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早已拋開內心的一切情愫,他知道,人性在這裡只會成為對自己的束縛。刀光箭雨之下,稍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便會人頭落地。

破空斬,玄雷劍技中的一招,但在這亂戰之中,卻特別好用。腳踏星斗,長劍前伸,下一刻,陳風彷彿一陣旋風般,瘋狂的旋轉了起來。鋒銳的劍芒劃過敵人的身體,凡是沾染到一絲一毫,都會即可送命。

那些人紛紛後退,不過,又哪裡退縮的了。幾萬人擠在一起,想要後退出去,難如登天。

以陳風為中心,一排排的人眾被斬殺,木質的弔橋上,早已被鮮血染成了紅色。腳下全都是屍體,護城河內的鋼刺已經完全被屍體遮蓋住,失去了作用。箭雨如蝗災般漫天飛舞,陳風手下的兵將們不斷用盾牌為其阻擋,很快,這場戰鬥便成了僵持的消耗戰。

就這樣,半個時辰過去了……

面對普通的士兵,陳風以武鬥家的能力足足擊殺了上千人。不管他在怎麼強,也終究會累,拿闊劍的手腕已經開始發酸,體力也明顯的下降,雖然有無盡的精神力作為支撐,但血脈也終歸有個極限。

臂膀和大腿上已經中了兩箭,陳風連拔出箭羽的功夫都沒有,他的眼睛已經紅了,整個人的意識漸漸模糊,剩下的只有將強的意志。

噗噗噗……

雖然陳風個人實力高強,但城內的兵將卻也都是凡人,幾番苦苦的掙扎之後,死傷已經過了大半。還殘餘的人,越來越少,勝負,似乎早已成定居。


轟隆隆……

「殺呀……」

一陣滔天的呼喊聲,從城內爆發而出,令陳風不由自主的回身觀瞧。

城內,火光衝天,殺聲四起。東西方緊閉的兩扇城門已經是被攻破了,敵人前後包夾,很快便是將他們都逼到了弔橋之上。

從身旁的幾百人,到幾十人,再到最後的幾個人,陳風都是親眼見證著他們的死亡。

長劍繼續劈砍,雖然已經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但陳風仍舊在那麼做。血液已經將他從頭到腳的浸了一遍,那銀色的鎧甲被染成了紅色,蕭瑟無情的戰爭中,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在苦苦支撐。

又過了半個時辰。

噗~

終於沒有了力氣,一劍斬斷兩個人,但卻卡在了第三個人的體內。就是這半秒鐘遲疑的功夫,身旁數十道鋒利的劍刃,早已貼近了他的脖頸。

「呼……老子值了。」陳風眉頭一挑,在生死之間的一刻,他竟然發自內心的笑了。

唰~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白光忽然一閃,所有敵兵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屍體,鮮血,碎石,城牆,一切的一切,全都崩碎開來,只有陳風,靜靜的呆立在玲瓏神塔的第十層。

嗡~

眼前乳白色的氣旋閃動,旋即化為冥天的麽樣。

冥天飄蕩在半空,目光含笑的看著陳風,聲音柔和的說道:「你在這煉心地,體悟到了什麼?」

陳風渾身冷汗直流,他苦笑道:「我體會到了自己的無能,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冥天點點頭,道:「對了,這就是你最大的收穫。作為一名武者,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都會越來越覺得,自己擁有掌控天地,毀滅萬物的能力。但是我要告訴你,萬千鴻蒙,無數位面,比你我強大的人,數不勝數,真正的強者,需要有一個謙卑的心態,而這,就是煉心地的目的。」

「恭喜你陳風,你已經體悟到了帝王心境,這是你將來踏入帝王境的最重要的東西。」

帝王心境!

陳風聞言,仔細想想,霎時瞭然。

在天神界和諸凡界,所有人都覺得帝王是無敵的存在,而真正的帝王境,卻其實不過如此。

在更多的世界中,比帝王更強的,比如冥幻和冥天,多不勝數,一個小小的帝王境,又能如何呢?

