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智斌不自覺睇瞥了李明一眼,只是敢用眼角的餘光,而不是整個臉地轉過去望李明。

只見,李明正在聚精會神地聽着老師在說話,當然了,老師正在講臺上講解着,高考志願該怎麼填寫的事情,以李明的分數當然不需要考慮去那個學校的問題上面,不過他需要的是,他必須把平頭大學擺在最優先投報的志願上面去。

鄧智斌很彆扭地望着李明笑了一笑,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臉,李明皺眉一看,心想:“這廝又搞出什麼來了?”

還未等李明,問出話來,鄧智斌已經是淫笑着對李明問道:“明哥!你是不是有大嫂子的照片啊?”

想到全校第一美女劉夢倩的**照片,鄧智斌已經是頭腦發熱了,居然往着李明就講出了這樣的話來,很快就不好意思地訕笑了起來。

李明深深一皺眉,瞥了鄧智斌一眼,不知道鄧智斌是怎麼知道自己有劉夢倩的暴露照,細心想想又覺得鄧智斌不可能知道,因爲劉夢倩不至於笨得跟鄧智斌說出這麼難堪的事情吧!

“手機!對了!鄧智斌正拿着自己的手機!”李明心裏一急,便將鄧智斌手裏的手機給搶了過來。

隨即,李明打開了手機,一眼便看到了手機裏面的短信息,包括鄧智斌的,還劉夢倩發過來的。

雖然,李明並不知道那個電話號碼就是劉夢倩的電話號碼,但是他能猜到,會問出自己這樣問題的人,就只有劉夢倩一個,因爲他只有在劉夢倩面前認過自己yangwei這個事情,對着其他美女的時候,他都是一副頂天立地的樣子!罪過!罪過!

李明有點生氣地刨了鄧智斌一眼,不過也興許這樣,鄧智斌這麼一說,確實有點歪打正着的作用,劉夢倩不禁不再對自己冷戰,而且還關心起了自己來,這麼曖昧的話題,再聊下去的話,當然是要由自己操刀了!難道,自己一夜三次狼這種稱號也要通過鄧智斌的手發出去,不過李明當然不會就這麼給劉夢倩說,如果這樣說的話,豈不是便宜了那辣妹子。


鄧智斌攤攤手板,然後歉意地笑了笑,然後說:“明哥,我……我這是語誤啊!”

“語誤!下半身和下半生,你都可以語誤!?”李明有點責怪地甩了鄧智斌一句,但其實心裏確是在暗爽,這麼曖昧刺激的短信遊戲,他還得謝謝鄧智斌呢,不然的話,按李明的爲人,確實發不出這麼齷齪的短信來。

“不是啊!我語文沒學好!打拼音的時候,少打了一個g,結果就這樣了……”鄧智斌也不覺得羞愧,反而還有點委屈地說着,反正在他看來,他的成績考的怎樣,並不影響他的升學。

“去!去!去!一邊涼去!”李明沒好氣地說,當下他最着急的當然是捉緊這個機會跟辣妹子劉夢倩把關係重修舊好,不然的話,李明就不是李明瞭。

鄧智斌有點抱歉,見李明也不責怪自己,只好乖乖地調轉了頭,確實,就他今天的表現,表面上看來是幫了李明一個倒忙,但實際上,是幫了李明的一個大忙。

李明見鄧智斌轉了過去,就拿起手機,自己給劉夢倩發起短信來。


“哦,你是說上次你給我的那些藝術照吧?你給我的其他照片是看了反應,唯獨你那張我看了一點反應都沒有!”李明在手機上,這樣編寫短信,想了一想,覺得沒什麼不妥,才最後將短信發了過去。

“你個色狼,就知道看別的女人!”劉夢倩看過李明的短信,很快就給李明回道,確實,她給李明送的都是自己從畫冊上撕下來的藝術照,張張唯美,張張都火爆,相比之下,自己照的那張,卻顯得有點相形見絀了。

