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是第一組的底牌,不能在這裏消耗你的魔力。一會兒和貝奇的戰鬥就拜託了。”

詢試圖使小權的心情好轉,但是這行爲卻讓小權更加不快。她認爲詢把自己當成小孩子看待。

“我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我纔沒有生氣呢!沒必要解釋。”雖然嘴上這麼說,她的態度怎麼看都在生氣。

詢將注意轉向三頭犬後立刻行動了,他從正面向三頭犬靠近。迴應他的行動,雙從側面展開行動。移動的過程中她踩碎了途中出現的綠色刻紋得到加速,又用手中的直刀分裂擊碎了紅色和藍色的刻紋,從而爲手中的雙刀分別加上了強擊和迅擊的效果。強擊無需解釋,強化威力的劍。而迅擊嘛,簡單地說就是武器的輕化。

三頭犬口中三道噴射火焰。詢所展開的護盾瞬間被衝破,爲了避開攻擊他只能使用了軌跡。試圖從側面攻擊的雙也失敗了。三頭犬兩側地面捲起的黑色火焰灼熱無比,在相距數米外止步的雙也能感覺到這份灼熱。

詢出現在三頭犬的另一側。兩人沒有退卻,他們試圖尋找火焰間的空隙從而發起攻擊。

三頭犬自然不會給他們時間,他的背部出現大量黑色閃電向周圍散射。逼退兩人的同時將周圍的地面弄得千瘡百孔。

隨後一道紅色光束從側面射來。三頭犬迅速向後跳躍避開了光束。

此時詢和雙再度從他的兩側向他靠近。雙右手的直刀已被手槍取代,左手依然握刀。三頭犬剛着地立刻跳到半空,空中他的行動突然變化了。全身被黑色電流所包覆形成驚人的瞬間加速筆直向詢撲去。

面對三頭犬的突襲詢沒有退縮,他揮動手中的蠍刺,瞬間釋放蠍刺上附着的魔力風暴。膨脹的魔力形成了強大的衝擊力。雖然沒能傷到對方,卻成功將其彈了回去。

着地前三頭犬在空中翻身保持平衡,並噴出了三道火焰牽制詢和雙的行動。藉此機會在不受攻擊的情況下安全着地。

雙方一度停止了戰鬥。重新思考戰術的同時警惕着對方的動作。此時詢自然陷入了思緒。

Cerberus……口中噴射的紅色火焰是他最大的威脅。瞬間融化一切的高溫具有可怕的貫穿力,很遺憾目前除了以元素風暴和他硬拼意外我沒有阻攔那火焰的手段。此外腳下的火焰和皮膚表面附着的強大電流……每一個都擁有着致命的威脅。想擊敗他就必須想辦法封住他的行動,然後乘着這個機會給他施加強力的一擊。

——雙,能幫我封住他的行動嗎?

雙沒有馬上回答。她看了看詢手中的蠍刺,稍作考慮後給出了回覆。


——……不行。

——不行!?

詢立刻回頭看向雙,此時她的臉上出現了自信的笑容。

——詢,攻擊就交給我吧。你負責封住他的行動。

——看來你似乎很有把握……那就拜託了!

說完詢展開了行動,雙蠍上附着的魔力風暴迅速膨脹在詢的兩側形成巨大的旋窩。與此同時強大的魔力出現在詢的背後,那正是展開羽翼之後雙所釋放出來的魔力。

她的背後出現一個漆黑的三角形刻紋,它在雙的背後緩慢的旋轉着。大量白色絲狀魔力在刻紋的周圍徘徊着,這漆黑的刻紋正是‘刻紋的魔女’雙的羽翼。

她的面前出現了五層疊加的紅色刻紋,雙左手揮刀將它們粉碎後吸收。閃耀的紅色光芒馬上引起了三頭犬的警覺。但此時正面靠近的詢同樣具有很大的威脅。無奈之下他選擇先發制人,口中噴出的三道火焰筆直向詢射出。

