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當葉凡憤怒不已的時候,黑鼎之外的紫影,那張蒼老的臉上卻出現了一抹愕然的神色。

「怎麼回事,難道這黑鼎失控了?」察覺到黑鼎內那威勢極強的紫色魂火,紫影的嘴臉劇烈抽搐起來。

他這黑鼎是一件靈器,能夠承載魂火,是專門用來幫助靈符師凝聚本命印記的,它最大的一個功能,就是可以自動調控魂火的強度,讓魂火強度達到武者承受的極限狀態,從而一點點淬鍊靈魂,一步步凝聚本命印記。

按照以往的情況,只要有靈符師進入其中,這黑鼎內魂火的顏色就會發生改變,要麼是紅色,要麼是黃色,像古昊天當初就是在這裡凝聚的本命印記,而他那時激發出的魂火,接近於綠色,可是眼下,葉凡進入鼎中,火焰的顏色根本就沒有發生改變。

幾乎是第一時間,紫影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黑鼎失控,那其中的紫色魂火,肯定會將葉凡吞噬,而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苗子,可能就這樣灰飛煙滅。

「小傢伙,你一定要堅持住!」紫影沖黑鼎喝了一聲,隨後身形就一躍而起,直接向著黑鼎中瀰漫的紫色魂火落了下去。

雖然採取了行動,但是紫影心中很清楚,葉凡恐怕已經承受不住紫色魂火的炙烤死掉了,身體向紫色魂火中落去,紫影臉色格外的難看,但就在他身體剛剛沾染上魂火的那一刻,他耳邊卻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卧槽,紫老頭兒,你竟然玩我!」

黑鼎之中,傳來一道無比氣憤的話語,而聽到這話語,紫影的身體猛的一顫,臉上流露出一抹狂喜之色。

紫影全身籠罩著一層紫色的魂力膜,將周圍同顏色的魂火徹底的阻擋在外,不過從那不斷變形的魂力膜上,還是能夠看得出,紫影待在這裡,也是非常的吃力。

「小傢伙,你居然還活著!」落入鼎中的紫影,望見葉凡安然無恙的站在魂火中,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濃濃的震驚神色。

一個還停留在亡靈師層次的武者,居然能夠抵擋紫色魂火的侵蝕,這種情況,就算是浸潤在靈符師領悟多年的紫影,都無法相信。

而當紫影神情詫異的時候,葉凡臉色卻黑到了極點,他眼神忌憚的盯著紫影,憤怒道:「叫你一聲前輩是尊重你,可沒想到你居然想要殺我,真是好狠的心啊。」

葉凡從一開始就沒有去懷疑紫影什麼,但眼下的情況,卻讓他的整顆心都涼了下來。

「想殺我,你就來吧!」葉凡盯著紫影,冷笑的說道。

!! 黑色大鼎中,兩道身影相對而立,周圍紫色魂火瀰漫,讓的其中的少年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但是對方神色間的憤怒之色,卻沒有任何的減少。

「想殺我,你就來吧!」葉凡盯著對面的紫影,憤怒吼道。

他知道自己今日逃不出對方設下的陷阱了,但就算是死,他也要讓對方掛掉彩。

唰!

紫影沒有多說話,身形迅速躥上來,還沒有等葉凡反應過來,他就一把捏住葉凡的肩膀,然後一手提著葉凡,一手施展靈符師手段轟開頭頂的魂火,縱身一躍,便帶著對方從黑鼎中跳脫出去。

等葉凡反應過來,身形已經來到了黑鼎之外,落在了地面上。


葉凡沒有多想,他第一時間就將目光落在了紫影的身上,然後迅速與對方拉開距離,眼神忌憚的望著對方,生怕對方再次出手。

「小傢伙,你不要誤會,如果我要傷你,還需要藉助魂火嗎」見到葉凡一臉的防備神色,紫影神情一陣無奈,他笑了笑,然後將目光落在葉凡身上,繼續解釋道,「你想想看,如果我要害你,肯定會讓你死在黑鼎中,又怎麼會救你出來呢。」

聞言,葉凡心中的防備之意稍微淡了幾分,正如紫影所說,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害他,根本就沒必要救他。

「你讓我如何相信你?」之前的教訓,讓葉凡心中多了一份謹慎,他盯著紫影,語氣不善的問道。


「小傢伙,不瞞你說,我也非常奇怪,眼前這個黑鼎, 人間試煉游戲 。」見葉凡不相信,紫影嘆了口氣,然後就解釋起來。

聽到對方的解釋,葉凡眼睛里閃爍起一抹異樣的光芒,此刻他心中已經相信了紫影的說法,因為他很清楚,那些紫色魂火雖然給他造成了一些損傷,但並沒有致命,而這很有可能就是黑鼎給他設置的魂力限度。

