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時候,劉天雄看着她叫了一聲之後,還是如之前一樣,並沒有人注意帶到這裏是有着一個女人嘶叫的。

“我都和你說了,讓你不要叫,看看吧,這個時候還並沒有人注意到你,我說對了吧!”劉天雄看着周圍的人都在看着吧檯上面的美女跳着舞的,並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裏,於是對着劉佳程說道。

說實話,對於這裏的酒吧,酒吧裏面的人都是很熟悉劉天雄的風格的,所以這個時候即使是劉天雄把老闆娘給那個了,也還是不會有着人來看他的,因爲在這裏,劉天雄可以說是爲所欲爲,想幹什麼幹什麼,反正也是沒有人會來抓他。

只要不是警察,劉天雄可以說是什麼都能夠做,當然了,那還必須是要在這酒吧裏,也就只有這個酒吧裏,劉天雄的勢力纔會顯示出來。

“你就依了我吧,讓我快活一下,快活完了,你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如何?”劉天雄的身子慢慢地靠近劉佳程的頸脖,鼻子也是用力的吸了一口她身上的氣兒,淡淡地道。

“放開我,快放開我!!!來人啊!!!”劉佳程在拼命的掙扎着,說道。

“我都是和你說了,只要你讓我快活一下,我就給你一大筆財富,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離開我就離開我,你爲什麼還是不聽呢?”劉天雄也是越來越靠近劉佳程的嘴脣邊了,淡淡地道。

“呃……”

也就是在劉佳程快要覺得自己被面前的這個色狼給親上了的時候,突然劉天雄的背後有着一個人把他給打了一拳,這一拳,也讓劉天雄覺得,自己龐大的身軀已經是開始覺得有了一些疼痛難忍了,快速的放開劉佳程,轉身一看,就看見了有着一個年輕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唐影這個時候也是很快的來到了劉天雄的背後,雖然說唐影不確定那個女人是不是在受到他的侵害,但是問題是,唐影之前聽着她叫了一聲,這一聲雖然說在這麼嘈雜的酒吧裏面沒有多少人能夠聽見,但是對於唐影來說,是無比的清晰透徹的。

也就是在看着劉天雄快要親上了這名美女的時候,唐影才快速的來到了他的背後,給了他重重的一拳,對於劉天雄身後的那些小弟們,唐影也是三下五除二的就解決掉了,雖然說他們有着一些能耐,但是他們面前站着的是唐影,所以他們不得不情不自禁的倒下。

“你是誰?幹嘛壞我好事?”劉天雄看着面前的人是一個年輕男子,而且看上去還是很小的一個人,所以想了想,還是不要打未成年人要好,於是冷靜了一下,道:“我和你又沒有什麼恩怨,你爲什麼要來壞老子的好事?!!”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侵犯一個女人,你覺得你還是言之有理的了?”唐影昂起了頭,對着他說道。

“哼!不要以爲老子真的好欺負,看在我還沒有發脾氣之前,勸你還是儘早的離開這裏,不然的話,等會兒我發怒了,你是想走也不能夠走了!!!”劉天雄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脣,吐了一泡口水,於是道:“對於你之前打我的那一拳,今兒個爺不和你一般見識,諒且放你一馬!!!”

“呵呵,真的以爲我是那樣的人?打了你的人,就該要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真正實力是什麼樣的!”唐影苦笑了一下,於是道:“光天化日之下,既然敢這樣的欺負一名女人,是不是覺得你真的是在這一帶很出名了,沒有人敢惹你了,才這個樣子的???”

“哼!既然你這麼的不識擡舉,那麼不好意思,兄弟們,都別喝酒了,快給我把這名小子拿下!既然敢壞爺的好事,那麼今兒個也就讓他明白明白,什麼是惹不起的!!!”劉天雄看着面前的男子不識擡舉,於是對着大廳裏面正在看着吧檯上的女人跳舞的那羣人說道。

唐影看見這一幕,也還是覺得,看來這會兒還真的是遇難了,不過即使是這樣,唐影相信,他一個人是可以對付的了的,畢竟他可是一名雙修者,雙修者就是概要有着自己的實力證明出來給別人看的。 劉佳程這個時候看着那名壯漢真的是有着一些來頭的,不禁覺得有了一些害怕,覺得自己之前和他說的話他都沒有發脾氣已經算是對得起自己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劉佳程也還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

