穎兒一下子就一個鯉魚打挺做了起來,這現在是有情況了是嗎,穎兒很激動,看來是真的有問題了,馬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衝了起來,穿上衣服就和周文軒來到了警察局。

警察給周文軒和穎兒倒了水,對他們說道:“我們前幾天的時候在驗屍的時候我們發現這個案子有五個疑點,所以我們覺得這個事情應該不是我們最開始意爲的很簡單的一個車禍,因爲什麼事情要是有問題的話,其實是有很多的疑點的,現在想把你們兩個人找過來,其實也就是爲了不去驚動大衆,因爲我知道,死者是公衆人物!”

周文軒說道:“謝謝您,謝謝您這麼理解我們,確實如果您要是公開了這個事情的話,會有很多不可估量的事情要發生的,而且這樣的話,公衆的很多的評論其實也會耽誤您的判斷案子的,所以您現在是 要和我們說些什麼呢?”

警察招呼身邊的人 離開了這個房間,過一會進來時候,帶來了兩杯茶,周文軒聞出來了這裏面有微量的酒精。

“那我就來說了,第一個事情就是我們發現這個司機很有問題,因爲這個司機的身上穿了一個衣服,雖然那個衣服看着很普通,可是我們的人檢查的時候發現這個不是普通的衣服,這個衣服其實是救生衣,救生衣的意思就是這種衣服的材質在下水的時候是可以浮起來的,不需要費吹灰之力其實就可以在深海里存活下來,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因爲正常人來說是肯定不會在沒有事情的時候穿這樣的衣服的,這樣的衣服很重,同時也很熱,這就很不符合規矩了。”

穎兒喝了一口茶,有點緊張的看着警察,警察繼續說道:“這些事情其實都是很簡單的事情,最主要的一個事情其實就是,我們發現這有一個很恐怖的事情其實就是,這個人的衣服不知道哪裏有了一個洞,那個洞其實還是很大的,也就是那個洞讓這個司機死掉了,他在海的更深處,因爲在露水了以後,他的衣服裏面就全部都是水了,也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會這樣,這就是一個疑點。”

周文軒說道:“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說,這個司機很有可能早就知道自己有可能要落水,所以最開始的時候就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警察說道:“這個事情現在還沒法確定,不過現在看起來應該就是這個樣子的,雖然並不知道到底爲什麼這個司機要這麼做,可是現在所有的情況都說明了,現在很有可能就是現在的這種情況。”

穎兒和周文軒驚恐地對視了一眼,完全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警察說道“這個事情其實還好的,第二個事情其實就更加的詭異了!這個車我們查了一下,根本就沒有這個車,這個車是沒有的牌照,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假的,這不是出租車,也不是別的什麼,到底是什麼其實我們現在都沒有查到,好像就是一個很普通的車似的,這實在 是太奇怪了,還有一個事情就是,在機場的監控顯示,這個車好像是一直都在等待,看到楊楊出來的時候主動靠上去的,這個車就是在等的楊楊!”

“謀殺!”穎兒一下子拍案而起,看上去特別的生氣,穎兒說道:“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這還不明顯嗎 ,這其實就是一個謀殺啊,最開始準備的車,甚至連人都好像是敢死隊似的,到底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你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嗎,爲什麼這些事情都在楊楊的身上呢,現在玩什麼呢,生死時速嗎、”警察說道:“趙小姐你先冷靜一下可以嗎,其實這些事情我們警方都已經推理出來了,只是有些問題想問問你們罷了,您不要太激動了可以嗎,現在我來說下第三個疑點!”

周文軒拉着穎兒的手,說道:“現在至少我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了,所以我們還是有頭目的是不是所以你不要激動了好不好?”

穎兒翻了一個白眼,警察說道:“第三個疑點,這次楊楊回來的時候,很突然,也很蹊蹺,我們瞭解了一下在美國的時候楊楊的一些朋友什麼的,可是他們都表示,完全都不知道楊楊回來了,而且你們都不知道是不是,而且經紀人也不知道,我們也去問了航空公司,航空公司說,這機票是在起飛之前的五個小時買的,而且是本人打電話要求是最近的去京城的航班,說明這次回來其實是很久之前就說好了的是不是?可是這一切到底是爲什麼呢,爲什麼她突然就要回來了呢,不覺得這一切實在是真的很詭異嗎?”

