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熊其實沒有受多大的傷,只是被段羽強大的衝擊力與力量推飛了而已,在空中幾個翻滾,雙腳就踏上了解釋的青流石上,不過仍舊倒退了三四步,才穩住了身形,可見段羽力量之大!

而段羽就顯的有些強悍了,與暴熊那樣體格的人衝撞以後,竟然猶如定格一般,一動沒動,暴熊的衝擊力甚至不能讓段羽哪怕移一下步子!

這樣的結果,讓全場的觀衆感到不可接受,這實在是太不符合邏輯了,清瘦的段羽怎麼可能將強壯的暴熊撞飛?而且暴熊的修爲也超過段羽四個等級,這怎麼可能?

努力的擦了擦雙眼,觀衆們無奈的發現,他們所看到的並沒事幻覺,而是的的確確存在的,段羽確實是將暴熊撞飛了。雖然難以接受,但是事實如此,觀衆也無力迴天了。

“好樣的!大哥!”黃力在休息室中狠狠的揮了揮自己的拳頭,好像撞飛暴熊的是他一般,惹的其他人一陣不滿,不過這些都被正在爲段羽高興的黃力給直接忽略掉了。

其實,段羽之所以能夠將暴熊撞飛,並不是偶然,段羽的身體強悍程度,在比賽之前,就進入了九星武師以久,在吞噬九毒龍雷的時候,又得到雷種鍛造身體,就在決賽開始休息的那五天裏,段羽的身體強悍程度,已經無限接近於武狂了,實際上,與武狂的身體也沒有什麼區別了。

而暴熊畢竟只是九星武師的身體,怎麼可能鬥不過具有武狂身體強悍程度的段羽呢?結果也就顯而易見了。

暴熊穩下身子以後,沒有因爲段羽將自己撞飛而氣惱,眼睛緊緊的看着段羽,其中竟然有些興奮的神色,語氣中激動的意味,任誰都能聽的出來:“你的力量好強大,我喜歡!來,繼續!繼續啊!”說着,不等段羽回話,暴熊就又向蠻牛一樣的衝向了段羽。

段羽只感覺嘴角有些苦澀,剛剛擋下暴熊的那一下衝撞,段羽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容易,在與暴熊相碰的那一瞬間,段羽甚至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是有着輕微的震動,而暴熊這個時候就向打了雞血一樣,讓段羽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哎!”段羽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但仍舊硬着頭皮衝了上去,不是他不能跟暴熊比拼力量,而是他不想,他沒有那種習慣,硬碰硬,沒有使用技巧取勝來的有技術感。

不過,要說怕,段羽還真的不怕,因爲段羽知道,自己的身體強悍程度要超過暴熊不少,硬碰硬,也不懼暴熊,不是想硬碰硬嗎?好,我就打到你疼,打到你服!

暴熊無理的衝擊激發了段羽倔強的性格,既然你喜歡硬碰硬,那我就陪你硬碰硬,看看是誰笑到最後!

沒有多想,段羽再次做出衝鋒姿態,腳尖一踏,腳下的灰塵就被段羽那種衝擊力吹起,呈波紋狀像外擴張着,沒有擴張太久,就好像吸附在段羽的腳下一般,在段羽衝出去的時候,腳下還跟着一竄的灰塵,猶如腳下生雲,賣相十分不錯。

段羽原本的速度就十分的快,加上腳下灰塵的映襯,將段羽的速度襯托的更加的急速,好像就在一個呼吸的時間,段羽和暴熊就再次的碰觸!

這次,二人可不是純粹看着身體強度和加速產生的衝擊力碰撞,而是同時揮出了拳頭,狠狠的朝着對方轟了過去。

如果段羽的拳頭是沙包大小的話,那麼暴熊的拳頭肯定就屬於那種加強版的沙包,相當於段羽的兩個拳頭!

