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趁著我現在還沒說什麼,你還是趕緊走人,不然就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被送過去了。」其實柳喬喬也就是嚇唬嚇唬素月她爹,並沒有真的想把他送過去。

但是有了素月她哥的前車之鑒,相信她爹也不會不相信,看著他現在那驚恐的表情就知道他怕了。


「你不怕我告官揭發你嗎?」素月她爹說話已經開始結巴了,聲音也是顫抖著的。

「你去啊,上次就是我拜託他們的。」反正大話已經放出去了,柳喬喬也不介意話再說大一點,至少比起素月她爹來,她還是顯得有權力一些。

這下素月她爹徹底慌了,看著柳喬喬的眼神都充滿了恐懼。

「還不走?」柳喬喬不耐煩的說道。

「你給我等著。」素月她爹不服氣但是又不敢再做什麼,只能對著柳喬喬放著狠話。

說完就麻溜的爬了起來下樓了。

看他終於走了,柳喬鬆了一口氣,趕緊過去看看素月的狀況。

「你沒事吧?」素月現在看起來非常不好,眼神都是迷.離的。

素月也不回答,就是搖著頭,眼睛驚恐的盯著某個地方。

「先起來,我們回房間。」柳喬喬很是心疼這樣的素月,倒底是發生了什麼,讓素月會這麼害怕自己的爹。

柳喬喬把素月扶起來,正準備扶著她望房間走去的時候,突然素月的表情變得驚恐了起來。

「怎……啊!」柳喬喬剛想問怎麼了的時候,突然背後一股力量從她背後襲來。

她被猛推了一把,整個人朝前撲去,她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直矗矗的摔在了地上,而是還是肚子先著地。

摔倒的第一瞬間,柳喬喬就用手護住了肚子,但是根本沒用,肚子還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去死吧!」素月尖叫著,然後一把把她爹從樓梯推了下去。

推柳喬喬的人正是素月她爹,以為他走了,卻每曾想到他又突然折返回來,還猛然推了柳喬喬一把。

「姐姐!」顧不得自己爹是生是死,素月立馬衝到了柳喬喬的身邊。


因為肚子著地,柳喬喬擔心壓著肚子里的孩子,拚命的翻了個身。

「快去找梁亞博!」柳喬喬肚子一陣巨痛,而且感覺雙腿間滑過一股暖流。

她有種不祥的預感,這種不安的感覺籠罩著她。

「快去!」柳喬喬忍著肚子的巨痛催促著素月,她的額頭上不停的冒著細汗,因為巨痛她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素月幾乎是連爬帶跑的跑下樓,而慶幸的是剛好下樓就碰上了來接柳喬喬的許懷璟。

看到素月慌亂的樣子,許懷璟瞬間一種不安的感覺就涌了上來。

「許大哥……」素月手都在抖,她害怕,害怕柳喬喬出事。

許懷璟看著慌張的素月,還有地上躺著的素月她爹,正以一種猙獰的表情盯著她,旁邊客棧里的人表情也很是震驚。

打量了一圈沒有看到柳喬喬,而素月眼眶紅紅,這樣的場面就代表著肯定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喬喬呢?」許懷璟抓著素月的肩膀,素月渾身都在顫抖。

「姐姐她她……」素月緊張的說不出話,手指顫顫巍巍的指著樓上。

許懷璟內心一緊,立馬鬆開素月三兩步就跑上樓了,上樓就看到柳喬喬躺在地上,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痛苦。

許懷璟感覺自己的心被揪了一下,立馬上前把柳喬喬抱了起來。

柳喬喬睜開眼睛,看到許懷璟來了笑了笑,她要堅持不住了。

「孩子,孩子……」柳喬喬只是一直重複著孩子,她擔心孩子出事。

「別說話,我去找梁亞博。」許懷璟看了看柳喬喬的下半身,腿間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塊。

這把許懷璟嚇壞了,他的手也不自覺的在抖。

柳喬喬點了點頭,然後就暈了過去。

「喬喬!」許懷璟緊張的喊著,但是柳喬喬已經暈了過去。

許懷璟趕緊把柳喬喬抱到了床上,拉過被子給她蓋上。

「來人!快來人!」許懷璟大喊著,他現在得去找梁亞博,需要有人照看著柳喬喬。

聽到聲音,素月和小二都跑了上來。

「照顧好她,我去找大夫,如果她出事,你們就死定了!」許懷璟說完就跑了出去,速度快到小二差點沒反應過來。

素月站在旁邊,眼淚不停的往下掉,她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她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怎麼辦啊?」店小二也很是緊張,他哪裡遇到過這樣的狀況,整個人都嚇傻了。