周文軒和穎兒面面相覷,好像是說的是對的似的,確實如此,爲什麼現在楊楊突然回來呢,到底是爲什麼呢,明明在美國過的也挺好的,而且就算是回來不告訴逸俊,那爲什麼不告訴自己呢,這真的說不清啊,爲什麼自己在之前沒有注意到這麼些的問題呢,這到底是爲什麼?穎兒覺得自己實在 是真的太沒用了,要是自己可以早點注意到這些問題的話,說不定楊楊的事情還會有轉機?

警察問道:“所以我想問問你們,最近一次和楊楊通話是什麼時候呢?”聽到警察的這個問題,穎兒和周文軒都不說話了,要不是警察這麼問的話,也不會想到這樣的一個問題,穎兒有點尷尬,說道:“我們最近其實都有點忙,所以我們也沒有多和楊楊有聯繫,所以我們倆也記不住上次聯繫是什麼時候了,對不起啊!”

警察叔叔說道:“這倒是沒什麼,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其實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間的 ,我都明白的,只是我覺得呢,有很多的事情不是我們想的 那麼簡單的,我們還是應該多花點時間去關心下自己的朋友對嗎,你們覺得你?”

周文軒和穎兒有點尷尬,警察說道:“現在是第四個疑點,這個疑點其實倒是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我覺得這個事情你們可以聽一下,這個是我的同事和我說的,那個時候在太平間的時候有一個一身都是黑衣服的男的過去過,應該就是看楊楊的,因爲那個時候太平間只有她一個人,但是那個男的也不是你們的人啊,而且也不是父母,到底爲什麼要去看看呢, 好像就是去看看那個人是不死掉了,這也太奇怪了!”

周文軒和穎兒呆住了,警察說道:“這個人你們認識嗎,或者說有沒有可能有一個你們的朋友是這個樣子的,只是他不想露面罷了?現在這個人或許就是這個案子的關鍵的,所以我們來問問你們兩個!”

穎兒說道:“不認識,沒有,這個人根本我們都沒有見過,而且我們的朋友那天可都是過去了的,但是要是是楊楊自己的朋友我們不認識的話那我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覺得她應該是沒有的,因爲她是魔都人,不是京城人,平時也都是在公司活動應該沒什麼我們不認識的朋友的,這個人我們不認識!”

警察若有所思,接着說道:“你要是這麼說的話 ,我感覺這些事情就挺有意思的 了,那這個人到底是誰,難道是兇手嗎,現在就是來看看這個人死不死嗎 ,這是不是有的放肆?”

穎兒突然說道:“啊,你別忘了,那天古力娜沒有過來啊,因爲古力娜也是那個時候回來的,就是那個時候在的京城,而且我們也沒有告訴她這件事情啊!”

周文軒說道:“這倒是真的,可是古力娜那個腿腳你也不是不知道,這個人明顯是一個男人啊!”看到警察的目光,周文軒說道:“這個人 也是我們的一個朋友,在案發的那天因爲腿斷了在醫院,所以我們壓根都沒有告訴她,就是這樣,那個人和這事情沒有什麼關係的。”

警察點點頭,說道:“這樣啊,那楊楊平時有什麼什麼仇人什麼的,或者我知道你們公衆人物不是一直都有很多瘋狂的粉絲嗎,有沒有可能其實是粉絲做的這些事情啊?”

周文軒說道:“不可能的,最近楊楊可是一直都在美國開發展的,這粉絲還能從美國過來嗎,這也太奇怪了,這個應該是不會的警察。”

警察點點頭,說道:“那我們來看這關鍵性的第五個疑點!”

周文軒繼續說道:“我們也不是很清楚,那現在能告訴我們一下這最後一個疑點是什麼嗎?” 周文軒看着警察,心裏十分的緊張,好像是害怕警察說出來 什麼讓自己更加緊張的事情了,現在說出來的事情其實已經開始讓自己緊張了,這到底應該怎麼辦呢,這些事情好像都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了,周文軒的心裏也很煩啊,完全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

警察說道:“這個事情確實很詭異,最近的這段時間,其實我們一直都在調查很多的事情,不如藝人的這個生活還有工作什麼的我們的任務其實就是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可是儘管如此,我們也只是推測罷了,現在來分享幾個我們覺得的疑點,你們看看這些可以構成什麼嗎?”

