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保安一聽葉少風居然還在誇他,心裏有些得意,“兄弟,看來你還挺了解我的,要不這樣吧,我們交個朋友,不就那麼一點事,你放心,這事有我幫你抗着。”

“那不太好吧,要不有事的話直接找我就行了。” 那個保安的小腿還在劇烈疼痛着,哪還有心思和葉少風對抗,巴不得趕緊撤,葉少風可是早就看出來了。

“那有什麼,對了,你住哪層啊,怎麼沒有見過你,不會是剛搬過來的吧。”葉少風報了一下門號,那個保安一聽,有些傻眼了,啊,原來是這小區裏面的那個極品性感火爆美女啊,那可是他們心目中的性感女神,尤其是大家喜歡看她夏天時穿的那衣服,太火爆了,每次靜希從他們門口經過的時候,那羣保安的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一個個都看得快要流口水了,巴不得撲上去將她那身薄薄的外衣給扒掉,腦海裏面早就想入非非了。

那個靜希可是每次都會和他們打招呼,所以對於她,那羣保安可是相當地熟了,一聽說葉少風是住在那個號,那個保安一下子愣住了。

“哦,以前沒見過你,你剛住吧。”

“哦,剛來,不是吧?哥都住很久了。”

葉少風表現得相當地淡定。

“那要不這樣吧,哥哥現在還有事,那池子裏面的事情哥自然會處理的,要錢的話儘管跟哥說。”

葉少風正準備轉身走開,靜希她老爸過來了:“怎麼回事啊?剛纔?”他驚奇地望着葉少風,但是葉少風卻走過去小聲地說道:“我們上去談。”

葉少風將腿放在了靜希老爸屋裏的那張茶几上面,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面:“伯父,剛纔那可是一顆真子彈,而且還不是子彈那麼簡單?”

“到底是什麼,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威力?”

葉少風望着他:“伯父,您別緊張,這東西到底是哪裏來的?”

靜希她老爸此時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這事你可別到處說啊,說句實在話,看來我真的上當了,這個禮品,也就是這個坦克是我的一個朋友送給我的,他現在人在越南,看來這事很有問題,我也好多年沒有見過他了,上次正好在酒店裏碰到他,他說他現在在越南那邊做生意,後來就送給我一些禮品,其中就有這個。”

葉少風從口袋裏掏出一支菸,正準備丟給她老爸,但是她老爸卻回絕了。

“好多年的毛病了,年輕時受過傷,抽不得。”

“那晚輩可以問問是怎麼受的傷嗎?”葉少風聽他這麼一說,反正心裏對他產生了一些崇敬一情,葉少風雖然平時很看不起一些警察什麼的,但是他卻對上過戰場的軍人打心底裏面很尊敬,雖然他並沒有真正爲華夏國上過戰場,但是他卻也在戰場上面打過仗,而且不只一兩次,但是那些都是兵團的需要,兵團要發展壯大,要有資金,上戰場自然會有人出錢,對於他們兵團來說,不僅可以得到鍛鍊,而且可以得到一筆錢,要是單獨去幹掉那些目標的話,不僅危險性大,而且拿不到什麼錢。

不過那些都只是一些陳年往事了,此時葉少風望着眼前這個很有滄桑感的男人。

“伯父,這麼說來,您也很久都沒有見過他了,根本就不瞭解他。”

“你說對了,而且前段時候他又給我寄來了東西。”

他的話剛說完,葉少風便趕緊問道:“在什麼地方?”

靜希她老爸這纔想起來,他一看那個包裝還在,裏面的東西居然不見了,趕緊衝到大廳裏面,“靜希,你是不是動了我房間裏面那東西?”

靜希此時卻笑着說道:“老爸,你那麼緊張幹什麼?不就是一把掃把嗎?我還以爲什麼貴重禮物呢?搞的那麼神祕。”

此時葉少風的鼻子似乎聞到了一股**味。

“趕緊拿過來。”她老爸一把將那掃把奪了過來,正準備將那東西遞給葉少風。

“老爸,你幹什麼?哼,這麼小氣,是誰送的啊?呵呵,不會是你的小情人吧?”

