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然搖頭道:“也不盡然,其它系的低等法術用的好,有的時候也有奇效,當然老金說的也沒錯,在加上這個是半成品,是經受不住太多靈力輸入的,不過,以你鼻孔凡如今的實力,肯定用不壞。”

“切!”韋不凡放下摳鼻孔的右手,將戒指戴在拇指之上,感受一番,然後朝李一然點點頭,酷酷的說道,“謝啦!”

李一然笑了笑,接着看向尚正,說道:“聽說你劍術不錯,……,這盒子裝的是柄不錯的劍,可以……”

“不用,”尚正沒有打開劍匣,推辭道,“我有佩劍,心領了。”

“你那劍差點意思,我的可是挺特殊的。”

聽到李一然的話語,程嵐來了興趣,離開座位跑了過去:“我看看有什麼特殊的,咦?這劍?木頭的壞蛋師父?”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木頭,不過堅硬程度還行,夠尚正用個十不對幾年的,……,木劍無鋒,更能鍛鍊劍客招式水平,當然最重要的是一下殺不死人。”

尚正身子一震,看向李一然,剛準備接着拒絕,這時感受到蘇小小的目光,心中一軟,算了,看在她的面子上。


“我收下了,謝謝。”

“哈哈,難得,肯給我面子,嗯咳咳,接下來,就是千千了。”

千千拍手笑道:“終於到我了呀,我看看,哎,小嵐姐不用你幫我打開的……”

“哼!我幫你看看不行,又不要你的,……,又是戒指?呀!空間戒指!比我的還大,壞蛋師父你太偏心了!”

“差不多好不好,嵐丫頭把東西給人家,你自己不是有嘛,……,千千不用謝我,嵐丫頭提醒我的,……,好了,禮物送完,咳咳,老金!”

還在吃菜的老金被李一然踢了一腳,反應過來,趕緊扔了筷子,然後從儲物空間拿出一枚通訊玉簡,假裝看了幾眼,接着大聲驚呼道:

“我去!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好奇心最重的程嵐放過對千千的糾纏,轉過頭,急忙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金大叔?”

“哎!你哥哥出事了!”

“我哥哥?!他,他不會死了吧!!”

“咳咳!”老金和李一然同時被嗆道。

老金被李一然桌底下踢了一腳,急忙應道:“不是,沒死沒死,只是受了傷,死不了……”

“受傷了?怎麼受的傷?是不是和別人打架?哼!肯定是,哥哥總是不學好!”

“呃咳咳,好像不是和別人打架,哎,他也沒說清楚,只是說要現在見你,哎呦,對了,還有你,你們幾個,說一個人在外面很孤單受了欺負,想你們現在過去幫忙,真的,現在就想讓你們去。”

現場頓時尷尬起來,程嵐幾人都狐疑的看向老金。

無奈,李一然幫打了圓場,說道:“既然你哥哥要求,那,嵐丫頭你們幾個就都過去吧,我派人現在送你們過去……”

“等等!”程嵐跑到李一然面前,大眼睛盯着李一然,“壞蛋師父你又再騙人呢,明顯想把我們支走,說!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我能有什麼陰謀,你哥受傷,你做妹妹的去看他不是很正常嗎。”

“不信!等我聯繫我哥。”

… …


很快,程嵐七人跟着李一然安排的手下離開,前往程明所在的夢城。

老金鬆了口氣,說道:“哎,說謊可真不容易,老大,你是不是和小明子提前串通好了,剛那悽慘勁,我都以爲他要掛了,跟真的似的。”

“呵呵。”

“什麼意思?……,艹!小明子真的受傷了啊!誰傷的,那邊那麼多人?”

“我派的殺手,刺殺他和李一心。”

“艹!老大,你瘋了?!”

“叫什麼,又沒讓他們下死手,他們兩個瀟灑混賬了這麼些天,吃點苦頭也是應該,既把嵐丫頭幾個引走,又能給那小子些壓力,何樂而不爲。”

“那小子?誰啊?”

“還能有誰,夢城城主,夢晴的弟弟!”

… … 某處野外湖泊水面之下,避水結界之內。

胡老,二,摸索着接過胡老大遞過來的肉乾,咬了一口,小聲埋怨道:“大哥,你也太小心了吧,跑了這麼遠,就算有人追蹤也甩脫了,還跑這水下來,又悶又黑的,哎,別把這傢伙推我這啊!”

“抱怨什麼,忍忍,”胡老大摸黑抓住昏迷黃有成的手腕,靈力打入,又檢查其體內有無暗藏的手段之後,接着說道,“我右眼皮一直跳,而且老感覺有股涼氣在背後……”

“切,大哥你是被嚇到了,那摳門的傢伙不是說了嘛,就是什麼狗屁的‘因果顛倒’,嚇唬人用的,對了,大哥,你當時嚇得niao褲子沒有?”

“滾蛋!我可不像你那麼沒用,先在這呆一會兒,對手跟蹤不到氣味再走。”

“萬一人家是別的手段,感應或者直接占卜位置,我們這不是白忙活一場。”


“……,那你說怎麼辦?”

“要我說,直接把這姓黃的交給那摳門傢伙,他的財產、妖族至尊遺骨什麼的也別想了,賺個最低報酬算了!”

“二弟,這可不像你的風格,要知道帝一可是和我們許諾過……”

“屁!帝一比摳門傢伙還摳門,什麼都精打細算,給多大的報酬就讓我們冒多大的險,不值當現在,趕快把姓黃的交差了事。”

“……,不對,很不對,你肯定有事瞞我,快說!”


