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乾抬起頭,通過露天的房頂看外面,此時天空正陰雲密布,傾盆大雨似乎隨時都能淋下來。

「額……」文凌波一陣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

「哈哈,不是天氣不錯。是表妹今天的氣色不錯啊……」楚乾打哈哈,緩解尷尬,結果……文凌波更加尷尬了。

「對了,陛下找表哥什麼事?」文凌波眸光一整,看著楚乾問道。

「哎,出大事了,修羅族居然開始圍攻靜禪寺了,靜禪寺的悟禪大師通過官方渠道向我們皇室發了求救信,父皇讓我組織力量營救!」楚乾嘆了一口氣說道。

「修羅族?他們居然奔著靜禪寺去了。」文凌波喃喃自語。

「我早就知道楚狂風這幫人得惹事,之前修羅王子被封印在天罡山。被鎮妖塔震著,還算是安靜,結果這幫混蛋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惜將修羅王子放了出來,經過半年多的調養,修羅王子的實力已經完全恢復,這次就是他帶領修羅族的兵將圍攻靜禪寺的!」楚乾咬牙切齒地說道:「按照我的想法,這幫勾結修羅族的混蛋應該碎屍萬段,千刀萬剮!」

「碎屍萬段算是便宜他了。在武帝年代,所有人類叛徒唯一的命運就是被誅九族!」文凌波冷笑,「武帝的這項血腥政策雖然被無數的衛道夫口誅筆伐,成為將他定位成暴君的鐵證。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正是這樣的政策減少了人族叛徒勾結修羅的數量,讓人族少蒙受不好損失,如果沒有這項血腥的政策。人族現在可能已經成為修羅族的奴隸了!」

「這些天,我研究武帝的歷史,越研究越是發現。武帝的諸多政策看似血腥殘忍,但是卻是當時不得已而為之的,為了減少人類傷亡,為了早日結束兩族大戰,武帝做了很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他甚至不惜自毀聲譽下令活埋了四十萬修羅精銳,實際上想一想,如果當日這四十萬修羅精銳不死,那最後兩族的命運如何就很難講了,我倒是很欣賞當時的逍遙王唐逍遙對他的評價——鐵肩擔道義!」楚乾開口說道。

「哎,武帝是是非非,當在人心……」文凌波低聲說了一句,「表哥打算派誰去救援?」

「靜禪寺山高路遠,派遣大軍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派遣武道之人去。」楚乾開口說道:「而那位在天罡山上惹了大禍的人剛剛獲封了天下武道大都督,我就派他去好了,禍事是他惹出來的,屁股他自己擦,沒人會為他擦!」

「我也去。」文凌波淡淡地說道。

「什麼?表妹也去?為什麼?」楚乾一愣,「以你現在的實力,還能幫得上忙嗎?」

「幫不上忙我也要去,我有克制修羅一族的重寶,我去了,可以讓我們減少一半之上的傷亡。」文凌波堅定地說道。

「克制修羅族的重寶?你把出雲宗的那面鼓也帶著呢?」楚乾略一思量,知道文凌波說的是什麼,的確,有那件東西在身,對修羅族的剋制的確很大,可以減少人類一方的不少傷亡。

「師門早就預料到修羅族將在近期有大動作,所以讓我將那件重寶隨身帶著。」文凌波說道。

「可是誰來保護表妹呢?我手頭沒有合適的人啊?」楚乾一皺眉,「我倒是可以派遣皇宮的供奉來保護你,但是去的人之中,有楚天歌在場,到時候他的命令,皇室的供奉肯定會優先聽從的。」

「皇室的人,我信不過。」文凌波冷冰冰地說道,她剛剛被小宮女暗算,雖然也知道這事怪不了她一個柔弱女子,但是還是對皇宮的人充滿了反感。

「那就不好辦了……」楚乾一愣神,他手下也算是人才濟濟,但是在他不在場的情況下,能頂住楚天歌壓力的還真沒有幾個。

「到時候再說吧……」

岳陽學院!

武浩一個人回到了岳陽學院,推開房門走進自己的房間,唐曉璇正坐在他的床上打坐,看到武浩回來了,睜開眼睛,嫣然一笑,武浩頓時感覺春風拂面,如沐春風!

