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是丹藥的緣故,林寒蒼白的臉色漸漸有了血色。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還沒有死?”

趙元的情緒有些激動,強撐着上前幾步說道。

林寒深吸一口氣,抹去嘴角的血跡,咬牙說道:

“呵呵,果然是誠心想要我死啊。”

此話一出,全體的教習都變了臉色。

趙元沒有說出這話之前,尚且還只能判定爲作弊。

可要是蓄謀殺害同學的話。

沈校長上前一步,眼神微眯。

北溟城四大家族,趙家最爲囂張跋扈。

看來連省立學院都不放在眼裏了。

他眼中閃過寒芒,對着趙家二人淡漠說道:

“作弊且蓄意殺人,按照校律應當自廢修爲,開除學籍,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親自來?”

趙元也知道剛纔一時激動說錯了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自廢修爲?

“哦,看來是要讓我親自動手了。”

沈校長說話間,再次上前幾步。

無形的威壓重重砸在趙家二人身上。

本就疲憊的趙元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而趙明哲咬緊牙關,額頭出現汗水。

大意了,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到這種地步。

就在這時候,變故突起。

“沈校長,區區一件小事,何必鬧成這個樣子。”

溫和的聲音響起,一襲白衣的趙修明手持竹扇,從遠處走來。

“大哥。”

“大哥。”

趙家二人見此大喜。

趙修明手中竹扇一合,他們兩人身上的巨大威壓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沈校長見此眼裏閃過異色,沒想到趙家老大的修爲已經精進到如此進步。

不過這又如何。

他正要動手,卻看見趙修明手掌閃爍光芒。

一枚古樸別緻的令牌出現在手心。

“這是?”

沈校長和學院裏的教習們瞬間變了臉色。

“沒錯,玄霄玉令,現在,我可以帶走他們了嗎?”

沈校長聞言,神色陰沉不定。

沒想到竟然是玄霄派的令牌。

他冷哼一聲,看向一旁的林寒,搖了搖頭。

意思很明顯。

“走吧。”

趙修明說完這句話,瞥了他一眼。

驚濤拍岸般的威壓,瞬間砸在了林寒的身上,彷彿要將身軀碾碎。

林寒的鬢角隱隱滲出汗水。

有所察覺的沈校長眉頭緊皺,擋在了二人的中間。

“呵呵,有點意思,怪不得能夠擋住小元的這一擊。”

趙修明略微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直到現在,趙家影子還沒有回來。

顯然是出了意外。

看來林家中還有高手啊。

不過無妨,父親很快就會回來了。

到時候,看你往哪跑!

……


……

沈校長的臉色有些不好,在廣大學員和衆位教習面前。

因爲令牌而選擇退讓,實在是丟人。

嘆了口氣,還是因爲實力不夠啊。

另外一場決賽需要推遲進行。


畢竟,先前的那場決鬥,都快要把擂臺拆掉了。

林寒坐在休息區,神色複雜。

好傢伙,本少爺只想安安穩穩地生活。

你們竟然還想要我死!

過分啊。

這一次的事情讓他有了醒悟。

好日子還是要過的,不過必須要有實力啊。

叮!

成功完成主線任務(前身死去的真相)

【宿主已經成功渡過新手期…】

【檢測到正式版本,是否進行升級?】

【注意,升級期間請勿睡覺…】

林寒有些小激動,系統終於要升級了嗎。

他雖然沒有聽過玄霄派,但看衆人的神色。

恐怕很牛批。

自己必須要提升實力! 穿越到這裏,成爲富家子弟。

林寒對於修煉,其實並沒有太多想法。

好好享受他不香嗎,可爲什麼,

總有人要謀害本少爺呢?

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所以林寒決定,把這些困難解決,再好好的享受。

進行升級。


叮!

【正在加載安裝包…】

【系統已更新50%…】

【系統已更新100%…】

腦海中傳來叮咚聲,系統更新完畢。

林寒有些期待,也不知道系統升級的怎麼樣了。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下等上品。

【修爲】:鍛體七重。

【經驗】:230。

【功法】:中級鍛體心法。(已開啓)

【武技】:劈掛拳法(小成級)

不朽金身(小成級)

一葦渡江(入門級)

【技能】:一品煉丹術。

看完界面,林寒有一種媽賣批的感覺。

面板更加的簡單了,但這有什麼用?

叮咚。

溫柔的女聲傳來,不同於往日的冰冷。

每日任務:完成系統的每日任務,會給出相應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