「好吧,我相信你,但是你要對我講清楚,這凝聚本命印記的過程。」雖然葉凡選擇了相信,但是他心頭還是有那麼一絲的謹慎,當下沖紫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而紫影也沒有讓他失望,將凝聚本命印記的過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聽完對方的敘述后,他才明白過來,凝聚本命印記其實包括幾個過程,這第一步就是用魂火來淬鍊人的魂力,煉掉其中雜質,實現魂力的軟化,而後就需要凝聚本命印記之人,將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東西,拓印到軟化的魂力上去,最後一點點滲入炙烤,徹底融進靈魂中。

熟悉了凝聚本命印記的原理,葉凡就沒有繼續停留,身形一躍,再次跳入了黑鼎中,一點點放開魂力,讓那些紫色的魂火,不斷的淬鍊著其中的雜質。

黑鼎之外,紫影雙眸盯著那躥動著紫色魂火的黑鼎,蒼老的臉上流露出濃郁的驚詫之色,如果說他之前還沒有搞清楚狀況,那麼隨著葉凡再次進入黑鼎中,他全都明白過來。

紫色魂火劇烈燃燒,這並不是黑鼎出了毛病,而是那個少年,有著能夠承受紫色魂火的能力。

「唉,好不容易遇上個資質出色的小傢伙,他卻不願做我的徒弟,真是可惜啊。」紫影搖搖頭,十分惋惜的道。

之前他是害怕葉凡會急躁,所以才想著一步步的引導對方,幫助對方成功凝聚本命印記,但因為之前的事情,對方已經熟知了拓印的過程,他也就沒有必要去過多操心了,只要能保證對方的安全,這就足夠了。

紫影抬頭望了望鼎中熊熊燃燒的紫色魂火,雙目神色微微閃爍,隨後他就走到一旁,盤膝在地靜心的打起坐。

時間流逝,葉凡進入黑鼎足有一個時辰了,而就在這個點上,那黑鼎突然顫動了一下。

雖說只是顫動了一下,但卻讓的外界的紫影,緩緩撐開了微微有些下垂的眼皮,他眼神閃爍的望著黑鼎,喃喃道:「不知道,這個神秘的小傢伙,到底要拓印什麼東西。」

龍牙,這已經算得上是拓印本命印記的佳品,可是葉凡卻沒有動心,而後來紫影又主動提供各種珍貴的拓印材料,但對方都一一拒絕了,正因為這樣,紫影才會如此的好奇,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夠讓葉凡生出拒絕龍牙的勇氣。

當黑鼎之外的紫影神情好奇的時候,鼎內的葉凡,目光卻落在掌心一塊有些破舊的青鼎殘片上。

「雖然不知道你什麼來歷,但既然我的命運從你開始改變,那就讓這種改變繼續下去吧。」葉凡眼神灼灼的盯著掌心的青鼎殘片,喃喃自語道。

葉凡話語落下,臉色微微謹慎起來,他抬手一甩,便將那青鼎殘片直接甩向了頭頂之上,而頭頂上穩穩的懸浮著那尊靈魂煉鼎。

這是葉凡第一次將兩者同時拿出來,而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兩者構成一個簡單的體系,讓兩者構築出青鼎的初始模樣,然後用來拓印本命印記。

他知道,僅僅依靠青鼎殘片來拓印本命印記是遠遠不夠的,他必須保證拓印出來的本命印記,最大程度的接近青鼎模樣,而靈魂煉鼎,也是給他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

就在葉凡期待的眼神下,碰觸的靈魂煉鼎的青鼎殘片,就像是有了靈魂一樣,劇烈的震顫起來,而操控著靈魂煉鼎的葉凡,也掌握到了青鼎殘片中的一絲一毫。

「原來青鼎殘片的認主,是這麼的獨特。」感受到青鼎殘片傳來的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葉凡不由得興奮道。

對於這種情況,他非常的清楚,因為之前認主黑色短劍的時候,他曾經有過同樣的感覺,只不過那時需要滴血認主,而這青鼎殘片,則是需要用靈魂煉鼎認主。


此刻,葉凡心頭也升起了一抹慶幸,如果當初他拿到的不是這一塊殘片,而是另一塊,那他就沒有辦法凝聚靈魂煉鼎,相對的,他很可能會喪失點讓青鼎殘片徹底認主的機會。

青鼎殘片的認主, 國夫人

「呼!」葉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遵從紫影的叮囑,催動識海內已經軟化的魂力,迅速向結合在一起的兩者包裹而去。

