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知道,段良玉雖然沒有工作,但是掙的比正經工人多許多倍,那她更配不上了。

但是實在是沒辦法了,半夜敲門的人越來越多了,連大隊會計都來敲她家的門了,她不開,記的工分已經越來越少了…… 接受了段良玉之後,趙丹丹就開始爲兩人的未來打算,首先,就是不能告訴父母和前公婆她要結婚了。

她打算直接就走,能瞞多久是多久。被這些人知道了,免不了要作一頓,想辦法從他倆這得到些好處。

她實在是累了,不想再跟這些人撕扯,她只想安安穩穩地過太平日子。而且,她心裏是喜歡這個救了她的青年的,對兩人未來的日子也充滿了期待。

她不希望未來的好日子以打架開局。

第二天,雨停了,段良玉早晨起來就在屋子裏轉摸摸。是現在去呢?還是明天去?今天雖然雨停了,但是天氣還不是很好,萬一一會再下怎麼辦?

明天啊…..有點等不及……

“別轉了,趕緊去!”封華說道。通過昨天的瞭解,封華對這個趙丹丹已經非常好奇了,特別想快點見到真人。

而且如果今天順利拿到照片的話,她打算坐下午的車回家了。

昨天晚上趙永三人也住在了小院,有封華在的地方他們莫名覺得安全……現在讓他們把那十幾萬拿回家自己守着,有點心裏沒底啊……


雖然大小姐不能一直在這給他們當護身符,但是,能當一天是一天吧!倆人就厚着臉皮睡在了另一個屋裏,自然也帶上了喬陽。

聽到封華一句催促,段良玉心裏一定,去!就今天了!進屋穿上他準備好的衣服就去了趙丹丹的村子。

趙丹丹見到他有些意外,有些歡喜,迅速轉身去了屋裏,拿出一個大包裹,領着女兒妞妞就要跟他走。

她被趕出來之後住過幾天牛棚,倉庫,後來冬天實在受不了了,大隊看着也不是那麼會事,就把她安排到了一個五保戶家裏,那裏住着個八十多的老頭,她平時正好幫着照顧了。

老頭前兩年也餓….呃,病死了,他家房子又破,趙丹丹繼續住在這裏,也沒人說酸話。

段良玉看到她這架勢,趕緊說道:“等會,東西先放家,我們去開介紹信?”

趙丹丹一愣:“啥介紹信?”

“就是介紹信啊,你去城裏住的介紹信,結婚介紹信。”段良玉也是一愣,然後詳細給她解釋了一下介紹信。

趙丹丹這才知道自己還是太天真了,也是因爲一直生活在村子裏,閱歷少,村裏也沒人結婚登記,更沒人跳出農村去當城裏人。

“這可怎麼辦?”趙丹丹有些犯愁:“那這事還能瞞住那兩家嗎?”


自從父母默認哥嫂把她攔在門外,趙丹丹就徹底認清了現實。自己嫁人了,對孃家人來說,就是外人了,再回家就是客人了,已經沒人把她當一家人看了。

她也就把自己當外人,那也只是別人家。

段良玉也有些犯愁,不過他的心態卻很好:“我們去試試,開了就走,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住哪。”

不管有多難,不管人家知不知道,這介紹信都是必須開的,那犯多大的愁都是沒用的,不如直接去做。

趙丹丹想想也是這麼回事,深吸一口氣,硬着頭皮跟段良玉去了大隊。臨走時候從外鎖上了大門,安慰了妞妞幾句,把她鎖在了屋裏。

不能帶妞妞去大隊辦這事……她都不敢想大隊人要是知道她要和段良玉結婚了,得拿什麼眼神看她,說出什麼噁心話來,可不能讓妞妞聽見。

而門也不能不鎖,她的那些親戚,沒事就來她家裏翻東西,被她鬧過幾次要告他們偷東西才收斂一些。但是東西不敢拿了,孩子卻是敢打的!

不管什麼時候見了妞妞,都要拍兩巴掌推個跟頭,外面碰不着,就來家裏找!

這也是趙丹丹實在在村裏待不下去的原因,妞妞已經很久不笑了,甚至都不跟她說話了。

趙丹丹每次看見,都心痛得不得了。

兩人到了大隊找大大隊長,段良玉鎮定自若地說了情況。

還好開介紹信的是大隊長,不是會計……大隊長只是一臉意味深長地看着兩人,但是並沒有爲難,刷刷幾筆就寫了介紹信。

刺客之王 ,現在提倡婚姻自由,這個男未婚,女守寡的,他憑什麼攔着?

