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川看着被挾持的人質,自己也是皺着眉頭,心中有些煩躁!這件事情要是真的發生了,可能就要造成許多家庭爲此傷心欲絕。

他楊小川自詡不是聖人,但也不會見死不救!

要試一試能不能在出來之前的那種感覺,楊小川想起上次在神針市的時候意外開啓的能力,能夠讓周圍的一切變慢起來,雖然耗費的體力比較多,但卻很實用。

“孫副所長,我有辦法能夠解救人質。”楊小川走到中年警察身邊說道。

孫副所長聽到以後眉頭一挑,定睛仔細地看了看楊小川,然後笑着搖了搖頭:“多謝楊先生的好意了,可是這是我們公安機關的職責,不能讓楊先生冒風險,況且我們的增援馬上就到了。”

其實他還有一句話沒說,他不相信楊小川有辦法,每個人都有一個英雄夢,或許這個歲數正在年輕的小老闆只是一時之間意氣用事。

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對了能不能讓你的人都先出去,現在在這裏耽誤我們的營救。”此時的孫副所長看着身後的人,皺起了眉頭,要是楊小川的劇組人員都在這,他還真的不方便。


“沒問題。咱們走吧。”楊小川看着孫副所長開始趕人,楊小川也只能點了點頭,畢竟他也只是盡力嘗試一下,能不能救得了都看緣分。


況且孫副所長還不相信他們,楊小川自然知道給他們騰出空間來方便營救。

“柳哥,如斌,咱們走吧!”楊小川開始要帶着劇組的人出去,畢竟人多在房間中,他們要顧忌傷及無辜。

說完其他人儘管有些戀戀不捨,但還是走了出去,他們也知道一會兒就開始正式營救了,他們要是還待在這裏很有可能會被誤傷,到時候哭都沒有地方哭。

可是就在楊小川幾個人要走的時候,李剛開口了:“都給我站住,誰都不許走!誰要是走了,我就殺了她!”

說完還將手中的匕首再次縮進,可以看到趙姐的脖子上又出現了一道血痕,雖然沒有血液流出,但是鮮紅的痕跡令人擔憂。

楊小川看着尖叫的趙姐,還有兇惡的李剛說道:“你想幹什麼?你把她殺了就殺了吧,管我們什麼事,人是你帶來的又不是我的員工,你拿她來威脅我,你傻了吧!”

看着楊小川臉上嘲諷的表情,李剛頓時有些怒火攻心了,指着楊小川說道:“你得意什麼,要不是你有一個好的出生,你能夠這麼年輕做老闆,有這麼人吹捧你嗎?”

見此楊小川嘴角一笑。 然後在衆人不解的眼中說道:“沒錯,我就是有一個好的家世怎麼了?會投胎也是我的本事,有本事你也去投胎一個,沒能力就不要在這裏亂說話,有本事你來砍我啊!”

此時的楊小川臉上嘲諷味道更加濃郁,整個人都開始嘚瑟起來。

“楊先生,請你保持冷靜不要再激怒他了!”孫副所長此時帶着訓斥的語氣說道,他沒想到楊小川竟然是這樣的人,不救人就罷了,竟然還這麼得意洋洋。

聽到這話,楊小川也只是閉上了嘴巴,一臉我很欠揍,但你就是打不到我的表情。

李剛也只是惡狠狠地看着楊小川,要不是這麼多人在這裏他估計都能把楊小川紮成篩子了!

就在孫副所長一籌莫展的時候,外面突然進來了幾個人。

“周局長你怎麼來了。”孫副所長看到以後連忙的跑了過來,對着一箇中年男子說道。

“哼,我要是不來這裏就出大事了,外面的人都已經佈置好了,這位是我從市局帶來的談判專家封勝男小姐,她可是華夏最頂尖學府畢業的優秀畢業生!這次的犯罪分子會有封小姐替我們勸說。”

此時的周局長十分客氣的介紹身後的這個女生,楊小川聽聞也看了過去發現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女子,看起來英姿颯爽,身材同樣是玲瓏有致,令人不自覺的被吸引了目光。

“行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請無關人員出去給我和犯罪分子營造一個相對私密的空間。”此時的封勝男一臉冷漠的說道,至於她說的無關人員誰都知道是指的楊小川一行人。

只是楊小川無奈的擡起手說道:“我也想出去啊,可是他不讓。”

此時的封勝男才扭頭看了一眼楊小川,然後回身看着李剛。

此時的李剛嘴角露出一絲淫邪的微笑:“沒錯,我就是不讓他們走,要是走了一個人我就殺了她!”

看着李剛的瘋狂,封勝男周皺着眉頭看着李剛許久最後只能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們就暫時留在這裏吧,但是不要搗亂!”

