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野聞言頓時沉默下來,因爲藤原鷹說的是事實,他們之前和九頭戰鬥的時候就消耗了打量了精力,現在面對以逸待勞的藤原鷹等三名半步天忍,幾乎是看不到任何的勝算,可是就因爲沒有勝算,難道就要束手就擒嗎?

李白上下打量了一番這三名半步天忍,這三個人的實力看起來應該要比完顏雄強橫一些,不過也強的有限,這些人難道就是高天原的最高戰鬥力了嗎?未免也太弱了一些吧。

李白將心中的疑問告訴了明日香,明日香聞言解釋道:“高天原的最高戰鬥力輕易不會出面,那些強者雖然分屬不同的家族,但是當他們成爲天忍之後,便會自動脫離家族,終其一生只爲高天原神主服務,只聽從高天原神主的命令,所以在平時,半步天忍就已經是扶桑表面上的最強戰鬥力了。”

李白聞言瞭然的點點頭,那些天忍就相當於大內侍衛,一直跟在高天原神主的身旁,沒有高天原神主的命令,或者高天原神主不出現在衆人的面前,一般情況下是見不到天忍的。

怪不得藤原鷹他們這麼囂張,沒有天忍在,他們這些半步天忍豈不是可以橫行霸道。

“你知道高天原一共有多少天忍嗎?”李白有些好奇的問道。

明日香看了李白一眼,神色古怪的說道:“等我成爲了高天原的神主之後,也許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

除了高天原神主,沒有人知道整個扶桑到底有多少天忍!

“他們是什麼人?”小早川晴子有些害怕的縮在李白的懷中,道:“看起來感覺不像是好人呢。”

李白被小早川晴子這呆萌的話語給逗樂了,伸手在小早川晴子的翹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道:“他們是壞人,我們是好人。”

“咳咳。”趙雯惡狠狠地瞪了李白一眼,這個傢伙,居然當着她的面和這個扶桑女孩這麼親熱,真當她是擺設嗎!

李白聽到趙雯的咳嗽聲,有些尷尬了,這幾天和小早川晴子在一起,已經習慣了隨時隨地調戲小早川晴子,或者被小早川晴子調戲,忘了此時趙雯還在旁邊,李白連忙又伸手在趙雯的如滿月般的翹臀上捏了一把,心想,這樣就算是公平了吧。


“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藤原鷹目光灼灼的看着藤原野,只要他能夠從藤原野的手中奪過家主之位,那麼他就可以參與今年的高天原神主的爭奪戰,有機會成爲神主,一想到自己成爲神主號令整個扶桑天忍的場面,藤原鷹就感到激動不已。

藤原野搖了搖頭,道:“叔叔,我是不會放棄家主之位的。”

“看來只能一戰了。”藤原鷹呵呵一笑,彷彿並不在意藤原野是否會主動投降,因爲不管藤原野投降不投降,他都是要死的,問題只不過是費力的多少而已。

“等一下。”

李白擺擺手,叫停了藤原鷹的動作,然後他看向藤原野,道:“藤原野,我幫你幹掉這三個傢伙,你還是藤原家的家主,但是高天原神主的位置,你不能和明日香爭奪,如何?”


藤原野聞言有些詫異的看了李白一眼,這個傢伙,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可以,我可以保證,只要你能夠幫我殺死他們三個,那麼我就放棄對高天原神主的爭奪,並且幫助明日香成爲新的神主。”藤原野忽然想到了李白手裏的那個飛刀,如果李白還能夠繼續發出那樣的飛刀的話,也許他們真的有可能絕境逆襲,反敗爲勝。

同樣的,不止是藤原野想到了這一點,明日香也想到了,她目光感激的看着李白,道:“謝謝你,李白。”

“沒關係啦,反正我就是爲了這件事情來的。”李白笑笑,毫不在意的擺擺手,現在對方聚集在一起正好一口氣全收拾了,省了很多麻煩。

相比起李白他們認真的交談,藤原鷹他們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毫不客氣的伸手指着李白,道:“小傢伙,你是在講笑話嗎?還是說你是一名天忍?哈哈哈。”

李白懶得搭理這個自大狂,他看了看藤原家兄妹,又看了看身旁衆女,道:“我出手之後,你們就衝上去,我只能出手三次,剩下的就看你們了。”

說着,三柄飛刀出現在李白的手上!

藤原野看到李白手上的飛刀,心中一喜,這個傢伙的飛刀也許真的可以重創到眼前的這三個半步天忍!

