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風嫣然勾起一抹自以為優雅的弧度:「大家有所不知,這位慕小姐,早就離開封家了,原因是因為收了我的一千萬!」

「什麼?真的嗎?」

「我的天,為了一千萬就離開,這也太廉價了吧?」

「真的假的啊?誰不知道你們是情敵的關係,相互抹黑也是有可能的吧?」

「就是,人家有本事被封少看上,你風大小姐造謠不太好吧?」

見眾人都不信她的話,風嫣然抬眸看向慕卿,冷聲質問道:「慕卿,關於一千萬支票的事情,我想你不會否認的對嗎?」

「嗯哼。」慕卿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有這麼回事。」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慕卿居然真的因為一千萬拋棄了封時奕?眾人誰都覺得不敢置信。

但是事件的主角都承認了,他們不願意承認也沒有辦法。

半晌,慕卿不疾不徐的開口道:「不過我當時生病,又被你和阿姨威脅離開,如果我不傻的話,我當然會選擇離開。」

說著,慕卿拿出一千萬的支票;「這是你給我的錢,之前一直沒有找機會給你,現在也算是個好時機。」

霸氣的將支票丟在風嫣然的面前,慕卿唇角夠一抹冷嘲:「拿回你的臭錢,以後離我遠一點。」

「你!」風嫣然頓時鐵青著臉,惱火的瞪著慕卿。

慕卿伸手挽住封時奕的手臂:「如果風小姐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們就先去那邊了。」

望著慕卿得意的面容,風嫣然眼底閃爍著不甘,冷聲開口道:「慕卿,你以為你有多特殊嗎?」

「什麼?」慕卿秀眉微挑,冷冷的睨了眼風嫣然。


「我說,封時奕之所以會選擇你,也根本不是喜歡你,她不過是借你來刺激我而已!」風嫣然揚聲開口道:「我才是封時奕名正言順的未婚妻,而你,什麼都不是!」

「風小姐怕不是個智障吧?」慕卿嗤笑一聲:「我記得前幾天在醫院,封爺爺清楚的說了,與風家的婚約取消。」

「那是因為你使用手段迷惑了封爺爺!」風嫣然不甘心的瞪著慕卿:「我告訴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棄,叔叔阿姨是站在我這邊的!」

「是嗎?」慕卿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當然!」沒有注意到慕卿的不對勁,風嫣然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呵呵呵……」慕卿忽然低低的輕笑出聲:「風小姐是不是蠢啊?這都什麼年代了,你還想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會不會太可笑了?」

「21世紀,我們戀愛自由了好嘛?」

「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不會幸福的!」風嫣然身側的手驟然緊握。

「幸福不是要別人說的,而是要自己努力的。」說著,慕卿忽然抱住封時奕的腰:「就像是我們現在這樣,我就覺得足夠了。」

見狀,風嫣然心中幾乎被翻湧的怒意覆蓋。

這個賤人,她竟然敢!

「慕卿,你要不要點臉?公然搶別人的未婚夫,你怎麼就這麼賤?」風嫣然終於忍不住,大聲質問著。

「未婚夫?」慕卿嘲諷的睨了眼風嫣然:「封時奕可還沒有訂婚,甚至從來沒有跟你交往過,如果說賤的話,那風小姐還真的是第一人,畢竟沒人可以做到跟風小姐比肩!」

「慕卿……」風嫣然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眼底滿是怨恨。

該死的小賤人,居然敢讓她這麼丟人,簡直是找死!

看著風嫣然怨毒的眸,慕卿故作害怕的躲進封時奕的懷裡,眸光有意無意的掃過嫉妒的風嫣然。

總是以封時奕的女友身份自居,真的以為她不存在嗎?

冷笑一聲,慕卿抱緊了封時奕精壯纖瘦的腰肢。

見狀,風嫣然更是恨不得衝上前,將兩人分開。

不過想到後果,風嫣然還是忍住了。

狠狠的瞪了眼慕卿,風嫣然不甘心的道:「你搶了我的未婚夫,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說罷,風嫣然轉身大步離去。

望著風嫣然的背影,慕卿莫名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無聲的攥緊了封時奕的手,慕卿秀眉微蹙:「感覺有些不對勁。」

「別擔心,放鬆。」封時奕輕輕安撫著慕卿,眼底閃過一抹冰霜。

靠在封時奕的懷裡,慕卿深呼吸一口氣,壓下心裡複雜的想法。

應該是她想多了吧,慕卿心中思索著,眼底卻閃爍著凝重。

一直沒有說話的趙風華忽然輕嗤一聲:「我當你是個什麼身份,原來是個搶別人未婚夫的小賤人!」

看著趙風華那張臉,慕卿只覺得而心裡有些嘲諷。

看看,這就是她的親生母親! 從小到大,其實慕卿一直都很好奇,明明都是她趙風華的女兒,為什麼林憂就備受寵愛,而林卿卻不被關注?

最初她不懂,經常奢求趙風華的關注。

可是後來,從多次的失望中,慕卿終於明白了,不愛就是不愛,無論她怎麼努力,都不會得到不該有的愛!