楊小川看見如此強勢的封勝男,只好來到牀邊坐了下來,看着事情的發展,要是她真的能夠勸阻李剛,楊小川也樂得靜觀其變。

“這位先生,你先不要着急,你提的要求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樓下,你現在可以通過窗戶查看一下。”封勝男來到李剛面前,雖然一介女子,但是距離極度危險的李剛不過幾米。

要是李剛敢於冒死一搏很有可能會傷害到封勝男。

“讓我去查看,你當我傻嗎,以爲我是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只怕我現在剛靠近窗戶就要被爆頭了!”

李剛面色嘲諷的說道,然後扭頭對着坐在地上小晴說道:“你去看一看。”

失神的小晴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有些面色爲難的看着李剛。

“愣什麼,只要咱們這次能逃出去,拿着這些錢找個地方藏起來,我娶你,咱們做個小買賣不行嗎?我剛纔是想要和你撇清關係,要不然出了事你的罪過就大了!”

小晴聽到李剛的話,眼中再次釋放了光彩,李剛果然是愛自己的,剛纔是爲了保護自己。

然後小晴連忙爬起來來到窗戶旁邊低頭看了下去,然後一臉驚喜的對着李剛點頭。

這一幕看在衆人的心中都開始對這個癡情的女子同情而又無奈起來,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這或許就是最好的解釋。

“既然你們這麼有誠意,那我也就放心了,不過我還有一些要求!”李剛此時面色嘲笑的說道,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個賭贏的賭徒,還想趁着運氣好再來一把!

“你有什麼要求可以說,我們全力配合你!”看着十分機警的李剛,封勝男心中也開始有些煩亂,這是她畢業以後第一次獨自的去勸說犯罪分子,因爲恆店這個地方魚龍混雜,這個縣級公安局中唯一的談判專家去了其他案發現場。

“我還要你和他!”此時的李剛露出淫邪的笑容,看着封勝男,指着楊小川。

突然被指着的楊小川也是一臉無奈,自己都坐到這麼遠了,也沒有開口說話怎麼還找上自己了!

封勝男皺着眉頭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公安機關派來的談判專家,你最好收起你那猥瑣的想法,你就不怕你脫衣服的時候被幹掉!”

李剛猛然的笑着說道:“你以爲我是看上你了,我是要你們兩個人過來給我當人質,我把她放了!”

李剛其實知道手中的趙姐雖然是人質,但是重要性要是比起這個封勝男還有楊小川就要差了很多。

封勝男聽到要換人質的事情,面色有些鐵青,一時之間當面靜默了下來,

周局長此時看着這種局面連忙的問道:“狙擊手呢?還有沒把握呢,營救小組?”

可是麥克風那頭傳來的依舊是失望的消息。

“不行,犯罪分子具有很強的專業意識,他躲在了被害人的身後,而且他拉上了窗簾我們根本沒法精確找到要害。”

“房間裏面的人太多,我們怕強行營救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聽着一籌莫展的進度,封勝男咬了咬牙說道:“行,我和你換人質,我當人質!”

說完以後,便擡腿向着李剛走去,周局長馬上臉色焦急的說道:“封小姐,不行啊!”

封勝男卻是頭也沒回的說道:“這是我的職責和義務!”

但是李剛面色殘忍的說道:“我不只是要你一個人,我還要他一起!”

然後手指着楊小川,他無法忘記楊小川的事情,要不是他或許自己根本不會淪落到這種下場。

封勝男順着視線回頭,看到了坐在牀邊還穿着大衣的楊小川,赫然是一副看戲的樣子。

然後扭頭對着李剛說道:“抱歉,楊先生是合法公民,我沒有權利讓他冒生命危險。”

可是李剛卻死活不同意的說道:“我必須要這個小子一起過來,要不然所有條件免談,一切都是這小子搞的鬼,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見此楊小川只能無奈的站起身子說道:“你當我傻啊,你讓我過去就過去,萬一到時候你把我咔嚓了怎麼辦?”

楊小川裝作一臉不屑的說道,然後整理整理了衣服說道:“行了,現在應該沒有我的事情了,那我也應該回去了,這間房間要是出了事情那就給我換一個,要不然不吉利。”

說完楊小川就站起來裝作不在意的向外面走去。

封勝男看着楊小川的樣子,面色十分難看的說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自私,就算你不願意救人,也不要再刺激他啊!”

楊小川瞥了她一眼,然後說道:“想要我救人也行,但是我也不能平白無故的救人吧?畢竟這次我纔是受害者,你不信問問他,一開始是不是想要謀害我?”

楊小川擡了擡腦袋對着李剛說道,而此時的李剛看着楊小川的挑釁更是怒火中燒,直接踢了一下洗手間的門說道:“你一個富二代,在這裏嘚瑟什麼,我今天就一定要讓你過來,要不然,我就不走!”