藤原鷹的笑聲在李白取出小李飛刀的瞬間戛然而止,然而不等他看清楚李白手中的東西究竟是什麼的時候,只聽到李白爆喝一聲“動手”,然後一股極端恐怖的殺機便在瞬間鎖定了他!

藤原鷹睜大了眼睛,渾身力量在此時此刻全部爆發了出來,洶涌如同海潮一般的力量連綿不絕的朝着四面八方涌去,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如同流星一般射向自己的飛刀,在這飛刀之上,他看到了死神的召喚!

躲過去,一定要躲過去!

藤原鷹怒吼一聲,竟是在這瞬間的爆發之中擺脫了小李飛刀的鎖定,身形朝着右側閃去,然而即便是他已經擺脫了小李飛刀的鎖定,但是既然小李飛刀已經出手,又豈有落空的道理!

噗嗤!

藤原鷹看着自己的左臂脫離了自己的身體在空中呈現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那血灑長空的畫面在他的眼中像是被放慢了無數倍,清晰地可以看見每一滴血珠的模樣。


“啊!”

伴隨着一陣淒厲的慘叫聲,藤原鷹眼裏的世界瞬間迴歸正常,他此時已經沒有功夫去管自己那斷掉的左臂了,因爲藤原野和藤原純已經殺了過來!

僅剩的右臂衝出腰間的蜘蛛切,藤原鷹擋住了藤原野的菊一文字則宗,卻沒能擋住藤原純的童子切安綱!

藤原純完全沒有將眼前人當做自己的叔叔,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哥哥,所以一切反對哥哥的手都要死,所以她將手中的童子切安綱毫不猶豫的刺入了藤原鷹的腹部!

藤原鷹怒喝一聲,擡腳踹在藤原純的肚子之上,半步天忍的含怒一擊,當場就讓藤原純肋骨斷了數根,伴隨着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藤原純吐血倒飛出去,撞在了牆壁上。

而看到藤原純被一腳踢飛,藤原野怒不可遏,手中的菊一文字則宗閃電般收回,又閃電般拔出,一個完美到毫無瑕疵的拔刀斬在一道銀芒之中劃過藤原鷹的脖頸。

藤原野快步跑過去將藤原純抱在懷中,看到藤原純只是受了重傷沒死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而與此同時,被他一刀斬斷了脖子的藤原鷹才終於身首異處,躺在了地上。

被李白用小李飛刀命中了胸口以及左肋的源次郎和豐臣新一兩人本來還在頑強戰鬥,可是當看到藤原鷹被殺之後,兩人便萌生了退意,然而明日香他們又豈會讓這兩人逃走!

等到藤原野再次加入到戰場之後,即便是久經沙場的源次郎和豐臣新一也不可避免的走上了死亡的結局!

小早川晴子將虛弱的李白抱在懷中,眼眸十分驚奇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她今天實在是經歷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先是隻存在於電影之中的殭屍出現在了現實生活當中,然後她居然又看到了忍者!

藤原化工大廈前方那被大理石地磚鋪就的廣場已經是一片狼藉,小早川晴子幾乎看不到有人影在廣場上,但是偏偏廣場被破壞的極爲嚴重,那聲勢驚人的劍氣和刀氣在廣場之上肆虐,簡直比電影特效還要可怕。

不過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這場戰鬥結束的太快,她沒能看過癮,如此想着,小早川晴子用一種驕傲的眼神看着倒在自己懷中的李白,雖然李白並沒有參與到廣場之中的戰鬥中去,但是她知道,是這個男人的飛刀左右了這場戰鬥勝利的天平!

這是她的男人,如此想着,小早川晴子的心中更加的驕傲了。 第二天一早,李白看着手機上的世界新聞頭條報道,心裏很是得意,沒想到哥哥我也有一天可以登上世界新聞的頭條啊,可惜就是不能讓人知道這件事情是他乾的,不然就更加爽了。

五十點成就點數啊,在李白看來,這可比兩名天忍要賺得多。


“老公,我好捨不得你。”小早川晴子這個時候也改口叫李白“老公”了,這是李白特意囑咐的,因爲李白問她關於知道了JG神社被燒掉的事情之後的感想時,小早川晴子的回答是“燒了挺好”,這個回答李白表示非常滿意。

“沒錯,不過如果你想我了,可以隨時到華夏來找我,或者給我打電話,我飛過來找你。”李白再三勸說之後,小早川晴子都拒絕了李白想讓她去華夏的想法,她不是不願意跟着李白去華夏, 而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李白的那四個華夏女朋友。

