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雖然很清楚這些,但事實上,崔鈺心中還是有些疑惑。因為,在他看來,今晚葉青也必然要吃虧的。他要反敗為勝,憑的是什麼呢?

葉青他們的車剛啟動,上官天便接到了消息,心中不由咯噔一下。該來的終於還是要來,看樣子葉青今晚是真的準備朝他的青峰會所下手了。

上官天沒有任何猶豫,當即決定派人去青峰會所那邊幫忙。只不過,這大晚上的,想召集人手也不是多容易,他從李文元那邊也借來了一批人,總算湊足了人手,讓他們即刻趕到青峰會所。這一次,他和李文元準備聯手,把葉青的那些人全部打垮,讓葉青徹底失去在深川市立足的資本!

上官天這邊,剛把人派出去,另一邊,葉青的車隊在城郊一個小樹林當中突然停下。

「怎麼了?」坐在後面一輛車裡的李連山跑了出來,詫異道:「怎麼不走了?」

葉青沒有說話,黑熊瘋狗岳鵬等人,帶了一些奇怪的儀器,徑直跑到了後面的幾輛車裡。

李連山奇道:「這幹什麼啊?那是什麼玩意?葉子,你這是在玩什麼啊?」

葉青道:「信號探測器!」

「信號探測器,幹什麼用的?」李連山更是詫異,他都沒聽過這些東西。

葉青道:「能夠探測到誰身上帶了手機或者跟蹤-器!」

「啊?」李連山愣了一下,道:「剛才你不是讓兩人一組,把手機什麼的全部給扔了嗎?這個時候還查什麼?」

葉青沒說話,只看著黑熊他們進了後面的車裡。不到五分鐘,這些車全部檢查了一遍,從中拎出來了十幾個帶著手機的人,只看得李連山眼睛都瞪圓了。

「媽了個巴子,不是說讓你們把手機留下嗎?怎麼還把手機給帶出來了?」李連山憤然喝道,這裡面有幾個還是他的手下,這讓他很是不爽。


岳鵬冷聲道:「不帶手機,他們怎麼給上官天報信!」

「你……你是說,這些王八蛋,是姦細?」李連山更是狂怒,咆哮著便要上去打那幾人,卻被葉青一把拖住了。

「李大哥,正事要緊,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葉青沉聲道:「瘋狗,帶一批人把這些人看住,千萬不要讓他們跑了。岳鵬,你開車在前面,按照原計劃行事!」

「原計劃?什麼計劃?」李連山奇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葉青道。

「我靠,你到底是想幹什麼啊?你的計劃我怎麼都不知道啊?」李連山有些不爽地道:「咱倆還是合伙人呢,你這什麼事都不跟我說,太不把我當朋友了吧!」

見李連山如此模樣,葉青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李大哥,我是絕對相信你的。但是,你身邊的人,卻未必都值得相信。」

「那你身邊的人就都值得相信嗎?」李連山道。

「不一樣!」葉青搖頭,道:「知道這個計劃的,之前都在天惠市坐牢。就算上官天和李文元想收買他們,恐怕也要去監獄收買他們,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也絕對能夠保密。李大哥,你放心,做什麼事,我心裡都有分寸!」

葉青朝李連山點了點頭,道:「李大哥,如果相信我的話,儘管按我說的去做,別的事都不要管了!」

李連山皺眉沉默了一會兒,咬牙道:「靠,老子捨命陪君子,你他媽別把我帶坑裡就行!」

說著,李連山直接上車,看葉青在原地不動,不由奇道:「葉子,你怎麼不走呢?」

「你們先走,我還有點小事。」葉青回道。

「你的事真不少!」李連山撇了撇嘴,跟著開車的岳鵬,車隊再次行進起來,奔著青峰會所那邊趕去了。

這邊,葉青帶著黑熊,並沒有跟著車隊,而是走小路進了市區,來到了北城區一個比較偏僻的衚衕里。

葉青和黑熊走到這衚衕中部,黑暗當中,一個青年走了出來,正是杜天逸。

「杜師兄!」葉青明顯早就知道杜天逸在這裡,朝他揮了揮手,道:「怎麼樣了?」

杜天逸道:「天青幫和福幫,能夠隨意調動的人手,基本都已經去了青峰會所那邊。現在,上官天和李文元身邊防守最為空虛,是最適合的時候!」

「那就直接去找他們!」葉青很乾脆地道。

杜天逸微微沉默了一下,道:「葉青,上官天和李文元身邊,恐怕也有高手保護著,你們可要有個心理準備。就算他們的手下不在身邊,咱們也未必能夠抓得了他們!」

「抓得了抓不了,總要試試。不管怎麼樣,都要查清楚鐵叔叔的死!」葉青沉聲道。

杜天逸看著葉青,緩緩點了點頭,道:「 總裁老公,寵寵寵! ,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

