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猛烈地搖晃她的身體,咆哮道:“快告訴我,你都知道些什麼!”

然而,無論他如何使命的搖晃,吳雨並沒有甦醒。

“天哥,稍安勿燥,千萬要冷靜!”噬魂玉發現秦天的神情越來越可怕,這是要走火入魔的徵兆,急忙大聲提醒。

秦天急忙清醒,猛然意識自己剛纔的失態,險些走火入魔,萬劫不復,不由嚇出一身冷汗。

噬魂玉緊張的神色這才緩和下來,道:“這女人已經發了瘋,說話巔三倒四,天哥可一定要冷靜!”

點了點頭,秦天將心中的魔念壓制下去。想到剛纔吳雨的那些話,秦天兩隻狹長的眼睛中,射出濃濃的寒芒。

“江嚴!陳大道!”

兩個名字,從秦天緊咬的兩排白牙中迸出來,字字帶血,好似剛從血池中撈出來一樣。

江嚴是青木宗的現任宗主,也是江傲風的父親。

陳大道,則是青木宗的護法大人,頂替了秦天父親秦正風的位置。

這兩人,是青木宗現在權勢最大的兩人。

秦天沒想到這一次擊殺吳雨,竟然讓自己聽到了父親和母親當年的一些信息,而這些信息都與他們的死有着巨大的關係。秦天從未見過母親,他的父親也從不跟他講有關他母親的事情。

秦天只能夠在父親喝悶酒的時候,偷偷的聽到一些父親的自言自語。

從父親的口中,秦天得知母親是一個大家族中的天才少女,和父親邂逅後生下秦天,但又後悔,拋夫棄子,重新回到家族裏。秦天還記得,父親每年會遠行一次,每一次回來都會無比的傷心落莫,秦天問他時,他卻從不回答。

但秦天卻猜到,父親一定是去見母親了,同時他也能想象地到,母親一直不肯見父親。

在秦天一直以來的印象中,母親是一個讓他又愛又恨的人。

然而,剛剛從吳雨的那番話中可以知道,母親是被江嚴和陳大道害死的,秦天似乎發現自己以前想的都錯了。

“難道我父親和母親都是江嚴和陳大道害死的?”秦天拳頭緩緩地握緊,發出一串咯咯的聲音。

噬魂玉之前聽秦天說過這兩人,暗暗分析了一番,道:“天哥不必太激動,這二人如今都沒死,天哥想要報仇自然還有機會。不過這女人的話還待確認,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處理她。”

秦天想了想,道:“暫時先不殺她,把她關在魔尊鼎中,待她神識清明後,我再重新審問她。”

噬魂玉道:“這個方法倒也可行,將她關在魔尊鼎中,沒有人能夠發覺的了。不過要等他清醒,恐怕沒這麼快!”

秦天聞言,眉毛不由地皺了起來。

“想要讓她清醒,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找一個地皇境的強者幫她梳理靈魂,不過地皇境的強者常年閉關不出,就是找到了也不一定能請地動。”噬魂玉想了想,替秦天仔細地分析道:“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清靈丹’!”

“清靈丹?那是什麼靈丹?”秦天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靈丹,好奇地問道。

噬魂玉道:“清靈丹是一種很古老的四靈靈丹,能夠鎮魂養心,梳理靈魂。若是將這靈丹給這女人服下去,片刻就能讓她恢復。除了這兩種方法,最後的一種方法就只有等了,等她靈魂自己整理好,然後漸漸恢復。不過,這個等待的時間沒個定數,可能三年五載,可能數十百年,也可能一直都恢復不了。”

秦天聽懂了噬魂玉的意思,第三種以其說是方法,不如說是賭運。運氣好,則可以在三年五載後恢復,運氣不好一輩子也恢復不了,想了片刻,秦天突然問:“清靈丹在哪裏可以得到?”

噬魂玉撇了撇嘴,道:“這種靈丹的丹方早已經在天陸絕跡了!”

“什麼!這世上已經沒有這樣的靈丹了麼?”

噬魂方道:“丹方沒了,但是丹藥卻還有幾枚。不過這些丹藥在誰手裏,我並不知道,不過有一個地方,一定有清靈丹!”

