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這一切都只是誤會,我並沒有打算困住你們,我只是想和你們開個玩笑!」

達拉姆慌張之中,突然改口,又換上了先前那副可憐相。

「玩笑么?那麼我也跟你開個玩笑好了!」東方修哲邪邪一笑,手掌伸出。

「你……你要幹什麼?」達拉姆想要反抗,可是身體被巨手牢牢攥緊,根本就無法動彈分毫。

他現在十分不解的是,這個怪物為什麼只針對自己,而對於面前這個少年卻是視而不見?

東方修哲的手掌已經按在了達拉姆的頭上,沒有任何猶豫,「搜魂之法」已經使出。

半柱香的時間過後,東方修哲收回手掌,身體再次輕飄飄地落回到地面之上。

「這個傢伙,果然隱瞞了好多!」

億萬寵愛,總裁娶我嗎 ,東方修哲喃喃自語道。

通過剛剛對達拉姆記憶的讀取,他發現達拉姆還有三處私藏的寶庫,對於這些寶物雖然看不上眼,但是既然知道了地方,總是要帶走的。

「宗主,要如何處置這個傢伙?」無雙指了指已經昏迷過去的達拉姆。


東方修哲卻是看向綠臉巨人,沉默了少許后說道:「大傢伙,他就交給你處置好了!」

綠臉巨人仰天大吼一聲。握著達拉姆的那隻手突然暴發出強悍的鬥氣,碰的一聲悶響,達拉姆的身體竟然被他硬生生捏碎。

「吼!」

綠臉巨人再次大吼一聲,聲音之中暗含著報仇之後的暢快感。

又花了大概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東方修哲將親王府各處值錢的東西都搜刮乾淨后,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天空中的雨,不知何時停止了,只是烏雲依舊布滿天空,而且還有著陣陣雷鳴。

古盟駕駛著馬車,沿著濕滑的大街向前飛奔著。

馬車的後方。綠臉巨人不緊不慢地跟著,由於個子巨大的緣故,他只是輕輕邁出一步,便是十數米之外。

「少爺,我們這是要直接回去么?」趕車的古盟忙問道。

他現在比較好奇,該如何安頓馬車後面跟著的綠臉巨人?

「招寶來商鋪」雖然地方不小,但如果入住這麼一個大傢伙,鐵定會顯得擁擠。

況且,也沒有合適的房間適合這個巨人居住。

東方修哲沉默了少許后。回答道:「我們先去看一眼那些商鋪!」

根據達拉姆的記憶,杜家此刻很有可能對那些商鋪採取了行動。

果然如他所料,當他們來到那些商鋪時,可以看到杜家的人正在商鋪里進進出出。一副很忙碌的樣子。

商鋪貼著的封條已經不見了,並且地面上的血漬也被清洗過,只是那些戰鬥的痕迹,還存在著。

「這幫傢伙太可惡了!」

無雙看到這一幕。立即氣憤不已,當下就打算衝過去將那些人趕走。

「不急!」東方修哲卻是輕輕一笑,接著說道。「先讓他們忙吧,等打掃乾淨了,我們再收回來也不遲!」

無雙一愣,她眼神怪異地看著東方修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小宗主已經無賴到了這種地步。

「走吧,我們先去找些吃的吧,相信大個子應該也很餓了!」東方修哲笑著說道。

問雨閣大酒樓,此時聚集的食客,幾乎是平常的兩倍。

很多食客雖然已經吃完,卻並沒有離去,而是滿臉好奇地傾聽著四周的議論。

今天可是接連發生了好幾件大事,成為了大家茶餘飯後談論的焦點。

「這個世道還真是風雲變幻啊,如今就連杜家,都有人敢去招惹!」

「誰能夠想到,杜家前腳才開始對付白家,它的身後就冒出一個神秘組織來,我聽說後來因為官府的介入,才讓杜家挽回了損失。」

「杜家的手段也真是夠厲害的,未動用一兵一卒,只是靠著官府的力量,就將那些失去的商鋪給奪了回來。」

「我在來的時候,已經看到杜家的人正在整理著那些商鋪,如果我沒有猜獵的話,明天應該就可以正常營業了。」

「可是有一件事很奇怪啊,聽說守衛在那些商鋪旁的官兵,被人殘忍地殺害了,到現在還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這還用問么,一定是那個神秘組織的報復!只是這樣一來,官府一定會更大力度地搜捕,等著吧,相信用不了多久,大街小巷就要戒嚴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投入,聽得入神,在這樣的雨天,倒是一個打發時間的好辦法。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天火帝國』要翻天了!」

就在這個時候,由樓下突然跑來一個慌張的男子,他上氣不接下氣。

在場中的很多人都認得這個男子,他是這一帶有名的消息通,很多重要的消息,都是從他嘴裡率先傳出來的。

所以大家在見到他如此匆忙地跑上來,全都止住了聲音,並且將視線集中了過去。

「出了何事?是不是杜家又開始對其他家族動手了,這原本就是預料中的事,只是沒有想到來得如此早啊!」一個男子自以為是地說道。

這位「消息通」男子搖搖頭,一邊端起食桌上的茶杯,一邊氣喘吁吁地道:「比這個事情大多了,你們誰也猜不到的!」

「比這事情還大?難道說杜家讓人給滅了不成?哈哈!」又有一個男子笑著猜測道。

「你說對了一半,只不過被滅的不是杜家,而是達拉姆親王!」


這位「消息通」男子。在喝了一口茶后,直接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剎那間,所有的人全都瞪大了雙眼,並且身體僵硬,好似受到了莫大的驚嚇!