“哎大哥,黑燈瞎火的你別亂摸啊,艹,往哪摸了!”

“切,你什麼我沒見過摸過,說,不說的話信不信我……”

“好好,我說我說,咳咳,其實是萬事通和好幾個殺手組織還有世傢什麼的,都給我下了委託,讓我去臨城走一趟,探探無神域的虛實。”

“艹!無神域是誰的你不知道?還敢主動去惹他?”

“這有什麼,打探消息而已,正不是你我兄弟最擅長的嘛,外圍隨意打探點,再編造點,委託金不是輕鬆賺了,這可比綁架來的輕鬆多了。”

“……,也是,不對,你什麼時候和萬事通有聯繫的,不是說好了,我負責接任務懸賞的嗎?艹!又想吃獨食!”

“不是不是,大哥聽我說,哎哎,別動手啊,……,等等,大哥有動靜有動靜,突然變冷了!”

“去你的,想騙我?咦?”

… …

嘩啦!

湖泊之上忽然浮起一個巨大的冰塊出來。


嘎吱嘎吱!砰!

冰塊碎裂,胡氏兄弟二人帶着昏迷的黃有成從冰塊衝出。

這時半空中白光耀眼,刺穿黑夜面紗。

漂浮在空中的胡老大不由得眯起雙眼,用手擋住強光,傳音道【二弟你帶他離開,我拖住他們!】

“艹!李一然!”胡老,二,驚恐大叫一聲,急忙鬆手跳開。

黃有成怎麼突然變成李一然了?艹!不好!是幻術!

胡老,二,反應過來,剛準備把掉落的黃有成抓住,忽然後背一涼,以爲又有人攻擊,嚇得又急忙跳開。

一旁的胡老大反應不慢,靈力下涌,千金墜,剛要捉住黃有成衣服時,嗖嗖嗖,湖面上彈出數百水箭來,靈巧避過自由下落的黃有成,全部射向飛撲下來的胡老大。

千鈞一髮之際,愛惜自己生命的胡老大立即撤手快速升空。

撲通!

黃有成落入水中。

胡老大攔住冒進的胡老,二,眼見無相快速靠近,當機立斷不由分說,拉着胡老,二,轉身就跑!

… …

煉器聯盟,忘憂城。

李一然收到了無相的傳訊,心中鬆了口氣,一推旁邊閉眼享受泡溫泉的老金,說道:“喂,人救回來了!”

“呃,誰救回來了?”

“黃有成。”

“黃有成是誰?哦!老黃!速度夠快的,無相他們沒受什麼傷吧?”

“這話問的,你好像很希望他們受傷?”

“咳咳咳咳,哪有,我的意思是說,胡氏雙騙雖然人很猥瑣但實力還是有點的,擔心無相他們。”

“不用擔心,根本沒打起來,見人就跑了,我看他們應該改名,叫胡氏雙鼠,只會跑的,哈哈!”

“哈哈!解氣解氣,雙鼠肯定是被無相給嚇到了,直接一鑽洞,噗噗的一聲跑了。”

“艹!”李一然眼見水面冒出的一陣氣泡,大叫道,“你妹的,放屁!還故意學聲音掩蓋,艹!還笑!”

“哈哈,老大,放屁誰都放的啊,我泡溫泉撒niao也是常有的,哎別走啊,我說的是以前以前!”

“滾!你妹的自己泡,我找二胖去。”

走到岸邊,謝絕美貌侍女遞過來的浴袍,李一然直接用靈力蒸乾身上水分,也不避嫌,從儲物空間拿出一套舒適新衣直接換上,然後讓美貌侍女帶路,去找應該正享受按mo的尤二良。

不久後,來到一處幽香撲鼻的豪華房間,和李一然想象的畫面沒有出現,房間裏只有尤二良,此時的他身穿一件寬鬆浴袍,正看着一個玉簡發呆。

李一然讓美貌侍女離開,自己輕輕關上房門,見尤二良還在發呆,於是一把奪過其手中玉簡,笑道:“看什麼,看的這麼入迷?”

“啊!呃李哥你怎麼來了?”

“走來的,”李一然把玉簡還給尤二良,坐了下來,接着說道,“什麼事?魂不守舍的。”

“沒沒什麼,咳咳,李哥怎麼這麼快就泡好了?”

“別提了!哎,”李一然拍了下尤二良肩膀,鍥而不捨的問道,“到底什麼事,說說。”

“……,哎,也沒什麼,剛按mo一半的時候,笑笑聯繫我,李哥你別笑,那很正經的,不是你想的那種。”

“我想的哪種?哈哈,是不是嚇得你那啥,現在還沒緩過來,哈哈!”

“咳咳不是不是,是笑笑和我吵了一架,說我把她父親拐沒影了。”

“常隱,對了,我記得他和城主要參加的,一直沒見他,他人去哪了?”

尤二良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事情一件接一件的,直到剛纔笑笑提醒,我纔想起來,笑笑說聯繫不上,我也聯繫不上,李哥,會不會?”

“什麼會不會的,他又不是小孩子,能出什麼事,放心,你有事他都不會出事。”

“呃,李哥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我去!人是李哥你捉的!”

李一然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去你家老頭子的!我沒事綁人玩?我又沒病,你這什麼眼神,信不信我……”

話未說完,突然砰的一聲房門被撞開,衣衫不整的老金急吼吼道:“老大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有事慢慢說,把衣服穿好!”