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能是學院一方的失誤,也可能是普通學員們對雜役學員的各種不公平,而學院一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馬威離開之後,蘭多便是笑看著方陽四人,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覺得不懷好意。

「你叫凌雲是吧?」蘭多看向凌雲,詢問道。

凌雲點了點頭,他臉色凝重,怕是已經做好挨打的準備。

「很不錯,我有聽到過。二級武者領悟龍元,這個在內院並不稀罕,還是有著不少的。但能夠在二級武者便召喚出龍魂,這在整個學院都不過寥寥幾個。很不錯!」蘭多臉上帶著笑意,誇獎道。

凌雲愣了一下,本想著可能挨一頓打,這一下,應當是不會了。

果然,蘭多再度開口了。

「放心,我不會敲打你的,你可是個難得的天才,雖然是雜役學員出身。」

凌雲皺了皺眉頭,雖然是雜役學員出身,這句話聽著怪不舒服的。

「雲峰,是吧。」

蘭多像是專門漏出方陽一樣,轉頭看向雲峰。

「是的,學長,我是雲峰。」雲峰恭敬的道。

在內院中,他可不再是排名第二的雲峰了,那個雲峰停留在雜役學員之中。在這裡,他必須學會,怎麼樣低頭做人,正如他剛成為雜役學員那一刻。

雲峰的態度,顯然讓蘭多挺是好受的,「很有禮貌,不過自身的實力較弱,必須保持著恭敬的態度。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著蘭多的話,雲峰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卻又只能恭聲道:「多謝學長的指導。」

蘭多得意的點頭,他很享受這種感覺,他好像成了一個真正的強者,掌控無數人的生死。

想象畢竟是想象,還是要回歸現實的。再一次,蘭多跳過了方陽,將頭轉向朱立,道:「你就是朱立。」

「是的,我是朱立。」朱立道。

「挺不錯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匹真正的黑馬。」蘭多略有些驚訝的道。他很奇怪的,將方陽這一匹黑馬給省略了。

「多謝學長的誇獎。」朱立道,他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最終,蘭多才是將頭轉到了方陽這邊。

方陽很平淡的看著這一切,他看得開,並不在意。想要獲得別人的尊重,這要靠自己的努力,只要拳頭夠大,別人便是會尊重,甚至害怕自己。

「你就是方陽吧。」蘭多的語氣有了一絲變化。

方陽很是敏銳的察覺到,皺著眉頭道:「是的,我是方陽。」

話音剛落。

嘭!

蘭多陡然揮出一拳,砸在方陽的肚子上。方陽瞬間便是倒飛出去,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方陽。」凌雲驚呼道。

雲峰、朱立二人,也很是震驚。這蘭多說打便打,絲毫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但隨後,二人眼中閃現出的東西,卻是完全不同。雲峰的,眼中更多的是悲涼,對前途的迷茫。他知道,自己的天賦並不佳,方陽、凌雲,二人都可以隨便爆掉自己。或許,自己比之朱立都要差上一絲。

一直所期待的地方,或許是自己的墳墓!

朱立與雲峰不同,看到方陽被打,他眼中閃過的,竟是一絲興奮。侏儒般的身體,竟然興奮得微微顫抖。

肚子挨拳,方陽嘴角痛得直抽搐。他不曉得蘭多為何會突然出手,但他不是一個挨打了不還手的人。迅速的站起身來,方陽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哦?還想反抗,有勇氣,不過,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可怕。」

蘭多腳底往地面一踩,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方陽而去。然後重重揮出一拳,目標,方陽的臉頰。

方陽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自從突破二級武者后,他還沒有真正試過招。這一次,雖然還不曉得因為什麼,但卻是個練招的好機會。

方陽快速揮出一拳,竟是想與蘭多正面相碰。蘭多眼中閃過一縷嘲弄,方陽如此作為,蘭多認為,這是做拚死一搏。

砰!

