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賽萬也進到裏面,薛易雙手頓時划動起來,隨着薛易的手划動,那些柱子也慢慢地按着一個個玄奧的路線運動了起來。

天地間的靈氣和星辰之力都向這裏聚了過來,薛易引天地之力運轉大陣,使大陣的威力更強。

天地間的元氣一動,薛易煉器時出現的青年有出現了,可是沒有人察覺到,就是薛易也沒有察覺到,仍在運轉着大陣。

神祕的青年仔細地看着薛易的大陣,可是沒有明白裏面的原理,只是感到和魔法陣很像,但是又有些不同,但是到底是哪裏不同,他不知道,整個眉頭頓時都皺了起來。

而這時大陣之中的那些巨龍卻大喊了起來。

“哇,我這是來到神界了嗎,這兒太美了,太好了·······”

“神器,好多的神器啊,哈哈,這些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我是天下第一了,我天下無敵了,猛龍你終於輸給了我,啊哈哈哈哈·······”這個很明顯是賽萬的聲音,充滿狂妄。

“這裏是哪兒,這裏是冥界嗎?救命啊,有好多的骷髏再追殺我啊,兄弟們救救我啊,哇哇哇。。。。。。”一陣哭聲傳來,讓人毛骨悚然。

······

······

外面的巨龍只看到柱子裏面的那些巨龍,有的大哭有的大笑,還有的急速在原地打轉,好像在躲避着什麼,而薛易還是站在中間一動不動,只是雙手慢慢地划動着。

看的外面的巨龍目瞪口呆,不知這到底是怎回事。

神祕青年看到後眉頭皺的更緊了。


這裏的變動,也驚動了很多其他的巨龍,都來到了這裏觀看,可是沒有一個人注意那個神祕青年,那個神祕青年就好像是透明的一般。

“是魔法幻陣。”剛來的一條比成年的巨龍更強大的巨龍驚訝地喊道。

“嗯,不是,好象不是魔法幻陣。”另一頭新來的巨龍反對道。

······

而薛易也有心讓他們看看自己的實力,免得他們小瞧自己,這樣龍族才能重視自己,合作的事情才能更有可能。

這時旁邊又多了一個美麗的女子,女子也是皺着眉頭好像是在想着什麼,他就出現在神祕青年旁邊,一看就知道是和神祕青年一眼的高手。女子面貌被一層霧氣籠罩着。

神祕青年看到女子後渾身打了個哆嗦。

下面的大陣裏,仍舊是亂成一片,卻沒有一條巨龍從裏面出來或者是走到薛易跟前,他們好像每個人都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比賽的場地周圍亂成了一片,聚集的巨龍越來越多,到來的巨龍的修爲也越來越高,到後來甚至來了幾頭形象很像羅伯特的神聖巨龍,只是他們身上的一對翅膀要比羅伯特的小得多。

來到這兒以後,落到地上都變成了人形,看着薛易和那些大陣中的未成年巨龍,不停地爭論着,主要是爭論薛易用的到底是什麼方法,竟然把一百多條巨龍給困住了。

對於這些神聖巨龍來說,如果要殺了這樣的一百多條巨龍很容易,但是,要這樣一個人困住他們而不殺了他們很難,可以說是不可能。

這時大陣中的薛易正站在陣眼的地方指揮着大陣運行,雙手還是不停地划動着,引動着天地之力進入到大陣中,推動着大陣運行,五十根黃金色的大衍神針緩緩地按照着玄奧無比的路線運行,大陣也在隨着薛易雙手的划動不停地變化着。

這就是薛易擺下的大衍神陣,這是薛易看了很多的陣法後才創造出來的,就如東皇太一告訴他的周天星斗大陣、河洛大陣、以及道家的五行陣、太極大陣。大衍神陣集困陣、守陣、殺陣等於一體,集衆陣法的有點於一身,只是由於薛易的修爲境界還是太低,這個陣法並不完美,還有很多缺陷需要完善,薛易相信隨着自己對大道理解的加深,道行的提高,自己看定能慢慢地完善自己所創的大衍神陣,使它成爲一個威力並不亞於的誅仙劍陣和十二都天神魔大陣的陣法。