詢將左手的蠍刺揮向前方以魔力風暴與三頭犬的火焰相抗衡。此時雙也差不多快準備完畢了。她將劍移到身體右側並壓低了身體的重心,漆黑的圓形刻紋出現在雙的面前。和其他刻紋不同它的內部描繪着大量無法解讀的文字。雙沒有做任何停頓一刀揮出,承受了五倍力量強化的攻擊後刻紋上只出現了細小的裂紋。片刻後裂紋慢慢擴大蔓延了整個刻紋。破碎後刻紋本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黑色魔力。魔力源源不斷的涌出聚集到雙的手槍中。

此時三頭犬也察覺了雙的行爲,但是突破不了詢的話他就無法向雙出手。乘着三頭犬注意力分散的瞬間詢跳到了半空,他同時揮下了雙蠍。巨大的元素風暴從空中襲來,三頭犬來不及迴避展開了結界。雖然成功抵擋了詢的攻擊卻也因此動彈不得。當他將視線轉向雙時,雙已經將手槍對準了他。

“切!簡直糟透!”

雙扣下了扳機,伴隨着槍聲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束射出。光束瞬間穿透了結界,黑色的魔力和詢的魔力風暴摻和在一起對三頭犬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Cerberus從魔力旋渦中跳出,詢立刻捕捉到他的位置並將右手的蠍刺投出。本打算再度起跳回避攻擊卻因爲身體的反應速度下降,沒能避開攻擊。蠍刺刺中了他的後腿。

“切!開什麼玩笑!”

三頭犬背部及後腿大片的皮膚變成了紫紅色,他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

“侵蝕的能力嗎?別以爲這就贏了!在我的身體完全被侵蝕之前擊敗你們就行!”

即便承受了嚴重的傷害,從他身上傳來的壓抑感絲毫沒有減少。灼熱的火焰在他的周圍翻滾,電流在背部騷動着。從他的身影中完全看不出負傷的跡象。這也是憑藉着他那超於常人的身軀才辦到的。

突然強大的風壓席捲了整個高臺。一眨眼的功夫貝奇已經站在Cerberus身旁了。伴隨着她的出現詢等人的警覺性也高了。

“Cerberus,你退下吧。”

三頭犬沉默片刻後退了兩步,他的身體化爲黑色的火焰慢慢消失。既然貝奇都親自出場了,Cerberus說什麼也沒用了。他了解貝奇的性格,無奈也只能離開了。

射中三頭犬腿部的蠍刺落在地上,它一度消失後回到了詢的手中。

雖然沒有以龍的姿態出現,貝奇的龍翼已經展開於背後。兩翼尖端之間足足有五十米以上的距離。即便是輕輕揮動翅膀足以形成強風。

“詢,看來你的確有不小的進步。”貝奇的態度和平時一樣。當事情和庫維斯無關時她基本不報興趣,即便自己的妹妹米多以敵人的身份站在這裏她的態度也沒有變。

“米多……沒問題嗎?你真的能對我出手嗎?”

說到這裏詢才反應過來,這場面對米多來說並不是什麼有趣的事。她要對付的是自己的姐姐。

米多自小身體虛弱,身爲龍族卻一直受疾病的折磨。龍對親情的意識非常淺,但是貝奇卻沒有放棄米多。樂園……實際上這個樂園最初的目的是治好米多的病。在樂園中貝奇一度將米多的身體分解進行了重組,她成功治好了米多的病。但是米多也因此無法在外界停留太久。爲了避免米多寂寞,貝奇在樂園內創造了各種各樣的事物並創造了樂園生物。雖然表面看不出來,她們說不定是這世上最親近的姐妹。米多同樣也對貝奇抱有感激之意,貝奇是她敬仰的姐姐。在她的心中姐姐永遠是最強的。

但是貝奇的言下之意和親情無關。米多的手臂在顫抖,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貝奇的強大。過去也有過和她交手的經驗,對她來說姐姐是永遠無法超越的高牆。

詢隱約察覺了米多的心態。正在他猶豫不決之時小權走到他身前。“這裏交給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兩隻小狐狸出現在小權的肩膀上,她們紛紛跳下變成了人形。那是小權的兩個姐姐,雖然平日以狐狸的形態出現,她們和小權一樣可以變成人形。小權的手中出現了白色的火焰。兩人四周看了看大致理解了眼前的狀況。站在左側的大姐左手出現了同樣的火焰。站在右側的二姐右手出現了火焰。

“呵呵呵,終於輪到我們出場了?等的都不耐煩了!”