她說着便準備過來抓她老爸手裏的那把掃把,但是一瞬間的功夫,那把掃把已經到了葉少風的手裏,此時葉少風的手在那掃把上面輕輕地撫摸着。

“靜希,你去幫我拿一把剪刀來。”

靜希卻很是奇怪,以爲葉少風是在跟她開玩笑,故意搞得很神祕似的,雖然她也是特戰隊員了,但是在她看來,**這事只有電影裏面纔有,現實中哪有啊,都從警那長時間了,都沒見過炸掉什麼樣子。

“還不快去。”她老爸大聲地叫道,靜希此時望着葉少風,看他那幅認真的樣子,真以爲他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居然還說什麼有**,此時,她老爸卻也跟着一起起鬨,她只好趕緊去拿了,讓她拿剪刀,她跑進房子裏面卻發出了尖叫的聲音,什麼情況,難不成她還遇到了色狼不成,此時葉少風正準備將手裏的那個掃把放下,但是她老爸卻攔住了葉少風:“你就在這,我去。”

一會,就見她走過來了,“你拿的剪刀呢?”她老爸趕緊問道,只見她將手裏的東西遞給了葉少風,葉少風一看,尼媽的,什麼玩藝啊?“喂,靜希小姐,這是什麼啊?”葉少風看了她一眼,“剪刀啊。”她居然很理直氣壯地說道,葉少風一看,那是剪刀,不過那似乎是她剪眼毛毛用的,就那小,而且那能剪動那線嗎?葉少風直接一把抓了過來,他極速地將那個**拆掉了,將東西還給了靜希,她拿在手心裏一看,剪刀早就不成剪刀了,都快成一堆廢鐵了。

“那這東西怎麼辦?應該不會有危險了吧?”她老爸很關心地問道,葉少風將那個掃把直接丟到了一邊。“怎麼?伯父您還不放心啊?要是不放心的話,您大可以將那東西再拆開看看,看裏面還有沒有什麼隱形線路?”

對於**這玩藝,葉少風在歐洲的時候那可是玩的多了,有時候一天拆幾個都有,特別是在戰場上,葉少風可是自制過不少這玩藝,對於很喜歡叢林戰的他來說,玩那種自制**那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坐在她老爸的書房裏面,葉少風的鼻子卻在不停地嗅着,此時,他已經嗅到了一股**味,看來有一幫殺手真的已經來了,他們來的目的看來就是她老爸,雖然葉少風還不知道她老爸到底掌控着什麼祕密,但是既然對方僱傭殺手來殺他,而且在華夏如此大膽,看來這東西一定很重要,涉及到軍事機密了,突然,葉少風感覺到他的手腕處也開始疼痛起來,他狠不得猛地去捏幾下,那個龍珠妹妹又在跟他搗亂,時少時在裏面動幾下,或者故意玩弄他,捏他,摸他的,反正讓他感覺到很不舒服,此時葉少風突然站起來說道:“看來有人要來殺你了,伯父,你的手裏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祕密?”

“殺我?年輕人,你是在說笑話吧?這光天化日之下,再說了,我能有什麼重要機密,還值得派殺手過來。”

“你坐吧,我給你看一本書。”


伯父突然在書架上面找着,但是他卻發現那本書似乎不見了,明明就是放在那裏的,但是卻找不到了。

葉少風卻突然將手舉起:“伯父,你是不是在找這本書。”

他將封面朝着伯父。

“對,那書怎麼會在你的手裏的。”葉少風淡然一笑:“伯父您別誤會,我也是在這地方撿到的,剛纔我坐在這裏,正好一眼便看到了這下面有一本書,所以便將它撿了起來,這似乎是一本哲學書箱,我倒是有些看不懂,不知道伯父讓我看這本書有什麼用意。”

“你把書拿過來。”

