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楠聽着卻似乎很受用,小傢伙立馬歡欣地擡眼看他:“真的嗎?我比念念高了就是哥哥了?”

“嗯,是的!”霍承翔一本正經道:“不信你問念念!”

“我相信霍叔叔,那我以後變哥哥了要保護念念,誰也不許欺負她”林楠烏黑的眸子裏閃着光芒。

這會兒一直悶着不說話的念念立馬開口了,她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林楠楠這你說的哦,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林楠十分配合的伸出自己的手跟念念勾了勾:“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那我長大了你要叫我哥哥!”

念念翻了翻白眼:“等你長大了再說!”

霍承翔瞧着兩個孩子的相處模式,忍不住勾了勾脣角。

念念這些日子跟楠楠相處久了,才終於有了孩子該有的模樣。

正是因爲如此,他才讓人白天把念念送來,想讓兩個孩子多接觸一下,這對兩個孩子似乎都有幫助。

這會兒他本來想要接孩子回家跨年,但是現在見兩個孩子相處這麼好,倒是覺得讓念念陪着他跨年也不是不可以。

“楠楠想要念念陪你跨年嗎?”霍承翔的手還停留在林楠的頭頂,小傢伙因爲生病,頭髮全部都剃光了,養了幾個月,才長出一些,看着就叫人心疼。

林楠有些驚訝地擡起頭看着霍承翔,這還是他第一次跟自己這麼親近,果然跟爸爸說的一樣,霍叔叔是好人。

“真的可以嗎?爸爸剛剛說念念要回去陪太爺爺過年的!”他亮晶晶的眼睛裏有期待也有失落。

林楠的視線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怕爸爸會不高興。

幾個月前他爸爸才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他面前,林楠每次和他相處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讓他不高興又消失了。

霍承翔一眼就看出了林楠的小情緒,這孩子似乎十分敏感,比他們家念念還要嚴重一些。

他看起來很想討好所有人,生怕一不小心又失去了什麼。

這樣的他,像極了……

霍承翔收回自己的思緒,勾了勾脣角:“你爸爸他聽叔叔的!”

林楠眼前一亮:“真的嗎?那叔叔是爸爸的大姐大……呃……不對……叔叔是男人……應該是大哥……”

瞧他這言語,霍承翔也知道這些詞又是念念那裏來的。

他淡淡地掃了一眼自家閨女,見小丫頭朝自己吐舌頭做鬼臉,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

“叔叔跟楠楠的爸爸是好朋友,有時他聽叔叔的有時候叔叔也挺他的。”霍承翔耐心地解釋着。

在男孩心裏爸爸應該是英雄一般的存在,是他榜樣。

他不能讓自家閨女把楠楠給帶偏了。

果然,林楠聽到他這樣說眼睛更亮了一些,他歪着腦袋看着霍承翔:“那這樣的話,霍叔叔還能說服爸爸嗎?而且念念不回去陪太爺爺的話,太爺爺會不會傷心?”

霍承翔聞言溫和一笑,將念念就勢抱起坐在牀邊的椅子上:“如果楠楠想要念念留下來的話,爸爸那裏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至於太爺爺那裏叔叔可以幫你打電話去申請一下,順便你可以跟他拜年。”

這樣林楠說話也不需要仰着頭了。

“真的嗎?太好了……耶耶耶!”林楠開心地伸手和同樣高興的念念擊了掌。

霍承翔點了點頭,坐在一旁觀察着兩個孩子,他們兩個的互動之中他也看到了一些小細節。

念念雖然嘴上不饒人,總要在嘴巴上欺負楠楠幾句,但是隻要是有肢體接觸的時候,小丫頭總會不着痕跡的減輕力道。

霍承翔勾了勾脣角,看得出來顧盼確實把孩子教的很好。

這些小事情,就算是他們大人也不一定時時刻刻能仔細注意着。

孩子們玩鬧間,浴室的門打開了。

林安鑠看了一眼坐在那裏滿眼都是兩個孩子的男人,又那麼幾秒怔愣。

不過一瞬間他就揚起了笑意快步走了過去拍了拍霍承翔的肩膀:“來接念念回去?”

