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此,此寶藉助太極之道逆轉陰陽,居然能夠隱去元力波動,倒是難得的寶物!”把玩着手中的錦帕,林山想起了天王塔中困擾着自己的問題。

在六層之時,林山手段齊出方纔破開那白色光幕,金絲楠卻依然被趙立名先一步取走。當時他便想到對方必定是提前準備了破除那白色光罩的手段,現在看來,多半是手中這件帶有太極圖案的錦帕了。

林山心中思量,此物能夠完全隱去修士的元力波動,若是用於偷襲,那絕對會給敵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就在這時,青衣抱着酒壺搖晃着身體走了過來。妖嬈的歡歡甜蜜地跟在他的身側,看到林山手中之物,他開口問道:“這是什麼寶貝?看起來像是女人用的。”

林山向錦帕施了一道法訣,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將自己給籠罩起來。

見到林山的動作,青衣先是一愣。然後感受着林山從他神識感應中消失不見,驚訝得張大的嘴巴:“此物居然能夠完全隔絕修士的元力波動!果然是一件奇寶,此物用於偷襲,最爲適合了!”

林山點頭正欲開口,一陣地動山搖的晃動傳來,緊接着便聽到一隻猛虎哀嚎的聲音。

他轉身吹了聲口哨,不過幾個呼吸功夫,一隻五彩雀便遠遠飛來。幾個閃動便出現在了林山的跟前,速度比全力奔跑的小寶還要快上幾分。

五彩雀身形一轉,便化身藍裙少女,正是雀兒。雀兒一臉歡喜地看着林山喊道:“林大哥”然後轉身看了一眼青衣身側的歡歡,撅起了櫻桃小嘴,似乎對歡歡有些敵意。

“雀兒,小寶這幾日可有進展?”

雀兒搖頭嘆息:“小寶他有情緒,除了林大哥交代的三次衝擊牢籠的任務,他就一直睡覺,受傷了也不讓雀兒替他處理。”


林山思量了片刻,然後走到雀兒身邊耳語了幾句。雀兒先是有些遲疑,然後忍不住笑了起來。聽完林山的吩咐,雀兒便蹦蹦跳跳地往小寶那邊去了。


看着雀兒離開後,林山取出幾粒大小不一的丹藥丟給青衣:“這是趙立名送給我的,我用不上,也不能浪費了。”

接過丹藥,青衣神色淡然地收了起來。一旁妖豔的歡歡雙眼直直地盯着青衣手中丹藥,忍不住說:“增元丹、培元丹……”

收起丹藥後,青衣咂巴着嘴說道:“爲了不讓你吃虧,我請你喝我珍藏的好酒。”說着話,便將手中酒壺遞了過去。

林山接過酒壺,雙眉一挑,仰頭喝了一大口,然後將酒壺還給了青衣,稱讚道:“真是好酒!”說着話,便自顧自離開了。

歡歡站在旁邊一臉鄙夷之色:“又來這套,一點新意都沒有。”看到林山離開,她忍不住問道:“你說林山剛纔跟雀兒交代了什麼?看樣子是不忍心折磨小寶了,要放它出來了。”

青衣喝着酒說:“你見過妖有不忍心的時候麼?何況他可是一名大妖!”

歡歡有些不服地反問:“那你說他跟雀兒講了什麼,讓那小丫頭那麼開心。”

“雀兒那是壞笑,這都看不出來!小寶要受苦了,恐怕還得心甘情願!”青衣收起酒壺說道。

“這不可能吧?有誰會心甘情願地受苦?我可不信,要不,我們賭一把?”歡歡不懷好意地看着青衣說道。

青衣瞥了眼歡歡,點頭說道:“賭?好啊,你說怎麼賭?”

歡歡將精美的臉龐湊到青衣面前得意地說道:“我賭林山讓雀兒放了小寶。以雀兒和小寶的關係,只有小寶被放出來她纔會那麼高興!若是我贏了,林山送給你的丹藥歸我,敢不敢?”

青衣冷笑着說:“你要是輸了呢?”