趙丹丹卻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一臉嚴肅難以接近的大隊長竟然這麼好說話,拿到介紹信,千恩萬謝了一遍才快速離開了。

兩人回到家,揹着行李領着妞妞上了段良玉的自行車,飛快地離開了。

封華也順利地拿到了照片,特別是方遠的那幾張,簡直讓她愛不釋手,怎麼看都不夠。

以蔡奶奶的名義申請下來一個膠捲,封華用了一半拍蔡勇的墓。剩下的偷偷給方遠拍了幾張,偷拍的。其餘都在回家的路上拍了風景。

照片裏的方遠年輕,帥氣,有着遠超同齡人的沉穩內斂。因爲是偷拍,方遠的表情不再是面對封華時的親切溫柔,帶着幾分冷峻疏離,簡直,帥呆了。

封華忍不住拍拍臉,希望拍走臉上的熱氣。這曾經是她的男神啊,嗯,現在也是。男神的照片就在手上,可以天天看,這感覺真是太好了。

哦,她還可以給男神寫信!想到這個,封華來不及回家,站在馬路上望了望,找到一個花壇,就着花壇的平臺給方遠寫了封回信,然後裝上信封貼上郵票,立刻塞到了郵筒裏。

這封信到方遠手裏,估計也得一個月……

封華走到沒人的地方,從空間裏拿出個揹筐,裝了一筐的嫩玉米,又翻出個女式手錶,打算當做賀禮。

按理說,她算男方的朋友,給賀禮也是給男方需要的比較合適,但是她怎麼會送給別的男人手錶呢?送其他的她也不想,所以最後只好選了女式手錶,想來段良玉也不會在意。

回到小院,就見到了趙丹丹。

封華昨天說了今天下午要走的意思,段良玉只把人拉到自己家放下行李,就帶着老婆和孩子來見封華了。

趙丹丹長得挺漂亮,不是那種妖豔的,也不是清純的,就是時下人很喜歡的大眼,圓臉,看着就是居家過日子的賢惠人。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好生養的那種……

爲人也很爽朗,幾句話之後就沒了新媳婦的羞澀,跟段良玉的朋友自然相處起來。

雖然她很意外段良玉之前特別鄭重地交代過的朋友,是個小女孩。 段良玉並沒有跟趙丹丹說封華的真實身份,只說是世交家的小孩,跟他和趙永以朋友相處。

他自己是沒有這個心眼的……這些都是趙永耳提面命交代了許多遍的,不許告訴任何人人封華的真實身份,哪怕是媳婦也不行!

他對女人極其不信任!誰知道女人會莫名其妙幹出什麼蠢事!哪天惹她們不高興了,轉頭出去舉報你都是能幹出來的!

他是太瞭解了……

所以他不打算跟自己以後可能存在的媳婦說封華的事情,也交代段良玉不要說出去。


段良玉雖然覺得趙丹丹不至於…..但是他還是很聽話的,沒有跟趙丹丹吐一個字。

封華看着趙丹丹身旁有些畏縮的小女孩,纔想起昨天喬陽說過,趙丹丹還帶着一個5歲的小女孩。

可是,這哪有5歲?看着也就3歲的樣子。又黑又瘦,不過頭髮衣服都相當乾淨,衣服明顯是自己做的,但款式竟然還挺漂亮。

封華看了趙丹丹一眼,從兜裏掏出兩份見面禮,一份是之前那個女士手錶,另一個是是件銀鎖片,封華臨時加的。

她作爲人家繼父的朋友,自然是長輩了……見面禮還是要給的。

趙丹丹一時卻還是不習慣把一個小女孩當平輩相處,更不能收這麼貴重的禮物,連連推拒。

段良玉和趙永對視了一眼,拉了一把趙丹丹,替她收了下來。這點東西對大小姐來說,簡直不值一提,就是個隨手禮,還不如她身後那一揹筐的玉米值錢呢。

“那個…小華啊….”段良玉有些磕巴地稱呼着:“這些是送我的吧?”看葉子他就知道是嫩玉米!大小姐果然言而有信啊,說是一筐就是一筐!