秦天聞言,眼前一亮,忙問:“什麼地方?” “魔王谷!”噬魂玉神色一下子就變的凝重起來。

秦天猛然聽到魔王谷三個字,全身一震,倒吸了一口涼氣。

“竟然是魔王谷!據我所知,魔王谷是一處魔教的據點。相傳數千年前,那裏是魔教的總壇。後來被天陸的數位強者,召集天下修士,與魔教進行了十日十夜的拼鬥,結果竟然兩敗俱傷。魔頭這纔將總壇移至海外,不過仍有部分魔頭仗着地利,在魔王谷中傳承下來,常常和妖獸合作,一起進攻邊關,掠奪修煉物資。”

魔王谷,位於高寒草原之中,而高寒草原與西寧城接壤。西寧城被打造成一座巨大的軍事要塞,就是爲了抵擋來自高寒草原的妖獸和魔王谷的魔頭。

秦天從小在西寧城的青木宗長大,知道無數有關魔王谷的故事,雖然沒有去過那個地方,但卻聽過無數遍。

噬魂玉嘿嘿一笑,道:“若是那一次的圍剿能夠再堅持幾天,恐怕魔王谷早就灰煙滅了!天哥可知道,這些魔頭做惡多端,比之前囂張百倍,爲何現在沒有人管麼?”

秦天搖了搖頭,被噬魂玉這麼一問,也覺得十分奇怪。

按理說,這樣一處魔教據點,是不可能如此光明正大的存在於世的。靈魔不兩立,除了在魔神島,其它的地方魔教修士就是一隻人人喊打喊殺的老鼠。通常來說,天陸上的修士會想盡一切辦法和代價,不擇手段地要將魔頭殺死或是趕走。

而這魔王谷被修士聯合剿殺了一次,雖然規模由總壇變成了據點,但裏面的魔頭不但沒感到害怕,反而氣焰越來越囂張。

噬魂玉道:“這其中的原因還要追溯到那一次的聯合大圍剿,那一次圍剿使得魔王谷中的魔教大軍死了一半,但同時,也觸發了魔王谷中的‘天魔大陣’。”

“‘天魔大陣?’”秦天暗自心驚,他可是知道這魔陣的厲害。

天魔大陣是一種十分古老的大陣,陣法雖然古老,但是陣法威力卻無比的強悍。

秦天在遊方和尚的《簡記》中看到過一段關於天魔大陣的記載。裏面寫道:天魔大陣,五級魔陣,佈置完成後需要強大的戾氣來激發陣法。陣法兇殘暴戾,屬於大威力的殺陣,一即激活就無法停止,可對進入到陣法之中,天尊境以下的非魔修煉者進行截殺!

這一段文字雖然不多,但是能夠記載在惜字如金的《簡記》上,想必這套魔陣的確是威力驚人。

這種截殺相當於偷襲一樣,一開始不會阻止修士進入陣法裏面,這樣修士也無法察覺到陣法的厲害。而一旦進入其中,陣法就會在修士防備最虛弱的時候,給他一個最猛烈的偷襲。

天魔大陣之所以會讓無數修煉者感到害怕,而且還如此聞名,就是因爲它的截殺。

無聲無息,無影無跡,每一次陣法運轉,狙擊敵人的時候,都會在他警惕最放鬆的那一刻。

這就好像每一個進入陣法中的人,都被一雙眼睛仔細的盯着,一旦稍的放鬆,那麼等待他的必是一招恐怖的偷襲。

不管你修爲有多強,只要沒有突破到天尊境,就感應到不到空間的力量波動,永遠都提防不住陣法的偷襲。

而且這種偷襲因人而異,不同修爲的人進入裏面遭遇到的偷襲的程度並不一樣。陣法如此設計出來,是爲是盡最大量的減少陣法的能量消耗,使得每一次運轉都不會浪費能量。


普通的五級的陣法,其威力就無比巨大,更何況這是一套聞名遐邇的兇陣。不過這大陣有一個特點,就是對魔教修煉都無效。

噬魂玉繼續道:“這兇陣一旦激活,再也沒的修士敢隨便進入大陣。進入不了大陣,談何斬除位於陣法中心的魔王谷。這就是數千年來,魔王谷的魔頭能夠一直生存下去的原因。”

“難怪!”秦天點了點頭,道:“兇殘的魔陣成了魔王谷的保護層,誰若是想攻打魔王谷,首先就要面對大陣的截殺。而沒有天尊境界的恐怖修爲,想要安然的通過大陣,成功率連一成都沒有!”

噬魂玉嘿嘿一笑,道:“本來天魔大陣並沒有激發,但是那一次大圍剿,死了無數的魔頭和修士,無數怨魂惡靈產生,將天魔大戰給激活了!不僅如此,佈置大陣的這位魔道高手,竟然將陣法擊殺的修士,煉化成一個個的能量體,做爲運轉大陣的能源。”

秦天嘆了口氣,道:“大陣佈置的如此巧妙,不知道是哪一位魔修大能所爲?”

