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那邊卻是突然暴怒,狠狠將狗眼摔在了地上!另一名黑衣人見狀,狠命向小五撲去!

狗眼卻是驀地從地上爬起,大喊一聲:“小五你這個叛徒!我一直對你不錯吧!竟然跟着穀風跑了!”說着不知道從哪裏取出了一把短刀,狠狠向小五刺去!

十分鐘後,小五捂着右腿倒在地上,不住的**着!

狗眼他們跑了,穀風幾人趕緊將小五抱上車,向醫院駛去!

得知這個消息,當晚下班後孫晴也急忙趕往醫院,見到了還在手術室門外等着的穀風!

“穀風,小五怎麼樣啊?你沒事吧?”孫晴疾聲問道。

穀風搖搖頭,一把抓住孫晴的手:“我沒事,小五,估計腿要瘸了……”

“報警吧!要狗眼償啊!”孫晴小聲叫道。

穀風又是搖搖頭:“沒用的,狗眼有齊山罩着,報警也沒有用的!況且,這事情放在他們身上,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

孫晴見一切只有生生嚥下肚子裏,不禁很是無奈,看了穀風一眼,將手從穀風的手中抽出,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

不一會兒,蘇經理也走進了醫院,問了下小五的狀況,安慰了幾句穀風,便對穀風說道:“穀風啊!我這次來,還有個消息要告訴你!我們公司啊,已經決定辭退你們幾個人了,工資我已經讓小晴給你帶來了,以後,就不用去我們順心搬家上班了!”

這個決定猶如晴天霹靂般,讓穀風呆住了:“爲什麼?!我們沒有犯錯啊!就算是給戶主摔壞了東西,也不是我們的錯啊!我們賠還不行嗎!小五的醫藥費,我們自己出!你們……”

蘇經理打斷了穀風的話:“別說了!我告訴你的是決定!決定!明白嗎?!” 蘇經理說完,衝穀風點點頭,告訴他這是已經下了定論的,不可能會有改變的!

“總要,告訴我一個理由吧!”穀風的聲音也低了下來:“要知道,我的兄弟都這樣了!這個所謂的決定,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蘇經理看着穀風,搖搖頭說:“這真的不能完全怪我們,你們知道你們惹的是誰麼?是齊山啊,這個人一跺腳,整個市裏的黑白兩道都會整個顫一顫的!你們惹到了他,我們真的沒有辦法留你們!我們也需要生活的,而且就我們那個小公司,齊山稍一用力,我們就全完了!”

穀風知道這蘇經理說的是實話不假,可是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還是讓他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着自己的兄弟出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蘇經理說道:“你們我是辭退了,因爲你們在外面幹活,代表的就是我們公司!但是孫晴我們不辭退,因爲她的工作的公司內部,不會讓齊山的人發現!就算髮現,今天的事情,也與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穀風一怔,好像猜到了什麼,他擡頭看向孫晴,孫晴卻沒有表示什麼,只是迅速從包裏取出一個鼓鼓的大信封,塞到了穀風的手中:“這是你們的工資!都在這裏!”

“你說什麼?‘你們’?”穀風呵呵冷笑道:“好啊!謝謝你幫我帶來我們兄弟們的血汗錢!謝謝!”


孫晴還想說什麼,卻被蘇經理拉住,孫晴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穀風,便跟着蘇經理匆匆離去了。

這一切,都太快太殘忍了……

這時手術室的門被推開了,小五被推了出來。

穀風幾人急忙上前詢問,醫生告訴他們:“病人的腿是保住了,但是,幾乎失去了一條腿的功能!”

聽到這個結果,穀風倒是沒有太意外,他知道,那麼多刀捅在一個地方,只有一個目的:我不殺你,但是,讓你廢掉,痛不欲生!

穀風讓其他幾個兄弟好好照顧好小五,又把那鼓鼓的信封放在小五的病牀前,自己說要出去給小五和兄弟們買些吃的,便走出了醫院。

這時已經差不多是深夜了。

穀風走在大街上,看着路邊已經有些光禿禿的大樹,不禁很是憤怒!他想不到,自己只想要一份平穩的生活,還有一名愛自己的妻子!可是這一切,現在都顯得是那麼的蒼白!

穀風走到一條小街,這裏的夜市正在收市。

他走到一個賣各類刀具的攤子前,買了一把長三寸左右的管制刀具,揣在自己懷裏,然後打了一輛車,直奔福祥大酒店!

他決定了,不能讓自己兄弟的腿,還有自己與兄弟們的工作,當然還有自己與孫晴!他不能讓這些一瞬間就被狗眼打亂!自己的一切,都被狗眼破壞了!

的車很快便駛到了福祥大酒店,穀風扔下一百塊錢,便從車上走下,推開了酒店的門。

此時已經是深夜,一樓大廳只留着兩三個值班的服務生,而今天的領班,湊巧又是小竹。

小竹見穀風這個時候來,以爲是來住宿的,走過來微笑道:“先生,您是要住宿嗎?”