警察說道:“首先呢,家庭其實還是很簡單的,他們的父母其實都在魔都那邊,這些事情我們還沒有多查因爲我們的這個程度呢,其實我們感覺這個事情的出路其實應該是她身邊的人做的因爲這個事情實在是太完美了,如果不是一個很瞭解楊楊的話 的人,其實這個是不會做成這個事情的。”

周文軒眯着眼睛,說道:“爲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呢?”警察說道:“因爲首先這個人一定是要很清楚一個事情的,就是楊楊回來的時候百分之百不會找你們,因爲要是找你們你們就有可能會來接,接的話這個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所以這個人一定要很瞭解這個事情的,所以這肯定是熟人的!”

穎兒看着周文軒,又看看警察,說道:“可是我們 和楊楊的關係都很好啊,我們又爲什麼要害楊楊呢,而且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楊楊 什麼時候要回來,什麼時候要回國,我們都不知道啊,所以我真的有點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您會懷疑到我?”

警察說道:“其實我也不是懷疑你,我只是覺得有些事情我們不能只是當初的去看表面的,很多的東西其實還是應該去看看更加深層次的東西,你說對吧?很多的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的簡單,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的複雜, 這個是肯定的,我們要做的其實就是看這些有蛛絲馬跡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文軒和穎兒有點緊張,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警察繼續說道:“你們這幾個人其實我倒是真的不是很擔心,因爲你們當時的表現其實我們都通過監控看了好幾遍,雖然你們都是演員, 可是我還是覺得你們要是真的是演的話你們也太會演戲了把,那這也真的是太厲害了,我覺得不太可能,而且我也真的不覺得這樣做是對的,我覺得這樣其實也真的很不妥當,不知道你是怎麼覺得的,而且還有一個就是,那個黑衣人來看,就說明沒法確定到底死沒死,可是你們都是在現場的,死不死你們肯定知道啊,所以現在真正的兇手是另有其人的。”

周文軒緊緊拉住了穎兒的手,說道:“警察先生,我們明白你的意思了,請問您需要我們去做什麼?”

警察說道:“這個事情我就是希望你們可以不要聲張,同時去留意留意周圍有什麼事很異常的記住這個事情誰都不要告訴,也不要 打草驚蛇,我們這邊也會用最快的速度去找一些線索的,等到必要的時候,很有可能會搜你們的家裏的,所以也不要太緊張,你們還是正常的生活就好了。”

周文軒和穎兒還想做些什麼,說些什麼的時候,警察已經送他們離開了,周文軒沒有辦法急匆匆的和穎兒離開了,心裏還真的挺糾結的,這個結果讓周文軒和穎兒都感覺到了一種十分濃重的恐慌感,這種恐慌感其實真的讓人覺得十分的可怕,周文軒和穎兒連公司都沒有回去,就到家裏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你覺得呢?”穎兒一回到家,馬上就把門鎖上了,周文軒說道:“我現在真的是一點點的頭緒都沒有啊,完全都不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你說這警察查的東西準嗎?”

穎兒說道:“我覺得挺準啊, 確實這個事情其實蹊蹺還是很多的,這些事情到底肯定是有問題的,只是現在我不是很清楚這個事情的邏輯在哪裏,我們的人爲什麼會出現問題嗎?

周文軒其實也很不懂這個事情爲什麼會這樣,可是這個警察說的話其實周文軒也懷疑過,確實這個事情進行的真的有點過於蹊蹺了,有很多的事情好像是命中註定就是要這樣發生似的,周文軒想着,這個事情真的有很多的疑點,這些個疑點真的很值得去好好的推敲。

穎兒看着周文軒,說到“假設剛纔警察說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所以現在好像是所有的矛頭好像都指向一個人,就是古麗娜。”

周文軒看着穎兒,不敢相信,繼續說到“其實你說的沒有什麼必要的邏輯性的,可是我也覺得這確實是有理由,可是我想不到到底爲什麼啊 ,就是爲什麼小娜要做這樣的事情呢?”