「你……你說達拉姆親王?我的老天,這是真的么,什麼人如此大膽,竟然敢……」

短暫的沉默后,便是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就在眾人想要進一步討論這個消息的來源與細節時。一陣沉悶的聲響突然從窗外的大街上響起。

「碰!碰!碰!」

時間不大,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一下子驚醒了所有食客。

「啊!你們快看,大街上出現了怪物,我的媽啊,那到底是什麼,怎麼全身綠色!」

一下子,窗口的位置擠滿了人群,當眾人的視線望向窗外時。一個個頓時被嚇呆了。

只見一個綠皮膚的巨人,正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來,那巨大的個頭,竟然比這處酒樓還要高出好些。

那充滿力量的粗壯手臂。沒有人會懷疑他的破壞力。

一瞬間,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碰!碰!碰!」

試愛成婚:甜心再結難逃 ,靠窗位置的食客,就像是驚弓之鳥般。立即與窗口拉開距離,唯恐靠近一點被那個怪物盯上。

整個閣樓的氣氛變得壓抑無比。

然而,偏偏就在這時。這位讓大家心跳加速的綠臉巨人,竟然停在了酒樓前。

「天啊,這是從哪裡跑出來的怪物,他要幹什麼?」

「我們會不會被殺啊,那怪物的眼神好可怕啊!」

「官府是幹什麼吃的,這種怪物都出來了,為何不見阻攔,民眾的生命安全難道就不重要了么?」

「大家不要再說話,小心被那怪物聽到了!」

「……」

一陣小聲的嘀咕后,便是安靜了下來。

東方修哲從馬車裡走出來,望著酒樓內那一張張被嚇傻的表情,不禁淡淡一笑。

「帶著這麼一個大傢伙,想不拉風都難啊!」

東方修哲回頭望了一眼綠臉巨人。

此時的綠臉巨人,正在好奇地打量著四周,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這也難怪,想必這是他第一次出來逛街。

「老闆,有沒有好吃的飯菜?」東方修哲走近了酒樓內,對著臉色鐵青的櫃檯老者問道。

「有……有……有的……」老者的聲音顫抖著,似乎已經喪失了正常對話的能力。

東方修哲點了數千金幣的飯菜,要足了飯量。

由於綠臉巨人太過高大,酒樓里根本無法容納他,最後東方修哲決定,將所有飯菜都放到大街上。

有錢就是任性!

飯菜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來,廚房內的數十位師傅都已經拼盡了全力,然而他們做得再快,卻無法趕上綠臉巨人與東方修哲食用的速度。

對於綠臉巨人如此能吃,眾人還能夠理解,畢竟巨大的身高擺在那裡,胃口自然要大很多了。

讓眾人無法理解的是,那個個子不高的少年,他怎麼也是如此能吃,那疊在一起的高高空盤子,簡直就像是在向眾人宣誓著:他是非人類!

這頓飯菜足足吃了一個時辰!

酒樓里的食客也在擔驚受怕之中,忍耐了一個時辰!

算完賬,東方修哲對著一臉滿足的綠臉巨人說道:「吃完了吧,現在我們該去收回屬於我們的東西了!」

他話中所指,不僅僅是那些商鋪,還有……(未完待續。。)

… 王恩正應要求給客人講解香囊的成分和藥性。

作為尊重萬物敬畏大自然的人,王恩正在藥草方面的造詣,早已稱得上是專家中的專家。

他只是很隨意的做了一下藥草的挑選和分揀,就已經讓幾個日本客人看得目不轉睛。

事後穆太太說,王老先生的水準,是葯道中的最高水平,所有的藥材配方都是為客人量身定製的,在日本的話只有非常尊貴的人才有資格找王老先生問診或者開藥方。

就像歐洲人對待勞斯萊斯一樣,不是有錢買得起就可以乘坐,必須身份足夠珍貴。

趙寶萱對於日本人的讚美之詞早就有心理準備,知道他們的讚美總是在事實的基礎上要加倍誇讚的,就跟穆太太謙虛了一下:「啊,原來我外公這麼了不起,那我平常只把他當外公,沒有特別重視他的醫術。」

在她小時候,外公只要在她身邊就會親自動手給她做飯,她就知道好吃,吃完了又舒服又輕鬆,晚上睡覺睡得快早上起來也不累。

後來慢慢長大了,她知道外公是把藥材放在飯菜里給她做葯膳,告訴她不要有吃藥的這個概念,就像蜜蜂采蜜蝴蝶傳授花粉,人活在世上就是與萬事萬物在交換精華,所以在吃穿用度上面一定不能委屈自己,不要有不好的想法。

這個觀念已經融入到她的生活之中,幾乎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

所以遇到不喜歡的人和事,她下意識的就會迴避。

穆太太笑道:「寶萱,你真是太幸福了,像你外公這樣的醫術,花多少錢都買不來呢。我們這次如果不是來玉廚館吃飯,如果不是天天都來,我們哪有機會知道你外公這麼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