陳風微微點頭,旋即輕鬆一下,這是一個武者積壓在心頭的強大負擔,一旦放下這個負擔,他反而會輕鬆的面對任何一刻的修鍊。

「好了,這一次真的要道別了,想來我也不會再來你們這個世界,咱們的淵源,到此為止。」

冥天淡笑一聲,旋即身形淡淡消失,化為無影無形。

翌日。

清晨大早,淡淡的薄霧,還籠罩在獸域上空。

在龍神殿門口,眾多獸域的強者,全都齊聚一堂。

「陳風,真的要放棄大主宰的位置嗎?你現在已經得到了眾人的認可,就這麼輕易放棄,未免太可惜了。」禺疆出言勸道。

陳風看了看已經打點行囊準備和他離開的三皇子蕭策以及燭炎,對眾人拱手道:「承蒙諸位幫助,我陳風能有今天,離不開你們的關照。不過,我畢竟是紫晶大陸的人,我父母都在那邊,所以,我要回去,奉養他們。」

聞聽此言,上古七凶獸同時點頭,道:「那便祝你們一路順風,反正從獸域到紫晶王朝也是不遠,我們無聊了,就去找你喝酒。」

「好,我會好好練練酒量等你們的。」陳風爽朗笑道。

「爹,為什麼不讓我跟他一起去。」

林若雪今天換了一件淡黃-色的青衫,那冰山雪蓮般的氣勢,悄然收斂,如今的她,方才是真正的傾城美人。

「傻瓜,我可是要下聘禮才能帶你走的,要是你這般跟我回去,那算怎麼回事?」陳風上去勾了一下前者的鼻子,兩人顯得很是親昵。

「好了,諸位,告辭了,咱們日後再相見。」

陳風抱拳拱手,旋即開啟空間傳送大陣,與燭炎蕭策一起,重返紫晶王朝。擔,他反而會輕鬆的面對任何一刻的修鍊。

「好了,這一次真的要道別了,想來我也不會再來你們這個世界,咱們的淵源,到此為止。」

冥天淡笑一聲,旋即身形淡淡消失,化為無影無形。

翌日。

清晨大早,淡淡的薄霧,還籠罩在獸域上空。

在龍神殿門口,眾多獸域的強者,全都齊聚一堂。

「陳風,真的要放棄大主宰的位置嗎?你現在已經得到了眾人的認可,就這麼輕易放棄,未免太可惜了。」禺疆出言勸道。

陳風看了看已經打點行囊準備和他離開的三皇子蕭策以及燭炎,對眾人拱手道:「承蒙諸位幫助,我陳風能有今天,離不開你們的關照。不過,我畢竟是紫晶大陸的人,我父母都在那邊,所以,我要回去,奉養他們。」

聞聽此言,上古七凶獸同時點頭,道:「那便祝你們一路順風,反正從獸域到紫晶王朝也是不遠,我們無聊了,就去找你喝酒。」



「好,我會好好練練酒量等你們的。」陳風爽朗笑道。

「爹,為什麼不讓我跟他一起去。」

林若雪今天換了一件淡黃-色的青衫,那冰山雪蓮般的氣勢,悄然收斂,如今的她,方才是真正的傾城美人。

「傻瓜,我可是要下聘禮才能帶你走的,要是你這般跟我回去,那算怎麼回事?」陳風上去勾了一下前者的鼻子,兩人顯得很是親昵。

「好了,諸位,告辭了,咱們日後再相見。」

陳風抱拳拱手,旋即開啟空間傳送大陣,與燭炎蕭策一起,重返紫晶王朝。

… 光芒一閃,陳風三人很準確的出現在了帝都上空高高的天際。

「陳風,來皇室喝一杯。」三皇子蕭策顯得很開心的招呼道。

「讓燭炎跟你去喝吧,我還有事,要去東域一趟。」陳風目光,緩緩望向東域方向。

「去東域幹什麼?你不回紫家嗎?」蕭策不解的問道。

「傻孩子,你懂個什麼,走走走,帶老夫看看你皇室有何好酒沒有。」

燭炎當然是知道陳風要去做什麼,當即招呼一聲,帶著蕭策便是下墜到了皇城之內。

陳風目光灼然,自打他離開東域,已經過了三年多了,不知穆靈兒過得如何?