方陽連續後退好幾步,每一步踩下,都是一個深深的腳印。而且,他的手臂有些發麻,被蘭多的勁道所傷到。

蘭多站在原地,可是他的臉上卻有著掩蓋不了的震驚。在想象中,這一拳應該是將方陽打成重傷的。

「你是三級武者!」方陽震驚的道。沒有想到,在內院之中隨便拉出個人,那都是三級武者。三級武者,那可是領悟龍元,覺醒龍魂的存在。那龍魂,可不是凌雲的半吊子龍魂。

蘭多高傲的點了點頭,隨即有些驚訝的看著方陽,「沒想到,你的進步竟然這麼大,在短短的時間內,竟然成了二級武者。果真是個天才,可惜啊,你為何惹上了林宇。」

「二級武者!」

凌雲、雲峰、朱立三人,都不由的驚呼出口。方陽晉級為二級武者這個消息,反倒是比後邊的,惹上林宇,更讓人覺得震撼。他們三人,可是看著方陽一步一步前進的,卻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快,便是被方陽甩到了身後。

凌雲眼中滿是無奈,幾天前,在與方陽戰鬥中,自己還是佔據著絕對優勢的。但現在,不過幾天時間,自己便被甩了有一條街那麼遠,這叫人怎麼活啊!

雲峰並沒有多大的表示,他已經麻木了,看待方陽,便如看待一個怪物。這樣一想,心情便會好上一些。

朱立,他眼中的震驚逐漸消失,取代的,則是一種瘋狂的嫉妒。

與凌雲、雲峰、朱立三人關注的不同,方陽的注意力全放在後邊的林宇身上。

「果然是他,林宇,在內院之中,你竟然有著這麼大的能量。」

「方陽,你的天賦不錯,但是,天賦並不代表實力,你遠沒成長起來,許多的天才就都是夭折在成長的道路上。」蘭多冷聲道。

方陽淡淡的道:「或許,在以後我可能會夭折,但絕不是夭折在你的手上!」今天第三更,茄子準時獻上! 聽到方陽的話,蘭多臉上有著一絲怒氣。

「大話別說過頭。在學院中,我並不能殺了你,但我會將你打成重傷,每遇到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這樣,你每一天都會在療傷,每一天都無法取得進步。等著到時候被學院驅逐出去吧。」

聽著蘭多所說,方陽面色變得冷厲。這蘭多竟然懷著這樣的想法,這若是真的執行成功,對自己將會是致命的打擊。幸好,自己突破為二級武者,這才不至於讓蘭多為所欲為。



「話別說得太早,你還不一定能把我打成重傷。」

手上功夫不能敗,嘴上功夫也不能落入下風。

「那便試試吧。」

果然,蘭多被氣到了,被一個遠比自己弱小的人這般說法,也怪不得蘭多如此生氣。

「方陽。」凌雲臉上有著一絲擔憂。方陽雖然突破到二級武者,但蘭多可是三級武者,在突破為三級武者的那一瞬間,必定會領悟到龍元。而且,蘭多可是覺醒了龍魂的。

「來吧,就讓我試試,三級武者有多麼的強大!」方雲心中暗道。體內龍元在翻滾,他已經做好了全力以赴的準備。

嘭!

在蘭多帶著怒氣的一腳之下,地面裂開條條裂縫,而蘭多如一顆飛掠的炮彈,帶著可怖的氣勢,沖向方陽。

方陽的右腳往後撤了一步,身體微微下蹲。

砰!