「回來了?」唐曉璇輕靈的聲音如同清泉,讓武浩內心的燥熱一陣略微平靜了一下。

「回來了。」武浩點點頭,做到了椅子上。

唐曉璇拿出一個茶杯,給武浩倒了一杯茶水,武浩看著清澈的茶水一陣失神……一陣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武浩現在快有茶水綜合症了。

「怎麼了?」唐曉璇一愣,武浩對著一杯茶水發獃是什麼意思?難道今天不想喝茶?

「沒什麼。」武浩啞言一笑,自己這是怎麼了?按理說最應該有茶水綜合症的該是文凌波才對,自己又沒吃虧,貌似這種事情,沒有哪一件是男孩吃虧吧?

武浩將茶水一飲而盡,然後將杯子放在桌子上。

你別說,先是經歷了和上官無畏、楚天蟒的大戰,再是經歷了和楚蛟的大戰,最後又和文凌波大戰了一番,武浩的確口渴的不行,他自顧自的拿過桌子上的茶壺對準壺嘴,一口氣灌了一個肚皮飽。

「不至於吧?堂堂出雲仙子連杯茶水都不提供,一點待客之道都不懂!」唐曉璇替武浩抱打不平。

「咳咳,其實文凌波待客還是很熱情的。」武浩尷尬地說道——文凌波把自己都搭進去了,這如果都不算熱情,那怎麼樣才算是熱情?

「熱情都不給你倒一杯茶?」唐曉璇反問道。

「咳咳,其實……文凌波也給了我一杯茶。」武浩尷尬地說道,心說要是沒有那杯茶,還惹不出這麼多的事情呢。

「你們都是談了什麼?」唐曉璇不願意和武浩在一杯茶上糾結,主動轉移了話題。

「|其實也沒有什麼」武浩說道,「就是先和楚狂蟒打了一架,再和上官無畏打了一架,似乎還和二皇子楚蛟幹了一架,再然後就沒了……」武浩隱藏了最重要的一段。

武浩腰間的貝殼一陣閃爍,看樣子凝珠妹妹是打算衝出來揭穿武浩的假面目,武浩趕緊用手拍著腰間的貝殼安慰凝珠。

和文凌波的事情,武浩不擔心別人知道,但是卻不希望唐曉璇知道,武浩甚至有一種錯覺,和文凌波發生了超友誼關係,怎麼面對唐曉璇的時候有一種愧疚感呢?唐曉璇也不是哥們什麼人啊……真是奇了怪了……

「楚乾的實力如何?」唐曉璇倒是沒有注意到武浩的異常,而是開口問楚乾的實力。

楚乾乃是大楚帝國七雄之首,甚至還力壓這一代雲夢澤的傳人,隱隱有年輕一代第一人的架勢,這讓號稱逍遙神女的唐曉璇極度不服氣!


「我不知道,不過必然是天武者無疑。」武浩說道,「我沒有看到他直接出手,只是最後震九宮自爆的時候,我被那股自爆的威力震暈了,但是他卻毫髮無傷,雖然我是爆炸的中心,他是在外圍,但是實力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這不能說明問題。」唐曉璇點點頭,「對了,文凌波的傷勢如何?恢復了多少?」

「我不知道……不過,估計還沒有恢復。」武浩臉色一陣尷尬,心說如果不是文凌波恰好身受重傷,楚蛟的葯未必能放翻他,這麼算起來,今天的好事,還有唐曉璇的功勞?

「預料之中,逍遙琴的傷勢豈是那麼容易恢復的?」唐曉璇傲然一笑,「我感覺你的境界快要突破了,趕緊修鍊吧,我不打擾你了!」

「好。」武浩點點頭,他也感到自己的境界快要突破了。

「對了,還有一點!」正要走出去的唐曉璇忽然回頭看著武浩。

「什麼?」武浩一愣。

「你今天的氣色不錯……」

武浩:……(未完待續。。) 要是來的是別人,夏俊傑還能糊弄一下,但來的是徐府的大管家,未免露餡他也不敢隨便亂說,只能側著身子,盡量避開徐忠的視線,低著頭回道:「大爺喝多了,小的引他去更衣。」

