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你就知道了,”泣無淚身體僵硬的移動到那名黑水俘虜身前,抓着俘虜的衣服扯了過來,張開嘴咬在俘虜的脖子上, 俘虜的血液緩慢的流進了泣無淚的嘴裏。

放開俘虜,那名俘虜癱軟在地,看着地上的乾屍,泣無淚嘆息道:“可惜了,要是成爲毒僵,就能讓他產生屍變,成爲我的部下了,吸完這所有的俘虜,應該可以晉級毒僵了吧。”

殭屍等級由低級到高級分爲,殭屍,白色眼瞳,身體有一定的防禦,長出屍牙,尖銳的指甲,通過咬緩慢吸血。

毒僵,黑色眼瞳,產生屍毒,能通過屍牙傳播毒素。

血僵, 紅色眼瞳,屍牙,指甲同時具有屍毒,咬中後快速吸血。

妖僵,綠色眼瞳,能隨意控制屍毒, 初級神通,能見魂魄 ,不懼陽光,行動自如。

飛僵,化出翅膀具備飛行,藍色眼瞳,防禦恐怖,隔空吸血。

祖僵,生出精血,銀色眼瞳,具有初步屍威,對不死生物有一定的威壓。

屍魔,灰色眼瞳,身體不在僵硬,翅膀進化爲魔翼,瞬息萬里,任意幻化身形, 隱藏屍牙,指甲,無異於常人。

屍王,金色眼瞳,自行控制屍威,修煉法術,吞噬死氣,靈魂體。

屍皇,血紅色眼瞳。屍威異變生出皇氣威壓,飛天遁地,生出屍火。

屍尊,紫色眼瞳,口吐劇毒屍氣,急速幻影移動,結出屍丹。

屍帝,紫金眼瞳,萬屍朝拜,隨意吸收負面能量,釋放強大的屍毒,可感染千里之地,短距離空間移動,身體防禦,攻擊堪比神器。

只有產生毒素和精血的殭屍方可通過毒素感染製造殭屍小弟。

看着地上的乾屍,俘虜們更加確定了,眼前的人是吸血魔鬼,看着走過來的泣無淚,俘虜們驚恐的說着:“求求你,不要啊,我願意爲奴爲僕,做牛做馬,求你不要殺我。”

各種哀求聲同時響起,房內一片混亂,哭的哭,求的求,叫的叫,嚇昏迷的更有二十幾人。

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泣無淚吸了六十多人的血液,由於這些俘虜都是修煉者,靈魂比普通人強大,血液裏的靈氣充足,泣無淚成功的晉級,成了毒僵,產生了毒素。

幸福的泣無淚,立刻開始對剩下的二十多名俘虜開始下口,這剩下的二十多名俘虜比較幸運,泣無淚只吸了一半的血液,注入毒素,這二十多名俘虜光榮的成爲了泣無淚的第一批親自制造的屍僕。

看着站在,眼前對自己恭敬的二十多名屍僕,泣無淚收起了殭屍形態,滿意的點點頭,雖然沒有精血製造的殭屍能量強,但也是不小的力量,叫到:“來人。”立刻外面進來兩名士兵看着一地的乾屍不可思議的想道:“陛下到底幹了什麼啊,如此手段這讓人恐懼,還好自己是陛下的兵。”

“陛下,”士兵恭敬的道。

“你去隨便叫一個天魔元帥來,就說我有事找他,”泣無淚拿起一塊布擦了擦嘴道。

“是陛下,”士兵也是剛剛知道天魔國成立的事,所以毫無疑問的走了出去。

不一會四魔帥中的一名叫泣封的元帥走了進來,看着一地乾屍也是疑問連連:“陛下,”泣封恭敬的一禮道。

“泣封元帥,我打算創立四支天魔軍隊,這第一支就讓你來統帥,”指着身後的殭屍,泣無淚對泣封說道。

泣無淚打算以屍丹裏的殭屍精血讓泣封變成殭屍。

“陛下,末將遵命。”泣封開始激動了。

“你先別急着回答我,等下你在做決定,”泣無淚打斷了泣封,繼續道:“你先和他們中的一人對打。”

指了指身後站着的殭屍,泣無淚說道。

泣封是一名是一名大劍士,心裏暗道:“這些俘虜只是中級劍士,只有一名是高級劍士,到底陛下是何意?”