穎兒其實也覺得這個問題確實很難解答,因爲她確實也是真的覺得其實楊楊和古力娜交際其實就是零啊,兩個人也從來都沒有合作過,成爲周文軒 的藝人的時間其實也差的挺多的,怎麼好像都沒有什麼交際了,可是好像還是有點聯繫?

周文軒好像和穎兒想到了相同的事情,兩個人面面相覷,說道:“逸俊!”每次,現在看來好像是楊楊和逸俊還有古力娜三個人才是真的有很大的問題的,當初是楊楊和逸俊都要結婚了,可是爲什麼最後還是沒有去呢?

“其實我當時是覺得把,這個逸俊有點過於喜歡古力娜了,我當時覺得這兩個人很有可能是有什麼結果的,所以我怕逸俊和楊楊結婚了以後會不開心,所以?”

“可是,要是因爲逸俊的話,應該是楊楊殺古力娜纔對啊,可是你應該和我一樣知道楊楊的脾氣的,她這麼一個真性情的人,怎麼可能在心裏憋那麼久的什麼所謂的復仇計劃呢,可是楊楊是選擇離開了,後來逸俊和古力娜也一起都去美國了,對,周文軒……他們那個時候都在美國!”

周文軒一拍腦袋,瞬間就明白了,果然如此。當初逸俊古力娜是一起去的美國,而且楊楊 也在美國,是肯定會見到面的,可是逸俊沒有說任何關於這個事情,楊楊也沒有說過,所以現在這些問題好像都是在那場去美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文軒看着穎兒,說道:“走,我們去找逸俊!”

周文軒拉着穎兒就要走,可是穎兒一下子就鬆開了,說道,“我們現在暫時還不可去,我覺得這個事情有問題!”穎兒看着周文軒說道:“你不覺得這個事情真的是十分的蹊蹺嗎,逸俊和古力娜這次回來的感情比之前好太多了,晚上居然都緊張到什麼事情都忘了就記得去看受傷的古力娜了,就算是你受傷了,我都覺得我不會這麼的緊張的,可是逸俊太反常了!”

周文軒沒有說話,坐下看着穎兒,穎兒繼續說道:“主要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到底逸俊是在乎誰更多的,到底是楊楊還是古力娜,要是古力娜的話,就算是古力娜的話,逸俊也會在她的身邊,我們去找他的話其實就是打草驚蛇了,可是如果他在乎的是楊楊的話,這纔是值得信任的啊,你說我說的對嗎、”

看着穎兒,出着冷汗。“你說的有道理,可是小娜也不像是那樣心計的女人 啊,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這是爲什麼,我們明天去問問逸俊把,可是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逸俊會偏袒自己喜歡的人,會這樣的拎不清嗎?”



穎兒一個白眼說道:“這些事情和對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這是殺人啊,這是殺人犯啊,你知道嗎,如果是你現在殺人了的話,我會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你逃過一劫的,這個感情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人的本性好不好?”

周文軒說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有什麼要去殺人的理由,我實在是猜不透你們女孩子的心裏到底爲什麼就是想不通呢?”

穎兒憤怒地說道:“喂周文軒,這個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和我們女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啊,這殺人犯也不都是女人,再說了我們現在都是推測,說不定到時候你就發現這個兇手是一個男人呢!”

周文軒說道:“好了你知道我不是這個 意思的,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逸俊問問他到底是比較喜歡楊楊還是古力娜,可是現在剛死,這個問題真的好尷尬啊 ,怎麼問啊?”

穎兒笑了,說道:“你放心,這個事情,我有辦法!讓你看看我這麼多年拍戲下來的經驗,可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啊!”

周文軒推了穎兒一下,說道:“餓了,別耍帥了,快去做飯,餓死我了!” 早晨,鬧鐘響了起來,穎兒一瞬間就坐起來了,看着周文軒還在熟睡,她自己收拾好了自己的所有的一切,她特意沒有化妝,穿的也比較衣衫襤褸,現在的 穎兒要去做一個沒有片酬的表演,其實就是要去找逸俊了,問問逸俊到底現在是更在意誰一些。

調整呼吸,這是第一步,只有確定了逸俊到底在意誰,才能知道下一句到底要說些,現在才能知道到底應該是站在誰的那邊。

可是沒有辦法的是,穎兒現在自己的心裏都很緊張了,完全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做些什麼纔好了,因爲他現在要面對的事情其實挺恐怖的,從來都沒有感受到過殺人的氣息,現在居然感覺到了殺人的氣息,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太奇怪了!