此時此刻,葉凡的魂力格外的脆弱,但是在接觸到煉鼎與殘片的結合體后,這些魂力卻如水般的流淌過去,將兩者徹底的包裹在內。

之後,葉凡操控著魂力,將兩者拉回識海之中,按照紫影傳授的拓印本命印記的方法,耐心的淬鍊起來。

這一次,葉凡一閉眼就是幾個小時,時間流逝,黑鼎內的紫色魂火仍舊在旺盛的燃燒著,包括葉凡在內的一切,看上去都很平靜,但是在鼎外的靈符師公會內,卻傳來一陣陣喧嘩的聲音。

此刻,公會一層的大廳內,古羽正在與別人緊張的對峙著,而在那通向二樓的樓梯上,卻有一名骨瘦如柴,雙目高凸,鷹鼻如勾的老者,不斷向上攀登。

「古羽,你帶著自己的父親到這裡,到底是想要做什麼!」紫萱沒有能力阻攔古羽的父親,但卻可以攔住古羽本人。此刻,她就是一臉寒意的沖對方發問。

「今天,我就是想向紫影會長討個說法。」古羽目光在紫發少女的胸口掃了一眼,臉上帶著濃濃的笑容,說道,「這麼多年,我兢兢業業,為公會做了那麼多的貢獻,可最後會長卻將本該屬於我的名額,送給了別人,我想知道,他憑什麼!」

有人在背後撐腰,古羽的氣焰頓時又囂張了一個層次,他掃了一眼登上二樓的人影,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濃郁了。

「古羽,你真當自己是什麼值錢的東西,當初是誰死乞白賴的待在公會不走,當初又是誰勸說爺爺將你留下,難道這一切你都不記得了嗎?!」紫萱面色冷淡,盯著對面的古羽,冷冷的呵斥道。

……

向來不對頭的兩人,此刻徹底的爆發了,他們互相怒視著對方,在公會的一樓激烈的爭吵起來。

而此刻,登上二樓的枯瘦身形,臉上的冷笑,逐漸的隱藏起來,他停住身形,凝視著前方的紫發老者,話語略帶尖銳的道:「紫影會長,好久不見了。」

「古劍,有什麼事就說吧,沒事就請便,我忙的很。」紫影微皺起眉頭,語氣平淡而又直接的沖眼前人說道。

被稱為古劍的枯瘦老者,聞言神情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他笑了笑,然後伸出枯瘦的手掌,指了指下方的古羽,道:「今日我是為了古羽參加靈符師競技大會的事情而來,紫會長應該明白吧。」

「我不明白,你把話說清楚點。」紫影眉頭皺緊了一分,語氣微冷道。

「那我就直說了,聽說紫會長將那個名額給了一個叫葉凡的少年,可有此事?」

「有,那又怎樣。」紫影冷冷的一揮胳膊,然後道,「那小傢伙天資出眾,把名額交給他,似乎沒什麼不妥吧。」

「紫影會長,可能你還不知道,古家的唯一繼承人古昊天死了,而最有嫌疑的便是這葉凡。」古劍語氣冷冽的說道。

「葉凡殺了古昊天?!」

這一刻,向來淡然的紫影,臉色猛的一變,而一樓大廳內的眾人,也是因為這個消息徹底的震驚了。 「紫影會長,看在咱們老交情的份兒上,好心奉勸你一句,不要與那個小子有太多瓜葛,否則連累到你,後果可能很嚴重。」

靈符師公會的二樓走道上,身形乾瘦的古劍,面帶笑容,語氣淡然的紫影開口,但是在那般話語,聽上去充滿了濃濃的威脅之意。

此刻的紫影,原本變幻不斷的臉色已經平復下來,他眼眸微眯,盯著眼前的老者,眼神有抹很難猜透的神采。

「還有其他事嗎?如果沒有就請便吧,我很忙。」紫影神色平靜,語氣微冷道。

興許是考慮到公會的情況,紫影並沒有沖對方發火,而是選擇了冷言驅逐。

但是紫影的保守,落在古劍的眼中,卻成了對方心中對古家有所忌憚,枯瘦臉龐上冷笑逐漸濃郁,鷹鉤鼻不住地抖動,他沖紫影道:「紫影會長,今天來其實還有一件事情,你也知道我兒子古羽在您靈符師公會待了有好幾年的時間,可以說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直接說吧,別拐彎抹角了!」見古劍開始喋喋不休的說古羽的辛苦史,紫影眉頭一皺,直接打斷道。