泣封撥出大劍,選擇了那名高級劍士,泣封只見泣無淚對那名高級劍士說着古怪的語音,那名高級劍士站了出來。

泣封剛和那名劍士交上手,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大劍斬在那名劍士身上,像是斬在了鐵疙瘩上,那名劍士毫髮無傷,反而,張開嘴露出兩顆尖牙對着泣封嘶吼。

泣封立刻運氣鬥技, 黃色的鬥氣佈滿大劍,一劍斬了出去,這一劍一出,泣封后悔了,這是已經歸順了的俘虜,自己殺了他豈不是讓其他歸順的俘虜寒心麼,可要挽救爲時已晚。

黃色的劍氣斬在了高級劍士的身上,在高級劍士的身上留下了恐怖的一道傷口。

泣封看着被自己劍氣斬到的劍士,只是倒退了兩步,傷口沒有流血,劍士毫無疼痛的表情,瞬間傷口癒合,嘶吼着向泣封衝來。

泣無淚阻止了那名劍士,對泣封得意的道:“怎麼樣,我的兵如何,我就打算讓你統領他們。”

“什麼,讓…讓我統領他們,這,這是真的,”泣封看到了剛剛那名劍士的強大,簡直就是戰場的噩夢啊,如何不激動。

“泣封元帥,其實他們是死的,是長生不死的存在,是我製造的,只有你變成和他們一樣才能使用‘屍語’和他們交流,才能統領他們,泣封元帥,如何選擇還得你自己考慮。”泣無淚認真的說道。

頓了瞬間,泣封看着泣無淚道:“陛下,他們和亡靈生物一樣嗎?”

“不,泣封元帥,他們比亡靈骷髏架子更強大,等修煉到高級,就可以向正常人一樣生活,這一點是亡靈無法辦到的,”畢竟是要人家死,變成殭屍,泣無淚認真的解釋着。

“陛下,末將願意,請陛下對泣封進行改造,”泣封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泣封元帥,我們這就進行,”說着,泣無淚化出了殭屍形態。

看着泣無淚的模樣,雖然泣封覺得奇怪,但也沒有多問。

泣無淚的利齒咬在了泣封的脖子上,泣無淚從屍丹內分離出一絲殭屍精血通過屍牙注入了泣封的體內。

精血注入泣封的體內時,那絲精血在泣封體內散開,吞噬泣封的生機,改造其身體。

泣封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泣無淚站在一邊虛弱的等待着。

半天時間過去了,泣封站了期來,適應了一下僵硬的身體,以屍語說道:“陛下,成功了?”

“成功了,由於你吸收我的精血變成殭屍,現在的你比普通殭屍多了一個天賦,普通殭屍只有屍語這個能力,而你卻多一個屍音天賦,你可以通過嘶吼傷其靈魂,你也可以在人身和屍身兩種形態中互相轉化,你要記住,除了你不怕陽光,其他的殭屍都害怕陽光照射,還有要注意,沒有成爲高級殭屍之前,不可招惹光明系的魔法師和劍士,光明對殭屍有很大的剋制,”泣無淚將全部危害告訴泣封,擔心泣封的安危。

“是,魔君陛下,末將泣封記下了,”泣封一高興,張口開始吼叫,結果泣無淚身後的殭屍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吼。 “泣封,你鬼叫什麼,靠,把這些屍體處理了,必須是你一個人搞定,讓你亂叫,這就是代價,弄好了來找我,” 說着泣無淚大步流星,朝門外走去。

“你說陛下是怎麼的,叫我們集合了軍隊,說要訓練,天都快黑,泣封也被叫走,倒地怎麼回事啊?”

