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是真的感覺自己要抓狂了一樣! 旁邊的雲空間幾個人也醒過來了。

幾個人基本上都是一臉懵逼的表情,誰都搞不清楚,於樑昨天的結論爲什麼會失效呢?

照理來說,於樑不管做什麼事情還是很有分寸的,之所以會讓他們幾個人在石柱子上面等一夜,是因爲於樑認爲這些傢伙到了今天早上會離開。

可誰知道下面竟然還有這幾條野狗,雖然說數量不多,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和這些傢伙進行鬥爭。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連忙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整個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一下我終於明白了,鬧了半天,原來是因爲我昨天晚上腿受傷了,這些傢伙只是聞到了我的血腥味道而已,所以纔不願意離開!”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很明顯,他們這一下也反應過來了。

“原來是這樣子。”

“不是,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呀?”

王倩倩和張思雨兩個姑娘臉色鐵青,可能也並不是因爲兩個人有些擔心。

更多的可能是因爲兩個姑娘現在還有一些生理需求需要解決。

此時此刻雲空間和於樑兩個人的目光互相對視了一下。

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如果這些野狗還不離開的話,我們必然是要下去的,關鍵問題我也不知道野狗的耐心到底是多少,可是這幾隻野狗分明是聞到了我身上的血腥味道,所以纔會留在這裏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也全都不說話了。

那是因爲大家到了現在着實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直播間裏面的衆人就開始出餿主意了。

“實在不行的話……要不然就先這麼着吧!跟它們死耗下去。”

“樓上的,你的智商還真是夠感人的,你怎麼好意思跟人家死耗下去呢?你知道野狗最長可以多長時間不吃飯嗎?”

“家養的狗一般一個禮拜不吃飯都沒有什麼問題的,野狗就更不用多說了,而且這些傢伙現在都在地上趴着,看似一動不動沒精打采,其實它們只不過是在爲了等候覓食而已!”

“說的不錯啊……看到這些野狗,我就有些恐懼,總覺得好像哪裏有些不開心!”

於樑就這樣坐在石柱子上,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轉過頭對着旁邊的幾個人輕聲開口。

“看來接下來我得做一些過分的事情了,我們先不說別的,畢竟都已經這樣子了,現在你們幾個人聽我講。”

不得不說,於樑確實是他們幾個人之中的主心骨。

所以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老哥,你想做什麼你直接說出來吧,我想辦法配合着你!”

“就是就是……我們幾個人都會非常努力的配合你的,多餘的話就不說了!反正我們幾個人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就這樣對着面前的幾個人輕聲開口。

“其實你們發現大多數的野狗都已經離開了,所以還能夠繼續堅守在這裏的,只是因爲這些野狗嚐到了甜頭而已,正因爲嚐到了甜頭……所以纔會繼續留在這裏,我剛剛考慮了一下,如果想要讓我們脫離這個困境的話,我們只有一個辦法可以!”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

一個個都是一臉懵逼的看着於樑,誰都搞不清楚於樑到底是什麼意思?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就這樣轉過頭看着對面的幾個人,對着幾個人輕聲開口。

“我現在只要把這些野狗引走就可以了呀,剩下的我想應該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吧,接下來就看你們幾個人的了,待會兒我把這幾個野狗引走之後,你們就趁着這個空擋趕緊離開,聽到了沒有?”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臉色全部都變了。

一個個瞪着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剛剛到底說了些什麼?你是不是在跟我們開玩笑?我說大哥呀,差不多點兒就得了,你現在原本就受傷了,然後你還要獨自一人去引開這些野狗,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們當成傻子了?”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長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之中充斥着滿滿的無奈之色。

“我說你們有意思嗎?都已經這樣子了,而且話說回來,我覺得這樣子也沒什麼問題吧?你們大家就放心好吧,這些野狗是絕對不會追上我的,我對於自己身體機能還是比較自信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嘿嘿一笑。

臉上的表情之中充斥着滿滿的無所謂。

對面的幾個人看到於樑的這一瞬間,一個個都沉默了起來。

許久之後,雲空間終於忍不住了。

“反正我不同意!你要是這麼玩兒的話,我覺得太過分了,我知道你是我們的頭兒,但是這種情況,我是絕對不會答應讓你一個人去承擔這一切的!”