聞言,古劍那對凸出的雙目中,多了份傲氣,他凝視著紫影,淡淡說道:「古羽現在已經到達六印亡靈師了,紫影會長是不是該幫助他凝聚本命印記了?」

在說話的時候,古劍從身上取出了一隻赤鷹晶獸的鷹爪,然後遞向紫影,大有一副你不幹不行的姿態。

聽到古劍的話,見到對方的舉動,紫影眉頭不由緊緊皺在了一起,對於他來說,幫助別人凝聚普通的本命印記,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以古羽以往對公會的貢獻,的確可以幫其凝聚,但現在的問題是葉凡還佔用著黑鼎,並且他現在的心情也有些不爽。

「你們改天再來吧,現在凝聚本命印記的黑鼎,已經有人佔用了。」紫影沖古劍不咸不淡的道出一句,然後就轉身向回走去。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確保葉凡能夠將本命印記成功凝聚,至於其他的事情,都必須排在這件事後面。

紫影是這麼想的,但是對面的古劍心中卻不是這個想法,紫影表現出來舉動,無疑就是在找借口敷衍他們,這讓的原本自信滿滿的他,高凸的雙目,逐漸凝緊了。

「紫會長,咱們都是老熟人,如果不願意,就直接說,何必要找這些借口!」古劍收起手中的鷹爪,沖紫影語氣冷冽的道。

「隨你怎麼想!」紫影冷冷的丟下這麼一句話,頭也不回。


聽到回答的古劍,面色極其的冷冽,他沒有繼續說話,只是冷哼了一句,身形就直接向那放置著黑鼎的房間沖了過去。

既然對方都那麼不給他面子,他也不需要再去顧忌什麼,直接揭穿對方的謊言,讓威名遠揚的紫影,也吃上一回虧。

唰!

古劍身形極快,但是紫影又怎麼可能太慢,在古劍要衝進房間的那一刻,他猛的動身,手掌探出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肩膀,低聲冷喝道:「古劍,這裡不是你古家,給我放老實點。」

「紫會長,既然你說這裡面有人,那就一探究竟唄,要不然我很難相信,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古劍回過頭,瞧著面色冰冷的紫影,喃喃說道。

「我活了大半輩子,還從沒騙過人,不過今天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進去!」紫影雙目緊凝,全身氣勢逐漸泛起,壓迫著古劍,冷語道。

「哼,你不讓進,我偏要進,我倒要看看,這平陽郡最負盛名的紫影,會不會騙人!」面對紫影的壓迫威懾,古劍嘴角卻是冷冷一笑,隨即他肩膀一抖,靈力泛動,輕鬆的沖開了對方手掌,然後身形直接衝進了房間中。

「不好!」

察覺到對方掙脫了手掌的束縛,向房間中沖了進去,紫影臉色頓時大變,幾乎是下意識的,他迅速沖了上去,想要再次阻止對方,可這一次古劍的速度極快,他制止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對方還是衝進了房間。

往常對方仗著古家的勢力,對他就非常的不尊重,但是對方卻沒有躍過那條線,而眼下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對方會跟他撕破臉皮。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葉凡,此刻對方處在凝聚本命印記的關鍵時期,如果被外界干擾,很可能會受到強烈的反噬,落的個重傷的下場。

「德高望重的紫影會長,這就是你信誓旦旦保證的結果嗎?」

當紫影臉色憤怒與緊張到極點的時候,衝到房間內的古劍,卻揚聲大笑起來,他伸手指著前方那尊冒著紫色魂火的黑鼎,轉頭沖紫影戲謔道:「別忘了,我也是一名靈符師,這黑鼎內魂火的顏色都沒有變化,你卻說這裡面有人,是你傻還是我傻?」

面對古劍譏諷的話語,紫影卻沒有在第一時間給出回應,他神色緊張的盯著那尊黑鼎,眼眸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古劍,你給我滾出公會!」紫影反應過來后,目光就落向了譏笑連連的古劍,沖其憤怒的低吼道。

就算紫影脾氣再好,面對古劍的刻意刁難,他也是無法忍受,而意識到葉凡很可能會因為對方受到重創,他壓抑在心中的怒火,徹底的爆發開來。

「怎麼,謊言被揭穿,是不是受不了了?」紫影的發怒,不僅沒能讓古劍收斂,反倒是讓對方更加的囂張起來,他面帶濃郁冷笑,沖前者道,「紫會長,你不是說這裡面有人嗎,人在哪裡?你給我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