穎兒看着正在熟睡的周文軒,還有鏡子中故作凌亂的自己,穎兒突然覺得,現在就是自己要出馬的時候了,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揭露真相!


穎兒離開周文軒的家,好像是現在都有背景音樂給自己似的,穎兒都覺得這樣的感覺倒是真的有點奇妙了,好多的事情好像都撞到了一起似的,穎兒拿出手機,撥通逸俊的電話:“喂?你在哪裏?”

逸俊不知道爲什麼穎兒會給自己打如此奇怪的一個電話, 不過逸俊還是說道:“我在家啊,一會要去醫院看古力娜,怎麼了?”

穎兒的心裏突然的一驚,爲什麼到現在逸俊還有心情去看古力娜呢,如果是真的很在乎楊楊的話,現在不是應該真的在家裏痛哭流涕嗎?

穎兒不說話了,逸俊問道:“怎麼了,穎兒?”其實逸俊現在心裏也是十分的痛苦,因爲他自己其實都有點害怕自己獨處的時候會想到什麼關於穎兒的事情讓自己不開心,這樣的感覺實在是真的太痛苦了,逸俊自己都受不了,出來透透氣也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轉移注意力,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穎兒這纔回過神了,不知道現在是怎麼的,其實穎兒都有點害怕逸俊了,穎兒說道:“你先別去了我要去你家,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逸俊說道:“那好吧!”

穎兒好像是在熱鍋上的螞蟻的樣子,現在心裏真的就是神經高度緊張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總覺得好像是自己在做一個很可怕的事情是似的,其實她現在一想到一會要和逸俊 獨處,內心就不是很舒服。

“不要緊張,穎兒,逸俊也不是什麼變態殺人魔,你緊張什麼啊,別擔心!”說話間還是敲開了逸俊的家門,他蓬頭垢面的,看起來這幾天應該也不是很好過,穎兒的心裏舒服了一些,可是還是不是很舒服。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逸俊沒有了往日的活潑,有點沉悶,穎兒沒有說話直接走了進去,去每個房間都看了一眼,走出來問逸俊 道:“這沒有別人吧?”

逸俊搖搖頭,“這裏能有誰啊,你怎麼好像是來捉姦一樣 的,怎麼了穎兒你有事情就和我說吧,不用擔心的這裏沒有人,你沒有必要吞吞吐吐的!”

穎兒搖搖頭,說道“這個事情真的很恐怖,我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承受,總之,我覺得我需要告訴你!”

逸俊看着穎兒,一臉都是不敢相信,說道:“什麼事情啊,現在被你說的這麼的邪乎,你說吧,我覺得我現在應該也沒有什麼事情會讓我害怕了,都已經經歷過了生死,我還怕什麼呢?”

穎兒坐下,紅紅的眼睛看着逸俊,說道:“昨天是頭七,楊楊,回來了!”

說完這句話,雖然是自己編的,可是穎兒都突然覺得自己的背後毛骨悚然的了,逸俊的表情看上去很微妙,好像是沒有什麼害怕的樣子,反而是 很期待,不知道在期待什麼,總之就是覺得十分的期待,他有點着急和急迫的樣子,穎兒都越看越緊張了,對逸俊說道:“你怎麼了 ,你還好嗎,是嚇到了嗎?”

逸俊說道:“怎麼會嚇到,可是我居然什麼都沒有看到,可能她回來了也不想見我吧,這樣也好,我欠她的確實有點多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去面對這些事情,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看着她離開我。”

穎兒有疑惑, 腹黑boss別惹我

逸俊看着穎兒,說道:“怎麼了,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我感覺你今天好像奇奇怪怪的,到底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和我說吧,不用和我大這些馬虎眼了,穎兒,你在嗎?”

穎兒看着逸俊,不服氣地說道:“逸俊,我問你啊,你爲什麼看上去不是很害怕呢,這正常人要是聽見這樣的事情的話,現在肯定是緊張的不要不要的了,可是你現在爲什麼一點都不在乎呢?”

