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子,簡直比豬都還要聰明。

(嘿嘿,當然,豬是沒有幾個聰明的!)

「試一試就試一試!我還怕了你不成?!」直接無視此刻那袁基突然坑底的一招,簫劍的臉色變得極為的精彩,那叫要多陰森有多陰森,旋即,正欲打算動身,但是,卻驚愕的發覺,自己他那的竟然動彈不得,頓時,驚愕失色。

我草! 極限武主

神馬東西?

簫劍驚愕的扭首,也只不過發現了一把匕首而已,而這把匕首,正是之前袁基掌中的那一把!

靠!這怎麼可能!

這匕首釘在地面上,為毛老子動彈不得?

這種事情,簫劍也是從未見過,當真是大吃一驚,神色大變,頓時,一股莫名的不按便是從心頭油然而生。

這下可算是要遭殃了。

他終於清醒過來了,敢情就是之前袁基故意發出匕首,而為的目的正是定住自己的影子,通過定住自己的影子,然後控制自己的整個身體。

想到此處,他的表情更是大變,自己竟然從一開始都被袁基這小子給陰了一把,我草!自己此刻才發覺道,簡直就是……

他恐慌不安,要知道,此刻他是真心的動彈不得,就算是伸個手臂,都是感覺格外的吃力,這若是那袁基突然攻擊過來,自己還不死?

「媽的你這個卑鄙的小人,老子是不會放過你的!」憤怒的簫劍,頓時大罵起來,他也沒有在意自己此刻的狀態,是以,當他大罵了之後,才發覺,事情大不妙,目前之威,對於自己乃是大不利,自己不罵則已,一但罵了起來,可就是人家袁基怒火燃燒的最好時機。

「哼!想死是吧?想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袁基突然怒吼道,一拳轟在地面之後,他便再次躍起,然後怒視著簫劍,那表情,簡直恨不得把簫劍給生吞活剝了一般。

轟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大地突然顫抖,之前那袁基突然轟在地面,而後,伴隨這袁基對著地面的一轟,便是直接見到,在旋即轟出的地面,突然列出了一道深深的鴻溝,一道閃電如同九星一般,頓時朝著簫劍的腰圍斬去!

奈何此刻的簫劍,根本就動彈不得,是以,當看到這道閃電流星之後,也是嚇得大驚失色,一張臉,頓時布滿了死灰色的顏色,驚懼的望著這道閃電,一雙眼睛,在此刻也是變得格外的透出,如同一隻死魚的眼睛一般。

而就在此刻,就在簫劍本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已是從他的身後奪貫而出,朝著那道流星閃電,狠狠地撞擊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自然是讓的袁基一怔,畢竟,他可是一直關注著前方,但是,自從這道刀芒餓飛出來的時候,他竟然還不知道這道刀芒溜進來若是究竟是從何處飛來!

顯然,這一道出手速度之快!猶在自己那一道閃電之上!

要知道,自己出手已經有了一陣子,就算是再快的刀,也不可能這麼厲害的擋住了自己的閃電?看來,躲在暗中的敵人,功夫只怕在自己之上。

他此刻只顧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刀,卻並沒有注意刀上面的顏色,就算是刺激他注意刀芒上面的顏色,也必然認為,這刀乃是靈魂無數次的殺戮,而令的刀鋒具有如此紅艷!

畢竟,他此刻並不見也得相信是孤芳雪來了!

誰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們想要小的人,就在他們的暗中,並且,還要看著他們互相殘殺之後,然後再出手把他們通通滅殺。

這種事情,未免也太滑稽離線可笑。

「什麼人!鬼鬼祟祟的,出來!再不出來,老子就扒了你的皮!快出來,我早就知道你身在何處,倘若再不出來,就連你的樹木一起轟殺!」說到最後,那袁基直接是一掌揮出,距離他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便是直接被他的一掌之力給完全轟到。

砰的一聲巨響!

大樹紛紛化為漫天的齏粉。

適才,他與簫劍對戰的時候,也沒有見到他出手這麼狠辣無情,顯然,此刻,他對於暗中的敵人,也是感覺有一絲威脅,這就從他剛剛那一手就可以看的出來。

其實,他並不知道孤芳雪的藏身之所,若是知道,他剛剛轟的也不僅僅是前面的幾顆樹了。

聽得這麼一聲大吼,那孤芳雪卻是文絲不動,像袁基這種鬼蜮技倆,又怎麼會瞞得過她。

要知道她可是如假包換的九尾狐。

狐狸,本就是那種奸詐的動物,這種鬼蜮技倆,她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此刻,當聽到袁基這麼一聲大喝時,卻是動也不動!

