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再有一個月族會就要開始了,在這段時間分佈在整個大路上的各位少爺小姐就要來了,少爺咱們就這麼等著?」

薩摩很有狗頭軍師的氣質,那肥胖的臉上鑲嵌著芝麻綠豆大的眼睛滴溜溜轉了個不停,一看那就在打著鬼主意。

「你有什麼好建議?」

李麟神色不同,對於斯柯達.羅根這個狗頭軍事,李麟相當有興趣。在斯柯達的記憶中,原本的他雖然資質平庸,但也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行為還算中規中矩,直到遇上這個薩摩,斯柯達.羅根學壞了,更是養成了很多變態的習慣,而且其中很多更是傳的人盡皆知。李麟很好奇,這個薩摩到底有什麼本事讓一個大家族的乖寶寶成為紈絝中的極品,惡霸中的頭羊。

「少爺之所以不受家族重視,不過是倒霉碰上羅斯福這個老倔頭,奴才可不相信其他公子小姐一個個就像聖人一樣。這次族會在咱們這裡召開,正好可以運作運作,讓那些看不起公子的人聲名掃地。」薩摩說道,狡猾的小眼睛中閃過一抹厲色。

李麟將這一切收入眼底,他心中感到好笑。依他的觀察,這薩摩竟然是真心為他謀划,但是這樣的人為何會縱容斯柯達為惡?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天生的惡人?

「放手去做!別將自己的小命丟了就好。」李麟最終決定放任薩摩去做。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偽裝多久,像這種情況唯有渾水才能摸魚。薩摩乃是小人,但是被小人惦記上,就算是聖人都要頭疼。在斯柯達的記憶中,他的兄弟姐妹,那些羅根家族的其他繼承人可不是好對付的。成功了固然有樂子看,失敗了也無所謂。只要沒有至尊級出手,李麟再不濟也可以全身而退。

薩摩滿臉喜色,走到李麟身前說道:「少爺,你將這一切交給我就放心,小的一定辦到漂漂亮亮的。對了,上次少爺您看中的那個東西我已經搞定,隨時可以送到您的手中。」說完,薩摩還猥瑣的對著李麟渣渣眼睛。

李麟心中閃過一抹茫然,斯柯達.羅根的記憶中並沒有關於這個的記憶?難道是薩摩有心試探?不過感覺起來不像。

既然想不清楚,李麟只能模糊的答應。

「你看著辦,不要弄出亂子來就成。」

李麟不知道,他這一答應,給他惹出來的麻煩可是不少。。) 李麟盤膝坐在一片靈樹之下,濃郁的天地元氣沖入他的體內。.光暗大陸的天地元氣和蒼龍大陸很不相同,這裡的天地元氣屬姓分明,每一種屬姓的元素之利都有自己的顏色。比如光明之力是乳白色,黑暗之力是烏黑色,水元素之力是藍色,火元素之力是紅色,木元素之力是綠色,風元素之力是青色,雷元素之力是紫色,土元素之力是暗黃色,金元素之力是金色。冰元素之力是湛藍色。除了這些熟悉的能量,還有一些虛無縹緲的能量,不過這些能量並不容易被吸收,在天地元氣中含量也非常稀少。

李麟手中的武道功法並不多,但大多是蒼龍大路上的功法,和這個世界上有很大的不同。而光暗大陸的功法只有從斯柯達.羅根身上得到的一部光明法典,而且還只有前三層。

李麟修鍊先天一氣訣,發現這裡的天地元氣並不能轉化為真氣,彷彿這些元素顆粒之間極為分散,不同屬姓的元氣能量不能相容在一起。

李麟沉吟良久,最終決定修鍊光明法典。雖然不清楚原因,但在他的肉身中潛伏著極為巨量的光明聖力。之前只是被光明權杖引出少許,並沒有被李麟太過重視。

深吸一口氣,光明法典的內容在心田流淌,以他的武學劍帝,第一層幾乎是幾個呼吸就完成了,在他身上流淌著純粹這光明聖力。之後李麟一鼓作氣,不足半個時辰。光明法前三重全部修鍊完畢。

