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之後的楚蛟那個氣啊,武浩的戰鬥方式根本就不像是武道高手之間的較量,倒更加像是街頭的小混混打群架,雜亂無章,好勇鬥狠!

楚蛟一聲大吼,身後浮現出一頭金色的巨龍,這頭巨龍體積足有三十米長,高足足有十幾米,每一片鱗片直徑都在一米以上,澎湃的龍威蕩漾開來。

文凌波所在的房間已經被龍魂給撐爆了,如果不是太子楚乾的東宮面積夠大,恐怕也要被撐爛了。

武浩頭頂浮現出了饕餮獸魂,圓球一樣的饕餮嘎嘎大笑,他的相貌越來越丑了,相應的,實力也越發的強大了,他用貪婪的目光看著面前的金色龍魂,這對他來說,可是大補啊,這個世界的大蜥蜴雖然比不上華夏的神龍神聖,但是營養價值還是蠻高的。

饕餮浮現出來之後,首先收斂了自己的龍威,它怕把眼前這個傢伙嚇跑了。

太子楚蛟的金色龍魂橫行霸道慣了,一看眼前不過是一個圓球,頓時就神威凜凜的撲了上來,而饕餮自然是毫不示弱地沖了上去。


楚蛟剛剛被武浩踢出去了十幾米遠,這個時候武浩周圍已經沒有對手了,但是翻騰的氣血讓武浩根本停不下來,霸道的藥性讓武浩需要不停的發泄。

他還是東出一拳,西出一腿,楚蛟這個時候終於發現自己剛才太不冷靜了,以武浩現在昏迷的的狀態,要玩死武浩很簡單!

楚蛟悄悄地走到了武浩的身後,此時的武浩正跌跌撞撞地四處打拳,楚蛟運足了力氣,一掌打在武浩的后心之上,將武浩打飛出去。

楚蛟感覺自己的手腕有點痛,剛才的一掌,力道的確是太大了。

被擊飛出去的武浩狼狽地摔在了地上,然後又爬起來,懵懵懂懂地向楚蛟走了過來。

「好堅硬的肉殼。」楚蛟感嘆一聲,雙眸之中閃過一抹怨毒,他抽出了身上的佩劍,慢慢地轉到武浩身後,而此時氣血翻騰的武浩並沒有發現自己身後有危險。

楚蛟將長劍高舉過頭,他的佩劍也是天武者的神兵,他不相信一劍被斬掉頭顱的武浩還能不死。

武浩腰間的貝殼閃光,一襲白裙的凝珠俏生生地出現在武浩面前,這突然出現的美女讓楚蛟一驚,他活了這麼大,堪稱完美的女孩不過是見了兩個,一個是剛才的文凌波,一個就是現在的小美人,居然是同一天遇上的,難道今天是我的桃花日?


「小美人,來的正好,一會兒正好可以和本皇子雙雙一起飛!」楚蛟淫邪地笑道。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凝珠脆生生的聲音響徹,她雙手在虛空之中一陣划動。

楚蛟一愣,面前的小美人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是武道高手?忽然一股晦澀的空間波動籠罩在他身上,楚蛟先是感覺自己不能動了,再然後他就感覺周圍的環境都變了……

「我們換個戰場試試,別誤傷到了浩哥哥。」凝珠清脆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徹,楚蛟一愣,原來這個女孩還是武道高手。

等等?精通空間力量的武道高手,難道這人就是傳說之中的海族公主?

凝珠帶著二皇子楚蛟消失了,只把傻愣愣地武浩扔在了原地,武浩體內氣血翻滾,剛剛的大戰將其本身的氣血進一步激發了,但是偏偏現在沒有對手了……他迫切想要發泄!

武浩迫切地需要發泄,他通紅著眼睛四處找人,這個時候不管是誰出現,都將受到武浩的攻擊,結果武浩看到了同樣眼睛紅紅的文凌波!

