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秋望向小青蛇的眼神冰冷,直到現在那鷹隼的胸口上還留著一道傷疤,那傷口就是在望風樓時,小青蛇用龍角刺穿的。

再加上小青蛇口口聲聲稱那鷹隼為小雞,所以,寒秋並不喜歡小青蛇。

嵐塵煙一把將小青蛇拉住,對寒秋道:「既然你不讓鷹隼上場,我自然也不會動用這小傢伙,咱們一對一。」

小青蛇還是一副不甘心的樣子,他覺得被寒秋稱為無賴,是一件很丟邪君臉的事情。

嵐塵煙適時的說了一句:「喂,小傢伙,你看到四面這些大塊頭了嗎?它們可都是聽寒秋話的,你若願意惹怒它們,那你可以繼續和寒秋罵下去。」

小青蛇望了望那些妖狼,特別是那黝黑的狼王,它一眼就看出了那狼王的等級,於是,這貨很識相的閉上了蛇嘴。

嵐塵煙將手中那把黝黑尖刀扔在了地上,這尖刀上有很強的毒性,他自然不會用它來與寒秋對戰。

寒秋也將手中的金刀扔在一旁,只不過,他那鋒利的指甲比起尖刀來也差不了多少。

寒秋冷冷的望著嵐塵煙,身上九轉強者的氣息一點點釋放出來,他記得上一次是自己輸給嵐塵煙了,這一次,他想要找回來。

嵐塵煙也在迅速的積累氣勢,他現在只是涅槃境六轉,靈氣程度遠沒有寒秋濃厚,若是硬撼,只能憑藉《納息九訣》。

這一刻,嵐塵煙將第二訣和第三訣同時運轉起來,全身的靈氣都被他調動著。

他的靈氣浸潤在肉身的每一個角落,他的血液在迅速的流淌著,筋脈之中,靈氣近乎狂暴。

嵐塵煙的神念在體內隨著那些靈氣流竄,他在凝視體內吸收的願力和那魔熊的獸核精華,這兩者,對他的破境必有幫助。

寒秋的身形一閃,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就來到了嵐塵煙的近前,呼嘯的罡風被他帶起,他的兩隻手就像鷹隼的利爪,對著嵐塵煙的胸膛就抓了過去。

嵐塵煙天魔識海中的聲波迅速釋放出來,他不敢有絲毫的猶豫,從上次望風樓嵐塵煙就知道了寒秋的識域,那是一對純白的羽翼,在速度上,自己根本無法也寒秋抗衡。

好在這聲波如水波一般綿柔,可以將寒秋的速度拉低一些,否者,嵐塵煙很難躲開寒秋的一擊。

依靠著《納息九訣》第二訣和第三訣,嵐塵煙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寒秋的一記襲殺,此刻,他還穿著那七翼蝠的黑袍,黑袍很寬敞,寒秋一擊,就將那黑袍撕扯下一塊。

寒秋望向嵐塵煙的眼神有些怪異,他沒想到嵐塵煙還會音波攻擊,這種功夫,一般都是蠻獸才會擁有的。

嵐塵煙在躲過寒秋那一記襲殺的同時,猛地棲身朝寒秋靠近,他想要以自己的肉身對抗寒秋狂暴的靈氣,也只有這樣的硬戰才能更好的助幫他突破。

再者,近身而戰可以拉近距離,距離一近了,寒秋那極致的速度就沒有時間轉化為狂暴的力量。

嵐塵煙的拳頭被靈氣裹挾著,朝著寒秋就轟擊了過去。

寒秋也不示弱,畢竟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九轉,依靠著狂暴的靈氣,他也迅速轟出一拳,與嵐塵煙對上。

兩拳對撞在一起,附近的氣流一下被擠出,空氣的爆鳴聲在附近回蕩著。

嵐塵煙身上的黑袍被這氣流刮的鼓脹起來,他的頭髮在對撞的那一刻向著四下炸開。

嵐塵煙一下退出去數丈遠,他手掌上的骨骼在這一擊中碎掉了,半邊身子的肌肉都在顫抖。

嵐塵煙擦拭掉嘴角的血漬,冷笑一聲,道:「九轉的靈氣果然很渾厚,竟然逼迫我退出數丈。」

憑藉著絕對的境界壓制,寒秋並沒有後退一步,只是他也並沒有任何驕傲,自己是九轉,而嵐塵煙只是六轉。

一個六轉靈者可以與他九轉靈者正面一擊,在氣勢上,他已經落了下風。

更何況,嵐塵煙一擊,竟然使他體內的氣息出現了不穩的跡象,他的內臟都在震蕩。

寒秋不知道嵐塵煙經歷過怎樣的淬體,為何他的肉身強度如蠻獸一般強橫?