穀風笑着點點頭:“我是外地來的,剛下飛機,聽說福祥酒店服務齊全,就來看看!小姐,你先幫我介紹下?”

小竹臉色微紅:“先生,這個我可不知道,我們福祥是沒有什麼出格的服務的!您可以從後門出去看看!”

穀風點點頭,向小竹所指的後門走去。

推開後門,映入眼簾的是一間像是廚房樣的房間,幾個人正穿着廚師的衣服,坐在裏面打牌,而爲首一人,正是狗眼!

此時狗眼幾人正玩的興起,他一手拿牌,一手還摟着一個漂亮的女子,看起來在這裏混的甚好!

見有人進來,一個人站起身:“想要什麼啊?”說完看了一眼穀風,急忙拍拍還在看牌的狗眼:“狗眼哥!這不是、不是那個風哥嗎!”

狗眼擡頭一看,吐掉嘴中的香菸,哈哈笑道:“風哥!哈哈!怎麼,相通了?要來找我混?”說着站起身,走到穀風身邊:“穀風!我告訴你,要是跟我混,你肯定會在短時間內得到山哥的眷顧!你比我強,我一直很欣賞你!怎麼樣?”

穀風沒有說話,他在想,怎麼能幹掉這個狗眼!

狗眼見穀風不語,笑道:“你看看我身後的那間大院子!我告訴你,這後面都是我看着的!你知道這後面有什麼嗎?!各種黑色的東西,全是寶貝!這些東西齊山都能交給我保管,你就知道他有多信任我了吧!”

穀風微微一笑:“我想,先取回小五的醫藥費!”

狗眼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好!我給你!不過,你得跟我賭一把!贏了,我把醫藥費給你,還給你找一份更好的工作!輸了,你和小五他們都給我過來,在我手下幹活!”

狗眼的想法是不錯的,他當初帶來的兩個人,早就被齊山給弄走了,他現在也有了一定的話語權,想做的更好,就得有自己的勢力,而穀風、小五他們,就是最好的人選!

穀風笑了下:“好!你說吧,賭什麼?”

狗眼重新坐回桌前:“就賭大小,一把定輸贏!”

穀風點點頭:“好!”

兩人坐在桌前,一個小弟開始發牌,每人三張牌,就賭大小!

兩人一張張揭開了牌面,穀風贏!

“哈哈!好!”狗眼笑道:“算我沒運氣,得不到你風哥的幫助!你想要什麼,說罷!”

穀風站起身走到了狗眼身邊:“我要錢就行!別的,我什麼都不要!”

狗眼點點頭,叫過身邊的一個小弟:“你給風哥拿一萬塊錢!記在我的賬上!”小弟點點頭,出了廚房拿錢去了。

狗眼起身伸手搭在穀風的胳膊上:“兄弟!我這裏你也看到了,缺人,而且就缺你這樣的人!什麼時候走投無路了,來找我!只要你想做,我什麼都可以讓你做!”

穀風笑着點頭,手卻伸進自己的褲袋,緊緊握住那把刀。

這時那小弟走了回來,遞給狗眼一個紙袋。狗眼打開看了看,遞給了穀風:“喏!一萬塊!不夠再說!回去代我向小五道個歉!”

穀風收起錢,點了點頭:“狗眼哥!你湊過來,我有件事情對你說!”

狗眼“哦”了一聲,跟着穀風面向牆壁。他可沒想到,這一轉身,穀風手中的長刀狠狠地刺向了他的胸口!


這一刀刺的很準,狗眼瞬間窒息,然後就是一陣撕裂般的劇痛!

狗眼拼盡全力擡頭看着穀風:“爲、爲什麼……”接着,就倒下了。

穀風擡腿便走,身後的幾個小弟這才反應過來,上前一看狗眼竟然已經失去了氣息,這才大驚失色,幾個人順手抄過桌椅,狠命向穀風砸來!

穀風冷笑一聲,轉身便刺中一人,卻沒想到這人竟然死命抓着已經插進自己胸腔的長刀,另外幾人馬上就狠狠砸了過來,桌椅鋪天蓋地砸到了穀風的身上!

這次穀風可不是什麼神仙了,馬上便被打倒在地,鮮血直流……他的眼前,全是孫晴與青兒的影子!

在另一個空間的仙界。

土仙文坤看着面前氣急敗壞的俊逸男子,不禁開導道:“大人,這穀風……”

俊逸男子揮手打斷文坤的話:“別說了!那修羅米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現在你看看,這穀風,可能用!如此放肆的小子!也不知道跟青龍說了什麼,竟然讓青龍遁化!這可是我數萬年的心血,就這麼沒了!”

文坤的臉色稍變,但還是輕聲道:“這穀風比起前世,不是好多了!而且我覺得青龍的事情,與他無關!這青龍若是不想出山,誰都攔不住的,大人也想想,這青龍都藏了多久了!還有,若是現在丟下這穀風的話,豈不是全盤皆輸了!”

俊逸男子點點頭,面色凝重,思慮了一會兒,道:“好!那就讓他回來吧!這是我唯一的一次機會,給了他!不過,那個女人的下落,你繼續給我查!”