「你這麼說,恐怕你得先排隊了!」葉青道:「我也要親手殺了害死鐵叔叔的人!」

兩人互視一眼,此刻心情都是一致的,都想為鐵永文報仇。

「走!」杜天逸一擺手,道:「我剛接到消息,這兩個人現在都在上官天家裡。這個時候殺過去,絕對能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 李文元猜的不錯,葉青這的確是調虎離山之計。只不過,上官天太過擔心自己的青峰會所,終究還是中了葉青的計。

事實上,李文元也有私心,也想趁著這次的機會將葉青一舉打垮,所以才派人來幫上官天的。只不過,他根本沒想到,葉青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演戲給他們看,葉青的真正目的其實是他和上官天!

上官天的別墅里,上官天和李文元正在一起坐著,緊張等待著青峰會所那邊的動靜。

昨晚葉青一晚上都沒有行動,這讓他們實在捉摸不透葉青的意思。但是,昨天晚上,他們調集了大部分手下,不讓他們睡覺,隨時防備葉青可能會突然襲擊。但是,結果葉青昨晚根本沒有任何動靜,倒是把他們這邊不少人都累得差不多了。雖然其中一部分人白天都在休息,但是,白天誰還能沒個事什麼的,大部分人精神都不好。

今天晚上,他們兩個不敢再這樣等待著葉青出手,所以,還是讓一部分手下去休息了。因為,如果葉青今晚還是不出手的話,那他們今晚豈不是要再白白等一晚上。這樣耗下去,葉青真要等個五六天不出手什麼的。估計到時候也不用葉青出手,他們這邊的人都得先累垮了。

可是,今天晚上葉青突然出手,這就讓兩人有些措手不及了。兩個幫派,不少人都正在休息,一時間根本無法調集起來。不過還好,他們實力畢竟很強,剩下這些人全部糾集起來,也足夠對付葉青了。唯一的問題就是,市區裡面現在,兩個幫派可以調用的人不多,這一點讓兩人心裡稍微有些不安穩。


「李幫主,咱們為什麼不跟著一起過去呢?」上官天看著李文元,詫異問道。其實他的本意是跟著那些手下一起去青峰會所那邊,一來手下人多,可以保護他們。二來,他們也可以親自在那邊督戰的。但是,李文元否定了他這個想法,這一點讓他很是想不明白。

李文元淡笑,搖了搖頭,道:「上官幫主,姓葉的不是傻子。他既然敢去偷襲你的青峰會所,肯定知道咱們這邊的情況,他說不定還有別的什麼安排呢。所以,就算咱們派那麼多人過去,青峰會所那邊也未必是絕對安全的。而且,我懷疑,姓葉的真正的目的並非是你的青峰會所,他十有**是想把咱們兩個引過去。」

上官天微皺眉頭,道:「你的意思是,葉青還能在我青峰會所那邊設置什麼陷阱了?」

李文元道:「咱們不能不防備這些,這個姓葉的詭計多端。上官幫主,你可千萬不要小瞧了他!」

上官天依然皺著眉頭,沉聲道:「如果葉青的目標真的是咱們,那咱們不跟咱們那些手下一起行動,那就更危險了。那麼多手下護著咱們,才真的安全。現在就剩咱們幾個人留在這裡,反倒更危險了!」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李文元搖頭,道:「上官幫主,這麼跟你說吧。如果姓葉的真在那邊設了什麼陷阱,咱們要跟過去的話,人家隨便弄個坑什麼的,咱們恐怕都得完蛋。但是,在你這別墅裡面,這是你自己的地方,絕對不會有陷阱。再說了,姓葉的已經把他能調動的手下全部派到了青峰會所那邊,他在深川市已經不剩下什麼人了,又能對咱們做什麼呢?」