逸俊看着穎兒,突然轉過身去,說道:“你別看我了,你再看我我就要哭了,你們看你覺得鬼魂是很嚇人的,可是你要知道我現在最期待的事情其實就是看到楊楊,哪怕是鬼魂,哪怕她都不記得我了,我都願意和她在一起,多看一眼其實都是我賺到了啊。”

穎兒好像是明白了什麼,看着逸俊說道:“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所以你到底是喜歡楊楊還是古力娜?”

逸俊不說話了,看着穎兒說道:“我,當初我不應該離開楊楊的,就算是我沒有想好到底要怎麼樣子去做的話,也不應該不負責任的讓她一個人去了美國,這實在是真的太過分了, 他的心裏一定很不開心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穎兒沒有說話,安靜了一會,兩個就這麼看着彼此,穎兒看着逸俊,問道:“所以你,如果有機會在看到楊楊的話,你會對她說些什麼呢?”

逸俊的眼睛紅紅的,說道:“我想告訴她,最開始的時候是我自己沒有想好,是我沒有想好我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面對她,可是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我一直都是愛着她的,可能是在我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可能是小時候我拽他的頭髮的時候,很多的這樣的時候,我現在才真的開始覺得,我們真的錯了,不止是錯了,而且錯過了很多的時間。”

穎兒的嗓子也有點哽咽了,對逸俊說道“可是我真的不懂,你對古力娜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曾經是爲了古力娜沒有和楊楊結婚的,所以如果真的要是你不喜歡古力娜的,到底是爲什麼 呢,逸俊我真的不懂了誒!”

逸俊說道:“我真的從來都沒有喜歡過古力娜,那個時候我和楊楊沒有結婚其實真的和古力娜沒有什麼關係,我就是現在想通了罷了,這些選擇其實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覺得這都沒有什麼可在意的,我是 真的如此感覺的,而古力娜在我的心裏其實一直都好像是我的小妹妹似的, 所以我才那麼的緊張她,只是對妹妹的感情啊!”


穎兒聽了逸俊的話,突然覺得這好像就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似的,爲什麼這個事情最後的結局是這樣的呢,穎兒看着逸俊說道:“我們,所有人,都以爲你愛的是古力娜,所以去美國的時候周文軒是特意安排你陪着古力娜去的,可是最後你給我的是這樣的回答嗎, 可是你知道嗎,如果你早就說好了所有的事情的話,很有可能事情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逸俊有點奇怪,看着穎兒,說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看着你好像是有點失望呢,可是我想知道你爲什麼說如果我最開始的時候就說出來的話,就不是現在的結局了呢,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穎兒看上去真的很痛苦,因爲完全都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她現在其實覺得很多的事情和自己想的其實都不一樣了,本來她以爲逸俊的回答很大的可能性是喜歡古力娜,這樣的話其實穎兒就可以在道德上好好的譴責一下逸俊了,可是現在好像是真的不能再譴責他了,所以這到底是爲什麼呢,穎兒自己其實都有點不懂了,一直以來都是逸俊自己沒有說出來嗎,所以樣子一直以來自己想的都是錯誤的嗎,穎兒看着逸俊說道:“你知道嗎,我今天其實就是想來問問你,你到底喜歡的是誰,如果你說你喜歡的是古力娜的話,我就要把你暴打一頓,我都做好要打你的準備的時候,你居然告訴我結局是這樣的?”

逸俊說道:“穎兒,這些事情現在說其實都已經晚了啊,無論我說我現在喜歡的到底是誰,其實都已經來不及了,太多的事情都已經塵埃落定了,我們都無可奈何了!”

穎兒拉住逸俊,說道:“要是楊楊的離開,是有着不可告人的隱情的呢,或者,她是被謀生的呢?” “你,你說什麼你是什麼意思?”穎兒慢慢的吐出來這樣的一句話,逸俊一下子就驚呆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這是有隱情的,到底是什麼意思,謀殺?