“等着吧,陛下肯定是有事耽擱了。”

三名元帥開始焦急起來,議論着。

“久等了,現在請將士們立刻去吃飽飯,吃完後在這裏集合,” 泣無淚的聲音在三位元帥的身後響起。

“參見魔君陛下,末將領命。”三位元帥嚇了一跳,還好剛剛沒說什麼,陛下居然毫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身後,自己卻沒有發現,三位元帥心裏吃驚不已。

不一會兒,泣封帶着二十多個殭屍, 除了泣封在僵硬的邁着腳步以外,他身後的二十幾個士兵都是雙腳併攏跳躍前進,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啓稟陛下,末將已經處理完了,”泣封走到泣無淚的身邊時彎腰拜道,而他身後的殭屍,確實直挺挺的向前傾斜,對泣無淚拜着。

“嗯,等等他們三位吧。”



很快,三位元帥帶着軍隊回來了。

看着列好隊的五百多名士兵,泣無淚感慨了一番,他的靈魂剛剛來到紅葉王國的時候,紅葉王國可是有二十萬的軍隊啊,現在就這寥寥數百人。

泣無淚開始安排下令道:“泣戰影元帥聽令,你是魔法師,這軍隊裏的魔法師現在歸你統領,創立魔法師軍團.”

“末將領命。”

“泣思呔元帥,你是弓箭手,你以後就統領隊伍裏的弓箭手,創立弓箭手軍團。”

“末將領命。”

“泣升弒元帥,剩下的將士歸你統領,這次去無盡之森就爲你們選好坐騎,成爲衝鋒陷陣的騎士。”

“末將領命。”

泣封羨慕的看着挑選士兵的三位元帥,恨不得衝上去搶人,泣無淚看着泣封的樣子好笑又好氣的道:“泣封元帥,你就統領殭屍,創建殭屍軍團,額,你看看你的出息,你要知道,就思呔那兩百弓箭手還不夠你的十個殭屍塞牙縫,你流什麼口水。”

泣封看着泣思呔的弓箭團人最多,又看着自己身後的二十幾人羨慕的口水滴落。

聽泣無淚這麼一說,泣封那傢伙突然挺直腰,挑釁的看着其他三位元帥,實在看不下去的泣無淚一腳將泣封踢飛,撞斷了兩顆大樹的泣封毫髮無損的站起來,哭喪着臉道:“陛下,你怎麼又整我…。”

其他三位元帥亦是覺得奇怪,“剛剛被踢飛的泣封沒有用任何鬥氣,撞斷大樹居然沒事,還有就是泣封的這二十多個士兵,爲何陛下會說連兩百多個弓箭手打不過十個,看着泣封敢挑釁他們,那麼陛下就沒有說謊,陛下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

“泣戰影,泣思呔,泣升弒,泣封四位元帥,立刻出發,前往無盡森林,”泣無淚下令道。


“出發。”

四位元帥帶着四支不同的隊伍向着無盡森林出發,無盡森林迎來了一場浩劫,特別是泣封的殭屍軍團,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一直戰鬥下去。

一個月後,四軍到了無盡森林外面,泣無淚遞給泣戰影一枚空間戒指道:“泣戰影元帥,這裏面是簇毒的匕首,拿去給每一位魔法師配上,在無盡森林裏,魔法師必須越級戰鬥和近身,魔法師的等級壓制到初級魔法師,如果沒有生命危險不許管他們,爲期半個月,戒指裏面那顆魔核裏面記載着靈魂修煉和精神控制之法,每個人只要滴血在魔核上就能得到修煉之法,切記好好保管,這將是你們魔法師軍團的至寶。”

“魔法師軍團的勇士們,你們有沒有勇氣挑戰這半個月的訓練、”泣無淚高聲吶喊。

“有”魔法軍團的士兵熱血澎湃的吼着。

“有沒有信心全部活着回來?”