上官天道:「你別忘了,姓葉的本身也有萬夫莫敵之勇。如果他悄悄潛回來,那咱們兩個可攔不住他了!」

星輝落進風沙里 哈哈哈……」李文元大笑,道:「上官幫主,你以為我沒有想過這些嗎?我今天跟你一起在這裡,就是想等著姓葉的過來。他要真敢過來,今天你這別墅,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啊?」上官天愣了一下,驚愕地看著李文元,道:「你有什麼準備?」

李文元淡笑,並沒有回答上官天的話,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李幫主,就算你找了高手過來幫忙,但我覺得這件事還是不太穩妥。」上官天沉聲道:「你別忘了,茶樓的人可是幫助葉青的。你找的那些人,能是茶樓的對手嗎?」

「上官幫主,你想多了!」李文元聳了聳肩,道:「如果茶樓真的想要對付咱們的話,咱們兩個有幾條命,都不夠他們殺的。如果茶樓真的會在這件事上幫助葉青的話,葉青還需要搞這麼多花招嗎?」

李文元這話讓上官天恍然大悟,他緩緩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茶樓好像只是為葉青提供庇護,並沒有要幫他的意思。」

說著,上官天面上露出一絲冷笑,道:「李幫主,希望你安排的人真有本事。今晚只要殺了葉青,以後咱們兩個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李文元淡笑點頭,上官天並沒有注意到,李文元的眼中還閃過了一絲殺意。對他而言,殺了葉青只算是第一步,因為,他想要稱霸深川市的話,上官天其實才是他最大的障礙!

凌晨一點的時候,葉青杜天逸黑熊三人已經潛到了上官天的別墅外面。別墅裡面一片燈火通明,但是,這別墅外面並沒有什麼守衛的人,這一點讓葉青稍微有些詫異。雖然他設計把上官天李文元的手下全部引了出去,但上官天應該不是這麼大意的人,身邊怎麼可能沒人保護呢?

「小心,裡面恐怕有麻煩!」葉青低聲警告杜天逸和黑熊。

杜天逸和黑熊點了點頭,三人按照葉青之前的計劃,分三條路進入了這別墅的院子。

葉青是從正門這邊翻進去的,三人當中,葉青和杜天逸的實力最強,黑熊實力最弱。所以,葉青就讓黑熊從側面翻牆進去,而杜天逸是從後院那邊進去的。

從正門這邊翻進去,院子里倒是有兩個人巡邏,這一會兒正在一起抽煙呢。葉青悄無聲息地摸了過去,猛地將兩人捂嘴撲倒在地。用力一扭脖子,直接把這兩人解決了,根本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上官天這別墅挺大的,沿路往前走,一路上遇到了三批人。不過,都被葉青乾淨利索地解決了。繞過前院的游泳池,葉青終於看到了房子。

上官天裝修這別墅的時候應該是花了大價錢了,清一色的落地窗,裡面燈火通明。看起來是很漂亮豪華了,但是,也讓人把裡面的情況看了個清清楚楚。

葉青躲在游泳池邊上,將大廳裡面的情況看了個清楚。大廳裡面總共有六個人,其中上官天和李文元坐在沙發上聊天,另一邊則有四個男子坐在一起打牌,應該是李文元和上官天的貼身保鏢了。看樣子,這四個男子的實力應該不弱,否則李文元和上官天也不會如此鎮定了。

將大廳里的情況摸了個差不多,跟杜天逸黑熊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葉青深吸了一口氣,沿著游泳池邊的小路一直走到房門口,毫不猶豫地便伸手敲了敲房門。

廳內正在玩牌的四個男子聽到聲音,其中一人立馬站起身,道:「誰啊?」

葉青不回答,只又敲了兩下。這一次,上官天和李文元也都看了過來。

「媽的,誰啊!」那男子又問了一遍,但葉青已然不回答,只又敲了兩下。

如此一來,屋內幾人神色頓時有些變了。尤其上官天和李文元,兩人互視一眼,明顯都緊張了起來。

那男子扭頭看向上官天和李文元,李文元朝他點了點頭,示意讓他開門。而自己卻往後稍微退了一些,右手已經伸進了口袋,掏出了呼叫器。

上官天比較緊張一些,因為他不知道李文元究竟安排了什麼人在這裡。不過,看李文元那鎮定的樣子,他心裡也是稍微安穩。既然這個老狐狸在這裡陪他,那他的準備肯定不會錯,因為這老狐狸絕對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得到李文元的允許,那男子便直接走到門口準備開門。便在此時,後窗那邊突然傳來哐當一聲響,卻是一塊大石頭被人丟了進來,把那玻璃砸的粉碎。