而且剛才許懷璟還說如果出了事,他就死定了,他更是害怕了。

「去,快去燒點熱水!」 長劍問天 ,素月一下好像就清醒了。

她不可以讓柳喬喬出事,她得保持冷靜。

「還有多拿兩床被子過來。」素月摸著柳喬喬的手,她的手在冒冷汗,感覺好像很冷一樣。

素月摸著柳喬喬的手,她只能在一旁祈禱著,祈禱著柳喬喬不要出事。

而被素月從樓梯推下的她爹根本無人理會,他的腿被扭到了,好像無法動彈。

「怎麼還不來?」素月時不時的往門口張望,都沒有看到許懷璟回來的身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素月用熱水給柳喬喬擦著身子,又給她多蓋了兩床被子,剩下的她只能等梁亞博來了。

「快,姐姐好像不行了……」 柳喬喬的眉頭始終沒有鬆開過,額頭上也一直冒著汗,看起來難受極了。

看到許懷璟和梁亞博終於趕到的時候,素月心才稍微定一點下來。

「我來看看!」梁亞博一路跑著過來,也早就累的氣喘吁吁。

其他人被趕了出去,房間里只剩下他們四個。

「這是先兆流產的現象,但是今天出來我什麼都沒帶,得趕回去才行。」梁亞博看完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如果再不想辦法,柳喬喬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

「我去找馬車!」許懷璟沒有時間難過,他必須得想辦法。

但是因為這個地方有些偏僻,店裡唯一的馬車也被掌柜的開出去了,附近也沒有其他的馬車。

「用那個!」這時,許懷璟看到了運糞的推車,現在能用的工具就只有那個了。

「可是……」店小二有些為難,那個車太髒了,因為是用來拉糞的。

「趕快去拿幾床被子,還有看能不能找到馬!」許懷璟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救柳喬喬。

「快去啊!」看小二不動,許懷璟怒吼著。

小二被許懷璟嚇到了,連忙跑去拿被子,但是沒有馬,唯一的馬還是客棧里其他客人的,小二不敢隨意牽走。

「馬是客人的我不敢動!」小二為難的說道,要是牽走出了什麼事情他可負責不起。

「牽來,出了什麼事情我負責!」許懷璟一把揪起小二的衣領,現在就算是天王老子的馬他也得牽走。


推車用了好幾床被子鋪上,然後又用牽繩穩固的套在了馬上,弄成了一個簡易的馬車。

沒有時間再耽誤,立馬把柳喬喬搬到了馬車上,四個人馬不停蹄的往回趕。

路上,柳喬喬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嘴裡不停的念叨著孩子孩子……

許懷璟在前面架著馬車,他現在恨不能直接飛起來。

梁亞博想辦法穩定著柳喬喬的狀況,但是現在手上什麼都沒有,他能做的確實不多。

終於,在最快的速度下,他們趕回了藥鋪。

梁亞博立馬給柳喬喬治療,許懷璟和素月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大家心裡都焦急萬分。

「許大哥,我……」素月想道歉,因為這都是因她而起,可是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別說了,等喬喬醒來再說。」許懷璟現在沒有心情去想其他的事情,他只想等到柳喬喬沒事。

這時候的一分一秒都變得很是煎熬,可是他也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幹等著。

過了不知道多久,梁亞博出來了。

「沒事了!」梁亞博鬆了一口氣,他可算把柳喬喬和孩子都抱住了。

聽到梁亞博的這句話,許懷璟終於撐不住,一下癱坐在了地上。

他那顆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不過她現在狀況不是很好,後面也不能再遭受這樣的撞擊了。」柳喬喬能保住孩子多虧了之前的療養還有柳喬喬自己堅定的意志。

不然耽誤了這麼久,是很難保住孩子的。

「我進去看看她!」 九叔,適渴而止 ,語氣有些悲傷。

走進去,柳喬喬面無血色的躺在床上,整個人看起來虛弱極了。

這個樣子的柳喬喬讓許懷璟害怕,他又不由得想到之前。

「喬喬,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許懷璟很是自責,他後悔自己沒有陪柳喬喬去了客棧。

如果他去了,柳喬喬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你放心,孩子沒事。」許懷璟知道柳喬喬肯定很擔心孩子,因為回來的路上她嘴裡一直念叨的都是孩子。

陪了柳喬喬一會兒,許懷璟才出來,外面素月和梁亞博還在外面等著。

「許大哥……」看到許懷璟出來,素月走到了他面前。

「今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許懷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柳喬喬沒事了,他必須得弄清楚。


素月低著頭,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還好柳喬喬沒出什麼事情,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許懷璟。

「說,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不是叮囑你要看好她嗎?」許懷璟冷冷的看著素月,他萬萬沒想到只是去客棧睡一會兒都會出事。

而且要不是他及時趕到,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素月只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許懷璟,她不敢有所隱瞞。

「就是今天躺在客棧的那個?」許懷璟想起了進去客棧時看到的那個躺在地上的老人。

只是當時他一心都在擔心柳喬喬,沒有過多的注意。

「嗯,就是他。對不起許大哥,我真的沒想到會在那裡遇到我爹,也沒想到他會對姐姐出手。」所有的事情發生的都太突然了,她都來不及反應。

而且都以為她爹就那樣離開了,誰又想到他會返回來對柳喬喬出手,還害得柳喬喬差點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