安靜了下來。

“這裏應該就是鬼界的入口了吧。”李帥不太瞭解這些東西,雖然自己腦袋裏面的典籍也有這些東西,但是他還沒有什麼功夫翻閱這些暫時用不上的東西。師父傳下的那些典籍功法,看起來都是非常耗神的,大略的看一下其實只是簡單的瞭解,也並不能完全的掌握。想要真正的清楚這些東西,是要靠很長時間的修煉。不然修行者從古至近也沒有聽說過有多少,其實也是那些東西修煉起來非常深奧,往往一個境界都需要大量的時間去突破,那有精力去做別的事情。

“應該是吧。”徐靜的聲音不太肯定,見到李帥盯着她直看,臉上一紅,“盯着我做什麼,反正都進來了,就算想埋怨也等出去了再說。”

身後的裂縫在兩個人進來以後就合攏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再次打開。雖然心裏沒有底,可是李帥也不害怕,怎麼說這裏還有一個小姑娘來,要是真露出了什麼不好的表情會被她看輕的。

“好拉,不要說這些了,我們先順着路往前面走看看,也許會發現什麼。”說着李帥就帶頭向着洞穴深處走了進去。

徐靜不好說些什麼,跟着他就走了過去,兩個人還多少有些照應,一個人遇見事情了就比較麻煩。這裏又是一個不瞭解的地方,雖然自己的功力也不差,可是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女孩,多少也是有些怕黑的。

走在前面的李帥聽到她跟上來,回頭向着她問道:“你身上有沒有帶着什麼可以照明的東西,雖然也能夠看見,可是總有些不舒服。”


洞裏沒有光線,徐靜是用真氣探路的,她有些奇怪李帥怎麼能夠在這裏看見東西,還是說到:“只有一些符紙,是用來施法用的,其他也沒有什麼可以照明用的。你一個男的難道就沒有帶着火機嗎?”

李帥搖搖頭,怕對方看不見,還是說了一句,“我不吸菸,所以也就不帶那些東西。”

“我能夠感覺到,怎麼說我也到了能夠真氣外放的境界,要不然也跟不上你啊。”徐靜好像不願意對方有任何瞧不起自己,還故意解釋了一下自己是有能力看見路的。

李帥感到她的性格還是很有意思,於是逗着她說道:“這裏沒有一點光線,這麼黑你怕不怕。”

“你說呢?”徐靜倒是反問一句。“我怎麼知道,”李帥擺擺手,臉上露出一些笑容。

“前面有一個斷裂的口子,你能感覺到嗎?”李帥察覺到就在前方不遠處有一道巨大的裂口,直直的越有十數米的距離,越過那個裂口才能到另外一邊去。裂縫裏面感覺不到是什麼空間,可是明顯不是自己來的地方。領域透過去,也都感覺不到有什麼東西,就是一片虛空的感覺。

“我能夠感覺到有一個裂縫,但是卻感覺不到裂縫之外的東西,你有什麼發現。”徐靜的真氣能夠發出的距離讓她感覺不到對面的洞穴,兩邊洞穴讓李帥覺得被那個巨大的裂縫分開了,裂縫裏面的是什麼空間,只是李帥心裏隱隱覺得要是掉了下去那就是一點生機都沒有。

“那邊還有一個洞穴,不過這個裂縫把兩邊分開了,我來試一下能不能通過去,你有沒有帶子什麼的,萬一我掉出去你也能夠拉我一把。”李帥對着她問到,雖然也不指望她真的能夠拿出一條繩子之類的東西,不過還是有一點期待的。

果然,徐靜沒有帶來帶子這類的東西。李帥本來也就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於是只有取出了天罰,希望駕馭着自己的長刀試一下能不能通過去。

交代徐靜在這裏先等着,不要冒然就闖過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不好。李帥拿着長刀,把真氣灌注進去,刀身發出了青色的光芒,照亮了黑色的洞穴。

一個巨大的裂縫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順着青光,兩個人都把頭探出去想看一下裂縫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可是一瞧之下,兩個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

完全就是一往無際的空間,唯一聯繫着的東西就是對面的那個洞穴,對於修行者來說跳個十幾米遠是不存在什麼問題的,可是這裏發生的事情不能那麼輕易的下結論,萬一在這個空間裏面那些規則不適用,真是玩命的事情。

李帥深吸了一口氣,刀身的光芒更加光亮,他回頭看了一眼徐靜,眼中流露出開心的笑容。這個時候他心裏想的是,就算出了事情,也有一個自己心慕的女孩惦記,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刀光把李帥的身體籠罩起來,就見到一道光芒直射出去。李帥身體化成一道精芒,發出耀眼的光亮。 駕馭着長刀,李帥的身體發出強勁的刀芒,大量黑色的真氣涌入自己的身體裏面,筋脈超出負荷的運轉着,體內運轉的黑色真氣和涌入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原來只是氣體狀態的真氣向着液體轉化。

成功的渡過了那個神祕的間隙,真氣的質量倒是上了一個臺階。李帥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吧,於是將長刀揮了幾下,刀光傳出很遠,對面應該能夠看見吧。

果然對面燃燒起一張符紙,火光一現,李帥知道徐靜明白自己成功了。就看她怎麼過來了,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

