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都笑了起來。

「沈姑娘~」黃管家興奮的聲音從酒坊門口傳來。

咦,黃管家怎麼從縣裡來了,那顧大哥是不是也來了?

沈月容欣喜的迎接上去,卻沒有看到顧景淮的影子,瞬間有些許失落。

黃管家看沈月容的笑容暗淡了些,自然知道為何,打趣道:「沈姑娘,看到我這麼不開心嗎?」

怎麼會不開心,若是顧大哥也來了,自然會更開心些的。

沈月容抬起了臉,笑得燦爛:「開心,開心,管家大叔來了,我怎麼能不開心,如果年兒知道了肯定也很開心,走吧,去裡面坐坐。」

黃管家跟著沈月容進了堂屋,黃管家環視一周,由衷的誇讚:「不得不說,之前那個落敗的院子,沒想到沈姑娘給打理的這麼好,院子里的工人也這麼多了,你可真不簡單。」

果然是富貴人家出來的,居然說這個院子落敗,對了,現在有錢了,是不是得把院子買了。

沈月容開了口:「管家大叔,我現在賺錢了,夠錢買這個院子了呢,你看是不是……」

這院子買的時候本來就寫的你的名字,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黃管家滿臉笑容的說道:「這有什麼的,你這給了一年租金呢,到時候直接跟我們家公子一說不就得了,只要你開了口,我們家公子送給你都行。」 一碼歸一碼,這個酒坊的經營還是靠自己來的好。

沈月容說道:「那就麻煩管家大叔轉告顧大哥一聲了,回頭我就把這院子買下來。」

「跟你聊這半天都快忘了正事了。」黃管家拿出食盒興奮的說道:「你看這吉祥果、芙蓉糕,還有這些點心,這可都是京城裡來的,我們公子特意讓我給你送來的,讓你嘗嘗鮮。」

如此精緻的糕點,不愧是京城來的。

原來顧大哥還是念著我的,居然讓黃管家這麼遠專門跑來送點心。

沈月容露出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眉毛都笑彎了:「不愧是京城來的,這些吃食縣裡的糕點鋪可都沒有。」