可寒秋依舊不認為嵐塵煙會勝,對於自己的境界,寒秋有絕對的信心,九轉,不可能輸給六轉。


那一記對撞,也讓嵐塵煙的氣機上涌,若非他肉身強橫,這條手臂直接就廢了,內臟都有可能被震裂。

若是傷到了丹田和氣海,靈氣都無法聚集。

沒有停頓多久,寒秋再次向著嵐塵煙突襲而來,面對九轉靈者的威壓,嵐塵煙不得不將自身潛能完全釋放出來。

這一次嵐塵煙調用的是體內的願力,他記得閉關之時,因調運願力而見到的那些畫面,他記得,催動願力可以提前感知到其他人的識域。

雖然當時嵐塵煙利用願力感知小青蛇的識海沒有成功,可這並不能證明利用願力不能感知識海,畢竟,小青蛇是個奇葩,不能以常理來論之。

嵐塵煙一邊運轉著願力,一邊望著疾馳而來的寒秋,那願力在他的體內瘋狂運轉,最終,通過虛空之門進入到他的天魔識海里。

也就是在這一刻,嵐塵煙的視線里發生了變化,他看到了寒秋身後那對純白的羽翼,更為奇妙的是,嵐塵煙看到了寒秋那羽翼劃過的路線,這路線,正是寒秋朝自己疾馳而來的路線。

這實在是太過奇妙了,寒秋明明距離嵐塵煙還有一段距離,可嵐塵煙調運願力,竟然提前感知到了寒秋那對羽翼划動的路線。

這豈不是說,嵐塵煙提前就清楚了寒秋的招式套路,可以提前做出應對。

這讓嵐塵煙很是興奮,他根本不會想到,願力還有這種奇妙的作用。

這樣一來,嵐塵煙對戰勝寒秋又多出了一份信心。

寒秋那羽翼一旦展開,在速度上/將擁有絕對的優勢,等嵐塵煙反應過來,必然是避無可避。

可運轉著願力,嵐塵煙竟然對寒秋那對羽翼的行動軌跡可以做出預判,那豈不是說,嵐塵煙可以提前做出應對,這樣一來,寒秋那恐怖的速度將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

寒秋當然不會知道,嵐塵煙竟然通過願力擁有了如此可怕的能力,他將自身的速度催動到極致。

那一對純白羽翼展開,朝著嵐塵煙就撲了過去。

與上次相見時想必,寒秋那純白羽翼更為寬大了,上面的羽毛也豐富了許多,更為恐怖的是,那羽翼的邊沿正有一根根如匕首一般的刺長出。

寒秋揮動著那對羽翼,就像揮舞著兩把闊刀,自身的戰鬥力一下提升了數倍。

寒秋冷冷的望著嵐塵煙,他想要利用這極致的速度發起一記強攻,直接將嵐塵煙擊敗。

嵐塵煙也望著飛來的寒秋,只不過,他正在思考的卻是那羽翼劃過的軌跡,嵐塵煙在思考著自己該怎樣移動,才能以最巧妙的角度避開寒秋這一擊。

同時,要在哪個方位,才能發起一擊,讓寒秋避無可避。 寒秋依舊極速朝嵐塵煙靠近著,九轉靈者的氣勢被他發揮到極致。

他相信,這樣的速度,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寒秋那如鷹爪一般鋒利的手掌,直接朝著嵐塵煙的要害抓去,這一擊,他就是要將嵐塵煙制服,使嵐塵煙失去戰鬥力。


這是寒秋近乎全力的一擊,他不認為嵐塵煙能躲得過,寒秋有自信,以他的速度,這一擊即便是涅槃境十轉的強者,都不能夠躲避得過,更何況嵐塵煙是小小的六轉。

嵐塵煙盯著寒秋飛來的方向,計算著最佳的躲避和突襲角度。

若非能提前感知到寒秋那對羽翼的滑行軌跡,嵐塵煙也沒有躲避過這一擊的可能,可現在情況變得不同了。

願力的奧義無窮, 婚令如山:寶貝,我寵你!

那對純白的羽翼在虛空之上劃過,這一刻,寒秋就像一隻神禽,將那氣流攪得混亂,他快的如一顆墜落的流星,朝著嵐塵煙就轟擊下來。

嵐塵煙感受著席捲而來的氣流,他不禁有些慶幸,若非能提前感知這羽翼的運行軌跡,這一擊,他必敗。

終於,寒秋的羽翼揮動著,如颶風一般向著嵐塵煙奔襲而來,那志在必得的一記鷹爪使出了。

寒秋涅槃境九轉的氣勢太過強盛,嵐塵煙身旁一棵長滿了黑色葉片的樹木被那氣息籠罩,從樹冠向下,那粗壯的樹榦寸寸斷裂掉。

這氣浪太過狂暴,而氣浪席捲的中心,正是嵐塵煙。

寒秋並不想要嵐塵煙死,可是戰鬥終究是戰鬥,他也不會有任何姑息。

更何況,輸掉的人可以得到金刀護體,那金刀可以施展出兩記脈輪境的威勢,從這一點上來說,寒秋戰勝嵐塵煙,是更想讓嵐塵煙活。

這聖獄之中存在著太多不為人知的危機,得到一把脈輪境的金刀,存活的機會就可以提升上許多。

寒秋帶起的那陣氣浪朝著地面之上奔襲,他的手掌朝著嵐塵煙站立的地方抓去,這必勝的一擊,已經毫無懸念了。

站在一旁觀戰的小青蛇都閉上了眼睛,在它看來,嵐塵煙一個涅槃境六轉的小靈者,竟然和寒秋這九轉靈者對戰,那不是沒事找虐嗎。

就在那一掌擊出的瞬間,寒秋那冰冷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他能感知到,這一掌,擊空了。