噬魂玉撇了撇嘴,不以爲然地道:“天魔大陣雖然十分強大,但是也僅僅是五級的陣法而己,以天哥的陣符術增漲的速度,不出十年,也一定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度。”

秦天卻搖了搖頭,道:“大道於心,小道於行。能夠佈置五級陣法的人,天陸之上不說一萬,也有八千。然而,能夠將天魔大陣佈置的如此巧妙的人,卻不多!”

“這倒也是,這位佈陣的魔修天才心計之深,讓人感到害怕。好像這一系列的事情,都被他一一計算在內。”噬魂玉小臉上露出幾分敬佩。

沒有將太多的注意投入在天魔大陣,秦天將話題重新拉了回來,問道:“清靈丹怎麼會在魔王谷?”

清靈丹是靈丹,如何會出現在魔王谷,這一點,秦天怎麼也想不明白。

噬魂玉嘻嘻一笑,解釋道:“說起這件事情,還得從幾千年前的一次追殺說起。”

頓了頓,噬魂玉神色飄忽,彷彿回到了幾千年前,連語氣都帶着一絲遙遠的味道。

“具體哪一年,我不記得了,我只記得,那時候魔尊大人的修爲還只是靈王巔峯境界,修煉界還沒有圍剿魔王谷。當年魔尊大人爲了得到清靈丹的丹方,以此來研製類似功效的魔丹,就四處打聽丹方的所在。後來得知一名自稱丹王的修煉者擁有清靈丹的丹方,就決定暗自殺了此人,奪取他身上的丹方。可是事情敗露,魔尊大人只得由暗殺變成追殺。一直追到魔王谷的死亡禁地,那修煉者無路可退,卻死活不肯交出丹方。”

說到這,噬魂玉目光之中,明顯地閃過一絲恐懼。彷彿那‘死亡禁地’四個字,有着無比強大的魔力,就算只是說一下,就會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

秦天並不知道死亡禁地是什麼地方,又有什麼可怕,正想開口去問,噬魂玉這個時候已經調整好了神態,接着說起來。

“那叫丹王的修煉者雖然修爲比魔尊大人低,但是一身骨氣卻相當令人敬佩。若非靈魔不兩立,魔尊大人都恨不得和他結爲兄弟。魔尊大人感於他有錚錚鐵骨,於是決定放棄追殺,放他離開。可是那人卻並不領情,在魔尊大人面前親手毀了清靈丹的丹方,然後一頭鑽進了死亡禁地。我清楚地記得,他轉身進入禁地的前一刻,發出了一陣猖獗的大笑聲,還有那句挑畔十足的話語。”

“什麼話語?”秦天好奇地問道。

噬魂玉唏噓一聲,道:“他說:‘丹方卷軸是沒有了,想要丹方的話,就進來找我吧!若是你沒膽子進來,就對着禁地磕上九個響頭罷!哈哈哈哈!’”

噬魂玉極力模仿當年那人的語態,雖然時間相隔數千年,但是那種豪邁之情透過噬魂玉的聲音,稀數傳了出來。

秦天暗暗驚訝,心中對這位‘丹王’的修煉者產生了幾分敬佩和好奇。

想了想,秦天問道:“那死亡禁是什麼地方?”


噬魂玉聞言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神情,過了許久,才漸漸緩和,但是語氣中仍然帶着一絲顫抖,道:“死亡禁地!死亡禁地!那是一處無比兇險的所在!我發誓,只要親身進入過其中的人,打死他也是會再進去第二次!那就是修煉者的墳墓,無論是靈脩還是魔修,進入其中,百死一生!魔尊大人當年已經是靈王巔峯的境界,性格吃軟不吃硬,面就如此羞恥的挑畔,也都不敢追進去。” “這麼兇險!”秦天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暗驚詫。


噬魂玉跟隨魔尊者東征西討了幾百年,什麼大場面,大危險沒有遇到過。就是那個號稱修煉者墳墓的天魔大陣,在她的眼裏都是不屑一顧。然而,她對那個死亡禁地卻十分的恐懼。一提到這個地方,她的全身都會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

秦天驚訝之餘,努力地回想起遊方和尚所著的那部《簡記》,試着找尋有關死亡禁地的信息。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裏面沒有隻字片語提及到這個地方。

通靈境的修士都有過目不忘的本領,秦天通讀了一遍《簡記》,就已經將那裏面的記錄統統記在心裏。

“後來怎麼樣了?”秦天不相信魔尊舛那樣的驕傲的人物會這麼算了。換作自己,也是無法忍地住這口氣。

果然,噬魂玉接着道:“後來,魔尊大人突破到地皇境,修爲大漲。但是心中一直耿耿於懷,於是找了個機會進入裏面尋找那名修煉者。那一次的經歷,是我陪伴魔尊大人一世之中,最危險的時候。魔尊大人本以爲自己修爲大進,有足夠的本錢進入裏面,但是他錯了,錯的十分的離譜。”