「大爺?」徐忠聞言快步上前,提著燈籠打量了一下,發現小廝扶著的確實是徐大爺之後,立刻不悅的對著側著身子的夏俊傑道,「大爺醉成了這樣,怎麼就你一個人伺候,其他人呢?」

「小的不知。」夏俊傑彎著身子,壓低了聲音回道。


「真是!」看了看夏俊傑那不算壯實的身材版,徐忠眉毛皺得死緊。


接著不等夏俊傑開口,徐忠直接伸手將徐大爺給接了過來,讓徐大爺靠到了自己的身上。

徐忠常年在外頭行走辦事,自然練就了一身還算是不錯的身體,半扛著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徐大爺,比起走一步就顫兩下的夏俊傑,絕對是絲毫不顯吃力。

跟著徐忠過來的那幾個下人也是機靈的,看到這一幕,不需吩咐就圍了上去,瞬間將原本扶著徐大爺,冒充徐府小廝的夏俊傑給擠到了一邊。

夏嬌蕊可是在更衣的屋子裡等著的,事情成敗在此一舉,他怎麼能讓徐大爺這個時候被人給弄走?

心裡一著急,夏俊傑也顧不上其他了,一邊低著頭,一邊就狠狠的往徐大爺那邊擠,想要重新將徐大爺給搶回來。

「幹什麼呢,還懂不懂規矩了?」徐忠帶來的其中一個小廝看到夏俊傑如此不識趣,伸手一推,邊將人給推到了半尺之外。

該死!

夏俊傑大怒,下意識的便想朝著對方推回去。

「還在鬧什麼,快點前面帶路!」徐忠的聲音適時的想起,成功的阻止夏俊傑的動作。

夏俊傑渾身一個激靈,想起來這會兒可不是跟一個小廝多計較的時候,眼珠子一轉,飛快的應了一聲,便竄到了徐忠等人前面。

嘿,不讓他扶著徐大爺也沒關係,只要能夠將人給送到更衣的屋子中就行!

想通了這一點,夏俊傑心頭一松,不再爭著去搶徐忠扶著的徐大爺,直接領著眾人朝著更衣之處而去。

跟在後面的邵祁看著眼前的插曲,眉頭微挑,繼續悄悄的墜在後面。

離開了喧鬧的前院,越往裡面走便越安靜,徐忠扶著徐大爺,小廝們提著燈籠,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到了作為更衣間的那排屋子前。

夏俊傑看著每間屋子門外都掛著的燈籠,忽然就愣了神。

他白天離開這裡的時候,這些房門外好像沒有掛燈籠?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往前走!」徐忠跟在夏俊傑身後,見夏俊傑傻傻獃獃的停下屋子外面,略帶不滿的出聲訓斥道。

與此同時,又有好幾個下人扶著喝得醉醺醺的客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顯然也準備來此更衣醒酒。

「大爺的更衣間是哪一間屋子?」徐忠也看到了朝著這邊走來那些人,不由再次出聲道。

「這、這邊!」夏俊傑回過神,收回看著掛在屋外的燈籠的視線,飛快的朝著一排看上去幾乎一樣的屋子看去,伸手指向了門口處擺放著盆大大的碗睡蓮的那間屋子。

徐忠不疑有他, 情舟記

看著徐大爺腳步踉蹌的進了屋子,夏俊傑心中一喜,便準備跟著進去。

只是他還沒能摸到門口,之前跟著徐忠過來的小廝便再次攔住了他,不甚客氣的道:「裡面有人伺候,不需要你跟著進去。」

「可是之前大太太交代了,要小的親自伺候大爺的……」夏俊傑掀起眼皮看了小廝一眼,張口就將徐大太太給搬了出來。

出乎意料的是,小廝聽到夏俊傑的話之後,非但沒有按照他心中所想的那樣立刻放他進門,還雙手叉腰,身子前傾,語帶猶疑的道:「大太太會那樣交代?說起來,你是哪個院子伺候的,我怎麼看你有點面生?」