葉少風慢慢地站起身來,將手裏的書朝着伯父遞了過去,此時他的眼睛可是一直注視着窗外,但是伯父卻似乎並沒有怎麼注意到窗外的動靜,他可是一直盯着葉少風手裏的那本書,正當葉少風的手剛伸到伯父的面前時,他正準備去接的時候,突然,葉少風將伯父朝着旁邊用力一推,只見他突然極速轉身,單手撐在桌子上面,飛身躍向窗外,此時,窗外突然閃現出一個黑衣人,此時手裏拿着無聲步槍,他正準備舉起手中的槍對着伯父開槍,但是葉少風卻一橫踢極速如同閃電般地踢向他的手腕,只聽到咯吱一聲,那個黑衣人的手腕斷裂,他手中的那把自動步槍從手中滑落,葉少風的腳在空中劃過,腳尖直接勾住了那把步槍的板機,那黑衣人居然左手從腰際掏出一把手槍,剛舉起來,葉少風腳尖上勾着的那把步槍卻瞬間划向他的手臂,那黑衣人居然還準備用右手去抓,當他的手還沒有碰到那把步槍,就已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熱浪向他襲來,葉少風此時卻在心裏呵呵地笑着,尼媽的,膽還不小,不知道老子體內流的是龍血啊,一會你的手就全黑掉了,那黑衣人已經感覺到了狂熱正在向他猛然襲去,他居然還不信這個邪,直接抓向葉少風腳上的那把步槍,只聽到他啊的一聲慘叫,直接從窗戶上面滑了下去,葉少風知道,對於他們這種殺手,各種裝備是相當齊全的,他不可能摔死的,葉少風正準備躍向窗外,突然又一個殺手躍了進來,一進來便和葉少風赤手空拳地打了起來。 那個殺手突然抽出一把激光刀,尼媽的,在葉少風的眼睛晃來晃去的,但是葉少風卻只是淡然一笑,很明顯,那個殺手的目標不是他,是伯父,他刀刀揮向伯父,但是葉少風卻擋住了他的去向,“你讓開,我的目標不是你。”那個殺手朝着葉少風大聲地喊道。

但是葉少風卻冷冷地說道:“老子的目標卻是你。”

“你敢跟我們天網殺手作對。”

葉少風一聽,“老子不敢你是天網還是地網的,進了老子家就是強盜。”

“那好,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葉少風卻笑着說道:“你客氣過嗎?”伯父雖然功夫不及葉少風,但是他也是部隊的,至於他到底是什麼身份,雖然葉少風還不清楚,但是卻已經猜到八九分了,看來伯父可是一直在機密部分幹着,身份很特殊,跟特工差不多。

兩個人正打着,突然又一個男的破窗而入,直接殺向了伯父,看來這個纔是重頭戲,那個殺手一腳踢向伯父,葉少風正準備過去,但是那個殺手的腳已經快到踢向伯父了,只見伯父突然出拳,直接迎向他那一側踢,極速地扭住了他的小腿,一個組合拳猛擊向那個殺手,看來他的功夫還很深,那個殺手卻突然掏出一個很奇怪的東西,只見伯父的臉色一下子鐵青:“生化武器。”

他嘴裏小聲地念着。

“你別大驚小怪的,這不都是你的成果,現在我只是讓你嚐嚐他的威力而已,聽說你又有了新成果,我們就是想讓你把資料交出來。”

那個殺手笑着說道。

“做夢吧。”伯父大聲地說道。

“老東西,你不想你的女兒也跟着出事的話,那你就別玩花樣了。”

此時,葉少風纔想起了那個靜希似乎還在大廳裏,看來必然得極速地解決這個殺手。

“你們不用拿我的女兒作威脅。”

“那拿什麼,拿你的情人?哈哈。”

只見那個殺手裏的那個生化武器突然放出一股氣息,看來那可是毒氣,伯父雖然自己是生化武器專家,但是對於生化武器他同樣沒有免疫力。

眼看着伯父聞到了那個殺手手裏的生化武器散發出來的氣體之體之後,在瞬間變得不清醒了,葉少風的龍掌極速地伸向他的生化武器,那殺手趕緊調轉槍口,打出了尼媽的什麼玩藝,葉少風只感覺到像大便一樣臭臭的,他用手扇着,那個殺手一下子急了,使命地打出毒氣,但是葉少風卻似乎並沒有反應,他一下子竄到了他的跟前,故意假裝倒下,那個殺手突然掏出一把****,正準備對着葉少風一槍,突然,葉少風的龍手伸向他的手臂,像是鐵鉗一樣夾住了他的手臂,他的手臂便在瞬間動彈不得,直感覺到像是碰到了隕石似的,整個手臂在瞬間全都變成了黑乎乎的。