雖然說劉佳程現在是很想要去踹他一腳的,但是這個時候看着周圍的那些人都站了起來,朝着那名打壯漢的男子走去,不得不停下了腳步,靜靜地站在那裏。

其實,劉佳程這個時候應該是可以逃跑的,但是礙於之前那名看上去很年輕的男子救了她一次,劉佳程還是覺得,等會兒一定要找個機會感謝一下那名年輕男子的救命之恩的。

畢竟人家在這樣的場合下還能夠救自己,劉佳程已經是感到了非常非常的開心的,如果說有那個機會的話,劉佳程還想請那名年輕男子吃一餐飯感謝他的。

只是,這個時候他們應該解決的是,儘快的逃離這裏。


唐影看着身邊的人也都是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甚至是覺得,太過於誇張了一些,心道,我去,沒有必要這樣子吧,我也只不過是打你打的稍微有些過重了一些吧,你一個大男人的也沒有必要這麼的記仇吧!

不過唐影即使是這樣想的,這個時候他腦海裏涌現出來的念頭還是想方設法的逃跑。

雖然說頭腦裏面諾亞是在顯示着讓唐影開戰的,但是這個時候唐影既是沒有了楊家的庇護,也是沒有了神祕特使局的庇護,所以這個時候唐影還是覺得自己快點而逃離這個地方比較好,畢竟現在的唐影,就像是一隻被人遺棄了的流浪貓一樣的,流浪在了大街上面。

還有這一點兒的就是,唐影不想要與別人發生衝突,雖然說有着張劍羽那樣的黑社會好朋友,還有着唐鋒這麼一個好的戰友在的,但是唐影現在已經是沒有了任何地方值得人家信任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唐影還是想了想,自己能跑得了還是跑了得了,避免傷害到無辜的人。

劉天雄的那些弟兄們這個時候甚至說是有把子的都把自己身上待着的把子都給拿了出來了,一敲一拍的向着唐影這邊走了過來。

唐影看見了此現狀,一來是因爲唐影還不想要和他們打架,二來也是一個人手的問題,人家是羣毆自己的,而自己呢,身邊連一個認識自己的人都沒有。雖然說之前唐影是救了那個女人的,但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而且還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她要是會打架的話,那麼也就不需要唐影來救她了。

唐影這個時候也是在心裏想起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如果這女人是紫凝月的話,那麼這下子他就是可以坐在一旁邊喝着小酒,邊看着好戲了。

然而,這也只是唐影想想而已。

一個長的有些兇猛的男子手裏拿着把子朝着唐影砍去,唐影也是看見了這一幕,不過就在唐影快要被砍到了的時候,唐影利用瞬移很快地就來到了這名男子的身後,給他狠狠地踹了一腳,雖然說唐影知道這個時候在做着什麼,但是唐影這一腳踹的並沒有太重,也就只是輕輕的踹了一腳,讓那名男子撲了個空而已。

只是,這一個空,着實的令劉天雄有了一些煩惱,因爲這名男子身上的把子如果在靠近一點兒的話,那麼就會傷害到劉天雄,所以劉天雄才煩惱了起來,瞪了那名男子一眼,那名男子也知道了自己差點兒就要砍到雄哥了,所以開始有了一些害怕劉天雄會打他。

不過這個時候劉天雄在意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想要把踹他的唐影給狠狠地揍一頓,然後再計較這件事情。

其餘的男子看着那名男子拿着把子差點兒就要砍到雄哥了的時候,也都是開始小心翼翼了起來,向着唐影跑去的同時,也是注意着讓自己儘量的不要傷害到雄哥,因爲雄哥纔是他們的老大,如果說雄哥都被砍死了的話,那麼以後還真的是就沒有人再供他們喝酒了。

唐影看着他們一個一個的都是向着自己這邊過來的,於是也就沒有再繼續地和他們浪費時間下去,現在這個時候,唐影還是覺得,自己早一點兒帶着那名女人逃離這個地方爲好。

老闆娘也是看着劉天雄那羣人朝着那名年輕的客人打架的,但是這個時候老闆娘心裏想着的就是,希望那名年輕的客人不要出事就可以了,對於喝酒的錢他付不付,都已經是無所謂的了,畢竟這個時候只要是不出人命就可以了,那麼她的這個酒吧就可以繼續的開下去了。