二人的拳頭再次以一種強悍氣勢轟擊在一起,一股無形的波紋從二人拳頭接觸的地方擴散而出,吹動了二人的頭髮,同時也吹起了地上的灰塵。

這次,暴熊並沒有被段羽一招轟退,第一次的失利,是因爲暴熊太過大意,沒有用盡全力去攻擊段羽,才受了一點小傷,這次,暴熊毫無保留的釋放着自己的力量,與段羽平分秋色。

拳拳相對,二人並沒有停頓下來,暴熊個的一個側鞭腿在與段羽拳頭接觸的時候就甩了出去,如果離的比較近的話,甚至能夠聽到空氣被擠壓的聲音,可見暴熊的力量有多麼的大!


段羽眉頭一挑,反應極快,幾乎是暴熊擡腿的那一瞬間,段羽就已經預測好了暴熊出腿的軌跡,同樣的甩出了一腿,凌厲的風聲突然響起,地面上的小石頭都是被段羽的這一腿所帶的勁風給吹飛,毫無意外,二人的雙腿再次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又是一道沉悶的聲音從二人的腿部傳了出來,段羽和暴熊沒有覺得什麼,但是觀衆們都無端端的要緊了牙齦,有的更甚者,甚至捂住了自己的腿,好像被踢中的是他們的腿一樣。

一腿過後,暴熊一爪便擒住了段羽的左手,然後另一隻手也放棄了和段羽對拳,而是變拳爲爪,爪住了段羽握着拳頭的右手。

這樣還沒完,暴熊的雙腿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籠罩了一層散發這濃厚褐色的鬥氣,隨即橫掃向段羽的腰部。

雙手都被暴熊所擒,觀衆們都以爲段羽這一擊無論如何都躲不過去,只能硬捱了,可是,讓人忍不住驚歎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段羽的右腿好像沒有骨頭一樣,向上一拱,和左腿正好形成了一個N字,暴熊橫掃出的一腿,沒有掃到段羽的要不,而是被段羽的右腿給攔截下來。同時段羽也做出了反擊,不過,有些不堪入目而已。

段羽的腦門上,迅速纏繞起一層鬥氣,猶豫都沒有猶豫,段羽的頭向後一仰,然後用力的碰向暴熊的腦門!

“……”全場觀衆頓時無語,硬碰硬是他們喜歡看到的,拳頭對拳頭,鞭腿對鞭腿,這些都是熱血的,如果是硬碰硬,還可以用腦門碰腦門,比誰的腦袋硬的話,這些觀衆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段羽這樣的攻擊,暴熊還真的沒有想到,也就直接吃了一個大虧,被段羽撞到了腦袋產生了陣陣嗡鳴,有些暈眩的樣子,擒住段羽雙手的爪,也在這一刻鬆開,暴熊捂着腦袋向後退了幾步,步伐都是有些不穩定,顯然是沒有一下子接受這樣的攻擊。

“原來,傳說中的鐵頭功,真的存在啊!”這個念頭不止是出現在觀衆之中,就連黃力,孔明一行人都是沒能想到,段羽竟然用這樣的方法去破暴熊的招數,實在是太雷人了。

看了這麼多年的比賽,還真沒有見過用腦袋攻擊的。這是所有觀衆心中的想法。


暴熊搖搖晃晃的後退着,段羽也沒有着急發出攻勢,而是輕輕的揉了揉自己的腦門,暗自道:“這頭狗熊,腦袋還挺硬!”

殊不知,暴熊更是在驚歎段羽的腦門硬,即便是攻擊過後了幾秒鐘,暴熊仍舊感覺有些暈眩,被段羽碰到的腦門隱隱作痛着,不過,暴熊狠狠的甩了甩頭,將這些感覺給甩出了腦外。

“你牛!竟然敢用腦袋來攻擊!”暴熊的語氣中,有着說不出的意味,如果比賽開始之前,他對段羽有惡感的話,那麼經過這兩輪的攻防,暴熊對段羽的惡感不但消失不見了,甚至還產生了一絲的好感,主要是段羽沒有利用自己的速度跟段羽周旋,而是硬碰硬,對了暴熊的胃口,所以暴熊纔會那麼容易的對段羽產生好感!