“我怎麼了,又不是我能選擇的,有本事你也投胎當一個富二代啊!”楊小川此時一臉囂張,此時劇組的成員看着楊小川的樣子頓時像是認錯人一樣,如此的楊小川衆人還是真的沒有見到過。

封勝男看着李剛對楊小川有着這麼大的怒氣,顯然是要逮着楊小川一個人報復了!

“算了,你走吧!畢竟你是合法公民,我們也有義務和安全保護你。”封勝男此時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擺了擺手讓楊小川走。

這話說出,頓時讓楊小川心中吐槽起來,媽賣批我給你使了這麼多的眼色,難道你就沒看出來嗎?


於是楊小川也只能無奈的說道:“其實要我幫忙也行,畢竟我也是公民啊,有必要幫助你們,不過我有一個請求,你答應了我就去。”

楊小川此時笑着說道,全然一副無賴的樣子。

此時的封勝男硬生生的憋着怒氣,別的小夥子都是見到困難就上,恨不得馬上就能見義勇爲,你倒好,和警察談條件!

“好,你說你要什麼?”

楊小川此時內心偷笑的說道:“就是希望我們公司以後拍攝的時候能夠方便點,比如借用道具之類的,請你們保護一下之類的。”

其實楊小川根本就沒想要什麼好處,但是這個時候要是不說,只怕李剛會有什麼警惕心理。

“就這麼簡單?”封勝男一臉驚訝的說道。

楊小川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這麼簡單!”

封勝男面色一鬆的說道:“我答應你,不過我可要提醒你,做人質可十分的危險啊,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

楊小川此時偷偷的壓低聲音說道:“剛纔我就說有辦法,你們不信,你放心我心裏有數!”

封勝男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楊小川會有這種反應,但還是點了點頭,畢竟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本來周局長看着封勝男還想勸一下,但是看着封勝男堅決而又無所畏懼的樣子,只能把話憋回去了。

“封專家,一會兒你和他們交換人質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們的人會在交換的過程中選擇合適的時機進行擊斃。”

封勝男看見以後,堅韌的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楊小川說道:“楊先生,十分感謝你的幫助,一會要是發生危險的話我會保護你!”

封勝男知道這次或許是最後的一次機會,要不然憑藉李剛如此的機警,等一會兒逃跑的時候,手上有着楊小川和封勝男兩個人質,衆人更是投鼠忌器。

本來楊小川還要和封勝男去外面換一個防彈衣,但是李剛是一個如此機警的人,根本不給他們機會。

“既然如此那現在就過來,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證她會不會發生意外!”此時的李剛一臉殘忍的笑着。

見此封勝男只能將東西扎到了腰間,帶着楊小川向着李剛走去。

李剛一臉得意的看着楊小川,手中的匕首已經將趙姐脖子劃出了道道血痕,有的已經開始滲出血液。

“小子,我讓你在猖狂,一會兒看我怎麼招呼招呼你!”李剛給自己的同夥使了一個眼色,然後開始慢慢的和楊小川兩人靠近。

“一會兒你抓住這個女的,我抓住這個小子,小晴你幫我抓着這個小子!”李剛得意的笑着。

其實他不一定要交換人質,他只是在爲了試探警察的底線,這麼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就是爲了知道他們的底線在哪!

現在看着衆人已經妥協下來,李剛就知道這次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妥了,可能是因爲在恆店這個地方不同於其他,這裏最多的就是記者和明星。

就連此時都有幾個記者也都混進來拍攝着,這件事情要是被曝光出去,真的有人受到了傷害,他們整個市局都要受到懲罰,說不準他這個副局長的帽子都保不住了。

所以這也是李剛的殺手鐗,不過這次要是讓李剛就這麼跑了,也會是一件醜聞!此時衆人也是十分爲難。

封勝男看着李剛一臉得意的樣子,慢慢的向着他移動,時刻警惕着他!而李剛同時也握緊了手中的匕首,這是封勝男的機會,同樣也是李剛的機會。

此時儘管屋裏有着許多的人,不管是混進來的記者,還是劇組的成員,警察,此時就連直播中本來彈幕滿天的房間,都瞬間冷漠了下來。

此時的衆人就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唯恐造成了什麼事情。

封勝男一邊向着李剛移動,自己的左手一邊偷偷的向着身後摸去。

雖然動作很慢,但是距離很短,不過一根菸的功夫,兩人便到了李剛的面前,此時的封勝男和楊小川都高高的舉起自己的雙手示意自己的手中沒有任何兇器。


不過衆人卻能夠從後面看到此時的封勝男的手後面藏着一把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