噬魂玉臉上神情急劇變化,彷彿回到了當年進入死亡禁地的情景,道:“別說是地皇境,就是天尊巔峯的修爲,在裏面都完全不夠用!魔尊大人只是進入到禁區的最外邊沿的一個小小角落,就已經抵擋不住了,萬分狼狽地逃了出來,險些把自己撂了在裏面。沒有找到那個自稱‘丹王’的修煉者,魔尊大人猜測他一定是去了禁地的深處,那是必死無疑了。”

“天尊巔峯!天陸之中竟然還有天尊巔峯的傳說中強者不敢去的地方!”秦天倒吸一口涼氣。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天陸之大,無邊無垠,其中兇險之地,不計其數。就是修煉到天尊巔峯的境界,也有許多地方不能輕易涉足。”

秦天暗自驚歎,突然想到了什麼,道:“你說的清靈丹,難道就在那死亡禁地之中?”

“當然不是,死亡禁地雖然一定也有這靈丹,不過那是自稱‘丹王’的修煉者帶進去的,數千年過去了,靈性早就沒了。而且那裏面兇險異常,絕不是天哥現在可以進入的,我說的清靈丹,其實是藏在魔王谷的一處祕密所在。”噬魂玉將腦袋搖成波浪鼓,不想將話題停留在死亡禁地,忙將靈丹的所在說了出來。

“祕密所在?”秦天皺了皺眉頭,道:“你知道藏丹所在?”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當年魔尊大人逃出來後,認爲那人肯定是沒了性命。但是心中一直敬佩他的骨氣,於是將一粒清靈丹埋於死亡禁地的入口,以此作爲悼念和緬懷。”

“埋丹緬懷?這都多少年過去了。丹藥恐怕都不能用了吧?”秦天嘴角抽了抽,感覺魔尊的舉止有些匪夷所思,有些擔心地問道。

噬魂玉卻搖了搖頭,道:“當年埋丹的時候,爲了表示鄭重,魔尊大人用他的九天玄玉盒將丹藥保存着埋入地下。而且在埋丹之處,種下十數道強大的隱匿陣法,以防別人知道丹藥所在。”


“九天玄玉盒?靈品中等的法寶,相傳是用遠古九天之上的玄玉打造而成,將東西封存於其中,百萬年不腐不變,是最神奇的儲存類法寶。難道這世上,還真的有這種法寶?”

秦天讀了《簡記》,裏面就有關於九天玄玉盒的介紹,心頭不由地一陣火熱。

噬魂玉嘻嘻一笑,道:“魔尊大人的九天玄玉盒只是一個法品中等的仿製品,乃是用千米之深的海底玄冰製造,功能相同,不過只能保證一萬年不腐不變。”

秦天聞言,臉上的激動這才緩和了一些。不過一件儲存類的法寶,等級達到了法品中等,還是十分的罕見。

“一萬年,時間是足夠了。”秦天在心裏暗暗計算了一下,現在距離魔尊闖死亡禁地的時間差不多六七千年。

“只要我們去魔王谷,將那粒清靈丹挖出來給吳雨吃下去,天哥就可以逼問出當年你父母身死的真相!”噬魂玉替秦天精確地計算着以後的每一步計劃。

點了點頭,照噬魂玉剛纔所說,那枚清靈丹或許還真在存在。

但是如何進入到魔王谷,卻是一個頭疼的問道。

“現在我就回到學院去,如何去取那枚清靈丹,還需要好好的計劃一番!”秦天想了想,說出自己的打算。目光轉向依然昏迷的吳雨,右手一抓,吳雨被攝入到魔尊鼎中。

魔尊鼎中自成一片巨大的空間,秦天心念一動,在裏面迅速地搭建一幢簡易的石屋,把吳雨關在裏面。

石屋是他用晶石建造,非常的堅固,不必擔心吳雨會逃出來。


目光在魔尊鼎中掃了一眼,裏面的妖獸燭龍,有魔氣,魔丹,還有石屋,顯地無比的雜亂。

“用晶石做石屋太浪費了,天哥可以找一些專門用於建築的靈木玉石,在魔尊鼎中建一幢巨大的宮殿,然而布上陣法,裏面就不會顯得亂了”噬魂玉感受到秦天的心情,不禁嘻嘻地笑了起來。

秦天點了點頭,暗暗記得這件事,決定一回到學院就去購買建築用的靈木玉石。先把這件事放到一邊,秦天將神識轉向那隻正在銳化的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