李明看了短信不禁嘿咻一笑,想起劉夢倩因爲自己的短信而嘟着嘴的樣子,心裏暗暗竊喜,不過他當然不能讓劉夢倩知道自己此時的心思了。

“我很難看嗎?”劉夢倩見李明不回短信,便又追問道。

“不是難看,而是你拍的不夠藝術啊!”李明忍不住笑了笑,然後給劉夢倩回道。

“什麼藝術啊?”劉夢倩有點不解,她認爲自己應該是姿勢擺的沒有人家的好看。

“拍藝術照,當然要有爲藝術獻身的精神了!你學學人家那個精神嘛!穿這麼多一點藝術都體現不出來!”李明給劉夢倩回了一條這樣的短信。

看到這裏,劉夢倩終於算是明白了李明的意思,他就是說自己還不夠暴露嘛!這不明擺着在捉弄自己嗎?劉夢倩雖然挺在乎李明對自己的評價,但也不至於笨得連這個都沒看出來,想要我拍裸*照,這不是在調謔我嗎,我纔沒那麼笨。

劉夢倩心想:“你摸都摸過了!還要人家拍給你看,這不明擺着欺負人嘛!”(參見:第六十二章 李明的傲骨)

“死色狼!不理你了!”劉夢倩給李明這樣回道,被李明這樣調戲,她其實並不生氣,被自己喜歡的人調戲,心裏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感,就像情人間的打罵,內容往往會有點齷蹉,但是,越是能將曖昧的東西說出來,卻越是證明兩人的關係好。

李明一看這短信,就聯想到劉夢倩那嗔怒地臉,看劉夢倩的語氣,表面上是在發自己的脾氣,但實際上只不過是在跟自己鬥嘴。

“太有愛了!”李明心裏默默地念了一句,沒想到三個月的冷戰之後,這劉夢倩不僅沒有對自己遺忘,反而對自己還是更加的在乎,起碼自己這樣調戲劉夢倩,她不僅不生氣,還要給自己發來裝着很生氣的短信息。

……………………

(一更!) “我是小色狼,那你就是小羊羊咯!”李明陰惻惻一笑,手指在手機上飛快地打字,然後發了過去。

劉夢倩一看李明這條短信,嘟了嘟嘴,有些不解:“你是小色狼,怎麼我就要是小羊羊啊!?”

於是乎,

“爲什麼我是小羊羊呀?”劉夢倩很快就給回了一條弱弱的短信,弱弱的程度,不亞於一切小蘿莉。

戀愛難道會讓人變得弱智?

看了劉夢倩回過來的短信,李明“哈”的一聲笑了出來。


看着李明忍俊不禁的樣子,鄧智斌故意皺起了眉頭,裝作很驚愕地瞥了李明一樣。

“滾!滾!滾!瞄什麼瞄!”李明打發着鄧智斌道。

鄧智斌笑淫淫地說了句:“噢!有人在談戀愛了!”

“關你鳥事呀?癢了?想捱打是不是?”李明惡兇兇地回了一句。

“不敢,不敢,請大人饒命!”鄧智斌拱手說道,又裝作很認真地在聽老師講話了。

“哼!”李明沒好氣地給了一個鼻音!

接着,李明就在手機上打起了字來!

“小羊羊與小色狼嘛!”李明很俏皮地給劉夢倩回了一條短信。

“我纔不要當小羊羊呢!”劉夢倩看了李明的短信後,嗔怒地回了一條短信。

“那你想當什麼?”李明給劉夢倩回道。

“……”劉夢倩苦惱了,到底自己想當李明的什麼呀?

“老婆?!”突然一個邪惡的念頭從劉夢倩的腦海中閃了出來。

“不不不不不!我怎麼可以這樣呢?應該先從當女朋友開始嘛!這樣太急了,而且大家都還沒見過雙方家長呢!又怎麼能這麼兒戲就當上老婆了?!”劉夢倩立即打消了自己的念頭,很快又在心裏嘟噥道:“啊……女……女朋友!?我怎麼會這樣想!不是的,我只是覺得跟李明同學在一起很……很開心!”

但是,劉夢倩怎麼好意思將自己心底的話說出來呢,最後只好回了李明一串很長的省略號:“………………”

“哈哈!無語了吧!跟我侃!侃死你!哦哦哦!不行!不行!這麼極品的美女,侃死了可惜啊!應該先……然後再侃……哈哈哈!”李明心裏甜滋滋地在思忖着,嘴裏顯然也忍不住在偷笑。

這一幕,又讓八卦的鄧智斌給注意到了!

