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東成看着自己兒子如此開心,他也開心了起來。

吳東成作爲吳氏集團董事長,他平時工作非常忙的,因此很少有時間陪伴自己兒子,他對自己兒子是非常愧疚的。

吳勳之所以換上厭食症甚至還有一些自閉症,這些都跟成長環境脫不開關係的,因此吳東成非常的自責,想要挽回這一切,但效果一直不好,直到小風出現。

因此吳東成對小風是非常感激的,它讓自己跟兒子的關係緩和了,現在看到自己兒子找到了喜歡的事情,他很開心。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不知不覺李風已經直播了一個半小時,但這對於粉絲來說就好像過了幾分鐘一樣。

李風看了一下時間,此時差不多五點鐘了,相信蘇小曼很快就會回來了,因此它便將直播給關掉了。

此時在另一個房間,陳虹聽着助理彙報情況,心情有些不爽。

“這該死的蘇小曼,要不是她搶了我的資源,搶了我的新人人氣主播推薦,她怎麼可能會獲得土豪的關注。”

“哼,這該死的傢伙,這十萬塊原本就屬於我的,這土豪本來就是我的,這該死的女人。”陳虹氣得臉色鐵青。

在陳虹看來,若不是蘇小曼耍手段,這些東西全都是屬於她的。

“陳姐,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助理問道。

“哼,當然是要針對她了,等她下次再上線直播的時候,我就直接找她PK,別看她現在有點人氣,但是這些人氣還是比較虛的。”

“但我就不一樣了,我的粉絲可是願意爲我刷禮物的,到時候看我怎麼羞辱她。”陳虹陰冷地笑了起來。

“對對對,陳姐說得非常對,一旦陳姐跟蘇小曼PK,那陳姐必勝了。”助理笑着說道。

“那是必須的,我這裏可是有一個土豪,等會兒我會跟他說的,一旦確定了,我就讓蘇小曼這臭女人知道我的厲害。” 李風剛下播沒多久,蘇小曼便回到屋子裏了。

李風一聞到這熟悉的味道便知道蘇小曼回來了,於是它立馬從房間跑了出來,然後照着蘇小曼那雙誘人的大長腿直接抱了過去,就像考拉抱樹一樣。

“咕咕咕……”李風發出了可愛的叫聲。

蘇小曼看到小風這麼可愛,她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身上的勞累似乎一瞬間全都消失不見了。

蘇小曼用手摸了摸小風毛茸茸的腦袋,說道:“小風,我不在的時候你有沒有乖乖的?”

李風一聽,那頭如同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

開玩笑,咱李風那可是非常有原則的人,哦不對,是非常有原則的熊貓。

覓歸處 好了小風,你在這裏玩一會兒,我去準備準備晚餐,等下再喊你。”蘇小曼笑了笑,然後便朝着廚房走了過去。

李風隨即便朝着屋子外面走去,它直接坐在鞦韆上蕩了起來,玩得那叫一個開心啊。

一個小時後,蘇小曼便將晚餐準備好了。

“小風,園長說了,今天你表現不錯,所以讓我給你加雞腿,來,這是給你的。”蘇小曼將雞腿放在了小風的餐盤上。

“哇哈哈,終於吃到雞腿了,嗯,這味道真香。”李風看着香噴噴的雞腿眼睛直直髮涼起來。

“唰”的一下,李風直接用爪子拿住了雞腿,然後整個雞腿往嘴裏塞,吃得那叫一個歡樂,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不錯不錯,味道好極了,這雞腿真是太好吃了。”李風一邊吃,一邊讚賞了起來,兩三下便將一個雞腿給幹光了。

蘇小曼看着小風吃得這麼歡樂,她“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心情非常的好,而且她看着小風吃得津津有味,這直接讓她食慾大增。

“小風,別急,這裏還有呢。”蘇小曼親暱地喊了一聲,然後將雞腿放在了小風餐盤上。

就這樣一人一熊貓開啓了快樂的晚餐之旅。

半個小時後,蘇小曼和李風都吃飽喝足了起來,蘇小曼便將餐具拿到廚房洗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歡樂動物園財務室這邊,老吳和老王正在盤算着今天歡樂動物園的門票收入,兩人眼裏閃爍着一絲激動之色。