“不知道是那裏的笨蛋,這可憐。成爲我們的敵人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哦。”

伴隨着強大的氣流,大量白色火焰從小權背後噴出迅速形成翅膀的形狀。

“只要有姐姐們在,我們就是無敵的!” 【第一戰鬥區域 龍之峽谷】

小權和她的兩個姐姐同時踏出了緩慢的步伐。小權的事情即便是貝奇也有所耳聞。爲了避免受到她掌控之力的影響,貝奇迅速向後跳去,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少許白色火焰與地面接觸,被接觸到的那一部分地表化爲光點後完全消失了。小權曾是騎士團的重點監視對象,氣主要原因就是這白色的火焰。否定一切的火焰,與這火焰接觸的所有物體都會不留痕跡從這個世界完全消失。物質的構成?硬度?熔點?這一切在它的面前完全沒有意義,物質的存在本身被這火焰燃盡了。但是它同樣也有一定的缺陷。一般火焰得到了燃料自然會越燒越旺,這火焰的情況相反。它與物體接觸後,燃燒物質的同時火焰也會不斷消耗。它並不是以物質作爲燃燒的能量,而是以自己的能量去燃燒物質。

詢看向那與火焰接觸後,地面形成的缺口。他不禁嚥了咽口水,他大心底這麼想着。

小狐狸不是敵人真是太好了……

詢大致理解了,她的火焰是何等危險的東西。

終於理解了……爲什麼其他魔女如此畏懼這小狐狸。爲什麼她的魔力已經穩定卻依然被關在拉比斯的結界之內。燃燒物質的存在,這樣的能力如果在外面被頻繁使用的話……總有一天整個世界都會被她燃盡……

火焰的另一個缺陷很快也體現出來了,這些火焰以緩慢的速度接近貝奇。

面對這些火焰貝奇顯得非常失望,她揮動左翼的瞬間,強大的狂風將火焰吹散了。受到強風的影響詢後退一步用手臂遮掩着面部,他通過指尖的空隙看到了小狐狸和她姐姐們的背影。她們的站姿絲毫沒有動搖,風稍微削弱之後大姐和二姐甚至展開了行動。她們手中的火焰依然健在。只有小權留在了原地。

原來如此……小狐狸的實力的確強大,但是她力量所能影響的範圍非常小。那火焰雖然危險卻幾乎只能在近身戰鬥時使用。擁有掌控之力的小狐狸本人不能靠近貝奇。如果小權行動的話,貝奇很可能會展開翅膀離開地面。貝奇要是離開地面的話,小權就完全那她沒轍了。雖然可以利用掌控之力飛行,但是小狐狸並不擅長空中交戰。而面對天空的霸者龍……這麼做是無謀的。

貝奇的翅膀縮小了到數米。這行爲自然是因爲那白色的火焰。雖然貝奇的態度相對懶散但是她是個非常謹慎的人,同時她極其好鬥也很容易被激怒。在赤之騎士團中她是非常有名的好鬥分子。

姐姐們從兩側靠近。她們的速度非常快,很明顯非常習慣近身戰鬥。她們近身戰的核心自然是白色的火焰,只要稍微接觸就足以致命的火焰。其危險性並不難想象。

姐姐們接連不斷髮動攻擊,但是這些攻擊都被精準得避開了。她時不時發出的火球也被她們燃盡了。燃燒的對象不只是一般物質,魔力也不例外。貝奇分別看了看兩人,隨後她擡起翅膀捲起強風試圖逼退兩人。但是她們手中的火焰突然擴大,風彷彿被吸收一般向她們手中的火焰集中,最終被燃燒殆盡。擡起的雙翼下射出大量光束,散射的光束沒有任何規律速度又非常快。