鄧智斌,偷偷地瞄了李明一眼,發現李明在對着手機不時暗暗偷笑的樣子,便好奇地多看了一下!

“看什麼看!沒見過帥鍋麼!?”李明一本高考報考志願指南就飛了過去!正正地砸在了鄧智斌的天靈蓋上!

在李明看來,這書簡直就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爲以自己的成績,要去那家大學就去那家,還那裏需要考慮這個志願怎麼填寫的事情呢,說不定,明天就有許多著名學校冒名而來,給錢,給獎學金的要求李明入讀呢!

“嘿嘿!明哥,你有什麼高興的事情,跟兄弟們分享下嘛!是不是劉夢倩又發照片給你了!……那照片……就……就瞄……瞄一……啊!”鄧智斌話都還沒說完,就已經被李明一個肘擊,臉立馬打到趴在了桌面上面,當然了,李明並沒有使出太大的力氣。

鄧智斌雖然是吞吞吐吐地說着,但是那猥瑣樣,李明一看就知道他想向自己要劉夢倩的暴露照,這個可得了,自己嫂子的主義你也敢打!於是乎,李明便很果斷地給了鄧智斌一個漂亮的肘擊!

“明哥!明哥!別呀!我只是用藝術的眼光去鑑賞!欣賞!”鄧智斌被李明壓在桌面上面,一臉的無辜,裝着很委屈地求饒道,不過臉上還是露着笑容,他知道自己跟李明的關係,這玩笑還是開得起的,雖然現在李明跟以前可是大不一樣了。

“鑑賞?回去鑑賞你妹去!”李明沒好氣地說着,見鄧智斌不敢再做次,隨即又拿起了手機,低頭研究了起來。

就在李明幹趴鄧智斌的這段時間裏,李明的手機裏,已經存了有將近3條的短信息,大概都是辣妹子見李明不回短信,心急了!

李明不禁暗暗的一笑,沒想到這辣妹子比自己好猴擒!、

“嘻嘻!”李明心裏暗暗竊喜!看來這辣妹子,是遲早要給自己吃上的小羊羊,小綿羊,小羔羊!

反正,自己就是肆虐她的大澀狼?

李明越想越高興,讓他高興的其實是跟劉夢倩重修舊好,破鏡重圓,這份暗戀了三年的感情,今天終於可以修成正果了!試問,誰人能不高興!再想想,這劉夢倩漂亮得簡直驚爲天人的,試問,誰人跟她談戀愛思想裏能不帶點齷蹉!大色狼也好大澀狼也好,小羊羊,小綿羊,小羔羊都好,有一點是不會改變,那就是李明對劉夢倩,以及劉夢倩對李明的感情,絕對是很純很天真的,三年來日積月累而來的,純純的感情!

飛快地打開手機裏面的信息,李明其實也不想怠慢,他心裏確實很重視劉夢倩!此時,他甚至有點埋怨鄧智斌耽誤了自己錯過了聊短信最精彩的部分!

不過,一切都還好!

劉夢倩發過來的最後一條短息息響起!


嘟嘟嘟!

李明馬上給打開!

裏面赫然地寫着幾個字,不過在李明的眼裏看來,這幾個字大得有點誇張:“大色狼,放學一起走?”

跟大色狼一起走?李明的心裏立即閃出的就是這句話,明知道我是大色狼還要跟我一起走,這個能不讓人覺得曖昧嗎?能不讓人想到齷齪的地方去嗎?

“我本無罪!是她,是她引誘我!”李明雙手合十,擺在胸前,默默地念道。

他已經無法抑止自己心目中那股蠢蠢欲動的心情。

“可以,不過你可別怪大色狼色噢!”李明立即給劉夢倩回了條短信調侃着。

過了一會兒,劉夢倩纔回過來短信,“你敢!你敢我就讓你yangwei一輩子!”