唐影幾個閃避就來到了劉佳程的身邊,劉佳程這個時候也纔是注意到了那名男子來到了自己的身邊的,看着那名男子身上已經是快要汗水淋漓了,劉佳程是很想要用紙巾去擦拭一下的,但是這個時候如果去擦拭一下的話,那麼就會對他們兩個不利,所以這時劉佳程就在想着,自己還是先不要去擦拭爲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儘快的逃離這個酒吧。

“牽着我的手,等會兒我數到三的時候,我們一起逃出去。”唐影使自己的聲音儘量的可以讓這名女人聽見,道。

“嗯。”劉佳程聽見了唐影的聲音,於是很快的就牽起了他的手,點頭道。

唐影看着面前的人都是朝着自己的這個方向過來的,並沒有對這個女人進行任何的攻擊,於是唐影也就是一個閃避就來到了他們的後面,大廳的門口,也就是在唐影他們來到了門口的時候,老闆娘也是快速的和他們說了一句話,唐影就帶着他牽着的那個女人走了出去。

老闆娘也是很聰明的,她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是能夠讓人聽見,就已經是可以的了,畢竟如果聲音大一點兒的話,讓劉天雄聽見了,那麼這位老闆娘今天就可以說是劉天雄的菜了。

對於劉天雄,老闆娘還是很怕他的,畢竟劉天雄的樣子長得並不是很好看,雖然說有錢有勢,但是對於她們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們來說,有錢沒臉還不是照樣的不喜歡,既然是自己不喜歡的人,那麼爲什麼還要喜歡呢?

即使是他再怎麼的有錢,對於她們女人來說,也還是不會喜歡上的。


劉天雄看着那個男子和那名美女走了出去之後,也就並沒有再去追了,畢竟只要是出了這個酒吧之後,那麼劉天雄就不能夠爲所欲爲的了,雖然說那名美女長得的確是很漂亮,也是很讓他喜愛,但是這個時候她畢竟是不在酒吧裏面了,所以劉天雄也就是沒有再去繼續的想她了。

可是,這個時候的劉天雄已經是開始有了一些飢渴難耐了,看了看大廳裏面的那些美女們,劉天雄可以說是都已經玩膩了,不想要她們再繼續的接待自己了,於是,劉天雄就開始覺得發愁了。

想了想之後,看了一下櫃檯的老闆娘,色眯眯的眼神又開始轉向了老闆娘這裏。

“老闆娘,不如,現在就由你來幫助我一下吧?”劉天雄**地對着老闆娘說道。

他的話一說完了,就開始往老闆娘的身上撲了過去。

“別這樣,我還要上班接待客人呢!”老闆娘是有苦不能說,敲了敲趴在她懷裏的劉天雄,說道。

……

唐影和劉佳程在離開了酒吧之後,唐影還是帶着劉佳程跑了一陣子的,雖然說是已經走出了酒吧,但是爲了防止後面還有着人跟隨着他們,唐影也還是拖着疲憊不堪的身子,帶着劉佳程跑了一地了。

“他們都沒有跟過來了,我們,可以停下了麼?”劉佳程扭頭看了看身後,發現並沒有人,於是道。

這個時候的劉佳程也是很累了,跟着唐影一口氣兒跑了一路,這已經是她覺得自己快要開始上學時候體育課的那種階段了。

而現在劉佳程也是看着帶着她跑了一路的男子有些疲倦了,爲了讓他不要再繼續的這樣跑下去,劉佳程還是覺得自己告訴了他比較好一些。

唐影聽見了聲音,也是停下了腳步,並沒有再繼續的向着前面跑。

“呼,終於出來了,好險好險。”唐影停了下來之後,呼吸了幾口氣兒,說道。

“嗯,謝謝你救了我,如果那個時候不是你出現在我的面前的話,估計我這個時候已經是成了他口中的菜了吧!”劉佳程緩了幾口氣兒,於是感謝地道:“所以,我還是很謝謝你的救命之恩的。”