還沒待他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一道拳風響了起來,那拳風剛猛,直擊他的後背。

寒秋也來不及轉身,他將自身那渾厚的靈氣調運起來,一層厚厚的靈氣防禦在寒秋後背上形成。

嵐塵煙這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寒秋的後背上,那原本有一尺厚的靈氣層瞬間被壓縮為一張紙那樣薄。

大量的靈氣泄漏出來,嵐塵煙這一拳的力道被那靈氣卸掉了大半,可還是有一半的力道轟擊在了寒秋的身上。

寒秋的身體如風箏一般被擊飛出去,藉助著那對羽翼,他平穩的落在了地上,可他的嘴角上已經多出了一道血跡。

嵐塵煙這一拳,力道直接灌輸到了寒秋的臟腑里,寒秋體內的臟腑都出現了錯位。

嵐塵煙望著被擊飛出去的寒秋,寒秋也轉過頭來,望著嵐塵煙,他不敢相信,嵐塵煙是怎麼躲過那一擊的。


寒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漬,道:「你是怎麼躲過去的?」

嵐塵煙也沒什麼隱瞞,道:「其實,我躲避不過你的速度,可若是提前躲避,那就不一樣了。」

寒秋疑惑道:「此話怎講?」

嵐塵煙道:「在你還未到來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行動軌跡,更確切的說,我預先看到的是你那對羽翼,是你最為仰仗的羽翼將你暴露了。」

寒秋不理解,嵐塵煙竟然還有這種能力,他張了張口,可還是沒有說出什麼,畢竟這絕技無異於嵐塵煙的必殺技,怎可輕易示人。

嵐塵煙能將這隱秘告訴他,就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信任,隨便去打聽別人的秘密,這並不是寒秋的性格。

嵐塵煙微微一笑,對寒秋道:「你還能再戰嗎?」

這個時候,嵐塵煙就聽到一聲低沉的嘶吼,一股威壓將他籠罩,他望向那威壓發出的方向,那狼毛如墨汁一般漆黑的狼王,正狠戾的望著他。

嵐塵煙很無奈的對寒秋擺擺手,道:「我可以跟你打,可那哥們可是脈輪境的存在,我可不願意與它玩。」

寒秋的喉嚨里也發出一聲低鳴,那狼王聽著寒秋的低鳴聲,它不再滿是敵意的望著嵐塵煙,而是很慵懶的半躺在了地上。

寒秋不再理會那妖狼,直接對嵐塵煙道:「那就接著戰吧。」

嵐塵煙雖然傷到了他,可嵐塵煙的一擊,不至於讓他一個涅槃境九轉的強者失去戰鬥力,寒秋現在依舊有戰勝嵐塵煙的信心。

他已經想到了應對嵐塵煙的辦法,既然嵐塵煙說可以看到他羽翼的行動軌跡,那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用那羽翼。

這樣做雖然會在速度上失去那壓倒性的優勢,可為了戰勝嵐塵煙,也只有這樣了。

這一次,依舊是寒秋率先朝嵐塵煙發起了攻擊,嵐塵煙望見寒秋收起了那對羽翼,他一下就想清楚了寒秋的想法。

寒秋這樣做,的確對嵐塵煙照成了剋制,憑藉著絕對的境界壓制,局勢向著有利於寒秋的方向傾斜。

嵐塵煙在肉身強度上可以壓制寒秋,可寒秋那狂暴的靈氣一動用,使出的力道就可以與嵐塵煙持平。

靠著靈氣的防護,正面對戰,嵐塵煙很難傷到寒秋,而寒秋的利爪,已經在嵐塵煙身上留下了道道傷痕。

嵐塵煙一下處於了被動的局勢。

感知著自己身上的傷口,嵐塵煙意識到,只有爆發,提升境界,才能夠使自己擺脫被動。

而且,這也是破境的最好時機,修習《納息九訣》后,嵐塵煙的機體恢復能力有了極大的提升。

他並不擔心自己身上出現多重的傷,只要不危及到性命,那些傷對他修為的提升只會起到促進的作用。

七號禁區 :「寒秋,你也不用顧忌什麼,將你的本事全使出來,我可是不會對你客氣的。」

說著,嵐塵煙就再次縱身而起,一記擺腿朝著寒秋抽了過去。

寒秋身上的靈氣一陣躁動,嵐塵煙接觸寒秋之後,整個人就被那肆虐的靈氣轟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