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眸微爍,林風心中盤算著。

這個極大的疑問,已是放在自己心中許久。

過去一個多月,自己和羽墨的關係,又更深一層,如今……

應該可以試一試!

「快到了。」林羽墨望著前方,微笑道。


「羽墨,我能問你一個問題么?」林風倏地開口,面色凝重。

「嗯?」轉過頭,見得林風表情,林羽墨眼眸亦是輕輕閃動,「你想知道什麼?」

踏!林風停下腳步,緊盯著林羽墨的雙眸,「你父親是不是叫林鯨?」

林羽墨一怔,亦是停下腳步,笑容徐徐消失面色一黯,點點頭,「對。」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在林氏一族中,知道的人太多,當年的事情也算是頗為轟動。

「那你父親是不是有一個大哥?」林風右手倏地握拳,感到分緊張。

「是啊。」林羽墨不解的望著林風,「大伯已經死了。」

砰!砰!砰!

心跳,無比劇烈。

林風罕見的感到一分緊張。

深吸了口氣,霎時間從懷中取出一本灰黑色的書冊。

《魂秘》!

寫手無敵系統 ,父親所贈予自己。

當時,以自己的實力,尚無法翻閱整本《魂秘》,但眼下,自己卻已是完全可以。在《魂秘》的最末一頁,有著一個圓形的奇特圖案,很是詭秘,若只是單個出現的話定沒什麼稀奇,但……

這個奇特的圖案,卻和父親留給自己那封信的最末處,一模一樣!

兩個完全相同的『詭異』圖案!

當時,自己不知道這是什麼。

但就在幾天前,自己終於清楚了。


這,是煉器師的『簽名』!

獨一無二的簽名!

「蓬!」林羽墨完全震驚。

看到《魂秘》最末一頁,那再熟悉不過的煉器師『簽名』,林羽墨彷彿呆住。身體輕輕顫動,那張沉魚落雁的臉龐閃動著不敢置信的神色,抬頭望向林風,霎時間——

腦海中,塵封的記憶完全打開!

(第三更~~)(未完待續。。) 曾經,父親這一脈在家族地位極高。

隸屬二檔『亞直系』武者,更是亞直系中的大戶,幾乎堪比直系武者。

她一出生,便是星光璀璨。

但……

誰能想到,一則『指腹為婚』,竟會害了她全家。

遭受牽連之罪,她『夫家』的巨變,連累著父親這一脈在一夜之間失去所有。名譽、地位、錢財,甚至性命!從二檔『亞直系』武者到五檔『分系』武者,僅僅只用了一個晚上。

父親一脈,被趕盡殺絕!

這個煉器師的『簽名』,她怎會不認識!!!

父親義結金蘭的兄弟,出生入死的夥伴,家族曾經首屈一指的地階煉器師,現今副族長『林烮地』的胞兄——


林嘯天!

望著林羽墨,林風眼眸炯炯。

「是真的。」

誘情霸愛 果然是真的。」

「羽墨她,真的是我妹妹。」

心中,充斥著無盡感傷,林風只覺心如刀刺。

就林冷沫所言,羽墨的父親,自己的叔叔林鯨已死,這一脈只剩下羽墨一人。


她,恐怕是自己在九洲之地唯一的親人。

認得煉器師的簽名,並不難。

但父親,離開林氏一族已有二十年。

當年的林羽墨,尚是懵懂,又怎會認識父親的簽名?

答案,呼之欲出。

「父親的信中,僅僅提起過叔叔『林鯨』一個名字,在林氏一族,他所相信的也只有叔叔一人,但……」林風心中輕嘆,「造化弄人。父親怎麼也想不到,叔叔林鯨也會遭逢巨變,家道中落。」

等等!

兩者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繫?

心猛的一震,林風頓時望向林羽墨,見的她面色不斷變幻。心猛的一震。

「糟!」林風暗凜。

自己猜的果然沒錯,羽墨的家道中落,舉目無親,似乎——

真的和自己父親有關!

輕輕閉上眼睛。

豪門崛起:重生校園商女 ,酥胸起伏不定。

遺忘了二十年,疼痛了二十年,卻沒想到有朝一日這個記憶會再出現。

「林風。」

「難怪這名字那麼熟悉。」

林羽墨微然一笑,笑容中卻帶著分悲傷。

當年父親和林嘯天義結金蘭,宛如親兄弟。兩人甚至為自己的孩子指腹為婚,定下鴛鴦譜。

卻想不到……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林羽墨睜開眼睛,神色平緩而下。

她不怪任何人,也不想恨任何人。

畢竟,錯的並非『大伯』林嘯天,更不是林風。

怪,只怪造化弄人。

抬起頭。望著林風,林羽墨眼眸閃爍。面色平靜,徐徐開口:

「林風,你父林嘯天和我爹林鯨雖為兄弟,但……」

「二十年前,緣分已盡。」

「而我們……」

輕輕咬了咬櫻唇,林羽墨望著眼前這個指腹為婚的青年。心中說不盡的百感交雜,「亦是再無關係。」

言罷,林羽墨飄然而去。

親口的承認。

『兄弟』兩個字,如雷霆震動。

林風雙手緊緊握住,胸口不斷起伏。心劇烈跳動。

林羽墨,真的,是自己的妹妹!

毫無疑問!

「果然,叔叔林鯨的家道中落,確實和父親有關。」林風心中微忖,搖了搖頭。

「羽墨從小無親無故,也難怪她會說出這番話。」

對於羽墨,只有憐惜和同情。

就算她恨自己也沒關係,父債子償,父親做錯的——

自己,本就該彌補。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風眉頭緊簇。

「羽墨可能也不知道,若不然表情不會那麼平靜,彷彿忘記所有的事一樣。」

「也是,當年她不過和我一樣大。」

林風的心,宛如刀割。

自己尚有父母照顧,有弟弟妹妹,有一家人。

但羽墨……

從小孤苦伶仃,一個人生活,一個人扛起整副擔子,她比自己更要難百倍千倍!

而這一切,和父親有直接或是間接的關係。

「對不起,羽墨。」林風閉上眼。

心中,充滿感傷和歉意。

緊緊握拳,林風抿唇輕嘆,感到抑鬱難鳴的悲傷。

「以後,我會成為你的親人,我會照顧你,羽墨。」

「哪怕你不認我這個哥哥,沒有關係。」

「你永遠是我的妹妹。」

心,很堅定。

林風睜開眼眸,精光閃爍。

肩上,似乎有著更多的責任和包袱,但心中卻又多了幾分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