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聽到這話大祭祀激動的神情瞬間轉變,顯示驚訝緊接著就是憤怒,

「實不相瞞,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我一開始得到這片空間的時候就古樹就已經在裡面了,而且早就死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一顆完全失去了生機的樹木,上面甚至被別人用精妙的工藝雕刻出了很多的房子和雕塑,」楚凌飛低聲說道,生怕大祭祀把古樹失去生機的事情怪罪到自己身上,

聽了這話之後大祭祀神情悲憫,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兒之後說道:「好了,我知道了,這裡就交給我吧,你們去前線幫幫忙,盡量牽制住蟲族入侵的腳步,」

說完這話之後大祭祀不再言語,站在原地繼續沉思,

煞厲很合適宜的拉著楚凌飛再次回到了前線,幫助血精靈抵禦蟲族的入侵,

「偉大的自然之神,接受子民的饋贈吧,」感覺到自己周圍沒有人了,大祭祀突然趴在了地上,讓自己的肌膚與地面完全的接觸,同時嘴裡念念有詞,像是念動著某種繁雜的咒語一般,

幾個呼吸之後,大祭祀再次站起來,此刻她的雙眸不再是白色的,反而變成了熒光綠,就這樣大祭祀迷迷糊糊的就走到了古樹的旁邊,蒼老的雙手緩慢的放到了已經乾枯的樹皮之上,

在古樹面前,大祭祀佝僂的身體顯得那麼渺小,但是渺小的身體之中卻蘊含著巨大的自然能量,大祭祀已經做好了獻身的準備了,要用自己終其一生吸收的自然能量來喚醒古樹的生機,

只有古樹的生機被喚醒了,才能夠溝通精靈族其他的古樹,這也是這次入侵唯一能夠存活下來的機會了,

漸漸的一股肉眼能夠看的清的綠色液體從大祭祀的雙手緩緩流出,最終輸入到了古樹之中,綠色液體進入之後彷彿具備了生命力一般,直直的朝著最下面的根部流去,

時間彷彿定格了一般,大祭祀就維持著自然能量的輸送不再動彈,而此刻楚凌飛他們已經來到了前線的樹榦之上,

「妖族所屬,聽我號令,進攻,」看到那顆古樹出現,端坐在猛獁石象上的蟲族首領再也不淡定了,直接站了起來,手裡出現了一枚鮮紅色的旗子,她一邊喊著一邊用力的來回擺動那桿旗子發出進攻的號令,

不顧卓黎的拉扯,楚凌飛騰空而起,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灌注了魔力的聲音喝道:「為了自己一族的私慾難道你就不顧其他種族的性命了嗎,」

「笑話,哪裡來的毛頭小子啊,爾等腐草之熒光,如何別的上天空之皓月,低賤的種族就應該在征討之中步入滅亡,」那位蟲族首領看到楚凌飛獨自一人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冷笑著叫囂道,

「納命來,」看到楚凌飛只有偽皇階的修為,她大喝一聲從猛獁石象之上跳了下來,速度飛快的朝著楚凌飛飛了過來,在半空之中原本瘦小的身體驟然增大,變成了一個類似於蝗蟲一般的怪物,鋒利的前顎毫不猶豫的就朝著楚凌飛咬來,

「哼,」她這一動楚凌飛也察覺到了她的修為,這個蟲族首領根本就沒有達到天皇階的實力,楚凌飛自認能夠有一戰之力,朝著她就迎了過去, 西部王朝的這支隊伍只是為了解決精靈族八部的族人,並沒有派遣實力強大的首領,

他們八部就一位天皇階的血精靈,雖然是天皇階,但是按照戰鬥力來評定的話,這傢伙根本不是這位蟲族首領的對手,她可是信心滿滿的進攻的,

而楚凌飛只有偽皇階,蟲族首領只看表面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人族,根本沒有放到眼中,還準備著一擊將其擊殺,吞入肚中把他的修為給吸收掉呢,