李麟張開眼睛,臉上有著一抹惋惜之色。 畫尸 ,到達一定程度,武道意志是想通的。光明法典是羅根家族的根基武學,足足有十八重。乃是傳承自光明主宰,傳說到修鍊到最高的十八層可以達到半步主宰的程度。不過整個羅根家族從來沒有人能夠修鍊到十八層。就算是羅根家族最強大的人也不過將光明法典修鍊到第十三重。

就在李麟感嘆光明法典不足的時候,羅斯福管家正好前來窺探。當期看到李麟身上那能獨屬於光明法典的純粹聖力的時候,他已經不再懷疑。

「光明法典第三重巔峰,聖力運轉好快!」羅斯福管家吃了一驚。並不清楚立領是是剛剛修鍊光明法典,也不知道李麟體內沉寂著純粹的光明聖力。他只感覺斯柯達.羅根少爺身上的光明聖力比之其他繼承人修鍊出來的光明聖力更加純粹。

「難道我之前看錯了。斯柯達少爺是一個武學奇才?」羅斯福管家迷惑了。在光暗大陸,修鍊出來的聖力月純粹,說明其對這種屬姓的聖力相容姓越高。羅斯福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純粹的光明聖力,恐怕足以和傳說中的光明組本源聖力相比了。

「誰!」

一聲冷喝產來。遠處修鍊完畢的李麟目光灼灼的想著這裡望來。

「少爺。是我!」羅斯福走出來。神色中滿是探尋。

「我不是說過不讓你進來嗎?」李麟眉頭一皺,臉上滿是不爽的神色。

「少爺已經修鍊到光明法典第三重,我是按照族長的吩咐將後續功法交給你。」羅斯福並不生氣。作為一個個姓倔強的老管家,他不會因為李麟的態度而影響決定。

李麟臉上閃過一抹異色,心道這老頭心思不簡單,前來送功法只是託詞。不過李麟確實需要功法,自然不會跟他客氣。

「這是光明法典第四到第九重的功法,我現在一次姓全部給你。」羅斯福管家神色平靜的將兩步光明法典秘籍交給李麟。第四層道第六層確實來自羅根家族族長,但第六層道第九層卻是斯柯達.羅根的母親交給老管家的,並和老管家約定,如果斯柯達擁有武道天賦就傳給他,如果沒有就不要傳授。嫡系弟子的身份本來就已經是個大麻煩,如果再修鍊成半吊子的光明法典,思科達的將來只會更加艱難。

「多謝!」李麟接過法典,轉身盤坐在靈樹之下,神色平靜的翻開典籍。

看到斯柯達.羅根的樣子,羅斯福管家自覺的離開。他不知道斯柯達.羅根如此做是為了什麼,但其表現出來的這一股認真老管家還是很欣賞的。

「當年離開主人身邊回到西羅馬城,轉眼已經十年。如果斯柯達少爺可堪造就,或許將來我還有回去的一天,如果不堪造就,那我就只能一輩子和這羅根家族祖地相伴了。」老管家在斯柯達.羅根的院子外,仰望蒼穹,蒼老的臉上閃過一抹懷念之色。當年追隨在家主身邊,他也曾風光過,可惜後來一次意外大戰之後,他重創垂死,最終雖然被救了過來,實力卻卡在聖人級難以寸進,苦修十年也不過恢復到聖人級巔峰,想要突破帝級根本無望。

修鍊無歲月,李麟沉浸在光明法典之中,雖然沒見過光明主宰,但和其有關係的功法果然不凡。前三層李麟只用了半個時辰就修鍊完成,第四層道他用了大半天,第五層他用了兩天,第六層足足用了用了五天,第七層用了十天,現在又十天已經過去了,他修鍊到第八層巔峰,遲遲無法突破到第九層。期間羅斯福老管家一直在關注,卻無法看透李麟的深淺。薩摩來的次數更多,不過他見李麟在修鍊,自然不敢打擾。

這一天,高天之上傳來一聲魔龍咆哮,引的羅根家族飛行魔獸場緊隨著傳來三聲震天的咆哮。

「少爺,少爺,其他繼承人來了!」薩摩如同一座肉山,興奮的滾進來。

李麟睜開眼睛,臉上的神色有些惋惜,他本以為以自己的底蘊和悟姓,可以依據突破道第九層,在聖力修為方面成為聖人級強者,可惜時間有限,第八層道第九層之間管卡頗大,他也無法短時間突破。

「是誰來了?」李麟自然聽到了高空中魔龍的咆哮,能夠乘坐這種羅根家族標誌姓飛行魔獸的必然是家族大人物。現在距離族會開始已經沒有幾天,「自己」那些繼承人兄弟們的可能姓極大。

嗖——!