歡歡扯了扯身上的紫紗,顯得十分撩人,貼着青衣的耳朵低語,聲音中滿是誘惑:“本姑娘要是輸了,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右手拍打了腰間葫蘆幾下,青衣點頭說道:“好啊,現在我們就去看戲好了。”

一個時辰後,小寶眯着眼趴在囚籠中,顯得無精打采。

這時,有腳步聲遠遠傳來,似乎還不止一個人的樣子。

無精打采的小寶猛地睜開虎目,發出一聲響亮的虎嘯之聲,猛地衝向了囚籠的柵欄上,虎爪揮出,用力地拍打在柵欄之上,發出一連串火星。

囚籠晃動片刻才停下來,小寶抖動身體,顯得精神了幾分。將剛纔碰撞時破裂之處顯露出來,擡頭看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口吐人言:“讓你們看看本神獸不屈不撓的堅韌品格,哼哼,來讚美本神獸的優良血統吧!”


半晌之後,腳步聲消失,卻沒有人出現。小寶惱怒地用虎爪拍打着囚籠的柵欄,怒道:“哪個僕人這麼不長眼,讓虎爺我白白表現!痛死我了!”說着話,伸出舌頭舔着先前的傷痕。

遠遠偷看着小寶的青衣差點將口中酒水噴了出來,緩緩在他的身側捂着嘴輕笑……

大約一個時辰功夫,遠處又有腳步聲傳來,漸漸地出現了一身藍裙的雀兒身影。一名矮胖的中年婦女緊緊地跟在她身後。

見到有人來,小寶再次擺出了威猛的姿勢,擡頭仰望天空,十分有氣勢。

走到囚籠跟前後,雀兒指着囚籠和身後的矮胖婦女說道:“喏,那個就是了。”

矮胖婦女走到囚籠跟前睜大眼睛盯着小寶上下打量起來。

小寶保持姿勢不變,心中卻疑惑不已:“這位大媽到底想幹什麼?難不成是仰慕本神獸的威名?”想到此處,小寶虎臉之上顯出擬人的笑容。

就在小寶臉上的笑容出現的那一剎那,矮胖婦女十分煩躁地擺着手叫道:“什麼神獸啊!外面傳得神乎其神的,就是一隻寵物嘛!還被人關在籠子裏,哪有神獸會被一隻破籠子困住的!我太失望了!我要告訴那些姐妹真相!”說着話,絮絮叨叨地離開了。

氣的直冒煙的小寶大聲喘着氣,在矮胖婦女離開後猛地用虎爪拍打在囚籠上,完全不顧先前的傷勢。

見到它的樣子,雀兒強忍住嘴角的微笑說道:“林大哥說以後我不需要盯着你了,我要陪林大哥出門了。”說完後,開心地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雀兒的身影剛剛消失,小寶就呼嘯着衝向牢籠,全然不顧身上的傷勢,起身回頭再次衝向牢籠。

接連的幾日,每天都有一名面目醜陋的女子前來諷刺小寶一番,然後憤然離去,無一例外地表示對小寶失望之極。與此同時,林府中終日響着震耳欲聾的虎嘯之聲。外界紛紛傳言這位新晉的林長老正在馴服新捕到的妖獸。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月有餘,在這一月中,卻發生了一件大事。

先是趙立名修爲盡復,並且成功進階到皇階。進階之後,他更是和九州盟中的孫長老約鬥。那一戰之後,據說那位孫長老境界幾乎跌落,還是吳長老親自拿出寶藥,幫助他穩住修爲。

然後雷州城中,一名神祕青年突破到皇階,更是毫不客氣地拒絕了吳長老的邀請。據知情人士透露,此人蔘加了之前的天王丹爭奪,常常身着一襲金邊藍衣。

緊接着雷州城東南方的千幽嶺,有人成功突破皇階修爲,有傳言說是千幽嶺的第一高手,更有人說此人便是在雷州出現過數次的鬼手楊依依。 隨着青年俊傑中接連出現皇階修士,修煉界有着各種不同的聲音傳出。有人認爲事出反常必有妖,這種情況很可能預示着九州世界將會面臨劫難。也有人認爲這些修士的接連突破預示着新的黃金盛世到來,甚至有可能達到萬年前天才輩出的程度。

在這些聲音中,有一種說法被普遍認可的。那就是雷州青年俊傑本身積累已經足夠,可沒有外界壓力的情況下,他們原本還打算繼續積累一些時間。正是林山的突破,像一座山一樣壓在他們身上,給了他們巨大的壓力。這樣的壓力反而激起了這些天才不甘落後的決心,也促進他們最終順利突破。人常道”壓力越大,動力越大“大概便是解釋這種情況。

接連的消息傳來,就連遠在蠻荒歷練的一些精英弟子,得知雷州的情況之後,也有數人成功突破到了皇階。對於雷州的九州盟來說,這可是天大的喜事。盟中的那位趙長老始終都沒有停下休息,忙着四處去邀請這些突破的道友加入長老會。

林氏府邸中,閉目靜修的林山突然睜開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遠遠飛來的五彩小雀。

五彩雀身形一轉,化作藍衣少女後,開心地喊道:“林大哥。”

林山微笑着向雀兒點了點頭,有些疑惑地問道:“怎麼?難道是小寶這麼快便突破了?”