暴熊就是一個樣子的人,大大咧咧,有什麼說什麼,不會忌諱什麼,這樣的人,往往是最值得交往的人,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段羽無奈的一笑,指着暴熊惱火的說道:“你的腦袋真他媽的硬,操,疼死我了!”說着,還假裝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段羽這樣說,其實是給暴熊一個臺階下,不能讓暴熊有太大的落差,否則以暴熊單純的性格,跟段羽拼命也不是不可能,如果那樣的話,對段羽來說,就得不償失了。

“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你那麼瘦小,但是力量去那麼大,而且速度那麼快,怪不得林大哥總是在我面前對你讚不絕口,你真的有那個實力。而且,你現在還是一個五星武師!五星武師就有這樣的實力,真不敢想象你九星武師的時候,我還能不能夠是你的對手啊!”暴熊難得有些感慨的說道。

“廢話不多說,等我打敗你了,我們今天晚上出去好好喝一頓!”段羽略微狂傲的大笑一聲,振聲說道。

暴熊單純的性格,讓他將自己的情緒寫在了臉上。只見暴熊臉色一黑,大叫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我贏了,今天晚上,我請客!”

接着,就又是硬碰硬,以力搏力的“血腥”戰鬥!

PS:【兄弟們,難得的一次封推,筱秋會爆發,沒時間抽出來時間,晚上少睡幾個小時,專心碼字,希望兄弟們支持筱秋!鮮花,貴賓,蓋章,PK,通通都來吧!今天第一更,凌晨一點啊!看着我辛苦的份上,給力點吧!】 “喝!”暴熊大喝一身,沉悶的聲音猶如平地驚雷一般,倒是將少數觀衆嚇愣了一片,不過這對段羽來說,並不算什麼。

大喝一聲後,暴熊的衣服突然爆裂,猶如澆鐵鑄造的虎軀顯露出來,那花崗岩一般的肌肉微微聳動着,好像活過來了一樣,八塊的腹肌,那是所有男人心中所向往得到的,胸肌,肱二頭肌,肱三頭肌,都是高高的隆起,而且堅硬無比,暴熊脫掉衣服以後,賣相乃是相當的好啊!

幸好暴熊有度,沒有將褲子也給爆裂開來,不然暴熊下面的那隻小熊露出來的話,不知道要有多少女性觀衆要去洗眼睛,男性觀衆會自卑到死啊!看着暴熊的虎軀,就能夠想想到暴熊的那隻小熊有多麼的強壯,多麼的挺拔……

咳咳,段羽這樣歪歪的想着,忍不住爲自己所想的感到臉紅,連忙用一竄咳嗽的聲音來掩蓋尷尬,不過神經大條的暴熊顯然不會知道段羽現在在想些是什麼。


暴熊沉聲喝道:“快點把衣服脫掉,要不然打起來不舒服!”暴熊說話的聲音很大,但嗡裏嗡氣的,前半句讓觀衆聽的很清楚,後半句聽清的沒有幾個……


“衣服脫掉……”觀衆此時不知道該如果形容暴熊,他當成千上百的觀衆都是瞎子?讓段羽衣服脫掉,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開始那個啥!萬惡的暴熊!這是所有觀衆心中所想。

不過段羽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輕輕的開始脫掉衣服……

“什麼……”觀衆的心裏一下子接受不了,難道,段羽已經被暴熊強壯的虎軀,挺拔的那個啥所征服?

沒有給他們多餘的想象空間,段羽的上衣已經一件一件的脫完,露出了精裝的身軀。原來,段羽並沒有看上去那麼的清瘦,只要該有的肌肉通通的有,只不過段羽的肌肉是呈流線型,看起來很有藝術線條美,但沒有暴熊爆立美學的美有看點罷了。

段羽脫下衣服以後,活動了一下子自己的肩膀,脖子,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就從段羽的關節處傳了過來,聽起來甚是恐怖,古銅色的皮膚上被健壯的肌肉所佈滿,倒三角的身材倒是引得不少思春的少女尖叫,段羽的身材雖然不向暴熊那樣的龐大,但十分的勻稱,看起來非常的美觀,就像一件藝術品一般。