面對這全方位的攻擊兩人只好一度停下了腳步,以火焰進行防禦。

但是貝奇的攻擊並沒有結束。當她的羽翼揮下時,周圍產生了一連串的爆炸。終於小權的姐姐們還是被逼退了。拉開距離後她們並沒有馬上發動攻擊。從剛纔貝奇那一連竄的攻擊來看,她的輸出頻率非常高。連續揮動翅膀就可以進行連續不斷的大規模攻擊,想要靠近她非常困難。一般的攻擊也擺了,像剛纔那樣毫無徵兆的突然出現的爆炸即便是她們也沒有絕對的信心完全躲開。

突然貝奇的氣氛變了。伴隨着捲起的微風,她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你們的火焰是怎麼回事!?燃盡一切的火焰?難不成你們真的向毀滅世界嗎!?吞噬一切的怪物啊!作爲對手沒有什麼不滿的!!好吧!就讓我貝奇•修尼巴亞茲陪你們玩玩吧!!”

強大的氣流散開將周圍的碎石全數排除,貝奇腳下的地面承受不住魔力的壓迫,出現了少許裂紋。大量紅色絲狀的魔力在貝奇的周圍旋繞着、騷動着。展開於身後的翅膀迅速變大了數倍,揮動羽翼的瞬間強風席捲了整個高臺。詢張開結界保護了自己在內的四人。他回頭看了看身後的米多,由於貝奇的變化米多不禁後退了一步。她察覺詢的視線後立刻壓低了視線。

小權的姐姐們展開了行動,但是她們的行爲令人感到疑惑。她們並沒有向貝奇靠近反而背對着她並拉開了距離。面對兩人奇怪的行爲貝奇產生了疑問,她立刻將視線轉向處於正前方的小權。

果然小權那邊有了動靜,她開口了。


“壓扁她!!”

地面的一部分突然裂開形成兩塊巨大的岩石,它們從地面翻起試圖將貝奇夾在其中。貝奇揮懂翅膀將它們粉碎,粉碎的岩石向兩側散落。這時姐姐們的身影從岩石中出現,她們迅速穿過岩石從兩側發起了突襲。她們的行爲貝奇早已有所警覺,她跳躍到半空身體旋轉一週。便隨着身體的旋轉,她的雙翼也快速得旋轉了一週。強大的旋風捲起,將兩人捲到了半空。

這對貝奇來說是個絕佳的機會。即便擁有燃盡一切的火焰,在沒有立足點的空中她們要採取防禦也是非常困難的。這一點小權自然也清楚。她不僅沒有采取行動,臉上還洋溢着笑容。自信的笑容證明了她的態度。她並不認爲這種程度的危機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姐姐們。

她們的身上發生了變化。大量白色魔力出現在她們的周圍,迅速成型。兩隻身長十餘米的白狐出現在空中,她們的表面燃着白色的火焰。靠近她們的碎石和風全部被燃燒殆盡。

剛纔小權使用掌控之力控制地面攻擊了貝奇,地面也因此出現了一個直徑二十米以上的坑。大姐和二姐分別着落於坑的兩側,貝奇漂浮在坑的上方。

“狼?不……狐狸嗎?哈哈哈哈哈!區區幾隻狐狸居然敢將自己的爪牙指向龍。真是可笑!”

貝奇的話自然引起了姐姐們的不快。

“龍?這種東西真的存在啊……還真不知道啊。呵呵,擊敗龍的話我們不就變成傳說了!?”

“誰管得了那麼多啊?好不容易出來一趟,還以爲可以陪妹妹呢……對因爲你全部泡湯了!燃盡你!”


大姐的話中明顯感覺得到惡意。但是二姐卻不同,就如她所說的。她只是來想見小權而已。兩人都非常溺愛小權,平時變成人形也會死纏着她。正是這個原因,小權很少將她們放出來。而其中二姐的情況非常惡略。大姐平時比較懶散並不會刻意去糾纏小權,但是二姐不同。她平時幾乎不說話,看似冷淡的她只對小權感興趣。不管去洗手間、洗澡還是睡覺,二姐都會跟小權一起去,完全是形影不離。

兩人以緩慢的步伐走進坑中,向貝奇靠近。

“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吧!!”