聽到林山的問話,雀兒興奮地不住點頭:“林大哥的真厲害,想到這樣的方法讓小寶突破極限。小寶這些天每天都拼命地衝擊牢籠,就在剛纔,它終於突破了!”

林山嘴角微微上翹,然後朝遠處感應了一番,卻沒有發現小寶的影子。他忍不住問道:“既然它突破了,爲什麼沒有過來跟我們炫耀呢?難道是受傷了?”話語中透着他對小寶的關心。

聽到林山的問話,雀兒突然一頓,用手輕撫秀髮,面色尷尬地解釋道:“小寶的確是突破了,可是卻還是無法破開囚籠。”

看着雀兒的樣子,林山更加疑惑地問:“小寶的實力我很清楚,若是他有所突破的話,破開他囚籠應該沒問題纔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雀兒的小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輕聲說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林大哥親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見雀兒也講不出個所以然,林山大步邁出,前去親自查看小寶的情況了。

趕到囚籠所在的位置時,青衣和虎猿二人已經在那裏了。原本他們每天都會來看望小寶的進展,今天恰好遇到小寶突破,卻覺得小寶的情況超出他們的意料,便直接留下等林山,也好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山走到青衣的身邊時,突然停了下來,開口問道:“看你神清氣足的樣子,快要突破了吧?”

站在青衣身邊的歡歡開心地用白皙的手臂推了推他說道:“林大哥問你話呢!”

將酒壺放回腰間,青衣笑着說道:“天天嗑藥,元力已經到了極限,是差不多該突破了。”

林山從袖間的儲物袋中摸出一截木頭,上面隱隱有金絲紋路,散發着淡淡的金光。掂量了一下手中之物,林山將它丟向了青衣:“這塊金絲楠五行同體,在你突破時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接過金絲楠,青衣和林山對望片刻,此時無言勝萬語。

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當時爲了將這塊金絲楠的消息通知給林山,青衣可是冒着生命危險。那時的他,一心爲了讓林山得到此物,又怎會想到此物最終卻被林山送給了他?以他現在的境界,若是藉助金絲楠的五行之力,突破到皇階的機率可以達到六層以上,這可是無數修士夢寐以求的事情。

嗷嗚!

一聲虎嘯之聲響起,一隻巨大的虎爪猛地拍打在囚籠之上,發出一連串火花,不甘受到冷落的小包發出了有聲的抗議。見到自己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小寶口吐人言:“老大,小寶已經突破了,趕快放我出來吧!”說話時,小寶還不斷地用虎爪輕輕抓着囚籠的柵欄。

林山細細地觀察起小寶,發下它虎背之上的黑色條紋,居然比上次服食虎炎丹之後又多了一條。看來這段時間的訓練,還真讓小寶徹底地吸收了虎炎丹中的能量,再次進化。

除了虎背上的異常之外,小寶的虎爪之上也顯得晶瑩透亮,隱隱透着一絲鋒銳的感覺。甚至他的虎腿都顯得更加粗壯了幾分,看來他這些天的收穫的確不小。

林山用手摸了摸被小寶拍打過無數次的囚籠柵欄,感受着柵欄上的印痕,皺起眉頭說道:“若是你真的有所突破,就用你的實力破開着囚籠,向大家證明你的神獸血脈!”

聽到林山冰冷的話語,小寶突然變得激動起來:“老大,我是真的突破了,小寶從來不騙人的。可是我的力量沒有突破,所以還不能破開囚籠而已!”

林山拍了拍黑色柵欄,發出清脆“啪啪”之聲,淡淡地說道:“那就讓我看看你突破獲得的能力!”