“信不信我yangwei也能把你吃了!”李明很快給劉夢倩回道。

“呃……”劉夢倩差點被李明的話嚇着,這個救過她性命的人,到底自己對他是怎樣的一種情愫,劉夢倩並不是很清楚,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她只知道跟李明調侃起來,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歡悅,一種甜甜的滋味在心頭,不知道會不會就是所謂的幸福。

就在劉夢倩猶豫的時候,下課鈴響起了,老師再囑咐了幾句便離開的課室,這恐怕是他最後一次嘮叨這班學生了,緊接下來的工作就要交給下面的老師繼續進行了。

李明收拾了一下書包,此時他心情大好,因爲自己跟劉夢倩的隔膜終於算是打破了,如果一個如此大好的機會,自己作爲男孩子的不好好地去把握,那麼恐怕會對不起自己的“下半身幸福”了!

再者,那張仕山同學又不知好歹地拱到了劉夢倩的身旁去!

“喂!劉夢倩同學,你幫我寫個同學錄吧!大家日後好留個紀念!”張仕山同學,最近每次接近劉夢倩都碰壁,不過他有個優點,就是臉皮特別的厚,以及不知好歹,明擺着,劉夢倩就對他很討厭,他也可以當作什麼都不知道,這種阿Q精神,簡直就演繹得比魯迅先生小說中的主人翁還要到位。

不過,說到寫同學錄的話,這個劉夢倩可是不會推搪,畢竟這個事情大家都在進行着,都畢業了,難得在一個班上共渡了三年的高中生活,這可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緣份。

想到大家的高中生活就要完結,這辣妹子劉夢倩確實有點依依不捨,不是對生活的不捨,而是出自一種對學生、校園生活的不捨,更多的是出於一種突然改變的生活方式有一種莫名的害怕,至於不能每日見到李明這個事情,更加讓劉夢倩擔心又害怕。不過,這些一切的感覺都相當的微妙,劉夢倩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很虛無縹緲,觸摸不定,但卻在久久地在她的心頭繚繞。

劉夢倩點了點頭,有點不捨地說:“好吧!我幫你寫同學錄!”

翻了一下同學錄,劉夢倩又問:“我在第幾頁寫?”

“哦!呵呵,在第一頁吧!”張仕山翻開同學錄的第一頁,其實他這本同學錄根本就沒有給其他人寫過,買來也是給劉夢倩寫的。

這時候,李明從後面拱了上來,俏皮地說:“喲!張十三同學,你寫同學錄也不叫哥們給你寫呀!”

“是啊!是啊!”鄧智斌也從後面附和道。

“呵呵!是……是一時忘記了!”張仕山同學有點歉意地解析着。

“忘記沒問題,咱們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計小人過,現在馬上給你寫!”李明拍拍胸膛,很大方地說道。

說完,李明一手便將劉夢倩手上的同學錄給搶了過來,當然了,你敢去接近我的預訂老婆,這個可是萬萬不能的,不打死你,我也要玩死你!

“呃……好吧!”張仕山同學,有點不願意,但是也沒有辦法,最後還是將同學錄遞給了李明。

所謂的同學錄,當然是給所有同學寫的那纔算是同學錄!

……………………

(未完待續!) “兄弟還不快點寫同學錄!?裝十三同學的同學錄還很新呢!敢情啊!我們當同學的也太不夠意思了!”李明對着鄧智斌壞笑着說,說着還對鄧智斌眯了眯眼睛使了個眼色。

鄧智斌愕了一愕,後來才明白過來,這個搞屎棍,把屎坑給搞臭的活,那裏需要咱們明哥做啊,交給鄧智斌是最會不過了。

只見,鄧智斌拿起一支簽字筆,對劉夢倩笑了笑說:“大嫂子!借你的筆我用用!?不介意吧!”


“哦,沒事!你用吧!”劉夢倩突然被鄧智斌稱呼做大嫂子,立即一臉的羞紅,但其實心裏特別的甜,巴不得鄧智斌再多喊幾句,以後要是鄧智斌不喊她還不願意呢!

“嗯,好的!”鄧智斌點了點頭,然後就開始在裝十三同學的同學錄上面龍飛鳳舞了起來。

第一頁,鄧智斌在上面寫了一個鄧字。

第二頁,鄧智斌在上面寫了一個智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