“我會爲你守身如玉的。”小早川晴子很是認真的看着李白,她知道自己最近的表現讓李白有些不放心,不過她卻清楚地知道,除了李白,她不會再對別的男人動情了。

“我相信你。” 溺寵冥婚:霸道鬼夫別纏我 ,輕聲道。

“那麼,我們最後再來一次吧。”小早川晴子翻身坐在李白的身上,道:“這一次,我要在上面。”

……

小早川晴子站在飛機場,看着那架前往華夏的飛機升空然後遠去,淚水還是沒能忍住掉了下來,她真的有些捨不得李白。

“既然捨不得,爲什麼不一起走呢。”明日香站在小早川晴子的身旁,嘆息一聲道。

“明日香你也是捨不得的吧。”小早川晴子衝着明日香笑笑,道:“比起你來,我要更加幸福一些。”

明日香聞言眼神不禁黯淡下來,回想起當初和李白第一次見面的情景,當得知了李白是純陽之體後,明日香便對李白動了心思,最初是想要利用李白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隨着對李白的瞭解和深入的認知,明日香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喜歡上了李白,但是她身爲明日香一族的希望,她不可以被兒女情長所累,所以她一直將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如果不是因爲這種複雜的感情,她昨晚也就不會那麼痛快的答應幫李白將那JG神社一把火給勺掉了。

“的確如此,你比我幸運多了。”明日香有些羨慕的看了小早川晴子一眼,她以前因爲家族使命而不得已隱藏自己對李白的感情,現在她身爲高天原神主,卻依然無法將這份感情宣之於口,比起普通人小早川晴子可以無憂無慮的和李白享受那樣幸福的時光,她真的要慘多了。

“我幫你安排了工作,你打算什麼時候來上班?”明日香並沒有因爲小早川晴子是普通人而小瞧小早川晴子,態度反而很是溫和。

“我想休息一下,習慣了兩個人的生活,現在讓我獨自一人過下去,真的是太困難了。”小早川晴子想到李白,不禁有些憂傷,那個男人,終於離開了她的生活,離開了她的世界。

……

李白和趙雯在京城國際機場見到了前來接機的蘇柔和陸傾城,面對了兩女那想念的目光,李白很是有些心虛,貌似這段日子,他一直都沒怎麼和這兩人聯繫,正確的說,應該是除了第一天之外,壓根就沒有聯繫。

“你們兩個很可以啊。”蘇柔哼哼一聲,噘着嘴十分不滿的看着李白,道:“你居然整整十天沒有和我聯繫!”

“算上我,我也是如此。”陸傾城目光冷冰冰的在李白和趙雯兩人身上掃視着,眼神裏多是不滿。

李白哭笑不得的舉手表示投降,道:“有什麼事情,咱們回家說,我給你們詳細的解釋清楚。”

回到家中,李白用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將事情解釋清楚之後,蘇柔用一種很幽怨的目光看着李白,道:“沒想到你連扶桑小姐姐都不放過!”

“這是第五個了吧,第六個你打算什麼時候收?是謝寧還是顏霜?或者是殷婷婷?”陸傾城很是平靜的將手中的杯子凍成了冰塊,眼睛裏的寒芒幾乎要化作實質。

李白目瞪口呆的看着兩女,道:“你們的關注點是不是有些不太對?我可是在東京遇到了殭屍,那種特別厲害的殭屍,還和三名半步宗師的強者大戰了一場,最後還一把火燒掉了JG神社,你們的關注點居然僅僅是我在扶桑找個一個女人?”

蘇柔點點頭,道:“沒錯,這就是我的關注點。”

陸傾城卻搖了搖頭,在李白激動的目光之中,道:“我的關注點,是第六個人將會是誰。”

李白一臉黑線的看着兩女,然後又看向一旁正在吃薯片的趙雯,道:“雯姐,你怎麼看。”

“你當我是元芳啊。”趙雯翻了個白眼,道:“你犯了錯誤,就要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然後改正,知道嗎?”

李白的臉這下子是徹底的黑了,這個妖精,在飛機上說的好好的會幫他說話,結果一落地就毫不猶豫的背叛了自己!

終於,在三女的圍攻之下,李白做出了一番深刻的檢討,纔算是躲過一劫。

檢討過後,蘇柔便起身一屁股坐在了李白的腿上,扭動腰肢在李白的身上輕輕磨蹭着,嬌聲道:“老公,人家想要給你生孩子。”

一個小時之後,李白頗有些心累的躺在蘇柔的牀上,看着一旁心滿意足容光煥發的蘇柔,不得不感嘆一聲:“種馬不好當啊,古武者也傷不起啊。”

……

李白回來之後的日子還算平靜,和謝雲聚了聚,然後又去了一趟秦嶺山脈,到李氏莊園住了兩天,然後又去東方莊園住了兩天,在開學的時候,回到了京城。


回到京城的第一天,李白沒能去上課,反而被謝寧找到,生拉硬拽的將他拖上了車,直奔京城軍區而去。

“這是要幹嘛呀?”李白一臉悲憤的看着謝寧,道:“我是好學生,我要去上課!”