貝奇全力煽動自己的翅膀。伴隨着強風,無數風刃向兩側散開。地面瞬間支離破碎,但是……如此強力的攻擊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兩人前行的腳步。與她們身體接觸的風刃和碎石無一例外被燃燒殆盡。隨後出現的光束和連續的爆炸也沒能對她們造成任何傷害。

她們的身體?不,這並不是她們的本體。那是魔力聚合所形成的實體,真正的本體在這聚合體的內部。任憑如何強力的攻擊,無法在燃盡之前穿透那魔力的話就不可能傷到本體。白色火焰的燃燒速度非常快,所有的攻擊幾乎都在一瞬間被燃盡。

貝奇停止了攻擊,她揮動翅膀稍稍提高了自己的位置。小權的姐姐們也停下了腳步,隨後她們壓低了身體的重型。那是準備跳躍的動作,她們正在尋找發動攻擊的機會。如果貝奇打算就這麼飛到高空她們同樣也是嘗試制止。

貝奇並沒有飛走。她的翅膀表面出現大量火焰,揮動翅膀之後火焰也隨之灑下。炎熱的火焰與地面接觸後形成了一連竄的爆炸。這次攻擊雖然沒能傷到她們,但是兩人的立足點受到了破壞。爲了保持平衡她們多少有些混亂。當兩人站穩再度擡頭時卻非常意外。天空中密密麻麻漂浮着粉色的火球,這些火球正緩緩向下降落。它們的內部能夠感覺到高濃度的魔力,使周圍空氣產生顫動的魔力被壓縮在這些火球之中。只要稍微承受外力它們就會爆炸。如果承受了這樣的攻擊,即便是她們恐怕也不可能平安無事。

“這火焰和之前你們所承受的攻擊可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我想你們也能理解吧。那麼……該如何料理你們呢?” 面對局勢的變化,小權的姐姐們立刻展開了行動。她們迅速向一側跑去,跳到了另一個高地上。貝奇追了上去,那些火球也不例外。剛纔還行動緩慢的火球,此時卻非常迅速。它們與地面接觸後立刻形成了劇烈的爆炸。沒有多久那塊高地已經完全奔潰了。

兩人又來到了另一塊高地,但是這麼逃下去根本是不辦法。

“切!她是轟炸機嗎!?”

“呃……真麻煩,我只是想和妹妹玩而已啊……爲什麼碰上這種事?姐姐,想辦法把她轟下來。”

“在想啊!你也稍微動下腦子啊!”

“誒?真麻煩……”

“不想辦法的話被轟的只會是我們啊!!”

看着兩人狼狽的樣子貝奇顯得非常愉快。

“呵呵呵,怎麼了?剛纔的氣勢都去哪了?搖着尾巴逃跑?看我把你們的屁股炸爛!”

“呃……她好歹也是女孩子,居然說得出這種話。”

面對姐姐們的危機小權也急了。她腳下的地面斷裂漂浮到半空,她利用掌控之力控制岩石進行飛行。這也是小權能力的缺陷之一,無法控制自己以及與自己魔力相似的姐姐們。小權離開後詢來到米多面前。米多不知該如何面對詢,後退一步後她轉過身去。雙看向詢,點頭示意後她也展開了行動。

詢並沒有譴責米多的意思。他深深得吐了口氣顯得有些疲憊。

“你的心情……我多少也能理解。”

“怎麼可能理解!!?”

米多忍不住喊了出來。她沉着臉,肩膀微微顫抖着。

“我害怕和姐姐戰鬥……以前向姐姐挑戰過。我輸的很慘……姐姐的實力你根本不知道!?我根本贏不了她!!”

強烈的罪惡感使詢開口道歉。“抱歉……”

“不要道歉!你並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