兩人都處在極度詭異和亢奮的狀態,武浩步路蹣跚地走向了文凌波,眼睛紅的像是發情的公牛,文凌波同樣雙目赤紅而迷濛,她一步步走向武浩,飛舞的衣衫之中將其白里透粉,粉里透紅的肌膚若隱若現地顯露出來……

武浩的呼吸粗壯起來……

文凌波的呼吸同樣粗壯起來……

武浩已經喪失理智了……

文凌波同樣是喪失理智了……

一場意料之外的鬧劇開始了,這是男人和女人的戰鬥……(未完待續。。) 「夏俊傑!」聽到年輕男人的聲音,徐明菲立刻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邵祁也認出了來人的身份,給了徐明菲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低聲道:「先看看他要幹什麼。」

徐明菲點點頭,屏住呼吸,視線緊緊的鎖定到了夏俊傑的身上。

此時的夏俊傑身著一身褐色長衫,做的是徐家最為普通的下人打扮。

「快走!」另外一個穿著杏黃色裙子,梳著丫鬟髮髻的年輕女子飛快的從角門外走進來,聞到馬廄里傳來的不太好聞的味道,眉頭一皺,便急急的催促道。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本該死死的被夏老太太關在房中不準出門的夏嬌蕊。

「妹妹你別著急,我已經把守著角門的人支走了,這會兒徐府上下的人都忙著在前頭招呼客人,沒有人會過來的。」夏俊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略帶嫌棄的道,「這衣服多久沒戲了,真是又臟又臭。」

「別管衣服了,正事兒要緊!」夏嬌蕊瞪了夏俊傑一眼,提了提自己的裙角,低聲道,「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放心,一切有我。」夏俊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帶著幾分得意的道,「等過了今晚,妹妹你就可以如願以償了,到時候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徐家的人就算是想不認賬也不行。」

「要不是祖母擅自給我定了親事,我也用不著這樣。」夏嬌蕊抬起頭,憤憤的看著夏俊傑道,「這一切都怪哥哥,要不是你出了那個餿主意,讓我半夜摸到徐大爺那邊去,我們一家不會這麼快就被迫搬出徐府,我更不會這麼倉促的就被逼著嫁人!」

「妹妹,這件事情咱們不是早就說清楚了嗎,你怎麼又怪起我來了?」夏俊傑揮了揮手,頗為煩躁的道。

「不怪你怪誰?當初是誰說只要我進了徐大爺的屋子,事情就絕對沒有問題了的?後來出了事兒,又是誰躲在一邊,不敢站出來幫忙說話的?」夏嬌蕊紅著眼睛,整個人委屈得不行。

夏俊傑聽著夏嬌蕊的指責,立刻覺得自己的頭都大了,連連求饒道:「好了妹妹,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看我這不是想著補救嗎?再說了,要不是早早的被祖母察覺了心思,祖母怎麼會一直嚷著要搬出徐府?要不是祖母催的急,而徐大爺那邊又一直沒有反應,我為了你的終身大事著想,也不會冒險走出那一步。明明一切都計劃好了的,誰知道徐大爺喝醉了之後居然不直接回房間,而是另外的屋子醒酒……」

「你還說!」夏嬌蕊一回想起被徐大爺身邊的丫鬟婆子抓包時的窘境,就忍不住大聲喝止。

「噓噓噓!」夏俊傑見夏嬌蕊激動了起來,嚇得一個步子竄過去,一把捂住了對方的嘴巴,低聲道,「我的好妹妹,你小聲點,要是引了人過來,那可就完了。」

「哼!」夏嬌蕊重重的哼了一聲,到底沒有再繼續吵鬧。


「好了,快走吧,要是再不走,真的就要有人來了。」夏俊傑朝著徐府內院的方向打量一下,便回頭對著夏嬌蕊道。

夏嬌蕊頗為不願的應了一聲,乖乖的抬腳跟著夏俊傑走了。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邵祁疑惑的看著夏家兄妹的背影,不明所以的問道。

他今天是早上才趕到徐府,還不知道因為夏嬌蕊之前乾的破事兒,夏家一行人已經搬出了徐府。此時看到夏家兄妹鬼鬼祟祟的行事,加上聽到了的那些沒頭沒腦的話,心中不禁升起些許不好的感覺。

「看樣子,他們今天是打算渾水摸魚了!邵哥哥,我們跟上去瞧瞧。」徐明菲緊緊的抿著嘴,眼中露出幾分惱意。

「好。」邵祁也十分清楚夏嬌蕊對徐大爺的心思,聽了徐明菲的話,立馬就明白了過來,十分乾脆的點頭答應了。

打定了主意,兩人也沒多耽擱,直接朝著夏家兄妹所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怎麼說夏嬌蕊和夏俊傑也在徐府中住了幾個月,對於徐府內院的布局也還算是了解,兩人一路躲躲藏藏的往前走,居然連一個人下人都沒有遇到。