“嘿嘿,不知道今天這門票收入會有多少,應該能夠超預期吧。”老吳笑着說道。

“放心吧,張園長說了只要今天門票收入在兩萬已經達到預期了。”老王說道,“你放心吧,肯定會超過預期的,我估算應該在三萬之間。”

“嗯,希望如此,我們開始吧。”老吳笑了笑說道,然後便開始盤點今天的門票收入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以往只需要花二十分鐘就盤點好的工作,今天硬是用了一個小時。

“哈哈!”

激動的笑聲瞬間響了起來,老吳和老王顯得非常激動,他們臉上佈滿了開心的笑容。

“天啊,真是太厲害了吧,今天門票收入直接突破了十萬塊,偶買噶!”老吳激動地喊了起來。

十萬塊,按照成人100元/票來計算,也就是說今天的遊客達到了1000人,不過實際情況確實男女老少都有,兒童票20元/票,未成年人70元/票,這認真統計的話,估計超過兩千人都不一定。

以往歡樂動物園只維持在三五百人,但是現在直接翻了好幾倍,特別是門票收入這一塊,直接突破了十萬塊,遠遠超出了預期。


“哈哈,真是太好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有這麼多遊客來我們歡樂動物園,太棒了,這下我們歡樂動物園資金壓力就能得到很好的緩解了。”老王樂呵呵說道。

“可不是嘛,不得不說小風真是太棒了,這些遊客全都是衝着小風來的,哈哈,我相信以後還會有更多的遊客。”

“這還用說嘛,那是必須的,我們趕緊將這情況彙報給園長他們吧,他們已經在等着結果了。”老吳笑着說道,此時的他心情大好。

歡樂動物園資金壓力一旦得到解決,那麼它就能夠一直經營下去,就不會有裁員計劃,這可是壓在所有歡樂動物園員工身上的巨石。

此時在會議室裏,管理員們全都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結果,一個個看起來非常的嚴肅,張立濤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也不知道今天的門票收入會如何,會不會突破我們的預期目標啊?”

“是啊,儘管今天增設了20個售票窗口,但具體情況如何,這也不好說啊,畢竟並不是全天都有那麼多人買票的。”


“老天爺,你可得保佑我們啊,只要超過預期,那麼我們歡樂動物園就能夠繼續經營下去,否則……”

張立濤坐在椅子上聽着衆人議論的內容,他有些緊張和忐忑,心裏默唸着“一定要成功”。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十分鐘後,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只見張立濤的助理走了進來。

裏面的人一看到來人,他們紛紛聚精會神了起來,因爲接下來便是公佈今天門票收入的情況了。

“情況怎麼樣?”張立濤緊張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看着自己的助理說道。

“張園長,這是老吳和老王他們統計出來的數據,我還沒有來得及看就直接送過來了。”助理將一份文件拿了出來。

張立濤見狀立馬將文件拿了過來,他看着眼前的文件,內心顯得緊張和忐忑,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沉重了許多。

“呼——”

張立濤深深地呼出了幾口氣,然後他便將文件夾緩緩打開,而其他人則是一臉凝重地看着張立濤手中的文件,他們也是很緊張的。

“唔!”

下一刻張立濤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起來,瞳孔急劇收縮,內心一下子遭到了巨大的衝擊,那心跳“撲通撲通”跳動得非常厲害。

靜!