徐靜看到對方很輕鬆的過去了,心裏也放下一口氣。取出自己的短劍,這把也是修行界一件很有名氣的飛劍,叫做星雲。雖然它的樣子看起來不怎麼樣,那是因爲它的材料與一般的飛劍不通。黑色的劍體,全部都是用隕鐵製造的,看上去好像不怎麼起眼,其實是由於被法術封印了它的威力。

默默運起心法,飛劍黑色的劍身泛起白色的光芒,光亮的劍氣讓這裏幽暗的空間頓時多了一些生氣。

不再多想,徐靜縱身飛了出去。她駕馭着飛劍很順利的就越過了一半的距離,就在兩個人都要舒下一口氣的時候,強大的氣流讓她的身體偏離了原來的軌跡。她努力的想要向着李帥站立的地方飛過去,卻發現怎麼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巨大的氣流從四面八方襲向她,她就像一片葉子飛在驚濤駭浪之中,臉上露出了驚恐的樣子,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完了。

李帥本來見她已經飛越了大半的距離,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了,伸出雙手正要把她接過來,可是突變驚起,就見到徐靜的身體不可自制的晃了起來。李帥沒有多想,縱身就跳了過去。

剛躍出洞穴,就感覺到了裂縫中狂暴的氣流,什麼金丹後期的修爲根本就派不上用場,他立刻知道了徐靜的身體爲什麼會出現那樣沒有規則的動作。在這股更本無從抵禦的氣流下,兩人那點淺薄的功力根本就派不上一點用場。

李帥感到身體沒有辦法像着徐靜靠攏,他非常不甘心,一點都沒有辦法的感覺實在不好,無力感讓他痛恨自己的力量爲什麼這麼弱。就在這個時候,李帥身體裏面的那股黑色的勁氣又竄了出來,全身被黑色的光芒包裹,在狂暴的氣流中李帥第一次控制住了自己身體的動作。

強大的能量在這個時候不受控制的從身體的表層鑽進體內,像是刀絞一般的疼痛感涌上大腦,李帥卻顧不上這些事情,他一心只想着把徐靜從亂流中救出來,見到身體能夠控制了,第一時間就向着她撲了過去。

拉住她的手,李帥猛的回身飛向那個洞口,不過數秒鐘的時間,兩個人就偏離了洞口數百米的距離。還好李帥速度夠快,兩個人衝到了洞穴裏面,外面的急流更加狂暴了,就像是颶風一樣吹過整個空寂的空間。

癱坐在地上,兩個人的臉色都是慘白的。李帥因爲身體發出的劇烈疼痛頭上冷汗直流,徐靜卻是嚇的面色蒼白。過了好一會,徐靜緩過氣來,看着對面坐着的李帥,她心裏滿是感激,要不是對方及時的救了自己,肯定就沒有命了,在那個看上去就漫無邊際的空間裏面,她知道一旦迷失了就根本找不到出路。

身體裏面的真氣亂成一團,黑色的真氣四處亂竄。李帥想要控制住它,可是根本就沒有着手的機會。沒有辦法,李帥只有將自己的真氣散開,牢牢護住自己的心脈,任由那股真氣自己遊動,期望它能夠趕快平靜下來。

徐靜往着李帥,心裏非常後悔,如果不是自己那麼衝動的衝進來,應該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吧,不但自己差點沒有命,還險些連累了別人。不過這時候想這些事情也是沒有用處,現在要考慮的是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

身體裏面一點都沒有平靜下來的樣子,李帥不禁有些着急,這可怎麼辦,還好身體裏面有自己的真氣還可以控制,不然任由它衝撞了內臟那就真是糟糕透頂。想了半天,李帥控制着領域在身體裏面打開,看看有沒有什麼作用。

狂躁的真氣在領域打開以後就像是有了宣泄的地方一樣,一下子就全部涌了進去。身體裏面四處竄動的真氣一下子就沒有了,李帥感覺經脈中一空,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徐靜盯着李帥的臉一直看着,他還是除了家裏人之外這麼關心自己的人,不知道他是什麼門派的弟子,爲什麼那個時候會來救自己。難道他不知道當時有多麼危險嗎,不過有一個願意在那種情況下來救自己確實讓她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見到他口中噴出一口血,徐靜的心裏一跳,不會出事吧。可是由於自己的真氣與他不同,徐靜也不敢冒失的給他輸送自己的真氣。萬一兩股真氣相互牴觸,反而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關切的走到李帥的身前,看着他一直沒有睜開眼睛,徐靜心裏開始有些焦急。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小手,卻也不敢發出聲音,害怕不小心打亂對方的心神。像是這樣運功療傷,最忌諱的也就是在關鍵時候有人打擾,徐靜出身也是大的修行門派,這些事情還是知曉的。

領域裏面沒有像想象中那樣混亂起來,黑色的真氣涌入之後,順着原來霧狀的真氣一起快速流動起來。液體狀態的真氣不斷和原來的真氣交融在一起,李帥感覺到自己的領域變的更大了一些。更多的晶體狀的物體出現在領域裏面,讓他的領域看起來就像是天空中的星系一樣。

領域擴大了,能量反向涌回了大腦裏面,順着自己一直修煉着的軌道運轉起來,並自動形成了一個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