“呵呵,舉手之勞而已,畢竟那麼多人的地方,看着你一個人坐在吧檯上面喝着酒,實在是覺得有些疑惑。”唐影苦笑了一下,淡淡地道。

“我叫劉佳程,你叫什麼名字?”劉佳程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對着唐影說道。


“我叫唐影,你好!”唐影也是同樣的伸出了手與劉佳程握了一個手,道。

“唐影,這個名字聽起來好酷的感覺哎!”劉佳程聽了唐影的名字,想了想之後,於是道。 “呵呵,是有點兒奇葩,但是這也是父母給我起的名字啊!”唐影苦笑道。

對於他自己的名字,唐影一開始從神祕特使局的時候看見了方雲老頭兒交給自己的身份證的時候是有着一些疑惑的,疑惑當初父母爲什麼要給他取一個叫唐影的名字。

不過唐影也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面思考太多,畢竟這是父母取的,是由着父母決定的,如果說當初不是父母把自己生下來,自己也不會遇上方雲老頭兒的,更加的不可能成爲了一名合格的特使員。

“沒有啊,其實我覺得你的名字真的是很好聽的,而且還很好記,我一下子就記住了你叫唐影,嘿嘿!!!”劉佳程看着唐影,搖了搖頭,解釋道。

“對了,能告訴我爲什麼你會一個人來到酒吧這樣人多嘈雜的地方的麼?”唐影想起了剛纔想要說的一句話,於是道。

對於劉佳程,唐影覺得,她長得這麼貌美如花的女孩子,既然還會來到酒吧這樣人多嘈雜的地方喝酒,還真的是讓唐影覺得很疑惑,難道普通的酒店就不能夠喝酒了麼?

“其實,今天我來到酒吧裏喝酒,也是因爲有着一些煩惱纔回到這裏來的。”劉佳程解釋道:“在之前我每天都看着我的哥哥來酒吧裏喝酒,所以我今天正好也會心裏有了一些煩惱就來到了酒吧裏來了,可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既然第一天來到酒吧裏面,就會遇上這麼一個色狼,以後我發誓再也不一個人來酒吧裏面喝酒了。”

“呵呵,你長得這麼漂亮,那些好色之徒當然是會看上你的美貌來要挾你的了。”唐影苦笑道:“不過也是,以後你出來的時候,也還真的是要提防着一些人,畢竟你長得的確是很漂亮的,特別是去酒吧這樣場合裏,身邊必須是要有着男人在的。”

“恩恩,我覺得也是,如果說以後再來酒吧的話,一定是要叫上幾個好哥們兒一起過來的,不然的話我一個人還真的是很害怕來酒吧這樣的場合了。”劉佳程點了點頭,繼續地道:“畢竟這一次,是着實的把我給嚇着了,如果沒有你的出現的話,那麼我還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救我出來呢!”

“對了,你的家在哪,現在我送你回家好了。”唐影突然地道。

對於剛從酒吧裏面逃出來的唐影,這個時候也還是有着一些疲倦的,所以暫時的想要去玄老家裏休息一下,現在楊夢穎已經是把他給辭掉了,那麼對於以後來說,唐影會不會還待在皖江市也不一定呢!

畢竟現在的他,如果說沒有事情的話,就能夠跟着玄老一起去外面修煉修煉,雖然說還有一項重要的任務沒有完成,但是,如果唐影強大了起來的話,想要完成一個任務,還不是遲早的事情的麼?

“哦,我的家就在前面不遠處,你不用送我的,我可以一個人回家的。”劉佳程用手指了指前面,於是道:“只不過,你這麼累了,需不需要去我家裏喝杯茶休息一下子再走啊?”

“呵呵,這個不用擔心的,只要是把你安全的送到了家裏就可以了。”唐影苦笑了一下,說道。

“哦,那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送我回家吧。”劉佳程點了點頭,說道。

對於唐影,劉佳程可以說是已經是把他當成了是自己生命當中最爲重要的人了,雖然說只是認識了幾個小時而已,但是對於她來說,即使是幾分鐘,唐影也還是一個值得讓她看重的人。

劉佳程知道自己在看見唐影救了自己的那一刻起,她是喜歡上了唐影的,但是對於唐影是不是也是喜歡着自己,這個劉佳程還是覺得,自己不要把喜歡唐影的這件事情告訴他爲好。

甚至是覺得,劉佳程不會告訴任何人,即使是她的哥哥劉佳輝,劉佳程也還是不會告訴他,因爲畢竟今天的這個事情劉佳輝已經是讓劉佳程很煩惱的了。

如果不是因爲劉佳程脾氣好的話,那麼劉佳程倒還真的是會給自己的哥哥來一場離家出走,搬去朋友家裏住一段時間,等到自己有錢了,再買一套房子居住。

“好了,我的家就在這上面,你需不需要上去喝一杯茶再走?唐影。”劉佳程突然的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唐影,說道。