可是一個交手她就感覺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這個紅頭髮的傢伙雖然被自己一擊給擊飛了,但卻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緊接著楚凌飛就將死神幽魂鐮給祭了出來,魔焰瞬間依附而上,無數的黑色骷髏頭不斷旋轉,


感受到這股揪心的氣息,蟲族首領驚叫道:「魔族,」

「哼,你們魔族什麼時候和精靈族勾結到一起了,難道是被骨族給欺壓到在南部王朝不能生存,跑到這裡來過日子了嗎,哈哈哈,,膽小如鼠之輩,接招,」

話音剛落她的雙翅猛烈的顫抖起來,在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幻影,強大的音波瞬間來到了楚凌飛的身邊,對其身體進行著無休止的干擾,

蟲族首領得知了楚凌飛是魔族之後雖然有點不可思議,她知道魔族戰士大多數都能夠越階戰鬥,但她對自己也是很有信心的,自己真皇階的實力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抵擋的,

「可惡,」被這些音波纏繞在身邊,楚凌飛的耳朵里一直有著一種瘙癢之感,甚至蔓延到了識海之中,讓楚凌飛很是難受,

此刻妖獸大軍已經緊鄰了精靈族族人所在的樹榦之上,血精靈大祭祀一聲令下,血精靈的大軍瞬間迎上,與體型巨大的妖獸纏鬥在了一起,

但是妖獸皮糙肉厚不說,還會利用天地力量來進行攻擊,沒一會功夫血精靈就出現了死傷,一個接著一個的血精靈從高空之中落下來,一落地就成為了妖獸嘴裡事物,

而且楚凌飛這邊並不樂觀,雖然他是能夠越階戰鬥的魔族戰士,雖然他現在已經拿到了死神幽魂鐮,但是蟲族的那位首領也不是蓋的,實力之強斷然不是楚凌飛能夠比擬的,楚凌飛只能依靠高速的移動與她拉開距離,但還是被戳的渾身是傷,

一時間精靈族這邊陷入了非常不利的局面,樹榦之上的族人看的心驚肉跳,每有一個血精靈從高中跌落下來,他們都很一致的把手放在胸口朝著天空念念有詞,看樣子應該是送別那死去的英魂吧,

嗡,,嗡,,


刺耳的聲音突然想起,緊接著楚凌飛就感覺到強大的自然能量瞬間鋪滿整片空間,就連蟲族的首領都放下了手裡的攻擊朝著遠處高聳入雲的大樹看去,

「不好,啊,」一聲尖嘯響起,無數的縮小版的飛蟲從這位蟲族首領身上分裂了出來,速度飛快的朝著精靈族內飛了過去,打算做最後的抵抗,

一道黑影閃過,在危機時刻楚凌飛被煞厲給救走了,


眾精靈都仰著頭看著高空之中不斷往這邊蔓延的淺綠的光罩,心裡充滿了震驚的同時也有著無限的崇拜,一個個的跪伏在地上不斷念動著咒語,

隨著晦澀難懂的咒語聲音越來越大,滿地的精靈族人身體之上慢慢飄出了一個個的綠色光球,融入到了天空之中光罩之中,光罩蔓延的速度明顯加快,

終於,在蟲群即將飛進來的時候,光罩成功的連接了大地,龐大的自然護罩宛若一個大碗一般扣在了東部王朝,此刻蟲族首領身體之上分裂出來的無數蟲群剛好到達光罩的邊緣處,砰砰砰的撞在古樹形成的光罩之上,緊接著在蟲群身上出現了一絲絲的綠色花紋,幾個呼吸之間變成了膿水,

「啊,,」蟲群消失,蟲族首領再次顯現出身形,抱著頭倒在光罩前方的土地之上痛苦的打滾,

「哼,正是自作孽不可活,五樹形成的光罩也是你們這種邪惡的種族能夠觸碰的嗎,」看到蟲族的首領被光罩上面的濃郁的自然能連侵蝕,血精靈的祭祀緩步走過去殘酷的看著她滿地打滾,