不過,她不動,但卻並不代表別人不動,本來因為那匕首釘在影子上面,已經被困住的簫劍,此刻卻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那種表情,就如同破天荒的無聊了一件非常驚詫的事情一般。

本來就不可能動彈的他,卻是在此刻動了,這伙之前可是被那一道閃電給嚇得連尿都流了出來,此刻竟然發覺有人在此刻突然出手,自己的小命終於在此刻保全,也是大大的呼了一口氣!

當他大大的呼了一口氣的時候,便是定睛一看,這一看,到不要緊,差一點嚇得他連命都不想要了。

都市王牌保鏢

血紅色的夢魘刀!

「什麼……竟然是……」他一時之間,竟然是連話也說不出來,愣在原地,雙目如同死魚一般,怔怔的望著眼前的這把血紅色的寶刀,怎麼也沒有想到,出來就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想要殺死的人。

這種複雜的表情,頓時從他的臉上一閃而過。

「我才不信她是來救我的!她一定是來殺我的!」蕭焱望了望眼前這把血紅色的彎刀,一時之間,表情變得一片死灰,若是被袁基那傢伙殺了,他或許還不畏懼什麼,可是非常,若是被這妖女給殺了,自己就算是死了,也是恐懼的不得了。

「沒錯!我正不是為了救你而來的,而是為了更好的殺你而來的!」就在簫劍胡思亂想的時候,突聽樹林裡面,也突然傳來了一聲優美的語音。

這語音是那麼的靈動,飄渺,射人魂魄。

這語音是那麼的優美,動聽!卻又是那麼的冷漠無情!

一道人影,已是自漫天夕陽下飛來這裡。

她不知是從何而來,也不知是如何來到,她衣袂飄飄,宛如乘風,她白衣勝雪,長發如雲,她身姿卓越,宛如仙子!

但她的容顏,卻是沒有一個人知道。

她與生俱來就似乎帶來著天生的魔力,不可讓人抗拒!

聽從這柔美動聽的語音,兩人俱是一驚,旋即,那袁基產品庫表情卻是大變,驚詫道,「竟然是你!」

「沒錯,正是我!你只怕沒有想到吧!」

聽得妖女此話,袁基突然大驚叫道,「你一直在注視著我們!」

他此刻的表情也是相當的震驚,倒也幸好自己之前沒有使用全部力量來與簫劍拼個你死我活,不然,只怕此刻便是便宜了妖女。

他生平最恨的就是那種背後偷襲之人,只不過,這妖女雖然沒有背後偷襲,可是,她的行徑,卻比背後偷襲還要令人膽戰!

這妖女本來實力就要比自己兩人要強大,此劍突然出手,自己兩人雖是0不聯手,必然會被她給擊潰。


可是,此刻自己與簫劍又怎麼可能會聯手?


簫劍不殺自己就已經算是了不起了。

想到這裡,袁基突然咬了咬牙齒,打算做出最壞的打算,就是直接拋開簫劍,自己逃之夭夭,畢竟,自己若是死在這裡,也委實太憋屈了一點,也太不划算了點吧!

那把匕首,損失了就損失了唄,至少,自己總算是保全了性命。

只要自己有了性命,什麼都有了。

心念一動,袁基便是想要逃離此地,那孤芳雪似乎也早就知道袁基是想要離開此地,所以,后發而下,直接朝著袁基的心臟口擊去。

夢魘刀頓時如同一把流星一般,朝著袁基的心窩斬去。

顯然,孤芳雪此刻要的就是一招滅了他!

所以,她一上來就直接動用殺招。


夢魘刀突然從簫劍的眼前掠走,而簫劍見狀,也是嚇了一大跳,要知道,之前那看到這夢魘刀是多麼的畏懼,此刻,見到夢魘刀剛一從眼前掠走,他能不激動。之前,眼前這一道難關是解決了。

「哼!霸王追風拳!」見狀,袁基直接大跳起來,他明知自己已經不是孤芳雪的對手,是以,這才故意跳躍起來,而後,就是要藉助此刻的跳躍,一面使用出來霸王追風拳,一面急速掠走。

畢竟,自己此刻怎麼說,也並不是孤芳雪的對手,與其明知要是一匹。倒不如直接從此地掠過,也省的浪費自己的體力。

對於自己的體力,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否則,他也不會使用出這麼一招。

霸王追風拳的威力,在之前,孤芳雪已經是體驗過來,他此刻突然再次使用出來這麼一招,就是想要一時之間,嚇唬住孤芳雪。

畢竟,之前的孤芳雪已經在這招上面受過傷害。

其實,他本就不會什麼霸王追風拳,而硬是要使用出來,就是因為他明知這一招可以令的對方不敢大意,勢必,出手必然會有所下滯,而就算是幾秒鐘的下滯,他也非常有信心可以從此地逃逸。

就算是一秒鐘,也值得他去冒這個險!