那個殺手很是無語, 南疆傳人在都市 ,葉少風直接用力一捏,只聽到咯吱一聲響,那殺手的手臂直接掉斷了。

葉少風突然一個掃腿,直接將他踹向牆壁,那兩個殺手正準備起身朝他攻過來,葉少風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了,直接一個側踢再加擺拳將那兩個殺手給踢翻在地上,一腳踩在了那個手持生化武器的殺手胸口上面。

“把你的破隊伍撤走吧,就你們那水平也配當天網的殺手,看來現在天網是越來越不景氣了啊。”

葉少風的臉望向一邊,要知道,當年他剛到歐洲的時候,天網可是牛逼的很,現在天網,似乎已經是塊爛泥。

“你是誰?”那個殺手很鄧好奇地問道。葉少風卻是直接掏出一支菸來,點着了,在那裏抽了起來,那殺手直接看呆了,見過很多老大抽菸的姿勢,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居然會那麼帥,他都看呆了,葉少風半響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他才轉過臉來:“老子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叫你們老大別到處殺人了,尤其是不要在老子的視線裏出現。”

“你認識我們老大?”

“別提你們老大了,你們老大以前就是個擦皮鞋的,不信的話你可以回去問問。”葉少風居然把他們天網老大的底細都給抖了出來,要知道,知道天網老大底細的人不多,因爲他名字也改了,檔案也換了,但是要想逃過葉少風的法眼,那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還不滾是不?”葉少風突然一個極速的掃腿直接在他的面前劃過,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少風已經穩穩地坐在了椅子上面,滑向他的面前。

“滾吧,以前別在老子面前提天網,天網?不過是一個過去式而已,提着它你們不覺得丟人顯眼嗎?”

那殺手頓時一下子無語了,望着葉少風,雖然他的眼裏並沒有殺氣,但是卻有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讓他頓時感覺到像是被萬箭穿心似的,趕緊狼狽地走了。

葉少風卻是將伯父扶着坐在了椅子上面,對於剛纔那殺手使用的生化武器,葉少風的鼻子可就聞了出來,這是一種很淡雅的氣體,只要聞到這種有毒的金屬氣體,人立馬就會變得全身軟軟的,無力再對抗,但是葉少風對這種氣體卻有着天然的免疫力,在歐洲的時候就碰到過天網的殺手用過,但是他卻一點事都沒有,看來他天生就對這些所謂的有毒氣體具有超強的免疫力。

葉少風正準備給伯父服下驅毒的藥劑,突然,一個很甜美的聲音蹦了出來。

“等等,你不能把這個給他喝。”

葉少風卻不想聽她的,繼續他的動作,但是他手上的那小瓶藥劑卻在瞬間滑落,直接掉到了地上,他頓時伸腳過去,勾住了它,直接腳微微一動,藥劑再次落入他的龍掌之中,但是他的手臂卻在瞬間像是快要燃燒起來似的,又是那個龍珠妹妹搞鬼,葉少風心想,看來這個龍珠妹妹一天呆在自己的身體裏面,自己是一天都不想安寧了。


他正想着用什麼辦法將她逼出來。

“龍妹妹,你的聲音那麼甜美,哥想你一定也長得很美吧? 秦非得已 。”葉少風很客氣地說道,但是那龍妹妹卻是沒有了反應,只聽到她呵呵的笑聲,葉少風心想,尼媽的別笑了,那笑聲像是在牀上發出來似的,哼哼再加上呵呵的聲音,已經讓他很難受了,葉少風也很恨自己,在歐洲,甚至世界上,他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少女少婦,什麼極品貴族少女,還有石油大王的女兒,但是這妞怎麼回事,像是自己的剋星似的,有事沒事整整自己,說自己是什麼龍神來着,現在真的有些懷疑了。

“龍珠妹,我越來越喜歡你了,都日夜想着你了,你看你能不能出來一下。”

天命輪回 ,媽的,那妞居然還不見個影,真懷疑她是一個黃臉婆。

“喜歡我也沒有辦法啊,龍神哥哥,你要想重新得到我,那你就得努力了,找到龍神散落在人間的一切,重新做回龍神,呵呵,就可以了。”聽她這麼一說,老子要想得到她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盡說什麼做回龍神,尼媽的,那幾千年前的龍神一下子被一塊隕石撞了,身體到處都是,老子去哪裏找到,到現在才找到了幾小塊,看來要想找到那些東西,得幾百上千年,到那個時候老子都不知道輪迴了幾世了,還見得着那妞嗎?龍妹妹都不知道變成什麼了。

要得到你就那麼難嗎?雖然沒有見到那龍妹妹,但是葉少風卻已經在腦海裏面將她**了幾次了,“呵呵,龍神哥哥,想什麼美事了,都看你的嘴巴都笑得合不攏了,不會是在想什麼美女吧?”