“好了,可以開始了!”段羽淡淡的說道,並沒有懼怕暴熊魁梧的身材,甚至是有些變態的虎軀。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我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現在我們兩個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了!讓我看看,林大哥誇獎的人是不是名副其實!”暴熊大笑着說道。

段羽淡淡一笑,也正是暴熊這樣耿直的性格,纔會使段羽對他產生好感。

沒有多餘的廢話,段羽冷喝一聲,右腳一踏,青流石的地面頓時出現了一個幾十釐米的小坑,而段羽就是藉助這股推力,奔向暴熊。

“來的好!”暴熊哈哈大笑一聲,同時猶如攻城車一般的虎軀也在這一刻徹底發動!暴熊的身軀龐大,但速度一點也不慢,甚至有些靈巧,也是朝着段羽反衝鋒過去。

二人之間的距離本就不多,在二人全速奔跑之下,更是眨眼即過,再一次的接觸在一起。

“轟!”又是一道巨大的轟鳴之聲,暴熊的腳步有些咧跌,但終究沒有再被段羽撞飛。

“好!”暴熊頗有越戰越勇的跡象,叫好以後,同時沉悶的大喝到:“狂熊血爪!”

暴熊變拳爲爪,原本五根圓柱體態的手指瞬間變的尖銳起來,褐色的鬥氣發着嗤嗤的響聲,在指尖凝成像錐形一樣的形狀,一股血意從暴熊的手掌上散發而出,瀰漫在空氣之中。

蓄力時間並不長,暴熊便是一爪抓向段羽,忽然,原本在暴熊手指上的褐色抓印竟然憑空飛出,而且在空中的時候迅速變大,頃刻之間有猶如段羽的半個身軀大小。

段羽飛快的向後一跳,右掌前伸,一股深邃無比的黑洞瞬間凝成,口中暴喝一聲:“兩儀破!”

沒錯,玄階高級的兩儀破已經可以被段羽瞬間用出,這就是所謂的熟能生巧吧。瞬發的兩儀破一點不比蓄力而發的狂熊血爪弱上多少,黑洞越發的深邃,黑洞的這中間竟然還砰出紫色的電花,嗤嗤的聲音不絕於耳,聽起來有點滲人。

兩儀破很快的成型,與狂熊血爪的大小一般,段羽手掌微微用力,將兩儀破給打了出去。

兩儀破和狂熊血爪很快的接觸在一起,巨大的血爪抓在深邃的黑洞之中,竟然冰消雪融般的融化開來,褐色的鬥氣直接被兩儀破給吞噬大部分,而兩儀破卻好像好沒有受到影響一般的飛速射向暴熊。

幾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狂熊血爪就被兩儀破吞噬的一乾二淨,而兩儀破只是中間的那一縷紫色雷霆暗淡了一些而已,還有大部分的能量進行攻擊。

暴熊大吃一驚,有些驚恐的向後退了兩步,心頭一沉,狂熊血爪的品級是玄階中級,可是即便如此,還是被段羽發出的黑洞給直接吞噬,那麼,這黑洞的級別肯定是玄階高級,甚至是地階低級!

驚恐過後,暴熊冷靜下來,地階武技,自己並不是沒有,獸化三重變——化身爲獸,本就是地階高級的武技,就算段羽發出的武技是地階低級,也不可能低的過獸化三重變的,不過,化身爲獸暴熊還沒有徹底掌握,就算上次和龍天翔大戰的時候悟出了一點,但仍舊差了一些火候,但至少,不會有那麼強的反噬了。

暴熊的嘴角扯出了一絲笑容,心中開始讚歎起段羽,五星武師的實力,竟然能逼自己使用獸化,段羽還是第一個,暴熊和龍天翔大戰的時候,也使用了獸化,但不要忘記了,龍天翔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武狂強者,是暴熊以弱敵強,但這次,是暴熊以強敵弱,性質從根本發出了改變。

“獸化三重變——化身爲獸!”暴熊張開他那巨大的嘴巴,仰天大喝一聲,隨即,原本一直是褐色的鬥氣,徒然變成了血紅之色,這不是火屬性,而是武技本身所帶的能量顏色,獸化消耗的不僅僅是鬥氣,還有身體!