現在的大衍神陣主要的功用還是困和守,大陣的攻擊作用還沒有完善,就是困和守作用也遠遠地沒有發揮出他最大的功能。

已進入到大衍神陣之中,賽萬就感到眼前一花,明明在眼前的薛易不見了,見到的卻是猛龍,賽萬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時幻覺,於是他沒有理會突然出現的猛龍,繼續朝薛易所在的地方走去,可是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出現的猛龍好像是真的,舉刀就攔住了他的去路,還喊道:“要想過去,就先過我這一關,來吧,就讓我們好好地比一比,看一看到底誰是最強者。”賽萬慢慢地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這怎麼可能,自己根本就沒有看到猛龍是怎麼來的。

其實這就是大衍神陣中的一個幻陣,而賽萬正好陷入了這個幻陣,在這個幻陣中,你想什麼就會出現什麼,由於賽萬對猛龍十分不服氣,心中一有所想,猛龍就出現在了他的幻境中。

賽萬也沒有說什麼,舉起手中的龍槍就向猛龍刺去,刀來槍去,過了有幾十個回合,賽萬就看到猛龍被自己一槍刺到腦袋而死,於是賽萬便瘋狂地大笑了起來。

接着他就看到一個個強者倒在自己的龍槍下,自己變得越來越強,成爲神聖巨龍,接着實力又提高成爲了傳說中的龍神,自己最後成了神,一杆龍槍打遍天下無敵手,無數的以前高高在上的神靈都匍匐在了自己的腳下,於是賽萬便得意忘形的大笑了起來,他感到他無敵了,天下是他的了,無數的財寶,無數的美女都向着走來。

其他的巨龍也都像賽萬差不多,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幻境,有的看到自己成爲了整個世界至強的存在,有的看到自己得到了全天下的財富,總之他們心中的夢想在這些幻境中全都實現了。

而這些只有那些陷入大陣中的人才能感受到,薛易自己並不受這種幻境的影響,他一邊指揮着大陣運行,一邊注意着打針外面的情況,當他看到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心中也慢慢地開始考慮是不是該結束了,還是再堅持一會兒,這樣也能讓這些一向高傲的龍看看自己的實力,而自己展現的這些實力足夠他們重視的了。

而那一男一女薛易仍是沒有發現他們,就是來的神聖巨龍也沒有察覺到。

外面聚集的這些人可不知道薛易內心的打算,他們只知道自己龍族的一百多條巨龍竟然被一個實力不知是深是淺的人類給困住了。

而且看那些被困住的巨龍,他們好像都收到了巫師的詛咒,很多巨龍圍着一個地方不停的飛跑着,好像是躲避着什麼,外面的人對着他們大喊,可是他們毫無反應,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仍是自顧自的飛跑。

大笑的仍是大笑,他們好像根本就看不到他們眼前的薛易,他們根本就不向薛易接近,好像薛易不存在。

“妹妹你也來了,呵呵,沒想到這個人類竟然也驚動了你,看來不簡單啊,知道他這是什麼嗎?”神祕青年看着身旁的女子笑呵呵地問道。

“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被稱作妹妹的女子不苟言笑地回答,神情冷淡,就像冬天的寒霜一般,讓人感到周圍的氣溫急劇下降。

“嘿嘿,我以爲博學的妹妹會知道呢?沒想到就是以妹妹的博學的知識竟然也不知道,看來這小子的確不簡單啊。”神祕青年小聲道。

女子等了他一眼沒有再說話。

那個神祕青年也沒趣的閉上了嘴吧。

“爸爸,你好厲害啊,使勁地揍他們,把他們全打趴下,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五彩蛋根本就不看場合,對着薛易就是一陣大喊。

小愛麗絲也是什麼事情都不懂,跟着也是大喊大叫,他現在根本就還不知道什麼龍族尊嚴,只要是打架他就感興趣,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再他的考慮範圍內。

猛龍的嘴巴已經張了不知多長時間按了,自看到薛易一人就困住了一百多條巨龍。他那剛剛有點自信弱小的心靈再次遭到了嚴重的打擊。

自從和薛易分別回到龍族領地,猛龍就不停地苦修,一起能縮小和薛易的差距,可是今天一看,自己和薛易的距離不但沒有縮小,反而越來越大,怎能不讓他吃驚。

一張嘴大大地張着,一雙龍眼瞪得滾圓,滿臉都是吃驚之色。不知是猛龍,龍族中其他的巨龍見到後都是一臉吃驚的神色。

快穿撩人:男神,生娃嗎 。 在龍族大本營的密室裏,十幾個巨龍變成的人類還在爭論着,他們在爭論到底要不要和薛易合作,對八歧大蛇一族開戰。

他們不知道薛易的底細,他們不知道薛易的深淺,所以他們不敢貿然地聽信薛易的話,雖然薛易告訴了他們龍龜和龍馬,但是他們也沒有見過,龍族見過那兩個人的巨龍並不多,所以薛易的話可信度就降低了。