葉少風很直接地說道:“當然了,哥現在正在想着你啊,龍妹妹。”

“想也是白想,別泄氣了,要努力啊,別等你成爲龍神的時候,我都已經老掉了。”聽她這麼一說,她似乎好像很年輕似的,葉少風隨便那麼一算,她既然是和龍神差不多一個年代的,那還能年輕嗎?

別給哥整一個千年老妖出來嚇着老子了,葉少風突然看見眼前似乎飄來一個很漂亮的氣泡,便用嘴去一吹,頓時他便感覺到他的脣上面怎麼好像沾染上了香氣似的,而且在那一瞬間感覺到嘴脣像是碰到了什麼軟軟的東西,而且很舒服似的。

他還正在回味着,突然,那個氣泡再次飄到了他的面前,突然,葉少風從那個氣泡裏面看到一顆很精緻的龍珠,是她?果然是她,難不成剛纔老子還跟她接吻了,不過那感覺還真不錯,此時,葉少風還要細細地品味着,那滋味真的蠻爽的,還有那脣也太輕太柔了吧,看來那妞還真的蠻嫩的,經歷了幾千年了,居然還得保養的這麼好,看來一定是個小仙女吧。 葉少風久久地回味着,但是那個氣泡卻突然朝着他面前飛過來,直接在他的臉上劃過,他並沒有防備,正得意着,心想,尼媽的,那妞想要親老子不成,但是他頓時瞬間感到臉上一陣陣火燒一樣,那妞居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這一巴掌是讓你記住了,現在你的使命是什麼,你還沒有完成你的使命,別整天想着泡妞了。”

氣泡頓時慢慢地消失掉了,葉少風此時拳頭緊緊地捏着,他心想,總有一天老子會把你壓在身體下面的,讓你知道哥哥的厲害。

她的話嚴重地刺激着葉少風,看來就算是爲了征服這個妞,怎麼也得快點成爲龍神,但是關鍵是現在那千年前的龍神的那些軀體到底到哪裏去了,叫老子到哪裏去找,要是被什麼小狗狗吃了怎麼辦?

正在思考着,突然,門一下子開了,“我爸怎麼了?”靜希一下子衝進來了,她直接奔到了她老爸面前,搖着葉少風說着,但是葉少風卻很淡然地說道:“喂,別搖了,再搖哥也要暈過去了。”

“他到底怎麼了?要不要緊啊?”

她此時似乎很擔心,但是那靜希一看葉少風似乎好像無事一般地在那裏抽起了煙來,而且那幅悠然自得的樣子,她一看就來氣了:“葉少風,你幹什麼啊?我爸他是不是受了重傷?”

“你說呢?”

“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你就是一個無情無義冷淡致極的男人。”

“那就是了,我是男人,你說是不是人啊?靜希小姐,看來你是被仇恨衝昏了頭腦吧?”


“別叫我小姐。”

葉少風則是一幅嘻皮笑臉的樣子:“那行,大姐,你別火氣那麼大了,很容易上火的,上火了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不要你管,上火了我自有解決辦法。”

靜希見她老爸一直都不說話,她一下子嚇壞了,趕緊拿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她老爸卻突然開口說話了,“別,靜希,我沒事了。”

“爸,到底怎麼回事啊,剛纔那夥人是幹什麼的?”

葉少風卻站起身來:“能幹什麼?想要來殺人唄。”

“殺誰?”

“當然是伯父。”

靜希很有些不相信地望着她老爸,在她眼裏,她老爸也就是一直在部隊而已,聽他老爸說過,他也就是在部隊搞技術的而已,又沒有得罪過誰,怎麼可能會有人還僱傭殺手來殺他呢?她怎麼也不相信。

“靜希小姐,你別太單純了,你都在警隊幹了快一年了,不會是從來都沒有出去執行過任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