蘭多的拳頭砸在方陽抵擋而上的左手臂上,方陽身體往後仰了一點,卸掉一些力度,隨後右拳緊握,猛的一拳揮出,沒有給蘭多絲毫反應的時間。

方陽做的相當不錯,但畢竟蘭多的實力比他高上不少,其反應速度,攻擊速度,都要強上許多。揮手間,蘭多便是將方陽的拳頭擋住。

攻擊被抵擋,方陽立即抽身後退。

在方陽的感應中,蘭多的力量便如同汪洋大海,而自己便是一條小溪。在突破為三級武者后,身體內便是會誕生出大量的龍元,那時候,龍元再不會有局限性,可以施展出大量的招式。

蘭多便是如此,他體內的龍元,在精純度上,可能只與方陽相仿,但其數量卻要遠遠的勝過方陽。基本上,他的每一拳,每一腳,那都是有著足量的龍元維持的。

方陽迅速前沖,他不想再僵持下去。雖然在他突破為二級武者時,體內龍元增長有一倍,但終究比不過蘭多,蘭多可是三級武者。

「必須在他未使出龍魂時,先出招。」方陽心頭暗道。

隨即,手臂處兩股龍元各據一邊,蓄勢而發,在接觸到蘭多的時候,這龍元便是會猛的衝撞到一起,爆炸開來。

沒有再多考慮,方陽來到蘭多面前,便是猛然揮出拳頭。虛虛實實,這讓蘭多更難以分辨。

果然,蘭多有些猶疑,他是知曉方陽有這一招的。只是,在方陽與凌雲那一戰役中,方陽便是製造出機會,一舉逼出凌雲隱藏的龍元的。

沒有再給蘭多猶豫的時間,方陽的拳頭已經來到面前。蘭多咬了咬牙,體內龍元不斷注入雙臂,即便方陽這一拳是真的龍元大爆炸,蘭多也不怕。

嘭!

果真,爆炸聲響起。在方陽的拳頭處,兩股龍元猛然碰撞,形成一股劇烈的爆炸。這若是砸在地上,定然會爆出一個大坑。

「沒用的!」

蘭多雙臂擋於身前,手臂中閃爍著道道白光,已然注滿了龍元。大量的龍元,足以抵擋住這一次攻擊。

灰塵漸散,方陽的右拳正擊打在蘭多的雙臂之上,並沒有突破他的防禦。

「我說過的,沒用!」

蘭多大喝一聲,雙臂震開方陽的拳頭,隨後一拳揮出,攜帶著狂亂的勁風。

狂亂的勁風將方陽的衣袖吹得貼緊自己的皮膚,但他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再一次揮出拳頭。

龍元大爆炸!

竟然再一次的,方陽使出了龍元大爆炸,剛才是右拳,這回是左拳。

蘭多臉色大變,想要抽回拳頭,卻是太過晚了。

嘭!

再一次,劇烈的爆炸,這一次的爆炸,甚至比之剛才的,更為劇烈。這次的龍元大爆炸,是方陽現在所能夠承受的,最大的量。

灰塵散去。

方陽的左臂在顫抖,在拳頭處,甚至有著一縷鮮血滴落。

滴答!


滴入地面,濺起一絲血花。方陽沒有理會手臂的傷,他的目光全集中在前方,那三級武者,蘭多。

一個略顯猙獰的龍魂出現在蘭多的身後。身上披著輕度裝甲,其表皮上覆蓋著一排排骨質突起,在這些骨質突起只見又有著許多圓形的小鱗片。身形並不大,體長大概有三米多至四米,頭部小小的,頸部卻是很長。

蘭多頭髮略有些散亂,但卻並無大礙,被龍元大爆炸轟炸到的拳頭,竟然連皮都沒有破。

「混蛋,竟然逼得我使出龍魂,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蘭多咬著牙說道。

方陽急速朝後退去,不給蘭多攻擊的機會。

「這是棱背龍,屬於防禦型龍魂,食草類,攻擊性不強。」不知什麼時候,凌雲竄到了方陽的身旁,輕聲道。

方陽有些古怪的看著凌雲。

「你這是?」

凌雲笑了笑,道:「上一次,我們的戰鬥還沒有結束,你可不能倒在別人手中。」

說完,凌雲的身後便是出現一隻半隱半現的龍魂,似鱷龍,凌雲的龍魂。

似鱷龍,遠比蘭多的棱背龍高大,其形態也更為猙獰。不過,在此刻的方陽看來,這似鱷龍卻可愛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