自嘲一笑,慕卿眸光冷厲的睨著趙風華:「林家的教養我真是一再領教,先是女兒故意踩我裙子污衊我,再是母親上陣,不分青紅皂白指責我,那下一個,是不是父親為了女兒和夫人,捨生取義趕我走?」

嘲諷的話語令趙風華臉色微變,怒瞪著眼前的慕卿:「難道慕家的教養就可以?這樣指責別人沒有教養的人,真的有教養?」

「我從來沒說過我有教養,我慕卿囂張跋扈的名聲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們不知道怪我咯?」慕卿漫不經心的聳了聳肩,眼底閃過一抹無語。

「你!」趙風華頓時語塞,瞪著慕卿不知道該說什麼。

人家都承認自己沒有教養了,他們還能說什麼!?

可是看著自家女兒的慘狀,趙風華怎麼都不肯甘心:「慕小姐,且不論有沒有教養,你多次來我林家搗亂,這次更是欺負我女兒,你總要給個說法吧?」

「說得好。」慕卿伸手接過宋文遞來的內存卡:「這裡面是剛剛宴會廳的監控,大家跟我一起看一下好了。」

聞言,林憂臉色瞬間慘白,緊張的攥著趙風華的手腕,用力的搖了搖頭。

這份錄像不能播!否則她的形象真的就挽救不回來了!

看著林憂的模樣,趙風華瞬間猜到了什麼,頓時驚慌不已,連忙上前攔住慕卿的動作。

慕卿絲毫不意外,淡漠的睨著趙風華:「林夫人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慕小姐真是年輕氣盛,我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咱們也沒必要這麼較真吧?」趙風華一邊說著場面話,一邊用力去抽慕卿手裡的內存卡。

只是慕卿早有準備,用力的將內存卡握在手裡:「隨便說說?真抱歉,我這個人最受不得冤枉,所以還是讓真相大白好了。」

「不行!!」趙風華頓時驚呼一聲,用力的掰著慕卿的手,又扣又掐,只為了讓她鬆手。

看著慕卿白嫩小手上逐漸出現的青紫和血痕,封時奕再也忍不住,猛地伸手將慕卿拉進懷裡,抬起腳,用力的踹在趙風華的腰間!

「啊!」趙風華猝不及防被踹了個正著,狠狠的跌坐在地上。

「媽!」林憂立刻沖了過去,眼底滿是焦急:「媽你怎麼樣?」

林憂淚眼朦朧的望著封時奕:「封少,我媽就算是有不對,也是長輩,你怎麼可以動手?」

封時奕心疼的握住慕卿傷痕纍纍的手,望著林憂的眸中滿是陰鷙:「我的女人,我當然要護著,如果你有意見,我不介意連你一起收拾。」

被封時奕這樣的小心呵護,慕卿心中湧起一陣暖意,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你不是說你不管嗎?」慕卿好奇的詢問道。

「傻丫頭,我心疼了。」封時奕將她緊緊的抱進懷裡,眼底泛著一抹漣漪。

靠坐封時奕的懷裡,慕卿臉頰微微泛紅:「笨蛋,我是故意的。」

如果她不願意的話,沒人能傷的到她。

因為前世的關係,這一世,她對任何人都有一絲防備,只有對封時奕的時候,可以完全卸下心防。

「我知道。」就算是知道,也還是會心疼……

傻瓜……慕卿眼底泛起一抹暖意,靠近封時奕的懷裡,享受著他的呵護。

林憂和趙風華臉色慘白,皆是盯著那個內存卡。

封時奕拿過內存卡丟給宋文:「打開。」


「等等!」

作為宴會的主人,也作為趙風華的丈夫,林憂的父親,林偉國終於站了出來。

宋文腳步一頓,耐心的等待著。

「封少,不過是小孩子家的吵鬧,何必鬧得這麼大?」林偉國堆著一臉諂媚的笑容,跟封時奕說著好話。

只可惜封時奕根本不屑理他,前世如果不是他的虐待,他的小丫頭就不會慘死!

見封時奕不說話,林偉國額頭冷汗直冒:「封少,我知道這次額的事情傷到了貴小姐,所以您生氣,這樣我立刻讓憂憂道歉!」

說著,林偉國揚聲呵斥道:「憂憂,還不給封少和慕小姐道歉?」

道歉?林憂眼底閃爍著不甘,死死的攥著拳頭,緊緊的咬著唇瓣。

要她給慕卿道歉?這讓她怎麼甘心?!

可是她心裡也清楚,如果不道歉的話,今天的事情是肯定過不去的!

緊咬牙關,林憂終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道了歉:「慕小姐,對不起,今天是我的錯!」

林偉國抬眸看向慕卿,臉上賠著笑:「慕小姐,你看這個……」

看著林偉國諂媚的模樣,慕卿暗暗嘆了口氣。

為什麼她會有這樣的父親母親?

慕卿眼底劃過一抹疲憊,朝著宋文伸出手。

宋文立刻將內存卡放在慕卿的手裡。

接過內存卡,慕卿只覺得無比嘲諷。

明明是她被願望,可是卻搞得好像她才是那個惡人。

輕嗤一聲,慕卿將內存卡丟到了林憂的臉上:「這是你要的東西,以後再也別出現在我面前噁心我!」

「你!」林憂惱火的瞪著慕卿。

「是是是,我們保證不會。」林偉國立刻捂住了林憂的嘴。

好不容易息事寧人了,這個傻丫頭可別再找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