由於,他們的老祖宗有警告他們沒事不能去打攪他,因此他們也不好因爲這點事去請教,只能自己商量着解決。

“到底大家認爲怎麼樣,我們已經商量了一個晚上了,也該有個結果了吧,我們龍族什麼時候辦事的效率變得這麼低了。”羅伯特最後大聲地問道,他實在是受不了了,亂糟糟的討論了一晚上還是沒有什麼結果,他還想忙着去喝點酒呢。

羅伯特疑問頓時沒了聲音,每個人都閉上了嘴,他們誰都不想先發言,因爲他們怕負責任,都在等着其他人在發言。

羅伯特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可是每個人都低着頭,當然除了露西和露絲兩位女子,他們還是那樣端正地坐着,冷若冰霜的看着衆人。

最後還是羅伯特對着兩人道:“還是請露西和露絲兩位長老說說你們的看法吧。”

露西和露絲相互看了一眼,露西站了起來緩緩地道:“這件事情事關太重大了,如不小心就有可能演變成魔獸間的大戰,使我們魔獸的實力整體降低,是我們魔獸的實力遠遠地低於其他種族的實力,那時到了萬年大戰時,我們魔獸就有可能因此全都被滅,因此我也沒有注意,我看還是問一問老祖宗吧。”露西最後無奈地道。

“對對,我們也是這麼想的,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重大了,還是問一下老祖宗的好。”其他人嘰裏呱啦又是一陣亂嚷嚷。

羅伯特雙手一揮,整個密室頓時又安靜了下來,“好吧,我們就問問老祖宗吧。”

這時,外面的比鬥也結束了,最後薛易勝了,賽萬他們從幻陣中醒來後就癱倒在地了,這種幻境對人的精神損耗巨大,賽萬他們的精神都損耗的差不多了,他們一醒來就感到頭暈目眩,再也站立不住。

猛龍和他的小弟們頓時歡呼一片,五彩蛋和愛麗絲也是又蹦又跳,十幾頭神聖巨龍也圍了上來,想問一問薛易所用的到底是什麼魔法陣,爲什麼他們從來沒有見過。

可是,他們根本就近不了身,薛易身旁的巨龍太多了,無法只好離開了,以後再問就是了,反正有的是時間。

神祕的青年和他的妹妹也慢慢的消失了,由始至終他們都沒看出薛易所擺得這個陣勢到底是什麼,但是由於他們的身份使得他們不能現身問個究竟,只能悶在心裏。

通過這一戰,薛易在龍族的地位徹底的樹立了起來,再也沒有什麼人敢懷疑薛易的實力,這異世界就是這麼簡單,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強,那你就能贏得別人的尊重,他們不管你是什麼人,因爲強者爲尊的思想深深地烙進了他們的意識裏。

在一座**的大殿裏,正有一條神聖巨龍跪在地上,而他的正前方的臺階上面由一個黃金打造的寶座,上面坐着的正式那個神祕青年。

“老祖宗,您看我們該怎麼辦,我們······”這個跪着說話的竟然是羅伯特,沒想到這個什麼青年竟然是他們口中的老祖宗。

“我知道了,你們就按他的意思做就是了。”神祕青年不耐煩地道,羅伯特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他還以爲會登上一段時間呢。

“老祖宗,那位薛易真人說龍馬前輩也同意我們和他聯合,只是我們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因爲我們沒有見過龍馬前輩,對了,他還給我們看了一個巴掌大的龜殼,他說那是龍龜前輩給他的,還請您明示。”羅伯特恭恭敬敬地趴着說道。

“哦”聽了這些話羅伯特的老祖宗好像來了一點精神,“是嗎?看來這次的萬年大戰真的和以往不同了啊。”隨後他又自言自語道。

“我都知道了,你們就看着辦吧,這個叫薛易也不簡單,你們要和他搞好關係,恐怕以後我們龍族的命運還得指望他呢。”神祕青年最後扔出了這麼一個重磅**。


“什麼?他有這麼厲害嗎?”說完才知道自己失態了,又急忙道:“還請老祖宗說明白一點,我們龍族以後的路到底怎麼走。”