本來蟲族首領想的很好的,想要在五樹光罩下落之前飛進去,而且將自己的身體分裂成了無數的飛蟲,即使精靈族的人要阻攔,也不會全部攔下來的,只要有一隻分裂體進入到光罩之內,自己就能夠憑藉這一隻分裂體最終恢復原來的形態,

自從剛開始看到了遠處的那顆高聳入雲的大樹之後,她就知道自己這次的入侵是以失敗而告終的,但為了以後的入侵策略她才選擇分裂的,按照光罩的蔓延速度自己是可以進去的,但沒想到所有的精靈族族人體內都飛出了綠色精華,加快了光罩成型的速度,

然後就出現了剛才的情況,導致蟲族首領被自然能量侵蝕,落得了如今的下場,

「卓黎,大祭祀呢,」血精靈祭祀看到妖獸和蟲族是不會入侵進來了,在歡慶的同時突然發現失去了大祭祀的影子,

「剛才大祭祀朝著後方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一提起大祭祀,卓黎從劫後餘生的慶幸之中反應了過來,急忙回答,

「不好,」血精靈祭祀聽聞大祭祀從剛才過去還沒有回來,他感覺到了一絲心揪,大喝一聲之後瞬間起飛朝著後方古樹的方向趕去,

楚凌飛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自己利用空間之力傳送出來的古樹只是一顆失去了生機的死樹,竟然能夠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將五樹光罩給鑄造起來,大祭祀絕對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我們也去看看,」回頭和煞厲說了一下之後,楚凌飛緊跟血精靈的腳步去了後方,

看到這幾個人的神情突然變得這麼嚴肅,原本興高采烈相互慶祝的精靈族人也感覺到了不妙,呼啦一聲全部回到了原先的聚集地,

此刻血精靈祭祀和楚凌飛已經到了這次,眼前的場景讓楚凌飛即驚訝又心痛,

驚訝在於,原本一顆死氣沉沉的古樹竟然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恢復了生機,乾枯的樹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著,很多的枝條也開始抽出來新芽,處處散發著無盡的生機,

但在高聳入雲的古樹之下,大祭祀弱小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已經沒有了生機,

血精靈祭祀拿起大祭祀身旁一個透明色的小瓶子滿臉的悲傷不覺間留露而出,這瓶子里盛的是大祭祀終其一生凝練出來的聖水精華,是用來延續自己性命的,現在看樣子怕是….

「咳咳….」 陰差chai陽錯 ,雙眼緊閉,血紅色的翅膀溫順的收攏到身側,突然聽到自己腳下傳來了一聲輕咳,

「大祭祀,你沒事,」

「你就這麼希望我有事,」大祭祀強行擠出一絲笑容道,

看到血精靈祭祀準備將自己搬動起來,大祭祀急忙制止道:「別動我,為了復活第三顆古樹,我已經將身體內的精華全部灌輸到了樹根之內,要不是這瓶聖水精華的話我怕是早就死了,幸虧現在古樹已經復活,它現在正在反哺與我,我現在不能動,」

「是,光罩已經成型,我們成功的抵禦住了西部王朝的入侵,以後我們精靈族又恢復到了曾經的生活,」血精靈將前方的狀況告訴了大祭祀,好讓她老人家好好休養,

「翎羽,」大祭祀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從純血精靈之中快步走出了一個年輕的精靈,急忙走到大祭祀身邊蹲下來說道:「奶奶,」

「我想要恢復得好長的時間,以後你就是我們八部的大祭祀,」

「奶奶,,」

「我年紀也大了,你有這個能力擔任這一職位,況且我老骨頭還沒死呢,我可以幫助你,」

見到這個叫翎羽的純血精靈,楚凌飛才真正相信了當時煞厲所說的話,這個翎羽真的就是達到了美到不像話的程度了,雖然她有不同於人類的那種美,但是配合上特別的皮膚,讓人看一眼就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在大祭祀的勸慰之下,翎羽終於接受了奶奶的建議,臨危受命成為了八部下一任的大祭祀,