徐明菲在後面不遠不近的跟著,看著夏家兄妹那如入無人之境的樣子,心中的火苗就蹭蹭蹭的往上漲,暗中決定等今天過了,一定要讓范氏好好的整頓一下府中的下人才行。

「他們這是要去哪裡?」跟著夏家兄妹在徐府中繞了大半天,邵祁終於忍不住發問了。

徐明菲沉默了一會兒,對著邵祁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只是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要去新房。」

原本她還以為夏家兄妹是要去新房那邊作怪的,誰知繞了半天,兩人不但沒有去新房的意思,反而離新房越來越遠了。

「那邊是什麼地方?」邵祁看著徐明菲,指著終於停下來了的夏家兄妹問道。

「那是……」徐明菲頓了一下,面露古怪的接著道,「那是之前準備讓大堂哥喝多了的話更衣的地方。」

「之前?」邵祁敏銳的抓住了重點。

徐明菲點點頭,低聲道:「今兒早上的時候丫鬟發現那間屋子的窗戶壞了,大伯母怕不吉利,便讓人臨時換了一間屋子。而這間屋子,暫時當做客人更衣室備用的屋子了。」

「那他們這是……」得知此事,就連邵祁的臉色也不禁古怪了起來。

「看來是情報落後了。」徐明菲忍不住低笑出聲。

剛才她還積聚了滿肚子的火氣,這會兒發現夏家兄妹千辛萬苦的溜進了徐家,卻因為情報失誤而走錯了房間,肚子里的那些火氣瞬間就消失了一大半。

「那現在怎麼辦?」邵祁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看著徐明菲問道。

「等著,看看他們究竟要做些什麼。」徐明菲嘴角微翹,任由夏嬌蕊偷偷摸摸的躲進了之前為徐大爺準備好的那間更衣屋子。待確定夏嬌蕊躲藏好了之後,打扮成下人模樣的夏俊傑回頭低聲交代了幾句,然後飛快的朝著前院跑去,絲毫不知道早有兩雙眼睛已經他們的行動看得一清二楚。 文凌波開始情難自抑,兩條欺霜勝雪的藕臂開始不知所措的撕扯著自己的衣衫。

她像是一個迷失了自己的孩子,本就楚楚動人的絕色玉人這一刻臉如桃花,櫻唇上下開闔,散發著若有若無地誘惑聲音。

文凌波如同醉酒一般,在原地旋轉時,白裙飛揚之間,隱約間可見一對修長圓潤白皙的美腿,如碎玉一樣地腳趾,引人遐思萬千。

武浩也在掙扎,他是在昏迷狀態被文凌波灌的藥茶,所以開始的時候渾渾噩噩,藥性並沒有完全激發出來,後來經過和楚蛟一場熱身大戰,終於算是徹底把藥性激發了,所以他剛剛從昏迷狀態清醒過來,可是緊接著清醒和理智又被**所淹沒!

「武浩,不要……過來……不要……」文凌波嬌喘吁吁地說道。

文凌波的話起到了反作用,武浩的理智終於失控崩潰。一時之間,兩人相擁在一起,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

楚蛟這一刻很鬱悶,沒有辦法,任何人和一個比自己等級好高的空間力量掌控者交手都很鬱悶!

楚蛟雖然不在楚國七雄之中,但是他的實力絕對是楚國七雄級別的,誰要是因為他是二世祖而輕視他,那是要倒霉的,如此年齡,如此境界,楚蛟絕對要走到絕大多數所謂天才的前列!

楚蛟除了不凡的實力之外,還有一兩件天武者神兵壓箱底,天武者神兵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但是對大楚國皇子來說,實在不能算是問題。

可惜,楚蛟運氣不好,遇上了年齡比他小,偏偏資質比你強的凝珠。不錯,楚蛟的確是好東西不少,但是那也要看和誰比,和凝珠一比,楚蛟的那幾件寶貝都沒臉見人,況且他所謂的天武者級數的寶貝在凝珠的空間力量面前壓根就起不到什麼作用。

所以兩人交手短短的一刻鐘,楚蛟就被凝珠收拾了一個鼻青臉腫,需要鄭重說明,這是凝珠手下留情的結果,因為楚蛟的無恥做法徹底激起了同為女性的凝珠的反感。凝珠妹妹感覺一招把他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這種人就應該一點點弄死!