“哎呀,你們這些小傢伙還真煩人,聞起來沒完沒了。”這個神祕青年雖然是龍族的老祖宗,可是他好像沒有作爲一族老祖宗的覺悟,“你們以後只要和這個叫薛易的搞好關係就行了,那樣你們在未來的大劫中存活下來的希望也許會大些,這次明白了嗎?”最後,神祕青年喊了出來。

“知道了,我就不打攪老祖宗的休息了,老祖宗我下去了。”說着,羅伯特弓着身子退出了大殿,然後又來到薛易一開始進入過得那個大殿。

來到大殿,羅伯特擦了擦眉頭的大汗,每一次去見老祖宗都好像做惡夢一般,這是羅伯特的感受,因爲自己的老祖宗脾氣太怪了,而且在龍族巨龍面前又不知道收斂一下自己的氣息,簡直是折磨人,這些話羅伯特也只能在心裏想想,他可不敢說出來。

於是在下午的時候,薛易就得到了龍族的通知,說龍族同意了他的提議,只是具體怎麼辦還得仔細商議一下。

薛易完全沒有異議,他讓龍族自己商議制定最終的計劃,而他卻做起了甩手掌櫃。

其實,薛易是想好好考慮一下自己以後到底該怎麼走。

“自己是不是也該建立自己的勢力,收一些徒弟,傳給他們大法,建立自己的門派?”薛易想想就激動,“這可是開宗立派啊,自己就是開山祖師了,那自己可就是名人了,以後就是萬世敬仰的神。”

自己也能被成爲神,哈哈,薛易不自矜的笑了,一條異世的發展之路在薛易的心中變得越來越明晰。

在這個強者爲尊的世界自己不能沒有自己的勢力,那樣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在這個異世界爭得一席之爲,只有自己強大了,強大到讓任何人和任何勢力都不能輕視自己時,那時自己在這個異世界纔算有了自己的立足資本。 薛易沒有再管龍族怎麼安排對付八歧大蛇一族,因爲現在有很多的巨龍都正在圍着他,有的是向他祝賀,有的卻是向他請教,還有的向當薛易學生學習薛易剛纔所用的魔法,費了很大勁才把那些巨龍都給打發走。

等那些巨龍都走後,猛龍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我了,我一個人當那麼多的人根本就擋不住,幸虧不是打架,不然每個人都給我一腳我就玩完啦。”猛龍坐在地上埋怨道,剛纔猛龍幫着薛易勸走那些巨龍確實不容易,人實在是太多了,就像前世的粉絲們要求明星給他們簽名一樣瘋狂。

“我說薛易兄弟,你今天也太威風了吧,一個人單挑上百巨龍,以後我們龍族的人見到你後肯定就尊敬的不得了了,這你放心就行了,不過呢,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幫忙,你看行嗎?”猛龍可憐兮兮地睜着無辜的大眼睛看着薛易。

薛易被猛龍看的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急忙開口道“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沒必要用那種眼神看着我吧。”

“嘿嘿,也沒什麼大事,我就是想問問你是怎做的,我實在想不明白你的實力爲什麼提升的這麼快,你看我現在,我回到龍族就進行苦修,可是現在實力還是老樣子,你就教教我吧,不然,我都想找塊石頭撞死了。”猛龍充滿渴望的眼神望着薛易,可是薛易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薛易修煉的是道家的無上大道,修煉大道注重對大道的體悟,對自然的理解,參悟天地之間的奧祕,而不像這個異世界的的修煉注重對力量的追求,這個世界的修煉之法在薛易看來有點本末倒置。以薛易對修煉的理解,應當首先提高自己的心神修爲,提高自己對大道的理解,只有心神修爲提高了才能更好的控制更多的力量,不然你就是擁有再多的力量也不能完全的發揮。

“你讓我怎麼對你說啊,嗯······我這樣對你說吧,你要注重對···對天地的理解,要讓自己親近自然、理解自然,等你在這方面有進步了,那時你的實力必然進步。”薛易本來想說是對大道的理解,可是一想,猛龍根本就不可能理解,隨即用了天地來代替,這樣也好理解。