「小子你過來,」大祭祀就保持著這個姿勢沒有動,

楚凌飛知道大祭祀是在叫自己,急忙忙的走了過去恭敬的站在身旁,楚凌飛對大祭祀很是尊敬,單單她為了復甦古樹差點要了自己的性命就讓他很佩服,

「你們大家都聽好了,這位小兄弟是我們八部的恩人,更是我們整個精靈族的恩人,要不是他將古樹還給了我們,西部王朝就會全面入侵,以我們精靈族的戰鬥力是絕對不會在這場戰爭之中獲勝的,我希望大家將先前的偏見給抹除,好生招待他,」大祭祀用了很大的力氣將聲音提高把古樹的事情都告訴了自己族人,

既然楚凌飛為了救自己八部,連古樹都能拿得出來,大祭祀怎麼能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詞呢,說實在的,當時楚凌飛和煞厲對精靈族不管不顧直接離開的話也沒有人會怪罪他們的,但他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了留下來幫忙,這份善良贏得了精靈族族人的擁護, 「怎麼回事,五樹的護罩怎麼突然就成型了啊,」一個年輕的女人端坐在一個先綠色的木質踏椅之上,眼部一下帶著粉色的面紗,朝下面的手下問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是說當時人類家族的公輸家將精靈族的第三顆古樹給偷走了嗎,現在護罩成型,那就說明第三顆古樹回歸了,大姐頭,這對我們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旁邊的一個椅子之上也坐著一個人類的女子,聽到剛才面紗女子的問話之後急忙起身,來到她的對面拱手說道,

「既然第三顆古樹出現,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血神泯滅之地又回來了,看到無極界又要迎來一段時間的混亂時期了,」踏椅上的女子點了頭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下面的的手下先是一愣,旋即叫道:「大人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手下找出第三顆古樹的位置,我們就可以用第三顆古樹為線索,找到帶有血神泯滅之地的那個人了,」

「恩,你去吧,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坐在踏椅上的面紗女子應了一聲不再說話,但從她緊蹙的眉頭能夠看出,此刻出現的血神泯滅之地已經讓她不淡定了,

這女子正是青蘿的姐妹紫諾,也就是神佑組織在東部王朝的分部的老大,可以這麼說,紫諾在神佑這些組織中算是最清閑的一個了,因為在東部王朝全部都是精靈族族人,雖然精靈族三個種族加起來的數量也不少,但是他們全部信奉自然之神,紫諾根本就收集不到一絲的信仰之力,

她在這裡的主要任務就是為了血神泯滅之地的下落,在這東部王朝潛心修鍊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得到了血神泯滅之地的消息,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老大要自己一直注意這片空間的消息,但作為手下只有執行的份兒,根本不敢過多的詢問,

古樹重生,在東部王朝引起了軒然大波,精靈族整整十二部全部都像炸開了鍋一般,每個分部都在召開會議,

在東部王朝主城有著一顆最古老的古樹,,第一古樹,就是精靈族最開始出現的地方,就是因為這顆古樹才誕生了精靈一族,在這顆樹根下方有一個隱秘的居室內,一排人端坐在特定的位置上,周圍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說話,

終於,從黑暗出悠悠走出來一個純血精靈,就像是八部的大祭祀一般,她的眼睛也是純白色的,這是體內能量被自然能量完全灌注的效果,

在這位純血精靈出現之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等待她的入座,

剛剛坐下,這位純血精靈就開口了:「第三顆古樹成功復活,這是我們一族的福音,誰知道是哪個分部里重現了古樹,」

「報告大祭祀,在五個時辰之前,我受到了八部傳出來的訊息,然後我就啟動了古樹的護罩系統,后來古樹護罩就出現了,」下面一個長著白色鬍鬚的老者站起來恭敬的回答道,

講完之後又想起了什麼,急忙補充道:「按照八部大祭祀的描述,西部王朝已經開始準備對我們精靈族進攻了,在常規的獸潮里竟然出現了大量的妖獸,而且還有一名蟲族首領指揮進攻,在最後一刻第三顆失蹤的古樹出現,然後八部大祭祀向自然之神獻祭,將已死的古樹給復生了,在最後關頭將護罩給完成了,」