聽著小廝的話,夏俊傑心中一驚,瞬間繃緊了身子。


「問你話呢,你是哪個院子的?」小廝見夏俊傑不說話,又再一次開口問道。

「小的、小的是……三爺院子里伺候的。」夏俊傑又將徐文峰給扯了出來。


前段日子徐文峰院子里才挑了幾個新的小廝過去,旁人就算是看著面生,也不會覺得奇怪。

果然,小廝聽了夏俊傑的話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追問,只是對著夏俊傑道:「你一個小廝,粗手粗腳的,哪裡能夠伺候得好大爺,更衣間裡面有丫鬟伺候的,用不著你多操心。」

小廝話音剛落,屋子中便隱隱的傳來了一道細細的女聲,緊接著徐忠便從屋裡走了出來。

「大爺這邊要稍稍休整一會兒,我們先去其他地方看看,今天府中客人多,小心出事兒。」徐忠看了一眼外面的眾人,緩緩道。

其他小廝立馬挺直了身子,紛紛應是,自發的跟在徐忠後面,準備離開。

夏俊傑原本想趁此繼續留在這裡的,可剛剛朝他問話的小廝一把抓住了他的領子,不由分說的便拖著他跟上了眾人的步子,朝著徐府花園的方向走去。

幾番掙扎無果,害怕反抗太過引起眾人的注意,想起剛才聽到屋中響起的女聲,夏俊傑心中一定,覺得夏嬌蕊一定會好好的把握這次的機會,便乾脆的跟著眾人離開了。

他們一行人往外走,扶著其他客人過來更衣醒酒的下人往裡面走,遇到徐忠的時候還紛紛朝著大管家行禮問好。

夾在小廝中間的夏俊傑看著徐忠的背影心中冷哼一聲,將頭撇到了一邊。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邵祁目送著夾在小廝中間的夏俊傑離去,剛準備換個更加隱蔽的地方躲起來,一個嬌小的身子便擠到了他的身邊。

來人不及他胸口高,刻意壓低了的聲音更顯出了幾分嬌軟,在靠近他時,一股熟悉的清新淡雅的香薰味兒便傳進了他鼻子。 三日靜修,武浩成功晉級地武者五重天,晉級當日,武浩頭頂一條游龍飛舞,同時赤霄劍和斬將飛刀從武浩頭頂浮現,三道充滿洪荒韻味的氣息籠罩了半個岳陽學院。

當時岳陽城之中不少人感受到了異常,不過攝於岳陽學院的威名,並沒有人直接探視,岳陽學院的院長斗笠導師跳到樓頂,待看到是武浩搞出來的時候,就回房間睡覺了。

對現在的斗笠來說,無論什麼事情發生在武浩身上都是不值得吃驚的。

武浩晉級,只有唐曉璇和凝珠兩人在場,看著武浩頭頂的三道氣息,尤其是最後出現的那條銀光閃閃的游龍,兩女對視一眼,皆在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震驚。

「普天之下,有同時具備三器魂的人嗎?」唐曉璇如是問凝珠。

「人類之中有沒有我不知道,我聽母后說過,我們海族的大祭司好像是有三種器魂,不過這三種器魂之中有一個是晉級成為大祭司之後才具備的,屬於傳承器魂,並不是他本來就有的。」凝珠喃喃自語。

「我爹說過,當年的武帝是三種器魂,不過其中一種是他搶別人的,他自身也不過是只有兩種器魂而已。」唐曉璇看著頭頂三股氣息瀰漫的武浩感嘆道:「三種器魂,不能說是絕後,至少能說是空前了。」

「武浩哥哥還不止有三種器魂呢,普天之下除了武浩哥哥,還有誰有三種獸魂?又有誰能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人武者一重天晉級到地武者五重天?」凝珠興奮的說道,好像武浩是她自己的,和人家唐曉璇沒有半點關係。

唐曉璇啞然失笑,要論認識武浩,她才是眾人之中最早的,那個時候凝珠還沒『登陸』呢,況且唐曉璇堅信自己在武浩心目中的地位不比任何人差!

「如果說二十年前的武道屬於武帝一個人。其餘皆黯然無光的話,那麼我敢斷定,二十年以後的武道絕對會因為武浩而涌動!」唐曉璇輕聲說道。

十八歲的地武者五重天不難找,難找的是有人可以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人武者一重天晉級到地武者五重天,這才是武浩的可怕之處,也是武浩讓唐曉璇折服的原因,要知道堂堂逍遙神女也是心高氣傲的主,唐曉璇什麼時候服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