必須要努力讓沈姑娘時刻念著公子的好,省的太久沒見二人再給生疏了。

黃管家又補充到:「你不知道,這京城裡總共就送來了這麼些,公子全讓我給你送來了,我們公子對姑娘可是很用心的。」

沈月容想起了上次離別的揮手,一向冷漠的他,居然會給自己回應,這次還給送來了如此精緻的吃食。

黃管家看到沈月容身邊放著包裹,疑惑的問道:「沈姑娘這是要出遠門嗎?」

沈月容這才回過了神,解釋道:「嘉禾縣商會邀請我明天參加他們的會議,我正準備去,這是來酒坊招呼一聲,你要是再晚一步來,我們可就錯開了。」

我天,好險,這要是錯過了回去不得被公子罵死,幸好幸好。

不過既然要去縣裡,倒是可以讓沈姑娘接著住後院,他們二人還可能有時間相處。

黃管家邀請道:「不如一起去縣裡,送我來的馬車還在外面等我,剛好我們路上還有個伴。」

那肯定好,不僅有伴,馬上能坐馬車,不用再走到鎮子才有馬車坐了。

沈月容爽快的答案:「好,有管家大叔一路相陪,這路上的風景都會格外好看。」

黃管家爽朗的笑了起來,沈月容讓工人給抬了一壇酒在馬車上,準備送給顧景淮,以做回禮。

二人上了馬車。

最近公子可忙了,必須要開口留沈姑娘住在縣衙,不然二人又沒機會相見。

黃管家先試探的開了口:「要不這次還住我們縣衙後院?」


這次只住一天頂頭了兩天,住縣衙後院又少不了得麻煩他們,但是住在後院,就有機會見到顧大哥。

黃管家看沈月容猶豫不決趕緊說道:「你這不還得給我們公子送酒嗎?嘉禾縣也不知道哪裡來了一批土匪,公子最近可忙了,不住後院你都沒法親自送給他。」

好不容易來一趟,至少也得見個面,這次來參加商會,穿的都是最好的,身上帶的銀兩也多,住縣衙後院確實安全,也放心些。


沈月容點頭答應:「好,那就麻煩管家大叔了。」

要是不住縣衙後院,公子肯定不放心,到時候少不了派人暗中保護,跟這比起來已經是省事了。

黃管家笑著說道:「不麻煩,不麻煩,只要沈姑娘願意,來縣裡都可以住我們縣衙後院。」

二人一路歡聲笑語進了縣城,時間還早,顧景淮也還沒回來,沈月容打算去黃浩的酒鋪子看看情況。

沈月容剛踏進酒鋪子,眼尖的掌柜趕緊迎上前:「姑娘是來找我們東家嗎?」

沈月容趕緊擺手說道:「無事,我就是來看看我們的酒賣的如何了。」

黃浩知道沈月容會來參加商會,路途遙遠必然提前一天來,而精明如沈月容,必然會來酒坊看看情況,所以今天一直等在鋪子里。

他在後頭聽到動靜就趕緊出來了。

「沈姑娘,我可是等你許久了。」黃浩爽朗的笑著,一邊從后屋走了出來。

哦?黃浩果然是個精明的商人,居然能猜到我會來酒鋪子。

沈月容看了一眼酒鋪子說道:「黃浩兄,你這酒鋪子生意倒是比上次我來的時候要好。」

黃浩也沒有遮掩:「還不是因為沈姑娘的酒嗎?你的酒現在已經賣到第三批了,基本還沒送來就被預定的七七八八了,耐不住還是很多人來問,所以酒鋪子人氣自然就上去了。」

做生意都是互利互惠,現在這種雙方都有好處的情況,倒是十分和諧。

酒鋪子里倒真是人來人往,回頭倒是可以再招一個釀酒的,分擔一下武大哥的工作,再把酒坊的產量提上去。

黃浩好像想到了什麼,又問道:「沈姑娘住哪?黃某人明天接你一起去商會。」

一起去不錯,反正自己對這片不熟悉,對商會也不熟悉,有個伴總歸好些。

「我還是住縣衙後院,那明天就麻煩你了。」

又是縣衙後院,這沈姑娘的酒坊跟官家關係不似一般的示範點,哪能來了就住縣衙後院的。

但畢竟只是合作關係,這種事情可不能亂問。

黃浩忍著好奇,笑著說道:「那我明日一定準時前往,姑娘等我來接便是。」

二人道別後,天已經微微黑了,沈月容回了縣衙後院。

黃管家還是給安排上次住的那間屋子,沈月容覺得十分的適應。

「沈姑娘,我們公子回來了,他一會兒還得出門。」黃管家前來敲門。

怎麼忙成這樣,這都天黑了也不得休息片刻,明天我又沒時間,還是趕緊今晚見一面。

「來了。」沈月容麻利的整理了一下儀容,跟著黃管家去了書房。

只是一個熟悉的身影,沈月容就開始心跳加速。

顧景淮穿著官服,一張臉冷俊無比,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直到看到沈月容,他才露出了一個微笑,雖然這個微笑很快又消失了,但臉色已經比剛才柔和了些許。

這又有月余沒見,倒是長高了不少,也豐腴了一些,不似之前那樣瘦骨如柴了,更顯得嬌艷動人。

沈月容忍著心裡的悸動,一張笑臉說道:「顧大哥,好久不見了,謝謝你的糕點,我給你帶了一罈子酒,你有空要記得嘗嘗。」

是啊,好久不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時間有限,還是趕緊說正事。

顧景淮開口說道:「許久不見,你明天要去商會的事情管家跟我說了,商會裡可儘是一些老狐狸,需要幫忙儘管說。」

顧大哥這是在關心我嗎?

沈月容有些羞澀的點點頭:「商會會長這次是請我來入會的,沒什麼別的事。」 說的也是,這丫頭可不是好拿捏的人,倒是我杞人憂天了。

顧景淮冷淡的說道:「你代表的可是嘉禾縣示範點,不要給我失了面子。」

沈月容瞬間沒了任何羞澀,為何顧大哥明明是關心人,說出來話的總這麼冷淡,還好相熟,不然真的要被嚇跑了。

她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正打算再說些什麼,一個衙役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跟顧景淮耳語了幾句。

顧景淮大步離去,留下一句話:「我還有要事處理,你有需要儘管找管家。」

沈月容獃獃的看著顧景淮離去的背景,揮手低聲說了句:「再見。」

這才說上幾句話,怎麼就走了。

但是也好歹算是見上面,說上話了。

沈月容回了屋躺在穿上,顧景淮離去的背影在腦中久久揮散不去。

第二天一大早,黃浩就來接沈月容,二人一起前去商會。

商會的會長就是縣裡第一酒樓望海樓的東家劉茂,望海樓有個偌大的後院,就是嘉禾縣商會所在。

平日里商會開完會議,他們就會來望海樓用餐,接著交際談些合作事宜。

如此好的地段,居然弄成不盈利的商會,這會長絕對是個有錢的主,並且也是個大氣的,自己跟他們比還是差老遠了。

沈月容十分的感慨,賺錢的慾望又被激發出來更多。

商會裡已經到了不少人,大多是中年人,都在互相聊著天。

十四歲的沈月容和黃浩一起遞帖子進了門,引起了不少的議論。


「我們商會什麼時候有姑娘家了?還是這麼年輕的小姑娘。」

「是啊,穿的這麼好,長的也這麼標緻,該不會是哪個大老闆的千金吧?」

「誰家大老闆的千金會帶到這種地方來拋頭露面的,嘖嘖嘖。」


「她是跟黃浩一起來的,不會是那個藥酒坊的東家吧?」

議論聲直到會長出來,大家都停了下來。

商會會長劉茂是個不到五十歲的瘦高男子,看著就十分的有氣勢。

穿著光鮮亮麗,身上沒有太多的裝飾,一塊偌大的腰玉格外的顯眼,臉上總是似笑非笑,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會長好!」


劉茂看了一圈今日的來人,等視線落在黃浩身旁的沈月容,臉上閃過一絲訝異。

雖然已經從黃浩處得知酒坊東家是個姑娘,但是沒想到是如此年輕的姑娘,長的也十分貌美。

他緩緩開口說道:「黃浩,快給引薦一下嶼頭村酒坊東家。」

黃浩趕緊帶著沈月容上前,恭敬的說道:「會長,這位沈月容姑娘便是嶼頭村酒坊東家。」

暫時還不知道這老會長為人如何,看著還算面善,先再觀察觀察。

沈月容欠身恭敬的說道:「劉會長,小女正是嶼頭村酒坊東家沈月容,有禮了。」

劉茂看著沈月容這態度和一點也不驚慌的姿態,滿意的點頭。

這雖然姑娘家,但確實不輸給男兒,這麼多人在場,這姑娘一點也沒有生怯,倒不想村裡出來的,反而像見過大世面的閨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