咻~

身形一閃,陳風身形驟然消失在了這片天際,化神境大成的境界,配合青雲動,導致陳風的速度快若奔雷,迅速的朝著東域奔行了過去。

……

用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陳風來到了古院的山門前。

當陳風來到山門前的時候,他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原本孤傲的五大院,此時此刻,竟然名庭若市。

這裡,竟然多了一個繁華的小城鎮。

小鎮有一條筆直通往古院山門的路,整條路面全都是用名貴的海靈石砌成。那石頭和月光石相似,白天吸收陽光,晚上可以發出淡淡的白光,而且雙腳踩上去,會有一種軟綿綿的感覺,走起路來十分舒服。

街道邊幾乎十家店面里,會有八家是餐館。除了店面以為,最熱鬧的,當屬那些擺攤落地的小商小販,烤魷魚、炸蝦團、燜肉餅……五花八門。

陳風好奇的悄然落地,一邊走,一邊瞧,同時還一邊向周圍的人打聽有關古院這幾年的變化。

通過了解,陳風得知,自從古院經歷過當初的那場與炎魔殿的對抗之後,便潛心改革。


他們放棄了那孤傲的尊嚴,不定時間吸納新學員。不僅如此,還和十大城池聯合,收容和很多災民。

這門外的大鎮子里,就有很多是各處逃荒的災民,古院為他們分配土地和房屋,讓他們在這裡做生意,只用了三年時間,這裡反而成了東域知名的繁華大鎮。

陳風一路前行,除了陳風之外,陸續的還有很多年輕人走近學院,他們各個衣著華麗,面色紅潤,一看就知道家境富裕。而當那些人看到陳風狼狽模樣的時候,都不免冷哼了一聲,瞬間將他看成了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事實的確如此,陳風現在的一身打扮,著實有點普通,他仍舊是穿了一件藍色的粗布衣服,青虹琉璃斬也被他用布包裹著,看上去毫無任何華麗修飾。

雖然古院變得越來越好,但到什麼時候,人都是有勢力之心的。當然,對於眾人異樣的目光,陳風淡然自若,他要是對眾人說,他是化神境大成的強者,恐怕在場的很多年輕人,甚至連什麼是化神境都不知道。

古學院的大門兩側,各有一個小木房,是守衛休息的地方。而此時,小木房的門口,筆直的矗立著四名身穿淡灰色古院學員服的年輕人,這四人都是一年的老學員了,今天剛巧輪到他們值班。

「你看,你看,他們好帥啊!我馬上也要成為洛蘭學院的一員了。」

「呵呵……花痴,你要是不好好修鍊,可是會被學院開除的哦。」

兩名一臉濃妝的少女,嘰嘰喳喳的往裡走,手中各自拿著推薦信,顯然是來學院報名的。

古院改革以後,進入學院的方式有很多,靠自己的實力,或者是取得東域一些知名人物的推薦。

這些富家子弟,自然是不能憑實力進入的,他們只有用推薦信,這方法也是簡單。

那四名老學員,一聽這話,立刻將胸脯挺高了許多。面帶笑意,彷彿他們是久經沙場的大英雄一般,榮耀的很。

「不知道魏生津,許瑩瑩,聶不韋,還有林聖院長都怎麼樣了,三年多不見,會不會不認得我了呢……」陳風邁開步伐,跟在那兩個女子的身後,心中思索著事情,也朝裡面行了過去。

叮~

四把長矛擋住了他的去路,旋即,便聽到那四個守衛異口同聲的問道:「請出示你的推薦信!」

推薦信,陳風哪裡有這種東西,一下子有些尷尬。

「這個……麻煩你們通報一下,我是林聖院長的朋友,名叫陳風。」

那四人面面相視,其中一個身形相對高大的人輕蔑的笑道:「哪裡來的土包子,竟然口出狂言說你是林聖院長的朋友。你當這裡是哪?這可是東域最好的學府,古院!趕緊滾蛋……」那人說罷,便連同旁邊的人一起,肆虐的大笑了起來。

「……」

陳風站在原地,漠然而立,拳頭攥的『嘎蹦蹦』直響。

他已經看透了帝王心境,知道自己無論多強,也終有比自己強大的所在。

不過,面對這幾個不識相的人,他的本性致使他,絕不會輕易繞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