封華點點頭,段良玉半點不推辭地就收了,看得趙丹丹直拽他。

雲城晚來歌 沒事,沒事,我跟…小華她爸關係鐵,呃,我爸跟小華她爸關係鐵。”段良玉說道,理由還行,就是這個我撒謊了我很心虛的表情讓人犯愁。

趙永抹了把臉,真想把段良玉按在地上打得他…不能洞房!

也不知道就他這水平能瞞精明的趙丹丹多久。能瞞多久是多久吧,趙永補充道:“這是方叔叔給你們的賀禮,安心收着吧。”

其實趙丹丹拉那一下完全出於本能,這一筐玉米在此時可是天大的人情,她怕段良玉還不起,或者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去償還。

但是這畢竟是段良玉自己的人情往來,她作爲一個新媳婦,管得有點寬了,起碼結婚第一天就管起來有些不合適。

現在趙永給了個臺階,趙丹丹立刻就下了,跟封華道過謝,轉身去廚房準備午飯去了。

趙永趁機趕緊把封華拉到一邊,遞給她一個小包:“這是姜主任給我的,1萬2千斤,2400塊錢。”當初說好了2毛錢一斤,交易1萬斤。不過封華自作主張多給了2000斤,姜主任也沒含糊,照樣給了錢。

趙永打開包裹,從一堆錢地下拿出一堆票,除了糧票沒有,其他票幾乎都有!油票,糖票,酒票,自行車票!等等等等。甚至還有一張電視機票。

每種自然不多,只有幾張,但是依然能看出姜主任的誠意。

封華也就欣然笑納了。

午飯很豐盛,現在是夏季,時令蔬菜還是比較豐富的,趙永現在又有些門路了,想買到都不用排隊搶。

六個人,六個菜,趙丹丹的廚藝很不錯,人又有眼色,如果心又正的話,那段良玉真是有福氣了。

封華看了兩眼默默灑狗糧的兩人,轉頭對趙永小聲道:“趙大哥,你什麼時候結婚啊?”想知道趙永的情史,等他主動跟她一個小女孩子說是不可能了,那她只好自己問了。

趙永果然不自在了一下:“結什麼婚結婚,到時候再說吧。”

“到老了的時候嗎?”封華繼續追問。

“…..你個小孩子,怎麼這麼好奇?”

“就是小孩子纔好奇啊,大人都知道分寸,小孩子不知道。”封華玩笑道。

“……大小姐你說這話就過分了啊,你還有不知道分寸的時候?”他怎麼沒發現?他覺得方華不管是說話還是辦事,每樣都拿捏的很好,時常讓他忘了這是個小孩子,反而更像個長者。

“別打岔,現在有對象了沒?”封華直接問道。

“…沒有。”

“那以前有嗎?”

“……”大小姐,家教呢?他可是知道大戶人家都不愛刨根問底的,講究什麼隱私,他以前還覺得矯情,現在發現,那真是個好習慣。

“以前肯定有吧?什麼時候分的?”

封華問的比較藝術,她要是直接問爲什麼分了,趙永可能咬牙不會回答,不好意思,或者一言難盡。但是什麼時候分的,一個時間問題,就比較好回答了。

果然,趙永的嘴被撬開了一點:“五六年了。”

哇塞,還真有!封華心道。繼續追問:“漂亮嗎?”

趙永猶豫了一下,肯定地點點頭。

“也是這一片的人嗎?”

趙永繼續點點頭。

“從小就認識的?”

趙永搖搖頭,頓了一下說道:“工作時候認識的,曾經的同事。”

嘴,就是這麼一點點被撬開的,趙永已經沒有了之前打死也不說的勁兒。

曾經的同事…..封華咀嚼這這幾個字,趙永還有過正經工作?不論前世今生封華都不知道,她以爲趙永一直是“混”的呢。

“你在哪個工廠上過班?”封華問道。

“熱電廠。”自己的問題,趙永答的更痛快了。

“你比她大幾歲啊?”

這個問題封華猜錯了,趙永愣了一下,輕聲說道:“她比我大三歲。”

哇~~~姐弟戀?從來不知道!堅決想不到!畢竟趙永前世的六七個老婆都是比他小一二十歲的,還以爲他就喜歡年輕漂亮的,沒想到初戀還是個比他年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