「哎,我們一族愛好和平,但在外族眼中差不多就是一個誰人都可以捏的軟柿子,要是第三顆古樹不出現的話,蟲族帶領著妖獸進攻的話我們根本就抵禦不住,有可能精靈一族會永遠從無極界徹底除名,」神秘的大祭祀搖了搖頭說道,這是一個事實,也怪不得她長他族氣勢滅自己威風,

聽她這麼說了,下面的人都感受到了來自外族的威脅,一個個的神情都變的低落了下來,精靈族戰鬥力低下是整個無極界都知道的事實,這麼多年來都是依靠古樹保護的,古樹丟失了數百年之後外族才知道這個消息,又是幾百年之後蟲族就開始準備入侵了,幸虧現在古樹復生,護族護罩再次開啟才解決了這次的燃眉之急,

「那我們難道就不能提高我們一族的戰鬥能力嗎,」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句話問出之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精靈族愛好和平不是嘴上說說的,他們壓根就不喜歡這種打打殺殺的生活,

「為今之計只能這樣了,」大祭祀也知道沒有實質的戰鬥力的話,單憑古樹的保護是不能阻止外族的入侵的,假如再次出現古樹被盜的事情的話,蟲族絕對會第一時間入侵來報這次的敗北之仇的,說出這句話確實讓大祭祀下了很大的決心,

「召喚八部大祭祀,我要召開全族會議,」鄭重的聲音突然響徹整個會議廳,東部王朝從現在開始出現了實質性的變化,大祭祀已經準備好了,準備將先祖留下來的戰鬥之法教給所有的族人,

所有的人都得到了確切的命令,紛紛向大祭祀行禮然後速度的離開了,

八部,待客廳,

「小子,我們什麼時候離開啊,你來到無極界時間也不短了,我怎麼有種感覺,你現在變得不思進取了,」煞厲杵在角落裡,隱藏在黑暗之中沖楚凌飛說道,

嘆了一口氣楚凌飛說道:「不是我不思進取了,而是我按照在混元大陸上的修鍊方法竟然沒法凝練天地魔力,明明能夠感覺到周圍濃郁的能量,但就是不能為自己所用,這是為什麼啊,」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我必須儘快帶你回到魔族內,得到族內長老的允許我才能夠將魔族的修鍊之法傳授給你,」煞厲也很無奈,看著楚凌飛的修為一直停滯在這個等階不見提升他也很心急,但從小根深蒂固的家族規定讓他很難受,

「難道你就不能私自傳授給我嗎,至少我也是魔族的血脈擁有者,而且有著死神幽魂鐮在手,要是回了魔族之後,你能保證有的人不會見到神器而陷害我嗎,你要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看樣子楚凌飛是沒打算跟煞厲回去,至少現在還沒這個想法,

聽到這話煞厲不高興了,急忙說道:「你是我們魔族的戰士,魔族之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要是那樣的話我早就將你殺死把死神幽魂鐮給奪過來了,還用得著帶你回去嗎,」

「這可說不定,你是對我沒想法,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我從踏入修鍊一途之後,這種事情我見多了,」楚凌飛並沒有打算妥協,

正在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門口傳來一聲輕微的敲門聲,雖然很輕微,但頻率很快,聽得出來敲門之人現在很急,

「請進,」楚凌飛回頭朝著門口說了一聲,

吱呀,,

門開了,一個倩影快速的出現在了楚凌飛的視線之中,

看到來人楚凌飛站起來恭敬的說道:「大祭祀,你親自前來有什麼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