這一刻現場變得非常安靜,若是一根繡花針掉落在地,大家肯定聽得真真切切。

張立濤臉上的表情開始慢慢轉變激動了起來,他的內心正在一點一點狂歡起來,眼前的這份數據真是讓他激動萬分,身上壓着的巨石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這麼多年了,張立濤作爲歡樂動物園的園長,他一直在尋求歡樂動物園發展。

張立濤也做了很多策劃,但是效果並不理想,因爲有其他行業的衝擊,所以很多人來動物園的興趣就削減了很多。

這幾年來,有些動物園早就扛不住關門了,而歡樂動物園一直堅持到現在可以說非常不容易,但是隨着物價上漲,成本上漲,歡樂動物園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如果歡樂動物園還無法獲得很好的門票收入,那麼下一步歡樂動物園肯定是要裁員了。

但是現在張立濤看到眼前這份數據的時候,他的眼睛一下子溼潤了起來。

當初引進大熊貓小風是他力排衆議的決定,後面更加加劇了歡樂動物園財政的壓力,但如今張立濤看到這份數據,他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哈哈!”張立濤笑得非常開心,心裏的大石頭已經落下。

“張園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難道數據不理想嗎?”

“不可能啊,這絕對不可能啊,我感覺到今天挺多遊客來我們歡樂動物園的。”

“是啊,是不是哪裏統計錯誤了?”

在場的管理員看到張立濤突然大笑起來,這可把他們急壞了,還以爲數據不理想。

“哈哈,太好了,今天門票收入破了十萬,這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啊,真是太好了!”張立濤笑着說道。

“譁——”

在場的人一聽紛紛驚呼譁然了起來,他們彷彿被施了定身術一樣,這消息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啊。

“哈哈,門票收入破十萬塊,天吶,這一天的門票收入就破十萬塊,這太厲害了吧。”

“難以置信啊,簡直是難以置信啊!”

“太厲害了,這門票收入直接翻了好幾倍,哈哈,我們打贏了這場保衛戰啊!”

在這之前,所有人身上都是非常有壓力的,一旦門票收入不理想,那麼歡樂動物園真的要完蛋了。

但是現在數據已經公佈,這門票收入直接翻了五倍,這對於衆人來說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這意味着歡樂動物園的情況開始好轉了。


“哈哈,真是太好了,園長,我們成功了,我們打贏了這場保衛戰啊。”

“是啊,剛纔我還非常緊張和忐忑,這段時間一直睡不好,現在聽到這消息,我身上的壓力一下子消失了,真是太輕鬆了。”

“哈哈,我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覺了,真是太棒了。”

在場的人發出了開心的笑聲,這段時間他們是真的很有壓力,但此時他們身上的壓力全都消失了。

“園長,根據我們工作人員的調查,我們發現這些來歡樂動物園的遊客第一時間都是去看小風。”

“小風的觀賞區擠滿了人,他們的興趣非常高,等到小風離開之後,他們纔去看其他動物,所以小風是今天的主角啊。”助理笑着說道。

“哈哈,真是太好了,現在小風可是我們歡樂動物園遊客保障了啊,只要有小風在,那麼遊客就願意進來。”

“是啊,這樣一來我們歡樂動物園就有流量了,然後再將這些流量分配到其他地方去,這將會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發展。”

“哈哈,以後來我們歡樂動物園的遊客肯定會越來越多的,真是……”

現場的氣氛非常活躍,衆人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大家都在激動地探討着。

張立濤非常的開心,當初引進大熊貓小風可是他的決定,現在這個決定已經顯現效果了,後面歡樂動物園肯定會越愛越好的。


“各位安靜一下,安靜一下。”張立濤看着衆人說道,“我知道大家都非常開心,畢竟之前大家身上都有壓力。”

“當然開心歸開心,但是我們還是要做好工作的,這僅僅是開始而已,未來我們歡樂動物園肯定會有更多的遊客過來。”

“所以我們要做好相應的工作安排,絕對不能浪費這大好的機會……”

整個會議持續了兩個小時,張立濤將相關工作全都分配下去,不過管理員已經知道竟然門票收入的情況,但是一線工作人員還不清楚。

“你們說今天門票收入會怎麼樣,會不會超過預期啊,我真的好擔心啊,老天爺保佑啊。”

“是啊,我也很擔心啊,這要是情況不理想,那我們估計要走人了啊。”

“是啊,張園長肯定會開始裁員的,嗚嗚嗚,我真不想離開啊,我跟它們都已經有很好的感情了。”

“確實如此,我當飼養員已經很多年了,跟它們真有感情了,這真要離開,我還真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