“有,保證一個不落下的活着回來。”

“請記住,你們是軍隊,不是個人作戰,泣戰影元帥,立刻出發,半個月後將他們全部活着帶回來,”泣無淚亦是熱血沸騰的吼道。

泣戰影帶着魔法軍團進入了森林,泣無淚繼續道:“泣思呔,泣升弒兩位元帥,你們一樣,泣思呔元帥戒指拿去,裏面是血瞳之術,對弓箭手助力不小,給每一位弓箭手配上彎刀,泣升弒元帥,你的戒指裏是劍法與槍法,國庫羞澀,拿不出那麼多裝備,你們自己爲自己挑選坐騎吧,這無盡森林的坐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去吧,不要讓我失望,都給本君活着回來。”

看着別人都走遠了,泣封看着泣無淚還沒有安排自己的打算,硬着頭皮道:“陛下,我呢?”

“耐心,你有點耐心吧你,急什麼,”說着泣無淚將手按在泣封的腦袋上。

一段信息也傳入了泣封的腦袋裏,煉魂屍火,一部可以助殭屍提前修煉出屍火的功法。

“謝魔君陛下,” 泣封感覺到功法的強大,激動不已。


“出發,他們殺魔獸,我們去撿便宜,嘿嘿,遇到的就順便搞定,”泣無淚嘴角掛起‘可愛’的笑容,率先走了出去,向着森林出發。

進入森林,到處是魔獸屍體,“靠,這些敗家子啊,忘記告訴他們記得挖魔核啊,又不是不知道本君很窮。”

“泣封,愣着幹嘛啊,快啊,這麼多食物,記得把魔覈收起來,”泣無淚說着,拿出一個杯子和匕首不斷的在魔獸屍體上取血液喝下去。

一顆顆的魔核進入了泣無淚的空間戒指,五天過去了,泣無淚喝了大量魔獸之血,兩天前就晉級血僵了,而那二十幾個垃圾貨殭屍成了白色眼瞳的殭屍,只要再吸血就能成爲毒僵了,泣封也光榮的成了一隻毒僵。

一直跟在三軍的後面,泣無淚和泣封搞了個鉢滿盆滿,路上遇到的一些漏網的魔獸,二十幾只殭屍就一擁而上,那個場景,還真有點害怕。

雖然無盡森林外圍只有一級到四級的魔獸,但是壓制修爲的三軍依舊速度恐怖的屠殺着。 “泣封元帥,你自己小心,記得不許落下一顆魔核,我去找點吃的,”泣無淚知道泣封這傢伙的性格,不交代清楚不知道神經大條的泣封又要幹出什麼事了。


泣無淚剛剛走,幾隻三級風狼覓食,來到了泣封所在的地方。

泣無淚烤了兩隻一級火兔,一邊吃着,一邊向着其他三軍行去,明天就是第十五天了,自己也去看看傷亡情況。

“嗯,這是?幻幽草,最少有一千年的年份,”泣無淚無意中發現了一顆靈草,仔細的到處一看,“哇,這麼多,一百年的紫金花,五百年的血芝…。”


不一會,泣無淚就採了幾十種靈藥:“這世界的人就是傻,嘿嘿。”

在元素大陸,生病受傷,全部由光明法師搞定,哪有什麼丹藥啊,除了消失的地精會利用靈草煉製一些金槍粉啊,我愛一條柴之內的的東西,靈藥基本就是爛山的貨。

“這些人怎麼沒事啊,不是說糟蹋好東西會被雷劈的嗎?”看着滿地的靈藥,泣無淚上竄下跳,忙得不亦樂乎。

看到如此多的靈藥,泣無淚忘記了時間。

第十八天,“二位,陛下和泣封不會出什麼事了吧,都過了三天了,”泣戰影焦急的道。

“立刻出發,尋找陛下,”三位元帥又帶着軍團趕回森林,無盡森林危機重重,要不是泣封是大劍士,在無盡森林外圍那是無敵的存在,三大元帥也不會放心的去歷練,要是連陛下都沒有了還歷練個屁啊。

三大元帥進入森林沒多久,全部愣住了,在他們不遠處的小山凹裏,看到全身泥土,髒兮兮的泣無淚在刨着什麼。

“哈哈,萬年黑籽,發達了,”泣無淚瘋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