霍承翔瞪了一眼林安鑠停在自己肩膀的手,直到他將手收了回去,才道:“跨完年再回去。”

“不用回去陪老爺子?”林安鑠略顯詫異地看着霍承翔。

他可是知道老爺子今晚在顧家跨年,顧盼就是爲了避開霍承翔今晚還和林汐一起來醫院看傅司寒的。

林安鑠擡手看了一眼腕錶,她們兩個人這會兒估計已經到了吧?

“老爺子什麼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去那邊這個年只怕會尷尬。”霍承翔聲音低低的帶着一絲異樣的情緒。

林安鑠聞言嘆了一口氣,便沒有再多說什麼。

霍承翔乾脆直接拿起手機給老爺子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不回去了。

老爺子聽說孩子陪楠楠過年倒也沒說什麼,只是跟兩個孩子聊了幾句,孩子們拜了年就掛了電話。

原本因爲念念可以留下來,病房裏全是兩個孩子的歡笑聲。

可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林汐一臉慌亂地朝林安鑠跑去:“快我哥他昏迷了,盼盼也不見了,門口餃子撒了一地。” 霍承翔聞言嚯的一聲直接站了起來了,一臉冰冷地看着林汐:“你不是跟她一起去找傅司寒的嗎?”

“我……我想去哥哥他喜歡吃羊肉罐,將念念送到了樓下就先去買羊肉罐了。”林汐這會兒渾身都在發抖,要不是林安鑠攙扶着她幾乎都要站不住了。


她紅着眼眶一臉歉意道:“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人會那麼大膽,在醫院都敢把一個大活人帶走,我們現在怎麼辦,念念她會不會出事,還有哥哥他一直昏迷不醒是不是也出了什麼事情了?”

話落,林汐的淚水已經滑落。

她見林安鑠跟霍承翔都一臉陰沉,卻不說話急得直跺腳。

“吵死了,閉嘴!”霍承翔冷冷地瞥了一眼林汐,一臉不悅。

他的語氣不大好,腦海裏全是自己剛剛看到的那個熟悉的飯盒,還有一地的餃子,以及……

以及那個來不及細看的黑影。


霍承翔眼底一縮,潭底驟然醞釀着狂風驟雨。

林安鑠見他這樣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顧盼不見了林汐比他還着急,這樣吼她自己可不答應。


“這種事情誰都不希望發生,林汐她也不是有心的。”林安鑠的聲音也有一些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逆鱗。

何況這件事情錯不在林汐,霍承翔這是遷怒了。

霍承翔的態度並沒有因爲林安鑠的一句話好一點,反而周身的氣壓更加冰冷,兩個男人之間的氣氛異常的詭異。

倒是一直緊張顧盼的林汐感覺到兩個孩子看他們的眼神顯得十分的小心翼翼,才意識到他們幾個人的樣子嚇到兩個孩子了。

特別是念念,大概是聽到顧盼出事了,小丫頭這會兒已經紅着眼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像是想問到底出了什麼事,可是因爲兩個男人的樣子嚇得又不敢說。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林汐知道小丫頭雖然年紀小,但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樣。

念念她看起來大大咧咧的表面上看着像是一個闖禍小能手,可其實她向來早慧心細對於大人的事兒,她只要稍微聽一個耳朵基本上就能夠明白。

這件事兒恐怕是瞞不了這孩子。

林汐拉了拉林安鑠的手:“你們兩個別這樣,要把孩子們嚇到了。”

這一次,兩個男人的面色倒是緩和了些許。

林汐這才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只要有他們在,顧盼就一定不會有事,倒是兩個孩子可不能嚇壞了。

她鬆開林安鑠,拖着還有一些發軟的腳走向兩個孩子,一手牽着一個輕聲道:“我們不怕,有爸爸跟叔叔在,不會有事是我。”

林汐的聲音特別輕,溫柔得就如一陣風,讓兩個孩子的緊張的情緒漸漸平緩。

感覺到念念跟楠楠的小身子不在緊繃着了,林汐這纔看向還一直站在原地的兩個男人。

“我知道這次是我大意了,但是現在也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知道到底是誰把盼盼帶走的,我們得抓緊時間。畢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說話間林汐的呼吸有些不穩,她沒有忘記之前片場的那個意外。