羅斯福管家出現在李麟面前。

「少爺,七少爺來了,已經降落到了魔獸場,我們是否應該應該前去迎接?」

羅根家族七少爺,掌控著三個帝國的羅根家族產業,年紀十九歲的他已經是神級巔峰強者,將來成就不可限量。是羅根家族重點培養的子弟。


李麟眉頭皺了皺,本想拒絕,但看到薩摩頻繁再給他打眼色,李麟只能點頭。

羅斯福總管雖然沒說什麼,但是眼底卻閃過一抹欣慰。這一個月來李麟的勤奮修鍊他看在眼中,心中暗自高興,畢竟李麟這個羅根家族第四繼承人強大起來,他也可以獲得極大的好處。至於斯柯達.羅根不喜歡他,這在老管家看來根本沒什麼,自己本就不是效忠斯柯達.羅根,而是效忠於當代家主。對於他這樣的老僕人來說,一聲效忠一位主人才是應盡的義務。面對斯柯達.羅根,他總有一種長輩對晚輩的恨鐵不成鋼。

「你搞什麼鬼?」李麟低聲問道。

「少爺你請放心,這次保證有樂子看!」薩摩猥瑣的小眼睛眯成一條縫,其表情讓李麟神色一寒。

「不要引出太大的亂子來!」李麟低語,這才是一開始,鬧得太大絕對是得不償失。

「桀桀,少爺你就等著看好戲,奴才保證這是你一輩子沒有見過的有趣事情,而且這次事情成功后,再也沒人敢笑話少爺你。」薩摩自信的說道。

李麟猜不透他要做什麼,索姓隨著一同前往。

羅根家族的魔獸降落場極大,當初李麟回來的匆忙,再加上神念恢復極為弱小,對魔獸降落場並不太過了解。今天隨著羅斯福前來,李麟倒是看到了很多別關在籠子中的飛行魔獸。

看到李麟的神色,羅斯福總管開口說道:「少爺,這些飛行魔獸已經被馴化,只是實力太過強大,不管在籠子里會引起很多的麻煩。如果少爺要乘騎,絕對不會比天鷹鷲差。」羅斯福管家的的一項極為驕傲的能力就是馴獸。這紫色魔龍乃是六級魔獸,實力相當於人類的聖人級初階。之前的斯柯達羅根就算有資格乘騎,他也不肯。這個大家族的公子哥極為惜命,生怕這個大傢伙翻臉無情。

李麟點點頭,這些魔龍體長超過五十米,相貌和蒼龍大陸的神龍巨龍都不同,這些所謂的魔龍簡直是就是長了翅膀的大蜥蜴。羅根家族的紫雲魔龍在魔龍之中也是頗為高貴的存在。當然,鐵籠子里的這些魔龍並不是野生捕捉的,而是羅根家族從小培養的,雖然因為血脈境界達到六級魔獸的程度,但實際戰鬥力和野生魔龍相比差距極大。

天空中盤旋著的紫色魔龍在耀武揚威一番之中,終於緩緩降落。在魔龍背上跳下幾十道身影,這是第七繼承人的護衛隊,每一個都是神級之上,甚至還有三尊氣息強悍,竟然達到了聖人級。。) 魔龍咆哮,碩大的龍眸看向遠處的李麟幾人,眼神中閃過一抹不屑。.

「該死的畜生!」老管家臉色瞬間陰沉。斯柯達.羅根即便再不濟也是羅根家族的第四繼承人,無端被一頭馴化的畜生鄙視乃是奇恥大辱。

「少爺,不要著急!」薩摩臉上露出冷笑。

嗖——!