獸化是激發在人體深處隱藏的那一絲的獸性,從而得到龐大的力量,力量太過強大,如果身體接受不了,輕則傷及本源,重則爆體而亡!

能夠承載獸化後產生的那種力量以後,耗費的不僅僅是鬥氣,還有血液,獸化是又燃燒血液來激發獸性的,所以,這是一本傷人傷己的武技,不到重要時刻,生死關頭,除非是身體特別強壯,不然不會輕易使用。

暴熊的身體固然強壯,但是使用獸化以後,仍舊要休息好長時間才能夠恢復過來,這段時間進入虛弱狀態之中,實力大減,不過此時的暴熊是不管不顧這些,他只想和段羽好好的打上一場!

血紅色鬥氣纏繞這暴熊龐大的虎軀,頃刻之間變已經凝結成了一個巨大的紅色繭子,暴熊對獸化的掌握沒有林殤對獸化的掌握熟練,使用的時候仍舊需要先行凝結成繭,而林殤使用獸化, 卻不需要這麼多的步驟。

而就在繭子剛剛凝結而成,兩儀破就直接貼上了紅色巨繭!

“嗤嗤!”兩儀破的飛速的旋轉着,摩擦這這紅色巨繭,而紅色巨繭也在一點一點的被侵蝕,其上甚至有一種焦糊的味道散發而出,不知道是摩擦的,還是中間那縷紫金獸雷電的。

很快,紅色巨繭就露出了一個小圓孔,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紅色巨繭就會徹底消失在比武臺上,如果暴熊再不出來的話,同樣消失的還有暴熊本人!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隻猶如鬼手一樣的血紅巨爪透過那個圓孔抓了出來,一把抓住了高速旋轉中的兩儀破,嗤嗤嗤嗤的電花不停的摩擦而出,但是仍舊沒有傷到那隻血紅巨爪分毫。

突然,血紅巨爪用力一抓,紅色的手指就徹底的陷進了兩儀破之中,巨爪一震,就將兩儀破給震碎,化爲虛無。

震碎兩儀破以後,從紅色巨繭之中再次伸出一隻同樣的爪子,一爪將繭子抓碎,隨之暴熊的身軀也是顯露出來了。

原本鼓的高高的肌肉好像又是大上不少,到處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彷彿動一動,空氣都是隨之被擠壓到了兩旁,暴熊的眼睛已經變爲了血紅之色,沒有了瞳孔,整個眼睛都是血紅色的眼白,與其對視都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氣。一根根繃的緊緊的青筋看起來是那麼的猙獰,此時的暴熊,猶如地獄戰神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你要敗了!”暴熊的嘴脣蠕動,說出了一竄不清楚的語言,對於獸化他控制的仍舊不是很好,差點喪失了說話的能力,但無可是非的是,暴熊現在的實力,甚至能夠和一星武狂媲美了。

“哈哈……”段羽突然仰天一笑,然後大喝一聲:“可笑,化身爲獸之後我就要敗了嗎?”

“破天掌!”

PS:【第二章!】 暴喝之聲從段羽的口中傳出,猶如龍吟一般,徹響整個比賽會場,段羽推出的右掌瞬間被紫濛濛的鬥氣所籠罩,手臂之上,佈滿紫褐色的雷霆,嗤嗤作響。而段羽右臂上的肌肉瞬間高高隆起,上面縱橫交錯的青筋也是繃的緊緊的,這時的右臂,明顯比左臂要大上一圈有餘。

積蓄的能力終於到達了極限,從段羽的肘部開始,一股能量波徒然緩緩的向前推進。小臂,手掌,掌心,爆發!