文坤點點頭:“放心吧!大人!這穀風若是回來,您決定怎麼做?”

“還按照原來的計劃吧!”俊逸男子恢復了平靜,冷峻的臉上竟然帶着些許讓人覺得恐懼的冷笑:“前棋走錯,我還有後招的!這一盤棋,我不能輸!”

說罷俊逸男子瞬間消失。

文坤盤身而坐,嘴中唸唸有詞,稍許時間過去,穀風重新回到了土仙仙閣之中!

看着還在睡夢中的穀風,文坤竟然有些傷心:這個孩子,會成爲什麼樣子的人呢?他肩上的負重,太大了!

這時一隻大大的白熊蹦跳的從外面跑了進來,看到了穀風,一陣欣喜,白光一閃,竟然進到了穀風的右手腕處。

文坤呵呵一笑:“這個人身上的東西還真是奇多!仙魔兩界的鬥爭,從你身上就開始了!天與地,魔與仙,何嘗不是一個輪迴呢!” 穀風慢慢轉醒,在睡夢中,他知道自己再一次回到了仙界。

他有些想笑,猛地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渺小了,被天與地玩弄於鼓掌之間,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一切順其自然,好像纔是那六道的真諦。

當他睜開雙眼,看到的是土仙文坤。

文坤盤身坐在穀風對面的藤椅上,正閉眼調息。感覺到穀風轉醒,輕輕說道:“醒了?感覺剛纔那一切,有什麼感受?”

穀風慢慢直起身,用力晃晃自己的腦袋:“沒什麼感受!麻木了……”

“呵呵!”文坤睜開雙眼,右手一揮,一個小石子扔在了地上。

穀風看着棱角分明的小石子,又看向文坤,這石子,算是什麼意思!

文坤笑着說:“你是不是覺得,這一個個的空間,讓你有些無奈?你看這石子,我要是說這石子裏面也有一個單獨的空間,有一個獨立的世界,你信不信?!”

啊?穀風更有點懵了:這裏面有一個單獨的世界?是啊,這裏面是什麼,只有打開看了才知道,但是打開之前呢?世間萬物,誰又能說出它是什麼!有的,只是一個名號而已!

但是這麼想,一切就都簡單了。

穀風看着文坤,笑道:“大師的這個比喻,倒是讓我茅塞頓開了!”


文坤笑笑:“那就好!你可有什麼打算?”


打算?穀風想想,自己現在還真沒什麼打算,他其實是想去找青兒的,可是這件事情,完全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怎麼找?這也是他現在着急的地方!所以,他曾經打算如果可以的話,自己要先變強,然後用自己的實力去找青兒!

“我想變強!”穀風說道:“我有很多事情,是需要我變得更強纔可以做到的!”

“哦?”文坤點點頭:“什麼事情,你具體說一下!”


穀風慢慢站起身,舒緩了一下腰部:“我要給我所愛的人幸福!我要保護我的朋友!還想制止一切沒有理由沒有道理的戰爭!這些,都需要我變得更加強大才可以!”

文坤笑着點點頭:“若是你真的這麼想,那就真的不錯了!這樣,我告訴你一個辦法,只要你能做到,便可以變得更強!”

穀風看着文坤,不知道自己又被命運安排什麼事情,但是他也明白,若是好事,自己肯定不能反對,這樣的話,自己只能順應命運的安排!

文坤猜到穀風在想什麼,笑着起身道:“你覺得我會害你嗎!呵呵,是這樣的,在仙界有五行,這你知道吧!”

穀風點點頭,看着眼前的五行大仙之一的土仙文坤,卻不知道他所說五行的原因。

文坤繼續說道:“在仙界和魔界,都有一個五行空間!五行是天地之本源,而這五行的空間都單獨而立,形成五個單獨的小空間!而這每個小空間裏的霸主,就是各個五行之靈!這個空間只有在選擇新一任的五行之仙時纔會有人進去,看能不能得到五行之靈的眷顧!”

穀風聽文坤說了半天,也沒聽出個所以然,一臉迷茫的看着文坤。

文坤哈哈一笑:“平時是沒人敢進去的,因爲每個空間裏都特別的危險,若是沒有一定的修爲,別說得到五行之靈的眷顧了,就連保住生命都是奢望!但是隻要能在每個五行空間裏從頭走到尾還能活着出來,就肯定能變的非常強大!你,願意去嗎?”

穀風看着文坤很是嚴肅的樣子,知道這五行空間肯定不是善地,他心裏也打怵,畢竟他也受過幾次重傷,還有一次直接沒了修爲,若不是運氣好,自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可是這一次面對的敵人不是哪一個人,而是像天地劫那樣的元素,這個可是不講任何情面沒有任何感情,若是稍不注意,自己可就沒有回頭之路了!

連文坤說起這五行空間都這麼嚴肅,穀風想了一會兒,還是點了點頭:“我去!可是,大師您能讓我進全部五個空間嗎?”

文坤呵呵一笑:“這你先別管,先看看能不能從土仙之靈的空間存活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