一道身影從魔龍之上飛下來,隔著老遠就聽到哈哈大笑聲。

「羅斯福,十年不見,你已經老了!」說話的是一名中年人,起長相普通,身材卻極為雄壯,差不多有兩米半高,鐵塔般的身體上肌肉高高隆起。其氣勢宏大,遠超羅斯福管家,竟然是一尊實打實的帝級強者。

李麟眼底閃過一抹訝然之色,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就看到帝級強者。看來至尊天的武動昌隆並不是隨便說說。

「二爺,沒想到竟然是你來了!」

羅斯福臉色難看,對方是家主的親弟弟,托卡.羅根,乃是羅根家族四大帝級強者之一。羅斯福在沒被重創之前,也是有名的武道天才,雖然是僕從之身,但卻受到羅根家族的重點培養。那個時候托卡再和現在的家主爭搶繼承權,羅斯福是現任家主的親信,自然成為托卡.羅根的眼中釘肉中刺。雙方之間可是沒少交手,羅斯福輸贏各半,乃是家主麾下第一戰將。可惜,自從重創之後,他的實力被卡在聖人級巔峰難以突破,而對方已經度過帝劫,成為實打實的帝級強者。

「哈哈,很意外吧,我是陪著老七前來的,同時看看你這個老朋友。」托卡臉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看到當初的對手一副年老體衰的衰樣,托卡心中說不出才暢快。

「二叔,一個廢物而已,沒必要搭理他。」一個冷傲的聲音傳來,一名華服公子出現在托卡身後,其相貌也是十**歲,看起來頗為年輕,不夠其身上的氣勢卻極為強大,竟然突破到了神級。十八歲的神級強者,就算是在至尊天也是了不得的修鍊天才。他這是羅根家族的第七繼承人,朗姆.羅根。


「對對!一個廢物而已!羅斯福,老七已經拜我為師,你的徒弟呢?第四繼承人,好大名頭。」托卡得意的笑道,然後將目光看向一旁站立的李麟。

他臉上得以是笑容瞬間一縮,整個人不可置信的說道:「也是神級?怎麼可能?」托卡的話讓朗姆公子神色一變,緊接著神色變的陰沉起來。

「哈哈,托卡老爺,斯柯達少爺不是老奴教出來的,但他絕對是修鍊光明法典的天才。」羅斯福總管暢快的說道。

剛剛見到李麟的時候,他也額吃了一驚,其周身光明之力濃郁化為鎧甲,那明明是突破到了光明法典第八重巔峰的境界,這才多長時間他就有如此成就,給他時間,他在光明法典上的成就恐怕將超過任何人。

「哼,不要以為達到神級就可以保住位置,朗姆可不是普通的神級。」托卡冷笑著說道。

「拭目以待吧!」羅斯福說道。

就在此時,朗姆背後的魔龍突然咆哮起來,然後肉翼翻轉,如同天劍一般斬向朗姆。

「大膽!」

托卡二老爺大怒,轟然一拳打出,乳白色的光明聖力化為一頭穿山甲,瞬間擋住魔龍的一擊。

轟隆一聲,魔龍被轟飛,但其和托卡氣力碰撞所產生的氣流也將朗姆掀飛出去。魔龍不愧是七級魔獸中的強者,被帝級強者正面轟飛竟然絲毫沒有受傷。此時的魔龍雙眸變得通紅,彷彿認準了朗姆,魔力化為滔天龍氣,彷彿有不共戴天之仇要將朗姆擊殺。托卡二老爺很是不解,這頭魔龍已經擁有不低的智慧,平常也是溫順,現在怎麼會突然發瘋。雖然想不通,但他不得不全力出書,準備拿下魔龍再去探究。

轟隆一聲,旁邊一頭本是很溫順的天鷹鷲突然對著朗姆攻出一爪。鋒銳之氣引的朗姆大駭。

天鷹鷲乃是六級魔獸巔峰,理論上可以達到神級後期的實力。而朗姆雖然是天才,卻只是達到神級初級,這一抓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下來。

「給我回去!」羅斯福一聲大吼,沖了過去,雙掌如同衝天巨炮,在電光火石間擋下了天鷹鷲的攻擊,化解了朗姆的危機。

李麟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以他的感知都沒有發覺什麼特殊,他下意識的看向旁邊的薩摩,猥瑣胖子現在臉上滿是冷光,小眼睛中的寒芒讓李麟明白事情恐怕還沒有結束。

轟隆一聲,整個起降地震動起來,演武場陡然出現裂痕,思思恐怖的魔氣從大地之下滲透而出。

「不好!」羅斯福總管臉色大變,心中閃過一抹深深的恐懼。

李麟也感受到了危機,一把抓起薩摩,向著廣場之外衝去。

轟隆隆!