袁基突然使用出來霸王追風拳,但是,那處於定身當中的簫劍,卻是大吃一驚,畢竟,霸王追風拳乃是他的最強大殺招而已,這招,乃是他通過在米特爾拍賣場所使用高價拍賣的,米特爾拍賣場地,也就只有他這麼一部捲軸,此刻,這袁基突然使用出來,必然吃驚。

因為這種高價的捲軸,並不是人人都能夠修鍊的,而是,唯有拍賣到的人員,方才能夠修鍊。

他也不相信,這世上除了這麼一部捲軸之外,還存在另外一部。

要知道,在米特爾拍賣場所拍賣的東西,除了丹藥之外,就算是甲胄,都絕對不會擁有第二個。

是以,當他看到袁基突然使用出這麼一招之後,表情非常的吃驚。

「看來,我這幾天的猜疑果然是沒有錯!我咋說半夜有人在抱著我的腳趾頭如同雞腿一般的啃,原來就是為了偷取我的鬥技!媽的,這袁基可真是奸詐,如此行徑的事情都能夠做的出來,看來,今日他若是不死,我以後的日子,只怕也沒有多好過了。」望著那突然施展出來一些的霸王追風拳,簫劍咬牙切齒的道,目光如同毒蛇一般,,把他給狠狠的望著。

「咦,原來他還沒有把霸王追風拳的修鍊成功!」對於霸王追風拳非常了解的簫劍,一眼就認出了袁基使用這招時的缺陷,站在袁基所使用出來的霸王追風拳,所帶動的威力,也只能算是自己平時所使用出來的霸王追風拳威力的一半。

而霸王追風拳最可怕的地方,卻並非是因為它的拳風凌厲,而是因為他修鍊到極致,可以生生扭曲空間,然後自成空間!

「簫劍,你死不了!」 「簫劍,你死不了!」當這句話從孤芳雪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原本還是一片忐忑的簫劍,此刻頓時有種被放鬆的感覺,畢竟,他對於孤芳雪的害怕,卻是要遠遠的高於袁基,如果孤芳雪能夠說不殺害自己,那麼,對於自己來講,已經沒有什麼害怕了的。

只要傳此刻袁基死了,自己或許就已經高枕無憂了。

此時,他正打著一連串的全盤,想是因為袁基此刻必然必死無疑罷了。

當孤芳雪感覺到那種具有威力的拳頭時,表情也是微微一凜,畢竟,之前她可是體現過霸王追風拳的威力,是以,對於此刻那人突然使用出來霸王追風拳,可是行動微微有所緩慢。

不過,她此刻完全沒有殺害袁基的心思,見到這麼一拳,她也是突然掠到了一旁,然後目光如刀,盯著袁基。


而袁基當看到孤芳雪突然從自己身前躲開,表情一變,一絲笑意便是湧入身體,看來,效果果然還是非常呢明顯,這招霸王追風拳對於他,還是挺有效果的嘛。

只不過,這一拳他顯然不想擊出,是以,當他看到孤芳雪突然從自己身旁躲開,也是艱難的收回拳風,然後唰的一聲,就遁去。

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快。

「哈哈,妖女,你上當了!不過,下一次讓我見到你的時候,就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到時候,老子一定會把你給擊殺的!)」望著那臉色不變的孤芳雪,袁基旋即沉聲道,今天,他實在是太憋屈了一點,而且,險些還著了妖女的道。

這種事情,他怎麼能夠承受?

「哼!你還是快些走吧,莫要讓我追上,否則,定然你萬劫不復!」望著那如同狼一般逃竄的袁基,她的心中卻是譏誚一笑,惡毒的望著那逃竄而去的袁基,目光突然望著了此刻的簫劍。

被孤芳雪這種眼神突然瞧見,那簫劍直接是下了一跳,目光驚懼的望著此刻的孤芳雪,緊張的說到,「你……你想要搞什麼?」』

顯然,對於之前那一句話,他還是不太相信,畢竟,之前自己可是與袁基一絲愛9手出手絞殺過她的,她不可能不記仇的被。


「我沒有什麼,只不過想要把你解開了。」一面說著,她一面來到簫劍身旁,掌中的夢魘刀也是帶著沖關的殺氣,朝著簫劍靠攏,感覺到孤芳雪那種衝天的殺氣,簫劍的表情也是變得格外的陰沉,看來,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終會還是出現了。

不過,不要緊,只要自己不是死在袁基掌中,又算得了什麼。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就算是死,也要帶著傲骨去死!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自己一定要笑著面對死亡,絕對不能夠在死亡面前低頭。

「來吧!你只管使勁來吧!我不怕你!」見到孤芳雪越來越近的影子,簫劍突然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