講完了這番話之後,雲空間嘴角閃過了一絲冷哼。

“老哥,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我姓雲的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裏跟你說話了,我已經決定了,無論如何我都要自己承擔,尤其是這一次!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吧,這些野狗我完全可以搞定的。”

雲空間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尤其是他臉上的表情,好像突然之間就像一個馬上要奔赴戰場的士兵一樣。

尤其是於樑啊。

竟然能夠從雲空間的表情之中看到一絲訣別的味道。


說實話這點就連於樑都沒有想到。

他一開始確實不敢相信,雲空間竟然敢在如此絕望的時刻直接說出這種話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對着雲空間呵呵一笑,對着他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照顧好兩個姑娘!”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雲空間直接愣在了原地。

同樣愣在這裏的,還有旁邊的兩個姑娘。

“照顧好她們兩個!待會兒我把這幾隻野狗引走之後,你一定要把兩個姑娘帶着逃離這裏,你們從咱們來時的路上折返回去,一路上我都留有記號,在邊緣處等待着我!我覺得這些野狗應該不會直接去那裏找你們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雲空間對着他輕輕搖了搖頭。

甚至於這傢伙的表情看似好像已經木訥了起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往下一跳。

尤其是當他跳下來的那一瞬間,對面的雲空間和兩個姑娘直接愣在了原地。

一個個瞪着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也就在這時,於樑的身體在地面上打了個滾兒。

說來倒也奇怪。

剛剛那幾只野狗看起來就好像快要死了一樣,尤其是都不帶擡一下頭的!

可是當這些野狗看到於樑衝過來的那一瞬間,便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到這些野狗的眼神之中,一個個全部都充斥着滿滿的火熱。

……

下一秒鐘,所有的野狗全部都朝着於樑衝了上去。

而此時此刻,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順勢一個轉身,就這樣離開了原地!

當於樑衝出去的那一瞬間,所有野狗全部都衝了過去,很明顯,這些野狗的嗅覺可是非常尖銳的。

而且這些野狗能夠十分明白地感覺得到,於樑就是讓它們興奮的支點。

於樑自己一個人在前面跑着。

至於這些野狗就在後面追着。

而此時此刻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甚至於頭也不回,就這樣往前奔去。

因爲於樑的心裏非常清楚,尤其是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可言了。

有個遊戲裏面的臺詞說的倒是挺不錯的。

:沒有撤退可言!

……

甚至於於樑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跑了得有多久。

但是他依然能夠聽到後面那些惡魔的叫聲,以及一陣在地面奔跑的聲音。

甚至於中途有好幾次,於樑的小腿都已經被人家給勾住了,而於樑也在不停的努力想要掙脫着。

足足過去了得有10多分鐘之後,於樑感覺到已經差不多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尤其是看到了眼前的那個石柱之後。

猛然間一下子就撲了上去!

對於於樑來講,單手上石柱可不是什麼難題,而且這也是擺脫那些傢伙最好的辦法了吧,因爲於樑對於自己還是比較自信的。

……

當於樑衝上去的那一瞬間,身後的幾隻野狗直接就撞在了石柱子上。

因爲這些野狗在這種高速運行之中根本就無法剎車。

當這些野狗徹底撞上去的那一刻,於樑自己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因爲剛剛那一下確實把自己撞的也不輕。

當於樑把自己整個人都貼合到石柱上的那一刻,差點一陣頭暈目眩,就快要昏迷過去了。

只不過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儘量使自己的心情變得正常起來。

因爲他的心裏非常清楚,恐怕這纔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了吧!

於樑一邊咬着牙,一邊一臉痛苦的爬了上去,甚至於在石柱子上都已經出現了他的血跡。

可想而知,剛剛於樑那一下撞的到底有多麼狠毒!

底下的那幾只野狗直接就急了,畢竟自己已經在下面等待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獵物纔再次出現。

可是到嘴的鴨子卻又讓自己給搞飛了,所以這些野狗此時此刻已經極度的不耐煩了。

於樑看到這些野狗的樣子之後,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笑,還一邊伸手指着這些野狗。

“我告訴你們啊,你們這些傢伙就是活該!少一天天給老子廢話那麼多,我看你們就是他媽閒的蛋疼!非得要抓着我不放,看看其他的野狗多聰明啊?就你們幾個傻逼一直都攔在那裏!”

當於樑笑呵呵地說完了這些話之後,直接搓了搓自己的鼻子。

“老子現在是真的懶得理你們,尤其是到了現在這種時候,真是的……有本事你們就繼續待在這裏,反正我肯定是跑不了了,而且我也沒有這個本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