紫褐色的能量波從段羽的掌心發出,一顆巨大的龍首便是憑空凝型,長長的龍鬚,尖銳的龍牙,通圓的龍目,能量凝結而成的龍首竟然如此的栩栩如生,彷彿是一條真正的巨龍一般。

“吟!”一聲巨大的龍吟從龍口中傳了出來,震天動地,響徹心扉,讓暴熊那龐大的猶如小山一樣的身軀,都是無緣無故的微微一震。

龍吟過後,幾乎是眨眼之間,龍爪,龍身,龍尾就從段羽那瘦小的手掌之中釋放而出,整條龍就這樣的出現在比武臺的上空,龍首搖頭一望,看到了站在比武臺另一端的暴熊,雖然他沒有靈智,但是,他的本能告訴他,攻擊的對象,就這看到的這個身軀龐大的人類!

目光一冷,這條長達十幾米紫褐色巨龍,身上的電花乍現,嗤嗤的聲音頓時爆發而出,摩擦着周圍的空氣。

“上!”段羽緊緊的看着暴熊,連續的喘了幾口粗氣,纔是壓下那股虛脫無力的感覺,破天掌經過紫金毒龍雷的強化,實戰所需要的鬥氣更加的龐大了,就連段羽都是有些把持不住的樣子。

紫金毒龍雷是段羽融合紫金獸雷和九毒龍雷融合而成,不僅有這紫金獸雷的穿透力,而且還有九毒龍雷的毒性,十分的霸道,但施展所用的鬥氣,也是十分的龐大。

紫褐色巨龍仰天吟叫,一聲暢快的吟叫以後,巨龍龍首一搖,巨大的身軀一點也不能影響它的速度,快速的飛向了暴熊!

暴熊身軀一震,但沒有絲毫後退,獸化三重變地階高級武技,給暴熊帶來了無以倫比的安全感,一點也不懼怕聲勢浩大的破天掌!

暴熊大聲一喝,就向***一般,震的周圍灰塵都是遠離了他的身體。血紅色的鬥氣猶如妖豔的火焰一般,燃燒了起來,包裹着暴熊的整個身軀。烈焰朝天,熊熊大火憑空燒起,已經看不到暴熊的身影了。而暴熊,並沒有選擇躲避破天掌,而是利用這一刻,一招分出勝負!他可不認爲自己的地階高級武技比不上段羽地階低級的武技,他有着足夠的自信。

“獸血沸騰!”一道沉悶的低吼從那團血紅色火焰中傳了出來,熟悉暴熊的人都知道,那是暴熊獨特的聲音。獸血沸騰,是獸化三重變——化身爲獸的一個本命武技,只要學會獸化三重變的第一重,就會獸血沸騰!

只見火焰突然着的更加的大,頗有一種沖天的氣勢,突然,血紅色火焰飛身而出,朝着紫褐色巨龍的血盆大口奔去。

巨龍雖然是鬥氣形成的,但仍舊有着龍的威嚴,而暴熊奔着龍口飛去,這是在挑戰巨龍的龍威!龍威受到挑戰,巨龍怒火無比,張開了它那血盆大口,一口將暴熊給吞噬掉,嚥到了腹部。

“爆!”段羽嘴脣微啓,輕輕的吐出了一個字眼,而引發的場面,絕對是驚天動地!

紫褐色的巨龍剛剛吞下暴熊,便是變的扭曲起來,巨大的龍體蜷縮在一起,像蛇一樣,龍首仰天,怒吟一聲,紫褐色的電花突然變的暴躁起來,互相碰撞,摩擦,從而產生了火花。火花一出,就是驚天動地的爆炸,整條几十米的巨龍,竟然這樣的爆炸開來,那威力,直接將比武臺夷爲平地,而且,餘威直接摧毀了各大帝國的休息室,破天掌的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幸好是林傑森反應快,身形一閃,下一刻便出現了比武臺的上端,巨大的鬥氣羽翼瞬間展開,閃着華麗的紅色光芒,甚是耀眼。

不過,此時沒有人去看林傑森,而是恐懼的想要逃命,場面一下子動亂起來,人們的尖叫聲,叫罵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觀衆席上人擠着人,瘋狂的向後涌去。

忽然,一道響亮的好像是來自與內心深處的聲音傳了出來:“莫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