小寶甩了甩巨大的虎頭大聲吼道:“就等老大這句話!”然後前腿微微有些彎曲,似乎在蓄勢,擺出了俯衝的姿勢。

見到小寶的動作,一旁的青衣等人紛紛躲得老遠,似乎都畏懼小寶要施展的能力一般。

林山有些詫異地看了看青衣,青衣卻有意避開他的目光,自顧自喝着酒。他再轉身再看看虎大和猿二,兩人也都低頭回避他的目光。這樣以來,林山倒是愈發地對小寶所說的能力有幾分好奇了。

雖然青衣等人的表現讓林山有些疑惑,但他可不相信不過化形實力的小寶能夠威脅到他。面對着小寶,也不防守,開口說:“來吧!”

嗷嗚!

小寶猛地張開虎嘴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一陣強大的音波從他口中四散開來。

突然感受着一陣莫名的威脅,林山緊緊皺起眉頭,雙拳一握,似乎有氣流自其體內發出,擋在了他的正前方。

吼!

虎嘯之聲傳開,四周花草紛紛一陣顫動。青衣大步邁出,擋在了衆人的最前面。他神色嚴肅地緊握手中寶劍,猛地向前方虛空揮出一劍!

青衣施展的劍光不過離體數丈遠,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湮沒了,似乎那一道劍光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林山真前方空無一物之處,卻發出了一陣陣刺耳的摩擦聲。見到小寶施展的神祕力量並沒有穿透他的元力護罩,他搖了搖頭,似乎有些失望。

虎口還保持張開的小寶見到林山搖頭的樣子,嘴角居然露出擬人的壞笑,似乎是奸計得逞了的樣子。

這個時候青衣等人紛紛眼都不眨地盯着林山,似乎都在等待着什麼。

看着身前有幾分火花濺起的虛空,林山正欲張口說什麼時,突然臉色一變,驚道:“精神攻擊!”說話同時,一道刺目金光自體內爆射而出,眨眼間功夫便擋在了他的正前方,將他護的嚴嚴實實。

正是緊急時刻他激發體內的金剛舍利,護在了身前。金剛舍利經過他這些天的滋養,已經恢復到了巔峯狀態。以金剛罩精神和物理的雙重防禦,擋住小寶的全力一擊自然不在話下。

轟!

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撞擊在金色護罩上,引起四周的地面微微震顫。

見到林山完好無損地擋住了自己的攻擊,小寶有些失望地直搖頭,像是鬥敗的公雞一樣垂頭喪氣。

遠遠盯着林山的青衣等人,相互交流眼神,紛紛顯得很失望。原本想看林山吃虧的他們,看來是無法如願了。他們受到小寶的神奇攻擊,都被弄得很狼狽。所以一致地等着林山吃虧,想要尋找一點平衡的。可是一場好戲卻被林山體內那神奇的金剛舍利給破壞了,真是可惜。

林山揮了揮衣袖,神色淡然,似乎剛纔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他看着小寶失望的樣子,嘴角微微上翹,緩緩地說道:“這是什麼能力?似乎很特別?”

小寶很不情願地回到:“再神奇有什麼用?還不是被老大輕易地擋了下來!”

林山笑了笑解釋道:“你的這種能力很不一般,這次若是沒有金剛舍利護體,即便是我,也要吃個不小的虧。”

小寶虎眼一亮,欣喜又有些懷疑地問道:“真的麼?”

默默地點了點頭,林山等着小寶解釋它的這種新的能力。

看到林山點頭承認,小寶興奮起來,衝遠處的青衣他們叫到:“怎麼樣?老大都說我這技能厲害!看你們以後誰敢小看我!”

見到青衣他們訕笑地樣子,小寶更加得瑟了,高傲地仰起虎頭,自豪地說道:“我這種能力,叫虎之咆哮。表面上看起來是音波攻擊,其實主要力量卻是精神攻擊,可以直接穿透物理防禦!怎麼樣?厲害吧!”

林山細細思考起來,不時地大量小寶一番,看得小寶頭皮直髮麻。

“這技能是怎麼來的?是不是那顆虎炎丹帶給你的能力?”林山疑惑地問道。

小寶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來的。”說到此處,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又興奮起來。他提高了嗓門:“老大你知道的,小寶身體裏是有神獸血脈的。神獸是什麼?那可是仙人一般的存在,雖然僅僅一絲血脈,可也能夠讓小寶不斷進階了。這段時間小寶勤奮苦練,說不定就激發了血脈中的力量,獲得了這種神奇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