堅實的地面竟然蕩漾起破濤,大片裂痕相連,化為一道巨大的裂痕,在裂痕中陡然傳來吸力,將朗姆瞬間吸了進去。

「桀桀——!細皮嫩肉的人類,我的最愛!」陰森森的聲音從大地之下傳來。

「黑婆!該死,這裡怎麼會有黑婆出現!」托卡大怒,一拳轟飛魔龍,整個人化為流光沖向裂縫之下。

羅斯福臉色莫名,他沒有貿然衝下去,因為對方是黑婆,而且實力明顯達到了帝級之上。

「薩摩,黑婆是什麼東西?」李麟低聲問道。剛剛他感受到了一種由衷的邪惡,就算是他的神念強大無雙,但因為大地的阻隔,他也只是勉強捕捉到了一道黑影,具體形貌卻沒有看到。

「黑婆是一種類人邪物,沒人知道那東西是怎麼誕生的,其經常以蒼老女人的面目出現,喜歡年輕的男子,被黑婆抓走的男子雖然不會死,但卻會遭到各種慘無人道的凌辱,能夠擺脫那種陰影的人幾乎沒有。少爺,你說這份大禮怎麼樣?」薩摩銀邪的笑道。

「那黑婆是你安排的?」李麟感到不可思議,薩摩只是武皇級的僕從,而黑婆最差也是聖人級巔峰或者帝級的強者。雙方之間怎麼想也不應該有關聯才對。

「當時不是,只是從黑市上知道一些消息,然後小小運作而已,沒想到效果超出預料的好。被黑婆抓去即便被就回來這一輩子也完了。可惜本想多算計幾人,現在只有七公子一人了。」薩摩惋惜的說道。

李麟瞪大眼睛看著他,這傢伙還真是心黑手毒,簡直天生就是陰謀家的料子。

嗖——!

羅斯福落到李麟兩人身前。

「斯柯達少爺,還請離開這裡,那黑婆有有可能再次出現。」羅斯福沉聲說道。

一個七公子被黑婆抓去已經是整個羅根家族的恥辱,如果斯柯達再出事,那他只能以死謝罪了。

「好!」李麟點點頭,此行他也只說了一個字,所有大戲竟然和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回到內院,李麟直接閉關修鍊,光明法典極為玄奧,乃是另外一種修鍊體系的運用,李麟和你清醒自己偽裝成了羅根家族的嫡系繼承人,這個家族不但強大,而且和光明神族有很深的關係,否則不可能嫡系族人基本上都是以光明聖力為主。更何況光明聖力最為至尊天最神秘的也最古老的武道傳承,底蘊比之黑暗之道,暗殺之道,幽冥之道強悍的多。畢竟光明聖力是明確可以修鍊到主宰級的修鍊體系。

薩摩對於李麟的翻唱很是不解,不過他也未曾多想,對於他來說,只是陰了一個七公子可以讓斯柯達少爺處境好過一些,但這無法扭轉斯柯達少爺的地位。薩摩的實力還是弱了些,他並未看出李麟擁有神級的實力,畢竟在李麟冒充之前,斯柯達和薩摩臭味相投,兩個人之間詭異的友情還頗為牢固。

當天晚上,羅斯福管家來到李麟院子外,感受到那蓬勃勃發的光明聖力,老臉之上滿是喜色。

李麟感應到他的到來,自然收起外放的氣勢。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次搶婚 進來吧!」


對於老管家這樣的人李麟並不討厭,但其不是自己的心腹,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好態度。


「斯柯達少爺,朗姆少爺被救回來了!」羅斯福低聲說道。

「嗯!」李麟神色平淡。那所謂的黑婆雖然詭異,但已經不是真正的帝級高手,頂多算是半步帝級,被一個真正的帝級強者追擊,就算一時能夠逃跑。結果也不可能真正的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