謝寧不屑的看了李白一眼,道:“好學生還腳踩兩隻船?不,你比較厲害,腳踩五隻船。”

李白有些無語的看了謝寧一眼,道:“說吧,到底要幹嘛?”

“這次東京之行,很多事情我們都不瞭解,所以便找到你想要了解一下事情的情況。”謝寧看了李白一眼,道:“我發現,你不管走到哪裏都是一個閒不住的人,各種麻煩都跟不要錢一眼往你身上砸,怎麼就沒見你壯烈犧牲呢?”

李白臉色一黑,道:“我犧牲過一次,在雲山之巔,還是因爲你們龍騰的原因。”

謝寧被李白的話給噎了一下,她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反駁李白的話。

謝寧的車子甚至不需要經過崗哨的檢查,直接放行一路飛奔到龍騰的總部大樓才停了下來。

“走吧。”謝寧下車,跟李白招呼一聲便當先一步走進了大樓。

大樓裏很冷清,十分的冷清,李白髮現這麼大的樓裏,從他進來到來到頂層,除了謝寧和他之外,居然一個人都沒有看到。

“不用看了,今天放假,這裏基本沒人。”謝寧領着李白來到一間會議室的門口,敲了敲門,在得到迴應之後,便推門而入。

李白跟着走了進去,會議室裏的人不多,只有八個,他發現這八人之中除了自己的老熟人殷山之外,居然還看到了他們京城大學文學系的院長孫文濤!

“這個老傢伙!”李白看到孫文濤,嘴角抽了抽,這龍騰的人藏的夠深的啊。

龍騰除了四個軍方的代表之外,另外四個人便是世家代表,其中就有李氏的代表,李氏的代表衝着李白笑笑,道:“二公子,來坐我旁邊。”

李白呵呵一笑,然後走到這位家族長輩的身旁坐下,這位名字叫做李英的長輩很是得意的看了周圍的人一眼,瞧見沒有,咱們李家的二公子就是這麼厲害。

“李白說一說東京的事情吧。”孫文濤發話了,他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李英,如果不是李氏家族突然殺出來的話,李白絕對會成爲他們龍騰派的年輕一代領袖,只是可惜了啊。

李白將東京的事情,主要有關於教會聯合高天原和第六研究所兩家勢力要對付古武界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下,並沒有說別的,他也相信,這些人不會對自己在東京的花邊新聞感興趣的。

“真是多虧了你啊。”李英笑笑,拍了拍李白的肩膀,道:“不愧是我們李家的二公子,輕易就化解了教會聯合高天原的陰謀,讓我們古武界少了一個敵人,我覺得應該給二公子寄一個大功。”

李白尷尬的笑笑,心想,英叔啊,贊就算要記功,也別這麼心急啊。

果然,聽到李英要給李白記功,其他人不滿意了,完顏家的代表哼哼一聲,道:“李白只是碰巧遇上了而已,讓我家雄兒去,一樣可以做到,甚至是更加出色。”

李白聽到這完顏家的代表稱呼完顏雄爲“雄兒”的時候,腦子裏不自覺的蹦出來一個非常呆萌的卡通形象,真是太惡搞了。

“行啊,正巧現在讓完顏雄去化解教會聯合第六研究所的陰謀,我贊同。”李英冷笑一聲,碰巧遇上?你碰一個我看看。

“好了,不要爭論這些了,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李白的功勞不會被抹除的,放心吧。”孫文濤有些幽怨的看了李白一眼,這樣的年輕人,多好啊,爲什麼就不是他們龍騰派的人呢。 從龍騰離開之後,李白的生活開始變得平靜起來,每天上學放學,偶爾和三女逛街購物,不過很少有四人一起逛街的時候,一般都是一人一次,按順序來,這樣李白也覺得挺不錯的,誰都可以照顧到,又不會在感覺上冷落了誰,而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開學快一個月之後才被打破。

京城大學,李白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看着穿着一身銀灰色職業裝束站在講臺上講課的趙雯,那及膝的套裙下穿着水晶絲襪的修長雙腿真是讓李白恨不得現在就放學回家,好好捧在手裏把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