“你說的都是什麼啊?這怎麼能提高自己的實力?不打架就能提高實力,你開玩笑吧?我可是人真的。”猛龍滿臉不可置信。

“我沒有必要騙你,你以後多注意一下大自然的變化,看看能不能從裏面悟出什麼,我也只能說到這裏了,這隻能靠自己參悟,別人是幫不了你的。”薛易對猛龍解釋說,薛易心裏有個想法,他想自己是不是把猛龍手做自己的大徒弟,隨即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猛龍聽了就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呆在旁邊思考着薛易剛纔所說的話。

薛易對着愛麗絲和五彩蛋溫聲道:“你們兩個小傢伙過來,我給你們每人一個圈子,不過你們可不能用他們惹事,記住了,不然我就收回來。”愛麗絲仍是撲閃着黃金色的小翅膀,慢慢地走過來,自從剛纔薛易把一百多條巨龍給困住,薛易在愛麗絲心中的地位就提升了,是一個十分厲害的人,以後自在他面前要小心。

五彩蛋可沒有什麼心理負擔,飛快地飄到薛易跟前,“爸爸給我們什麼法寶啊?厲害嗎?不厲害我可不想要。”

薛易從自己的空間中拿出那兩個黃金色的圈子,把乾坤圈遞給了愛麗絲,然後又把萬象圈遞給了五彩蛋,“呶,每人一個,愛麗絲你在你那個乾坤圈上面滴一滴你自己的血,這個圈子就是你的了,你也就知道該怎麼用它了。”愛麗絲很聽話的滴了一滴自己金黃色的龍血在上面,乾坤圈頓時散發出一陣金光。

然後薛易又讓五彩蛋用自己的精神力溫養萬象圈,卻把五彩蛋身上的金剛鐲拿了回來收到自己的元神中繼續溫養,當然薛易把他們搜刮的財寶全都又給了他,讓他放進了萬象圈中。這時愛麗絲也把乾坤圈滴血認主了。

愛麗絲剛滴完血就感到乾坤圈和自己血肉聯繫,高興地又蹦又跳,以前她自己從爸爸那裏要來的神器可沒有這種感覺,愛麗絲能感到自己的乾坤圈裏的空間有很大,比自己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中的空間大多了,而且裏面還能儲藏活物,乾坤圈的用法和作用都顯示在愛麗絲的大腦裏。

興奮的愛麗絲從地上隨便找了一個活着的小動物就放進了乾坤圈裏,這是一種異世常見的小動物,這種小動物在乾坤圈裏的空間中仍然很活躍,並沒有出現窒息而死,這個異世界的空間戒指可不能儲藏活物,這讓愛麗絲很興奮,拿着一個小動物放進去在拿出來,來來回回也不知道累。

在薛易的幫助下,五彩蛋也讓萬象圈認主了。

在擺平了這兩個小傢伙後,薛易又看了一眼仍在思考的猛龍,便離開了,他想到龍族領地的四周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好東西,主要是一些天才地寶,既然打算收徒了,那麼就要多收集一些仙草神藥,爲自己煉製仙丹做準備,以提升自己徒弟的實力。

薛易御風就向遠處飛去,身後的愛麗絲和五彩蛋可沒有心情注意薛易去向,而猛龍也正在思考怎樣提升修爲,也沒有注意薛易的離去。

薛易御風就向遠處一座雄偉的大山飛去,這座大山從遠處望去鬱鬱蔥蔥,等到了近前就見到處都是參天古樹,這地方天才地寶應該很多,薛易心裏暗想,薛易在一處數目較少的地方落到地面,一邊尋找着一邊向大山的深處走去,薛易的方向是一個大山谷。

這個山谷很安靜,一路上薛易沒有見到什麼魔獸,強大的沒有,弱小的也沒有,只有參天的古樹,薛易走了很長時間才注意到這些異常的現象,這些樹看起來應該都有千年以上的樹齡都很粗。

薛易雖然知道這裏很不尋常,但是也沒有退縮,他也很好奇這裏到底有什麼古怪,竟然沒有一個魔獸生活在這裏,另外就是薛易這一路走來卻是大有收穫,他收集到了很多靈氣豐沛的植物而沒有魔法屬性,用來煉丹正合適,那些魔法植物對薛易來說反倒沒有什麼用處,而且越到山谷深處這種植物越多。

薛易一邊收集着一邊向深處走去,順手把收集的這些植物都種到自己的空間中,讓他們接着生長,薛易還移植了很多外面的大樹,一下子讓自己的就、空間變得生機勃勃,但是自己的空間實在是太大了,還是有很多地方光禿禿的,毫無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