穎兒突然覺得自己十分的無力,說不出來話了,慢慢的坐下,看着逸俊,說道:“昨天的時候我和周文軒被警察叫到了警察局,他們給我們看了很多的證據,最後得出來的分析就是,楊楊的死不是自然死亡,是謀殺, 而這個殺人犯,應該就是我們身邊的人,可是到底是誰,我們誰也不知道,警察的意思是希望我和你談談,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其實我 懷疑古力娜。”

一下子接受這麼多的信息,看着逸俊應該就是沒有辦法接受,穎兒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這個事情特別的 不可思議可是我覺得這些事情其實都是有道理可以依據的,所以你還是要想想,到底當時你和古力娜去美國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逸俊看着穎兒,不知道到底要說些什麼了,心裏其實真的有太多的感情說不出來了,穎兒說道:“我覺得這個事情你應該告訴我們,這很有可能可以決定這個案子的關鍵啊,逸俊,要是楊楊真的是被謀殺的,你忍心嗎,你忍心就這樣看着楊楊離開我們嗎,我想你肯定不忍心是不是,可是這些事情如果你都不說的話,就真的再也沒有別人說了啊,你真的忍心嗎?”

逸俊點點頭,說道:“其實我們去美國的時候,還真的沒發生什麼事情吧。”

逸俊覺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可是穎兒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的簡單,而且很多的事情也不會是 平白無故的就發生了的,所以這肯定是有問題的,可是到底是什麼問題,顯然逸俊現在自己是不明白的。

逸俊和古力娜去了美國,其實和楊楊在的地方是一個,因爲楊楊當初的進修也都是穎兒安排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在D先生的手下,逸俊最開始的時候不知道這個事情,所以一直都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去看看楊楊,他知道的是就算是去的話肯定也是自己去,不會帶着古力娜的,可是古力娜一直都在粘着自己,就是在週三的時候她有一天的通告,逸俊想着還是讓助理陪着去,自己就不去了,這樣其實也挺好的,古力娜也不會覺得自己受到了冷落,也可以看到楊楊。


最開始的時候是這麼想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在去公司的第一天,也就是見到D先生的那天,逸俊是沒有任何準備的看到了楊楊,楊楊還是那個樣子,好像都沒有變,可是也好想是什麼事情都變了似的,她看到逸俊沒有任何的緊張,反而是真的十分的冷漠,看着逸俊,就這樣看着,說道:“你好,逸俊,好久不見。”

古力娜看着楊楊,走過去握手,說道:“楊楊姐姐你好,我是古力娜!”

楊楊沒有給任何這個小女孩一點的面子,說道:“我和你 年齡應該是差不多的,爲什麼要叫我姐姐,你在裝年輕嘛?”楊楊沒有給任何的面子,古力娜有點尷尬的 看着逸俊,好像 是希望逸俊可以幫自己好好的說說, 可是逸俊只是看着楊楊,都沒有和自己說一句話,他的眼神裏面都是充滿着愛的,看着楊楊,說道:“好久不見了,你最近怎麼樣?”

楊楊說道:“我的身體挺好的啊,我現在是吃好喝好,什麼事情都挺好的,生活的也挺好的你不用擔心我了,就這樣挺不錯的!”

逸俊還來不及和逸俊說話的時候,古力娜就很着急的把逸俊拉走了,楊楊沒有任何的表情擦肩而過的就這樣過去了,雖然他知道現在逸俊和古力娜都要在美國的公司了,而且很有可能 是一直都要在美國的公司,雖然楊楊知道以後再次見面的機會肯定還是很多的,可是楊楊現在是一點都不在乎的,有多少的事情就來面對多少的事情吧,什麼其實都不需要太在意了,這些事情都是很簡單的事情,只是楊楊真的覺得,不知道爲什麼發自內心的不喜歡古力娜。

這個公司現在的女藝人從周文軒的手下過來的只有楊楊和古力娜,所以兩個人被放在一起比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很多的節目兩個也都是在面臨着很多的選擇的,說白了其實也就是競爭,這都是存在於社會的很簡單的事情,只是在周文軒的領導下的時候,都是周文軒給藝人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角色,可是現在在D先生的手下, 他喜歡看藝人自己去爭取。

總之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互相看着都不順眼了,古力娜在哪裏都很乖巧的 不說話的樣子,很溫暖,也對人都很好,而楊楊的性格其實就是一直都很直爽的,這兩個人的性格其實是 真的可以說是天差地別的,這樣的天差地別在逸俊看來其實就是矛盾的開始,痛苦的邊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