遇到一個美女是幸運,但是遇到一個暴打自己的美女就是不幸了!

「我摔死你,你這個無恥之徒。」凝珠妹妹氣呼呼地說道,她晃動白皙的小手,空間力量像是一個無形的手,將楚蛟抓起來,然後再摔倒地上。地面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大坑。

「我摔死你,我摔死你……」凝珠妹妹不依不饒,一連七八次,將楚蛟摔的那是七葷八素。楚蛟甚至在想,這種感覺感覺還不如凝珠將他弄死來的痛快。

「人魚公主,再怎麼說我也沒得手,你太過分了。」楚蛟氣的怒髮衝冠。對凝珠說道。

「你還想得手?」凝珠冷笑,「你要是得了手,那你將死的比現在殘酷十倍!」

「他媽的。我這是沒打到狐狸惹了一身騷,倒是便宜武浩這個傢伙了。」楚蛟不滿地嘀咕道,他的心在流血。

武浩和凝珠都中了毒,這個時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發生什麼?楚蛟就是用屁股也想知道,一想到文凌波這千嬌百媚的小美人居然便宜了武浩,他的心裡就像是被堵的下水道,一陣陣的難受。

「你說什麼?」凝珠一愣,她光想著收拾楚蛟了,倒是忘了這一茬,是啊,現在狀態的武浩和文凌波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發生什麼?別說凝珠妹妹冰雪聰明了,就算是榆木疙瘩,這個時候也能猜到結果。

「不行,我必須趕回去,阻止這對姦夫淫……」凝珠妹妹啐了一聲,雙手虛化,一連三道空間斬斬在楚蛟的胸口上,她這是要下殺手了。

楚蛟胸口的衣衫飛舞,露出了一個金光閃閃的護心甲,雖然上面縱橫交錯、裂痕斑斑,但還是擋住了凝珠的攻擊。

「哼,算你好運,我也著急趕回去,暫時放過你一命!」凝珠跺了跺腳,雙手虛化,身影在原地消失。

……

此時的武浩和文凌波正處在沒有房頂的房間裡面,兩個人糾纏在一起,**已經徹底戰勝了理智,幸好這時候周邊沒人,小侍女杏兒早就被嚇跑了,否則別人就免費看一場活春宮了。

兩個人在一起糾纏了大約兩刻鐘,而後八爪魚一樣的兩人幾乎同時恢復了理智。

兩人彼此相擁、眼睛對視,時間這一刻彷彿靜止了,忽然,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文凌波一聲尖叫,音調高的簡直能刺穿耳膜。

「你叫什麼叫?怕別人不知道是不是?」武浩低聲說道。

「你無恥!」文凌波破口大罵,但是聲音卻明顯低了下來,文凌波也怕現在的事情被別人看到。

堂堂出雲仙子早就練就了一副波瀾不驚的性子,可以說就算是泰山崩於前她也能做到臉不改色心不跳,但是她卻從來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讓他抓狂了,而後她一巴掌抽到了武浩的臉頰之上。

皮糙肉厚的武浩沒有事情,但是文凌波的小手卻一陣生疼——不能動用靈力的情況下,她就是一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拿的大小姐。

「你才無恥!」武浩那個氣啊,雖然文凌波抽的不疼,但是畢竟丟人啊,他差一點一巴掌就抽過去。

今天發生的事情超出了文凌波的預料,何嘗不是超出了武浩的預料?

「你……」文凌波被武浩氣的酥胸不斷起付,她的一雙美眸快要噴出火來了。

「看什麼看,還不趕快穿衣服?」武浩低聲訓斥道。

文凌波猛的將武浩推開,雙手擋著身上的要害滿地找自己的衣衫,武浩也趕緊找自己的衣服,太子楚乾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真讓他看到現在的狀態,那兩人可連死的心都有了。

文凌波將衣裙找到,匆匆忙忙穿在身上,然後一個人坐在角落裡面瑟瑟發抖,她的香肩一陣顫抖,好像是一個可憐而無恥的孩子。

武浩心中一聲嘆息,這件事不管誰對誰錯,至少這種事情吃虧的總是女孩子,罷了,給人家道個歉吧,雖然武浩堅定地認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做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