“不了,你快回去吧,我在樓下看着你回到家就可以了,拜拜!”唐影搖了搖頭,於是揮手道。

“那好吧,我就先上去了,謝謝你今天救了我,再見!”劉佳程也是同樣的對着唐影揮了揮手, 說道。

唐影看着劉佳程上去了之後,他也就是自己離開了這裏,走在了空無一人的大街上面。

劉佳程對於唐影這一次捨命救自己,是感受到了很大的感動的,如果說自己的哥哥也是會對自己有着這樣的保護,那麼該是有着多麼的好的啊,不過劉佳程也只是想想而已,對於劉佳輝想要達到唐影的這種照料,劉佳程覺得,這是永遠都不會實現的。

而這一次和唐影一起逃出來的時候,牽着唐影的手,也是劉佳程人生第一次牽男人的手的,牽着唐影那乾燥而又帶有一絲絲細膩的手臂時,劉佳程覺得,原來這就是男人的手臂啊,雖然說劉佳程是有着一些不適應的,但是對於這一次是和唐影一起逃跑出來的,劉佳程覺得自己還是沒有去細緻的感受男人的皮膚是怎樣的。

對於劉佳輝,他只會是在每個月的指定日期發一些錢給自己,而劉佳程在乎不在乎,完全的置之於千里之外,所以這個時候,劉佳程雖然說是已經快要想通了,但是她也還是不能夠原諒自己的哥哥現在所做的這種行爲。

回到了家裏之後,劉佳程看見自己的哥哥並沒有在家,於是也就沒有再繼續的給他打電話了,現在的她,只要一聽見哥哥的聲音的話,就會有一種反抗,所以這個時候即使是看見了他不在家,劉佳程也還是不會給他打一個電話的。

唐影也是很煩惱,最近被楊夢穎的這件事情一鬧之後,也開始沒有了繼續想要學習的心理的,對於開學了唐影還會不會去學校裏面報道上課,也還是一個難題,但是現在的他,還是不想要想着這些的,如果說對他來說是有利的事情的話,那麼唐影還是很感興趣的想的,但是現在,唐影已經成爲了一個被僱主辭掉的人,他還是不知道接下來自己的這一步是需要幹些什麼的。


雖然說是沒有了楊家的庇護,但是唐影也還是有着玄老的照料的,去不了楊家別墅,去玄老家裏唐影還是可以取得,畢竟自己現在是玄老的徒弟之一了,而玄老對於唐影的評價,也還是有着很大的提高程度的。

所以這個時候唐影邁開了向着玄老家裏的腳步前進着。

……

出了宵之後,鍾氏集團就開始向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申請合作協議了,在過年期間,楊航是答應了鍾峯在過了宵之後就可以正式的合作的,所以這個時候鍾峯看着一過了宵之後,就向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合作了起來。

這一次,來到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人是有着很多的,畢竟和鍾氏集團這樣的大型企業公司合作,可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

之前雖然有人聽傳聞說第一次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的合作取消了之後的這條消息,但是這個時候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的合作真的成功了之後,還是有着許多的客戶想要來投靠楊航的。

楊航這兩天也是爲了這件合作的事情忙裏忙外的,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舉行一個會議的話,那麼是很有可能被人說閒話的,畢竟這是一個大型企業公司,再加上鍾氏集團在皖江市的知名度,是有着很多的客戶們願意和鍾氏集團合作的。

對於那些之前已經是被鍾氏集團拒絕掉了的客戶們,這一次也是趁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的合作會議來參加的。

畢竟他們是很想要通過對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客戶進一步的深入鍾氏集團的,雖然說這麼做是有着一些危險性的,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爲了最後的利益,他們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的。

“好了,接下來請我們的雙方董事長上臺說話,首先由請我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楊航先生上臺,其次呢,我們就由請鍾氏集團的董事長鍾峯先生上臺說話。”主持人對着臺下的觀衆們說道。

楊航和鍾峯兩人也是站了起來,轉身望着後面的那些人看了一眼,表示他們已經是來到了現場的,隨後他們也是對立着走上了舞臺。

主持人也是第一時間,把話筒交給了楊航。

“從今天開始,我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的合作,正式成立!!!”楊航對着臺下的觀衆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