見兩個男人依舊擰着眉頭不說話,林汐深深地吸了一口她又道:“還有哥哥那邊,得讓外公來想辦法把人弄醒。這些日子,哥哥的身體恢復的不錯。如果不是爲了將背地裏的人揪出來,也不至於一直住在這兒。如果他醒過來的話,興許還能夠幫到我們一些,畢竟他那兒也有一些我們能夠依仗的。”

話落,兩個男人依舊安靜。

甚至霍承翔的臉上分明更加冰冷了。

林汐一着急衝着林安鑠吼了一聲:“你倒是說句話啊!”

林安鑠這會兒才擡眸看了一眼霍承翔,多年的相處能輕易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出,他應該有什麼線索纔對。

“你想怎麼做?”林安鑠開口。

他知道霍承翔這會兒有多麼不待見傅司寒,估計顧盼失蹤這筆賬日後也要算在他大舅子頭上了。

他冷着臉看向林安鑠:“派人來看着孩子,我們去監控室。”

“我和你們一起去!”林汐心裏記掛着顧盼,也想跟着他們一起去找人。

既然霍承翔開口讓林安鑠安排人來照顧孩子了,她坐在這兒乾等着也是緊張着急,倒不如跟着一起去找。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也許能快一點把顧盼找到,至於之後霍承翔會不會因爲這件事情怪罪自己那就另說了。

只是她這纔剛剛站了起來,林安鑠都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霍承翔就涼涼地瞪了她一眼。

“你要是不想留下來照顧孩子,就去看你哥去,少跟着我們添亂!別顧盼沒找到又得多找一個你,這種時候只怕更傅司寒有點關係的人,對方都要抓了去。”霍承翔本不想多解釋這一句,見林汐的頭直直地低了下去,林安鑠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一些怪異,這才改了口。

但是,這話聽起來終究還是讓林汐覺得不舒服。

雖然不小心把顧盼弄丟了,她心裏面確實是很愧疚,但是林汐不覺得霍承翔能把這件事情全部都怪罪到傅司寒身上。

雖然之前在片場的事情對方是衝着自己哥哥來的,但自己哥哥同樣也是爲了救顧盼受傷了。

這些日子也許顧盼經常來照顧自己的哥哥,讓霍承翔不爽了吧?

在霍承翔心裏面顧盼是有一定位置的,這林汐一直都知道。

但不管他跟顧盼如何,護短的林汐決不能許霍承翔這樣在自己哥哥身上潑髒水。

哪怕她心裏很怵霍承翔,林汐梗着脖子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在吃我哥哥的醋,可是這種事情,我希望你不要隨便誣賴別人。不管對方是什麼目的,我哥哥絕對不背這個鍋。”

霍承翔冷笑一聲不想搭理林汐的強詞奪理,他瞥了一眼林安鑠直接走了出去。

林汐見他這個態度氣不打一處來,她咬着牙衝着霍承翔地背後嘀嘀咕咕地罵着什麼。

還沒出門的林安鑠看着她這麼護短的模樣,也是十分無奈。

其實霍承翔地話完全不是猜測,以顧盼的性子只怕是撞見了什麼,逞能了。

“林汐你留下來照顧孩子,好好安撫一下念念。”林安鑠走到林汐身邊一臉嚴肅地看着她:“其實你心裏也是明白的顧盼出事很有可能跟大哥有關係,霍少他沒有隨便給人背鍋的癖好。”

雖然這話說出來可能林汐會不高興,但是在孩子面前林安鑠還是不希望霍承翔被誤會。

林汐見他不向着自己,反而爲霍承翔說話,立馬不高興地瞪了他一眼:“你快點消失,看着心煩!”

林安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擡手揉了揉她的發頂。

林汐卻賭氣一把打開了他的手:“快點走,耽誤了救盼盼,指不定我哥又是什麼罪名了!” 林安鑠眸光一閃,知道她這是記仇了!

他回頭跟兩個孩子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們乖乖的便直接朝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