眾人扭頭看去,一個鐵塔一般的漢子正從窗口翻了進來。這窗戶已經很大了,但是,對那漢子來說,卻還顯的有些擁擠。

這漢子不是別人,正是黑熊!

眾人都是驚愕,連那正準備開門的男子也愣住了。便在此時,房門卻突然被人推開,直接把這男子撞翻在地。

眾人再次扭過頭,只見葉青剛好從門口走了進來。這一下,眾人更是吃驚了。這房門明明是在反鎖著的,那男子還沒來得及開門呢,葉青是怎麼進來的?

這些人卻不知道,葉青在特種部隊的時候,專門訓練過開鎖技能。否則的話,對付什麼恐怖分子之類的,被一個門給擋住了,那還得了?

葉青剛才敲門,為的便是吸引這些人的注意,給黑熊機會衝進去。而他看到黑熊衝進去之後,便緊跟著開了房門進來,跟黑熊呈包圍的趨勢,將屋內眾人堵在中間。

… 凌晨,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從深川市高速口駛了出來。車裡坐著的不是別人,正是東州毒螳螂皇甫紫玉。

「小姐,咱們現在要不要先去找一下葉青?」侏儒在旁邊低聲問道。

「不用!」皇甫紫玉擺了擺如玉的縴手,道:「等查出個結果了,再去找他,這樣他才能欠我第二個人情!」

「哦!」侏儒點了點頭,拍了拍前面的司機白狼,道:「按原計劃!」

司機白狼調轉車頭,直奔郊區而去。這一晚,深川市註定不太平了!

上官天的別墅里,葉青和黑熊衝進房間。一前一後,直接把屋內這六個人全部擋在了其中,卻讓屋內眾人都是一驚。

上官天本來是想往後退的,但黑熊也衝進來,便立馬往中間走了一些。


「李幫主!」上官天緊張地看著李文元,面對葉青和黑熊的時候,他心裡很是沒底。

李文元其實也挺緊張的,不過他在口袋裡按下了那個呼叫器,接下來就是等著他安排的人過來幫忙了。

「攔住他們!」李文元大聲喊道,想讓那四個手下先拖延一點時間。

「抓住他們!」葉青也同樣大聲喊道,因為他已經覺得情況有點不對了。

按照原計劃,他和杜天逸黑熊三人一起衝進來。他在前面吸引這些人的注意,杜天逸應該和黑熊一起衝進來的。但是,現在他和黑熊都進來了,杜天逸卻沒有進來,這就讓他心裡有些不安了,杜天逸那邊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葉青知道,李文元是個老狐狸,上官天也絕對不傻。這兩個人肯定不會沒有準備的,杜天逸沒有出現,葉青就警惕起來,大聲呼喊的同時,已經衝上去將那四個人攔住,想讓黑熊儘快把李文元和上官天抓住。

屋內這四人實力的確不錯,葉青全力出手,這四人竟然還能攔著他。不過,他們想衝過葉青也是不可能,被葉青一個人拖住,根本無法過去救援李文元和上官天了。

那邊,黑熊直接奔著李文元和上官天沖了過去,準備先把他們兩個抓住。這兩人也嚇了一跳,匆忙起身,圍著沙發躲避黑熊,跑了兩圈, 竹馬尋仇被撩日常[重生]

儘管如此,上官天和李文元也都很慌張。若是被黑熊抓住了,那可就完蛋了啊!

「李幫主,你不是說你已經安排好了嗎?你的人了呢?」上官天邊跑邊急道。

李文元也是一臉的鬱悶,道:「他媽的,說好了過來幫忙的,他們都已經在你的別墅里躲著了啊。怎麼這個時候不來了呢?」

「你到底找了誰來幫忙啊?」上官天詫異問道,李文元還能找到什麼高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