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看到秦月璃的時候,微微一愣,不太高興的看向荒孤庭,不滿道:“哥,你又帶女孩子回來了!”

“嗯!?”秦月璃也是微微一愣,藉着燈光,她竟然發現眼前這個衣着樸素的女孩十分精緻。

連忙走上前去,笑道:“小妹妹!你爲什麼會在這?你和這個人什麼關係?”

秦月璃伸出一個手指,指着荒孤庭。

林小熙看了荒孤庭一眼,又看了看秦月璃,也伸出一指,指着荒孤庭道:“那你和他又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的…”秦月璃想了想,他是我的準夫君,那我…?便大聲道:“我是他的未婚妻!”

“怎麼又一個未婚妻!?”林小熙十分驚訝,難道皇子可以有很多未婚妻嗎?

“你什麼意思?”秦月璃頓時察覺到不對勁,看向荒孤庭,質問道:“你個壞蛋,還不快跟本公主解釋解釋!”

荒孤庭看了一眼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兩個女孩,不由好笑道:“我沒什麼好解釋的!小熙隨便給她安排一個睡覺的地方,我要休息了,不要打擾我!”

“吱呀!”

荒孤庭猛然關住房門,把呆愣的兩女擋在門外! 秦月璃沒有理會摔門而進的荒孤庭,而是擡眸看向林小熙,此時林小熙也看向她。

忽然秦月璃嘻嘻一笑,道:“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和荒孤庭是什麼關係!?”

林小熙道:“我叫林小熙,是我哥…的徒弟?”

“徒弟?你哥?什麼亂七八糟的!”秦月璃皺眉道。

兩人經過半天交流,才分別明白對方的身份。

“月璃姐姐,你真的喜歡我哥嗎?”林小熙問道。

“那當然嘍!要不然本公主纔不跟他一起玩呢!”秦月璃笑道。

“嗯!我看好你,你比上一個未婚妻好多了。”林小熙想起討厭的韓千雨,不由憤憤道。

“原來這個壞蛋竟然和丞相的女兒還有婚約!”秦月璃想了想,暗暗點了點頭,道:“小熙你放心,下次我替你報仇!讓那個小丫頭欺負你!”

“不用了,月璃姐姐!我哥已經幫我出氣了,我們還是不要再招惹她了吧!”

秦月璃堅持道:“你別怕她,本公主說到做到,下次見了她一定幫你好好教訓她一頓,不就是個宰相的女兒嘛!”

“姐姐,我幫你收拾一個房間吧!這幾天所有房間都重新修繕過了,都是新的。”林小熙提議道。

“房間?不用了!”秦月璃搖搖頭,道:“我就睡這一間!”

秦月璃指着荒孤庭的房間。

林小熙驚訝道:“可是,這是我哥的房間啊!你……”

“放心了,放心了!”秦月璃拍着胸脯,道:“我是不會讓這個傻蛋佔便宜的!嘻嘻,小熙啊,你快休息去吧!”

秦月璃說完便推着林小熙進入她的房間,然後“啪”的一聲把門關上。在門外喊道:“好好休息,不準出來了!”

秦月璃蹦蹦跳跳的走到荒孤庭房門外,想了想,隨手推開門,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果然見荒孤庭盤腿坐在榻上。四周裝飾極其簡單,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但十分乾淨,一塵不染。

秦月璃輕輕關上房門,躡手躡腳踱步到荒孤庭面前。

荒孤庭忽的睜開眼睛,道:“你不去休息,來我房中做什麼?”

“我想睡哪裏就睡哪裏!”本來還略略有些緊張的秦月璃,這下倒是更加放肆了,直接把自己丟在金絲楠木錦榻上。躺在荒孤庭的身旁,微微打了個哈欠,笑道:“我還不困!你呢?”

荒孤庭輕笑一聲,道:“堂堂一國公主,就這麼容易跳上了別人的牀嗎?”

秦月璃不以爲意的道:“那又如何?這座別苑中,肯定你的牀最大最軟最舒服!我當然要睡這裏了!”

荒孤庭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我做出什麼冒犯你的事情?”

秦月璃在大牀上翻來覆去的轉了幾圈,才笑嘻嘻的看着荒孤庭,道:“你敢!要是你想做壞事,我就打斷你的三條腿!看你還敢做壞事!”

荒孤庭跳下錦榻,搖了搖頭,果然無知所以無畏,何必跟一個小丫頭計較?

秦月璃見荒孤庭竟然跳下牀,嘻嘻笑道:“你是不是害怕了?嘻嘻,放心,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本公主是不會欺負你的!”

荒孤庭沒有理她,兀自走出房間,道:“你睡吧!我還不困!”

說完,輕輕關上房門,吹口氣熄滅了房間裏的燈。

然後向紫星園中走去。


秦月璃躺在荒孤庭的牀上,見他真的走了,不由咯咯笑道:“還有點正人君子的風範嘛!這都不動心。”



秦月璃想了想,暗道:“等一會兒再去看看他幹什麼去了!現在……嘻嘻!睡覺嘍!”

紫星園中,星辰寶樹的枝葉全部舒展開來,今天晚上月光十分明亮,星光倒是有些暗淡。星辰寶樹不得不充分伸展枝蔓,吸收更多的星光。

當荒孤庭踏入紫星園一瞬間,星辰寶樹上面便溢散出點點星光向荒孤庭身上匯聚,然後進入丹田之中。


荒孤庭頓覺身心舒爽,一絲睏倦之意頓時消散。

荒孤庭輕靈一動,飛身登上星辰寶樹的最高枝,點點星光隨着他的身影,在夜空中形成一道璀璨的星之光華,絢爛美麗。

荒孤庭腳下踏着樹枝,星辰寶樹的星芒從腳下融進身體之中。

荒孤庭張開雙臂,丹田之中,青色皓月頓時旋轉起來,天空中的圓月受到吸引,頓時揮灑出一縷縷月之光華向荒孤庭飄散而來。

此時四周雖然被黑暗包裹,但荒孤庭身上卻異常明亮,他閉着眼睛,淡淡站在那裏,紋絲不動,穩如泰山!

上半身是皎潔如玉的月之光華,下半身充斥着盈盈紫芒。兩種光芒來回循環往復,宛若電流一般在身上翻滾巡曳。場景炫美,動人心魄。

………

皇宮之中,

陌染宮。

荒擎夜站在窗前,默默注視着陌染宮中的點點滴滴。

秦妃緩緩走到荒擎夜身側,柔聲道:“陛下!又想念陌妃姐姐了嗎?”

шшш ▪ttκǎ n ▪¢ Ο

荒擎夜身姿挺拔,沒有回頭,淡淡道:“你執意要住進陌染宮,就是想讓我再來看看吧!”

秦妃露出柔和的笑意,輕輕道:“陛下,臣妾只是盡一個女人的責任而已,陛下不高興,臣妾就要主動爲陛下解悶。陛下害怕睹物思人,但只有睹物思人,才能慢慢放下。”

秦妃輕輕把荒擎夜的外衣脫下,掛在衣架之上,緩緩道:“陛下,夜已深了,還是早些安寢吧!” 秦月璃在錦榻上卻是翻來覆去,來回折騰,陌生的環境讓她沒有一點睡意。

“那個壞蛋怎麼還沒有回來?難道他真的害怕我?不敢回來了?”

秦月璃想了想,覺得自己越發睡不着了,便從榻上彈跳起來。

“吱呀!”

秦月璃輕輕推開房門,走了出來,此時萬籟俱靜,天地無聲。只有周圍的燈火伴着天空的月光閃閃搖曳。

“這傢伙去哪裏了?不會是又找了個房間偷偷睡覺去了吧!”秦月璃自言自語的說着。

“嗯?”

秦月璃是真元境一重,達到“凝虛爲實,化氣成真”的玄妙境界。雖然距離“身精體妙,萬象通玄”之境還很遙遠,但洞察力依然遠勝凡人。

她忽然察覺到天空中的月光似乎有些異樣,西邊的空氣中似乎有着流動的點點光雨,比東邊要明亮不少。

“這是什麼?”

秦月璃微微詫異,便順着那隱隱約約的光雨向西邊走來。

忽的看到一個破敗三分的園子,秦月璃看了看牌匾上有三字:“紫星園!”

“周圍的建築都這麼華麗,怎麼這紫星園看着不太乾淨?莫非是工匠偷工減料?”

秦月璃暗暗想着,一隻腳便踏入紫星園。

“嘭!”

忽然一陣光幕在空中泛起,把秦月璃的腳步震退。隨後又消彌不見。

“啊?”

秦月璃毫無防備,嚇了一跳,連忙謹慎的掃視了一番四周,不可思議道:“這裏竟然有陣法?”

秦月璃身爲一國公主,自然見多識廣,對陣法也略有研究。她緩緩湊近剛纔出現陣法光幕的地方,輕輕伸出一根手指,在極度接近卻又不觸動陣法的地方停了下來。

秦月璃的手指依然感覺到了一絲絲灼熱的氣息,這是陣法溢散出的能量波動。

秦月璃眯眼一笑,樂道:“荒孤庭竟然在這裏佈置一個陣法,看來裏面肯定有好東西。可是我要怎麼進去呢!”

“直接打破得了!”

秦月璃想了想,忽然氣呼呼的道。

說打便打。

秦月璃雙手微動,一股元力凝聚掌心,散發出驚人的氣勢。

“給本公主破碎吧!”

秦月璃嘴角微動,帶着攻伐的笑意,猛然雙掌拍出。向紫星園攻擊而去。

“嘭!”

一聲悶響,陣法光幕瞬間閃現出來,但只支撐了片刻時間,便如玻璃開裂一般點點破碎開來,然後化作點點星光消散在空氣之中。

“哈!竟然這麼弱!”

秦月璃大喜過望,連忙跳進紫星園,不過下一刻,讓她瞬間呆滯。她看到碩大的星辰寶樹散發着迷人的璀璨星光,每一片葉子,每一根枝條,都有星光流動,彷彿是活的一般,在和星光共鳴。

秦月璃出神的望着站在樹頂的那道身影。

荒孤庭宛若天神下凡般屹立在巨木之巔。

“好美啊!”

秦月璃連忙跑到樹下,點點星光溢散在她的身上,但又碰撞似的反彈而去。

“哈哈!太好玩了!”秦月璃圍着數人合抱之木轉了幾圈,很是興奮。

wωw▪ тt kΛn▪ co


見荒孤庭依然在上面無動於衷。“莫非他沒有發現我進來了?”

秦月璃擡頭看了看荒孤庭神祕的身影,想了想,腳下輕輕一踏,頓時身姿翩然而起,宛若矯健的靈猴,踩着星辰寶樹的枝蔓,左右盤桓,很快站到荒孤庭的面前。

此時荒孤庭眉目緊閉,心神合一,雖然知道秦月璃進入了紫星園,但並沒有阻攔,因爲他現在處於一個關鍵時刻。

他丹田之中快速旋轉,那輪青色皓月,和紫色神星光芒大漲,在丹田中極速旋轉,瞬間便壓過了金色太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